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耍猴人
  • 曹寿先带着几只猴,顺着路基往编组站走,准备扒火车去东莞,寻找丢失的孙子。从黔西北到东莞,没有直达的火车,需要到广州转。耍猴人挣钱辛苦,舍不得花钱坐火车。即使舍得花钱买票,也没法带着猴子上旅客列车,所以他只能扒乘火车。
  • 赌注
  • 离开花村20年后,司徒杰重新回到了花村。 和他出走时所不同的是,他的左手臂不见了。一截空袖管随着身体的摆动而摇晃着。他个儿长高了,却瘦得像一根老玉米秆。他脸色苍白,一双眼深深陷在老眉下,头发很长,黑得像墨汁。一条牛仔裤,裤管上破了几个洞,两个膝盖从破洞中露了出来,一件白色衬衫也是脏兮兮的。
  • 大地书
  • 俄国作家普里什文说过:我站立,我生长——我是植物。我站立,我生长,我行走——我是动物。我站立,我生长,我行走,我思想——我是人。我站立,我感觉:在我的脚下是大地,整个大地。
  • 又闻鸟叫
  • 听到那只鸟在叫。是在哀牢山腹地的低矮丛林地带:“呼——呼——呼,啾,啾,啾!”
  • 怀想与慧悟
  • 期待了整整一年;由于大理不可能读到当天的《人民日报》,又盼望了二十四小时,我才终于读到了总书记的《在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
  • 此生,是幸福的(组诗)
  • 远方是布满血丝的沙漠 影子透视我们,沙子成群结队 远方是空旷的场域 桉树,河流,北漂的黄沙
  • 空山留言(组诗)
  • 你也许来自遥远的山中 那里有群山 群山下有河流 古道
  • 日记体
  • 问蓝 (2013/9/20于春城) 坐在楼顶的阳台上看天空 太阳的光芒有些不足值 对面的山上落满我与它的距离 像蓝一样不可丈量
  • 十二月(组诗)
  • 尘埃 我远远看着,它沸腾起来的时候 像是冲垮了什么,又像是 拥挤的人群突然出现的 抖动和挣扎
  • 乡间山野的歌者——刘绍良《我在乡野》探勘
  • 当我合上刘绍良的近作《我在乡野》散文集时,心情久久难以平静,感叹其能在悠远祥和、超脱宁静的心态中,对乡野山地进行着独特的叙写,并有了与张乃光老师同样的感受:“他真是用心在写作,用情在写作,用生命在写作。他写作是因为心里有话要说,把自己的生活状态告诉朋友们.把自己的体验、感悟、思考、想法尽情地表达出来,把自己的忧伤、惆怅、幸福、快乐毫不掩饰地展现出来。他已经历过太多太多的世事沧桑,他无意于用写作成名。事实上,他已经成名。”(张乃光《质朴如山地的写作者——读刘绍良散文集〈与鸟共翔〉》)笔者认为该散文集有如下特色。
  • 从大地的根上发出的声音——试评刘绍良散文创作
  • 乡野,是中国历史的基点,是中国文化的源泉和根基所在。我们的文学数千年来,一直虔诚地守望乡土。季川说:“一个好的作家,他的作品是有土壤,有根基的。”刘绍良对于乡野土地有着如此固执而深沉的爱。他扎根本土,饱含依恋,在乡野生活中寻觅精神的资源,注重表现乡土的生存状态与社会心理,以及风土人情、民俗乡风等人文景观和寓于其中的文化精神,有突出鲜明的地方色彩。具有风景画、风俗画、风情画的艺术特质。他的作品是从大地的根上发出的声音,饱蘸着来自乡野的,原始而纯真的生命力和挥之不去的乡土情结。
  • 栖居的意义——读刘绍良的散文
  • 19世纪初叶德国诗人荷尔德林有一首诗叫《轻柔的湛蓝》:“如果生活是全然的劳累,那么人将仰望而问,我们仍然愿意存在吗?是的,充满劳绩,但人,诗意地栖居在此大地上。”德国的哲学家海德格尔把这首诗加以提炼成一个存在主义命题,在道德贫乏、诗意缺乏、人被异化的时代环境中,对人性进行深层的赞美与思索,“诗意地栖居”来反抗现代性技术的威胁,来找到诗意的存在与实现自我的存在.在诗意中实现自我而回归到人类的本真。散文作家刘绍良在散文中建构了一个田野山地上的诗意栖居的主题叙述者形象.将世间的烦恼、痛苦、损伤转化为诗意的一种体悟.在这种体悟的写作中,不管是苦难、贫穷、辛劳还是幸运、富裕、清闲,生活都充满神性光辉。
  • 彝乡跳菜,一场民俗文化的盛宴
  • 相信吗,第一次看到彝乡宴席跳菜,我的眼里满含泪水。同是跳菜,在舞台上和在民间,感受却是大有不同。平日里看惯了舞台上的跳菜,但到了才知道,跳菜不是单纯的娱乐节目.而是彝家人全部生活的起点和终点,全部历史的凝练和传承,全部文化的储存和展开。
  • 住在漾濞
  • 外面来的客人,若住在城里的,瑞星酒店的西院是个安静有景的去处。
  • 爽酷塘子铺
  • 逃离闹市的喧嚣,我们躲进碧波耀眼的洱河南岸柳荫下,刚在观浪椅并排坐定,来大理的友人便急不可待发问:街道边一家家大酒店都变成“温泉浴馆”,莫非院子里都冒出温泉不成?一定要是天然温泉才值。
  • 花语田间·马久邑
  • 我想田间一般都是安静的.大片大片的厅田如大海般的浩浩渺渺,望着阡陌的田间小路甚至找不到一个人,难道耕种的农民已经被掩在了那不高的绿稻里.或是肤色已经与大地融为一体了。有时飞来一只乌鸦不停地啄着稻草人仿佛才有了些生机。以前,田在我的心里有些寂寞,还有些神秘。
  • 关于大理州行政中心的变迁记忆
  • 2004年2月2日上午,大理白族自治州州级行政办公区正式启用,上午10时,州委、州政府有关领导及在龙山办公的53个部门全体干部职工参加启用仪式。
  • 小锤敲出大世界
  • 我一直想到位于云南驿镇汪情村的汪开荣家里去采访汪开荣,但打电话联系了几次,都因为他外出洽谈生意,或者太忙而未能如愿。
  • 大理 漫长的回归路
  • 唐玄宗的时候,中原王朝征伐南诏,绝对是一次自残行动,也是一次脑残行动,连杜甫老夫子知道后,都写诗拦阻道,“杀人亦有限,列国自有疆”,别没有止境好吗?
  • 心灵的绿洲——大理省级旅游度假区
  • 对于久居钢筋水泥丛林,被物质追求过分挤占了精神空间和时间的人们来说,大理旅游度假区无疑是一片放飞梦想,回归朴素,回归情感,回归生活本真的心灵绿洲。
  • 下关沱茶的漫画记忆
  • 这是一篇关于重庆的史诗。 这是一篇关于下关沱茶的史诗。 从上个世纪二十年代,下关沱茶进入重庆市场以来,已经成为了这个城市最重要的专属茶叶密码,它们关乎生活习惯,关乎地域性格,关乎历史记忆。就像单枞之于潮汕,普洱之于广东,花茶之于北京。
  • 《大理文化》封面

    主管单位:中共大理州委宣传部

    主办单位:大理州文联

    社  长:王子荣

    主  编:王子荣

    地  址:云南省大理市下关人民南路126号

    邮政编码:671000

    电  话:0872-2125141 2122193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9-3249

    国内统一刊号:cn 53-1021/i

    邮发代号:64-32

    单  价:3.00

    定  价:18.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