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小说二题
  • 孔雀杉
  •   记不清孔雀杉的印象来自何处,好像是四十多年前,第一次上大理鸡足山,在一座古刹山门前,见过两棵参天大树.从此,这两棵大树就常常闯入我的梦境,为我遮荫蔽雨,给我乘凉小憩……每次醒来,对大树的庇荫,总是念念不忘,怀想良久.……
  • 好人马大妈
  •   事情还得从18年前说起.那一年,16岁刚上高中的我,家里一下子增加了4口人,使原本只有4口人的家庭人口一下子翻了一番.当然,从父亲的角度讲,他喜欢或需要的只是后娘一人,可爱屋及乌,剩下的全成为后娘答应改嫁必不可少的筹码.不过,无论如何,作为我和弟弟,却只有高兴的份.这回,不但有了“娘“,还凭空飞来3个兄弟姊妹和小伙伴,岂有不高兴的道理.可是,高兴归高兴,后娘却很快粉碎了我们的好心情.已上高中的我在父亲每日的打骂声中,一天天从一个尖子生变成了差生,直至把几种课本都读丢失了.升级考试,我成了班里少数几个留级生之一.……
  • 县委后院
  •   报社草创的时候,县委办把我们的办公地点分在了后院.   那是一间废弃多年的食堂,破旧、低矮、猥琐.我第一次像一个装模作样的评判者,无可奈何地站到它面前的时候,它正像石头一样的沉默着,黯淡地龟缩在后院的拐角.……
  • 记州级机关上龙山办公
  •   其一   金星河畔荒沙地,   首建州府开鸿基.   区域自治创世纪,   四十八载谱新诗.   其二   风雨征程光明路,   发展任重未有期.……
  • 爱情是一种树
  •   我们云南多树,几乎没有一个地方没有树的,所以获得了植物王国的美誉.树很多的地方,我们就将这些树的整体叫做森林.我一直认为,树其实应该是我们这里真正的主角.在更早些的时候,我们的祖先仅仅只是住在树与树之间的空地上,享受着绿叶与土地之间上天给他们的丰饶赐予.……
  • 生命如花
  •   因为三爷嗜好养花,所以他家的小院里一年四季都有花开.记得小时候,就是那些粉的黄的紫的花儿,常惹得我们一帮“臭美“的黄毛丫头不停地往他家跑.地扫了又扫,桌子擦了又擦,抬烟筒,捡烟丝,三爷三爷叫得一个比一个的甜,为的就是能得到他的奖赏--一个精致的花粉香囊,一朵开得正艳的海棠,几枝修剪下来的花苞,或者是数粒玲珑剔透的花籽………而三爷也总是笑呵呵地看着我们瞎忙乎.末了,当巷口陆续传来母亲们的叫唤声时,我们才会怀揣各自的“奖品“兴致而归.……
  • 《五朵金花》访谈录
  •   电影<五朵金花>上映至今已近四十四年了,可惜作为大理人的我们,对这部影片的产生、创作和拍摄过程却不甚了了.当年参加和协助创作的当事人很多已经作古,很多有价值的创作资料在“文革“中也大都丢失,近年偶见报端的有关报道,据当事人说既不全面完整,也存在不实之处.基于此,笔者采访了当事人张树芳同志.……
  • 大理民族广场文艺之花越开越艳--大理民族广场群众文化活动四周年回眸
  •   金秋时节,在高原明珠的辉映下,位于洱海之南、团山脚下的大理经济开发区民族广场更显出她独特的魅力.在她宽广的怀抱中,一只只风筝涂抹着晚霞的瑰丽,在碧蓝的天宇勾勒出风城下关繁忙一天之后的舒心和惬意.水幕宫奔流的水花跳动着欢快的音符,在为广场上舞步翩跹的人们伴奏着“神韵大理“的乐曲,由此拉开了大理民族广场文化活动的大幕!……
  • 白族山花曲:剑川老君山
  •   老君山,   主峰①巍立高无颠;   原始生态雄奇秀,   天然险奇观.   龙潭镶嵌彩云里,   湖泊隐现白云端;   晴天突然大雨下,   万变一瞬间.   老君修炼留遗址②,   名家③采药留诗篇;   御史童梓留笔迹,④   描摹壮景观.……
  • 元旦:三万只蝴蝶从我眼前飞过
  •   绝不是一种夸张,更不是一种臆想--在元旦这天,在蝴蝶泉边,我看到了三万只蝴蝶在明亮的阳光里,在翠绿的树丛中翩翩飞舞的动人景象.   人说,花朵是静止的蝴蝶,蝴蝶是会飞的花朵.但我这里说的不是花,而是真正的蝴蝶,我绝不会矫情地把自然界的花朵想象成蝴蝶的--虽然,蝴蝶泉边此时正开着绯红色的冬樱,还有一簇一簇的五颜六色的鲜花.有文人很煽情地说,白族姑娘舞着,是会飞的花;立着,是静止的蝶,但我更不会象征主义地把那些身着节日服装的白族少女与缤纷的蝴蝶联想在一起--虽然,飘拂的彩旗间有不少身着节日服装的美丽的姑娘像彩蝶般在人群中飞来飞去.……
  • 香格里拉的阳光
  • 重游天池忆当年
  •   春节,我陪妻子又回到了云龙县宝丰镇.二十多年前,我曾在这里教过书,也曾带着学生到天池春游.如今,听说天池早已开发成了旅游风景区,就想趁这个机会再去看看.……
  • 我家的第四口--虎头
  •   虎头是一只黄白花小狗,去年4月,在它两个月大时,我们把它当作疗救儿子孤独病的一味药,花四十元钱从洱海公园旁边的周末狗市买回家,原打算暑假我们回北京时再把它送还给狗市的原主人,但经过几个月的相处,我们一家人把它当作了第四个家庭成员,三口之家变成了四口之家.……
  • 敬佩那棵树
  •   我对那株树的敬佩,缘自不久前的一次登山.   那天,友人相邀,于是兴味盎然一游剑川满贤林.晨雨刚霁,朝阳新生,顺着浓荫匝地的幽径一路行来.我们边登山,边观赏那些形态各异的石雕狮子,很是惬意.正行间,忽见一处刀劈般的险峰下耸立着一株非常笔直高大的柏树一那树身之直,用“笔立“形容再恰当不过;树干之高,几乎要与它背后的山峰比肩相齐.“刺破青天锷未残“,我脑海中立时跳出伟人与诗人毛泽东<十六字令>中的一句词来.……
  • 潺潺山泉醉人心--读杨圭臬散文集《本色莲花》
  •   作为一名文学爱好者,过去曾断断续续读过杨圭臬先生的一些作品.加之工作关系,与先生有过几次交往,其人其作品,给我留下了极其美好的印象.……
  • 战胜你自己--世纪之交的阅读与思考
  •   “自我“以一种感觉状态的方式存在,它是意识对自身产生于交流生活的某种思想或者思想体系的认识和感觉.自我的观念永远是对个人生活中特殊的或有差异的方面的一种意识.人是活生生的人、复杂的人,“自我“也就是多元的立体的自我.“自我“的最大特点就是凡事总喜欢以个人利益的得失作为思考问题的基本出发点,把个人作为处理一切事务的中心.……
  • 重读《人,又少了一个》
  •   有位台湾作家的<人,又少了一个>,大致说的是主人公“我“曾遇到一位中年妇女到“我“家讨点米,并反复向“我“申明自己不是乞丐,是个大学毕业的人,只是先生做了牢,自己一个人带四个小孩,靠给人洗衣服无法维持生活才不得不来讨点米的.“我“受到感动,给了她许多米.几年后,当我再次见到她时,她已经完全变成了一个标准的乞丐,在向人熟练的乞讨.于是“我“不由得感叹:人,又少了一个.……
  • “快乐“是一味良药(外一篇)
  •   我的女伴们为了美容、减肥、调节、保养健康,时常服用一些某种口服液、某种胶囊之类.女伴们问我,吃过什么保健药品吗?我说当然,不过我选用的品牌很寻常,也没见其做过任何广告,这种药的名字叫“快乐“.我觉得,“快乐“如药,而且是一味上佳的良药!……
  • 休闲时赤足走走
  •   穿着各式精美的高跟鞋,脆脆的鞋掌在城市路面的琴键上敲出各种乐音,线条柔和流畅的身材随着高跟鞋律动,律动得天空眩晕的女性,是城市沿袭已久的一道风景线.它代表着城市传统的风韵美、工作和生活节奏美.……
  • 轻视自我
  •   著名表演艺术家英若诚曾讲述过他的一个故事.他出生在一个大家庭中,每次用餐都是由十几个人一起围坐在大餐厅里.有一次,他突发奇想,决定跟大家开个玩笑,吃饭前,他把自己藏进餐厅里一个被人遗忘的柜子里,想等到大家找不到他的时候再跳出来.然而,令他大失所望的是大家竟然没有注意到他的缺席.待酒饱饭足,人们纷纷离席之后,他才畏畏缩缩地从柜子里走出来吃那些残羹剩饭.……
  • 闲话二题
  •   拯救别人也就拯救自己   从报上读到一则颇富哲理的小故事,令人回味不已.   那故事说:一位登山者,在山中遇到暴风雪而迷了路.这场暴风来得突然,出乎他的预料,事先他没做好御寒准备,穿得太少.他想,要是不尽快找到避寒的地方,非冻死不可.他走啊走啊,一刻也不敢停歇,但即便如此,他的四肢还是被冻得麻木了.他迈着愈来愈沉重的双腿,感到十分绝望.就在这时,他的脚踢到了一个硬邦邦的东西.……
  • 女秘书招惹谁了?
  •   最近,某省出台新规定,明确规定男领导不能配备女秘书.此消息公布后,引起了广泛关注.“新规定“的起草者之一--该省纪律检查委员会的有关人士向媒体“透露“:“不配备女秘书“的说法并不是该省“发明“的;从前的一些“问题“与“教训“是制定此规定的一个原因之一.……
  • 八度空间
  •   相逢是首歌,同行你和我,是缘分让我们相聚,是梦想让我们同心,带着亲人的嘱托,带着自己的使命与激情,从不同的地方走到了一起,八个阳光居住的小屋,一样不缺少家的温馨.每个女孩都有一种她所钟爱的水果,一种水果一种味,八种水果的味道组成了这个家的空气,走进小屋,总给人一种新奇的感觉.……
  • 知乎者也
  •   现在是11点47分28秒,离开学还有26小时13分32秒.   一月有余的暑假,玩够了,疯够了,甚至可以说颓废够了,全身的放松,已经软得像棉花糖,除了偶尔写写暑假作业,恐怕连名字都会忘记怎样写.正如暴风雨的宁静,这是初三超负荷紧张的彻底放松.虽过份了点.……
  • 月光下的回忆
  •   夜静静的、月光淡淡的、回忆是深深的.   “今晚的月亮一定很圆吧!“我躺在铺满了痛苦的病床上问妈妈.“嗯.“在微垂的脸颊下,我看见妈妈的眼中闪着点点泪光.“现在,哥哥一定在家大口大口地啃着月饼.“我似乎觉得自己的脸上露出了可人的微笑,妈妈的脸上也绽出一丝笑意,她轻轻将划成小块的月饼送到我的手中,接着又为我倒满了一杯可乐.……
  • 游白沙河
  •   白沙河是我故乡的一条河,悠悠的灵应山守望着静静流淌的白沙河,说不清是灵应山在等待白沙河,还是白沙河在等待灵应山了.只是听老辈的人讲,它们一起养育了山脚下的儿女,一起见证了一场刀光剑影的历史.也听浏览过它的人讲“我不能没有所思.“那么白沙河到底是一处什么样的仙境呢?……
  • 傣乡情
  •   傣乡晨曲   在等待、渴望与希冀中,我们到达了以热带风情著称的边城--瑞丽.那时正是曙色微明、雾气蒙蒙的早晨.绿的山谷里,百鸟啁啾,淡淡的晨雾充溢着静谧的山林,山顶的朵朵白云洒在大地上,宛如春姑娘柔嫩的手抚摸着万物,折射出点点星光.竹叶上、花瓣间,凝结着一颗颗晶莹的露珠儿,一闪一闪的,是那么洁净、透明.即使拿一块水晶来和它相比,也会黯然失色.这时,山雀一声清脆的鸣叫划过天空,更显出一派幽静.……
  • 说月
  •   月,无论在古人还是在今人眼里,都是被赏玩的对象,喜时可以,悲时可以.凄美的“嫦娥奔月“传诵千古,实际凹凸不平毫无生物迹象的月球成了美丽凄凉的广寒官,更有美丽绝伦的嫦娥在轻舒广袖,还有玉兔捣药,吴刚伐桂,那桂树枝叶婆娑.……
  • 可爱的红嘴鸥
  •   冬天来了,可爱的红嘴鸥又从遥远的地方飞回到了美丽的春城.为了感受与红嘴鸥在一起的快乐,我专程来到了昆明.   那天,我早早地来到了翠湖公园,只见湖边石栏上挤满了人,我迫不急待地买好了门票,就赶忙往公园里走去.一进公园,就看见湖面上停着成千上万只红嘴鸥,远远看去,整个湖面白茫茫的一大片.连公园里的树上、亭子上、游船上都停满了红嘴鸥,翠湖变成了银湖.哇!我兴奋得惊叫起来.这些红嘴鸥身子和鸽子差不多一样大,长着又圆又大的眼睛,粉红的小嘴,雪白的羽毛,小扇子似的尾巴,红红的小脚,真是太可爱了!……
  • 交接新娘
  •   在一些白族地区的婚礼中最后一项仪式是交接新娘.   所谓交接新娘就是新婚燕尔之日,新娘在一路唢呐声中坐着车子或骑着高头大马来到新郎家里进入洞房之后,陪送新娘而来的至亲长者中由一个能说会道的人与新郎家推出的长者代表进行人事上的交接.地点就在新郎家举办婚礼的堂屋中,对天对地对祖宗,明媒六证,口头交接,不留字据.……
  • 抢头水
  •   每年大年初一早上,白族农家有抢头水的习俗.这种传统习俗祖祖辈辈传承下来,不知延续了多少代,一直传延至今.   除夕,吃过团圆饭,农家男人准备好次日抢头水的用具,女人则备好明早做早点的食料,一家人便去看电视了.……
  • 食虫趣话
  •   云南十八怪中,有好几怪都是关于吃的.来过云南的人,都不得不承认云南好玩地方多,好吃的东西多.而在众多好吃的食品中,有一种食品很特别,那就是虫子.……
  • 胡湘及其《三鹤图》纪事诗
  •   小时候,我曾见过胡湘先生.那是1974年夏天的一个下午,我和母亲到洱源县沙坪渔潭坡赶街.当我们徒步回到上关村南那棵高大挺拔的大青树下,有一位长得清瘦矍铄,留有白胡子的老人,见到我们后,忙唤起母亲乳名,与我们相叙起来.……
  • 近代白族商业奇才--董澄农
  •   清末至民国年间,在洱海之滨的喜洲镇,活跃着一个著名商帮--“喜洲商帮“.在它的带动下,喜洲工商业十分活跃,出现了由“四大家“、“八中家“、“十二小家“为核心的商业群体.使喜洲成为富甲一方的商业重镇.在这其中,曾出了一位具有传奇色彩的人物.他,就是赫赫有名的白族近代著名实业家--董澄农.……
  • 解读村名大波那
  •   大波那是白族民居,历史悠久,是千年古邑.而且是用白语命名,在史书上频频出现并一直沿用至今的古村邑.   在史书上最早出现的命名写为大勃弄,时间最早可追溯到战国时期.在近代通用流行并书写为大波那.大勃弄同大波那,音义相通,同指一个村邑,文字有异.……
  • 下关人的草根情结和外来户
  •   下关--大理白族自治州的首府所在地,早在汉时就是“西南丝道“(博南古道)途经的咽喉地带;南诏、大理国的雄关要隘.远在公元739年南诏从蒙舍(今巍山)进入洱海地区之前,这里就居住着被称为“河蛮“的部族.现今下关北郊荷花寺、大展屯、上村、磨涧一带都是“河蛮“村落.蒙氏逐走“河蛮“之后,沿西洱河北岸筑了一道土城,作为拱卫南诏首都太和城的南面要塞.这座土城叫龙尾城,唐朝樊绰编写的<蛮书>记载:“龙尾城,阁罗凤所筑“.……
  • 大理州博物馆的馆藏青花瓷器
  •   青花瓷首创于唐代.它是一种以钴土为着色剂烧制的一个瓷器品种,即在瓷胎上用钴土着色,然后施透明釉以1300℃左右高温一次烧制成的釉彩瓷器,其青花色泽稳定绚丽,线条清晰具有永不退色的特点,深受中外人士的瞩目,并享有极高的声誉.它既是日常生活用品,又是精巧的艺术品,给人以美的享受.在中国陶瓷史上独树一帜,拥有“国瓷“之称.大理州博物馆存有许多青花瓷器,从类别上大致可将它们分为三类:一类为实用器:如碗、碟、盘、钵等;另一类为葬具,如火葬罐;第三类明器,如瓶、壶等.现笔者拣选几件作介绍说明.……
  • 《大理文化》封面

    主管单位:中共大理州委宣传部

    主办单位:大理州文联

    社  长:王子荣

    主  编:王子荣

    地  址:云南省大理市下关人民南路126号

    邮政编码:671000

    电  话:0872-2125141 2122193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9-3249

    国内统一刊号:cn 53-1021/i

    邮发代号:64-32

    单  价:3.00

    定  价:18.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