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高标云表滇池畔--封面东寺塔赏释
  •   在风光秀丽的五百里滇池之滨,花枝不断四时春的中共昆明市委大院毗邻,一座巍巍古塔峙及苍穹,耸入云表,常令路人注目高瞻,它就是著名的昆明东寺佛塔.……
  • 龙上梅花天
  •   一   唢呐、龙、以及梅花,是松鹤村两姓人的三件宝.……
  • 文化的依存和心理的皈依--彝族青年作家纳张元文学创作趋向浅论
  •   物质的贫困不一定就会导致精神的贫困,这也是文学艺术发展上的一种奇异现象.地处大理州宾川县东北角的平川、古底、拉乌、钟英一带,是该县少数民族的聚居地,直到现在仍然是该县最贫困的地区,是一块有着猛烈的阳光和灿烂的星空的河谷盆地--就是在这个满眼是山,只有天空才有无限的空间的地角,千里彝山以她那博大而苍凉、贫瘠而神奇的底蕴养育了后来成为作家的纳张元--从文化的认识上来说,这是一块虽然贫瘠但经历了历史的过滤的土地,有着丰厚的文化积淀.……
  • 与路相关(三题)
  •   那边的那边   有很多年,我一个人在山头上,观看那条横穿过整个坝子的路.   ……
  • 漾濞江畔晚悠悠
  •   来到被人们称为大理后花园的省级历史文化名城漾濞,在傍晚时漫步于漾濞江畔,确实是一种绝好的享受.……
  • 记住阿东
  •   那是他出事前的一个月--近乎整整的一个月,一位酷似商人的<×书画报>的编辑千里迢迢来到大理组稿.我被通知前往晤见.然而,对于书画,我只是喜爱和爱好而已,是个不入道的外行人.我把我的担心如实地告诉给了编辑大人.他似乎并不以为然,只是一再地声称“只要出面组组稿……就有辛苦费“.我禁不住也不以为然起来.他谈论版面的事,并拿出样报让我看,平心而论,这张报纸很美也很大气,加上是彩印的,就格外地抢眼.他一再地催我,并再三说,会有好处费的!“……有回扣的.“他压低声音很神秘地凑近我说,那神情颇像传授祖传秘方似的.我直率地告诉他:我不适合.不过,我说,我可以推荐给你一个人,他也许会适合于这张报纸.……
  • 细沙碎石(组诗)
  •   断桥   造桥的人   一直恋着远方   桥已断   成为独特的风景   还有一个人独自饮酒   酒和水一样   汹涌起伏   ……
  • 苍山洱海景无限妙手丹青留大理--追忆画坛泰斗吴作人先生在大理
  •   吴作人先生是我国当代杰出的画家和美术教育家,生前曾任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和中央美术学院院长等职.他一生勤奋,学贯中西,其艺术水平之高超是举世公认的.他的油画被誉为现代中国油画中极富民族气派的典范,他笔下的国画动物千姿百态,水墨淋漓,意境极其深远,堪称独树一帜,深得中外人士所喜爱.先生一生热爱祖国,胸襟豁达,高风亮节,美术界曾盛行一句话:“做人要学吴作人“,多么质朴无华的一句话啊!作人先生不幸于1997年4月在北京逝世,享年89岁.回忆20余年前先生偕夫人肖淑芳教授莅临大理采风的情景,依然历历在目,令人难以忘怀.……
  • 记杨丽萍回洱源
  •   邂逅杨丽萍,是极其偶然的.   周末回故乡,在园子里帮母亲浇菜,董亮伟老师来家里告诉我,猴年正月十八,村里接本主,举行“春王正月“活动,杨丽萍要到起凤村采风.   ……
  • 我与季康说金花
  •   记得第一次看到电影<五朵金花>,是在1960年的秋天.那时,因为乡村没有电影院,看场电影要跑到四、五公里外的粮管所.每次见电影消息广告,我们一伙10来岁的同伴总是相约同往,大家一路打打闹闹去看露天电影.每次看电影,除了“战斗故事片“最吸引人外,其他影片都是凑热闹而已.<五朵金花>电影中的剧情故事,儿时也同样没留下多深的印象.自上中学到参加工作后,又多次看了<五朵金花>,才对剧中的故事情节有所了解,也才感到这部电影越看越爱看.从第一次看<五朵金花>至今,这部反映我们白族青年男女爱情故事的电影,我已看过不下数十遍之多,但却仍然百看不厌.……
  • 猫福和他的瓦猫
  •   在鹤庆赵屯村,有个“一不留神就成了艺术大师“的农民,名叫“猫福“.……
  • 苍山行
  •   早在少女时代,就从电影<五朵金花>里得知,远在天边有个大理,大理有个苍山和洱海,那是一个富有传奇色彩和诗情画意的令人神往的地方.前不久我们一行人果真去了大理,终于揭开了罩在心头的苍洱奇观的神秘面纱.……
  • 诗一首--大理风光
  •   一桥天生自然玄,三塔倒影景致绝.   下关大风天天烈,上关奇花时时鲜.   苍山桂冠皑皑雪,洱海明珠朗朗月.   金梭岛上游人欢,蝴蝶泉边情歌悦.   ……
  • 玉香梨园春正浓
  •   来到大理的后花园--漾濞,最初是为了看石门关,也没有打算住下来.登过石门雄关,品尝了彝家风味的晚餐,已是傍晚时分.迎着落日的余辉,踏上清幽的古道,走过悠悠的古桥,面对流动的漾江……一切都是那样的美,简直舍不得离开.流连忘返间,不知谁说了一句,“秀岭的梨树正开花,很美的.“正是这句话给了我们留下来的借口.下一站--秀岭玉香梨园.……
  • 洱源风物杂咏
  •   过葡萄崆①   (一九六一年十月)   拜服神灵好剪裁,   天衣中断一线开.      ……
  • 邻家青藤爬过来
  •   秋天里,因为我工作调动,我们搬家到城里.可遇而不可求的是单位卖给我的一套旧房是在一楼,正好外带一个可见天日的二十平方米左右的院井,这样我们又可以仍然像以前在小县城时那样在院子里栽花种草了,一家人满心欢喜.将旧房稍加装修后,新家就算安顿好了,只是人生地异,孩子显得有些失落和孤独.初来乍到,新交很少,我也就将工作之余的主要精力用于辅导孩子的学习;与孩子在院落中砌了个花台,为来年春天美化绿化我们家的院落做好准备.……
  • 月亮花
  • 怀念弓鱼
  •   怀念弓鱼,其实是怀念一种景象.那种景象是大理人珍藏的记忆,时间越是久远就越要翻出来看看,三翻两翻就把它和梦幻混在了一起.正是由于这无奈的混淆,大理人记忆中的大理总是模糊,说是古朴自然、说是如诗如画,这都可以,但都不准.……
  • 十九世纪法国社会生活的一面镜子
  •   <项链>是十九世纪法国批判现实主义作家莫泊桑的代表作之一.小说讲述了小职员的妻子玛蒂尔德为参加一次教育部的晚会,向女友借了一挂假项链而赔了一挂真正的钻石项链,为此付出沉痛代价的悲剧.……
  • 随时读书
  •   人在单位,如同人在江湖,往往身不由己.各种杂事琐事缠身,很难再像在学校里一样可以正襟危坐在桌前,认认真真地读上半天书.然而,时间紧张,别的可以压缩,惟一不能压缩的是读书时间,走上社会,对知识的需求常常紧迫而又实际,只有及时充电才能跟上步伐,更何况先贤有日:“三日不读书,则面目可憎“.读书时间就像海绵里的水,只要愿挤,总还是有的.我根据自己的经验,总结出如下一些可以拿来读书的时间,愿与方家共勉.……
  • 在胃里蠕动着的美好世界
  •   对于没有出过国的人来说,世界的概念总是很抽象的,他的阅读因此也就成了了解世界的必要渠道.阅读把世界推到了眼前,世界也就在纸张上渐渐地呈现出来,不动声色地展示每一个曾经不熟悉、不了解的角落.这些角落里发生的事情,通过图文并茂的阅读了解世界的美食,则更是一种快乐的享受.世界知识出版社刚刚出版的新书<吃到天涯>就承担了这一让人乐意接受的角色.……
  • 从“上海大学不评职称“想到的
  •   据<人民日报>载,上海大学取消教师、研究、工程技术、实验技术、图书资料等五个系列专业技术的评审,实行按岗位职责和任职条件严格考核后的职务岗位分级聘任.也就是说,上海大学的职称实行“只聘不评“的办法,今年是教授,明年不一定是教授,而今年是讲师,明年也许是教授.而在<工人日报>上也报道了中国科学院不再评职称的消息,在中科院,“研究员“已不再是一种职称,而是一种岗位.不论是原来的初级还是中级职称,都可以公开竞聘“研究员“.中国科学院和上海大学的这一做法,对于专业技术人员来说,无疑是具有震撼力的消息.……
  • 保持一颗平常心(外一篇)
  •   默不出声的人就像安静的星星,默默地悬挂于夜空,并不显得出众,也不会张扬自己,平凡得常常令人忘记他们的存在.可是夜空的美丽,就有这些人的一份灿烂.……
  • 勇于舍弃
  •   有一个凄美壮丽得让人心碎的真实故事,足让我们每个人都能悟透做人要懂得舍弃的人生道理.……
  • 发现
  •   两岁时,他发现这个世界真美,绿的树,五颜六色的花,透明的水,灿烂的阳光.……
  • 我的“小咪渣“
  •   “小咪渣?!“一个很奇怪的名字.是的,一眼看上去我也觉得很奇怪,但仔细想想也就不觉得有什么奇怪了.不错,“小咪渣“说的就是我的小宠物的名字.……
  • 应届毕业生的一天
  •   教室里的倒计时间牌,警告着我们.过去,平淡的小学生活,平淡的家庭生活,平淡的社会生活,一切都是那么平淡.……
  • 白族农家小院--赵青住所参观记
  •   赵青的住所位于美丽的南诏风情岛上,它的建筑风格是典型的青瓦白墙的白族民居建筑.面临波翻浪涌的洱海,背靠树木葱笼的小山.刚走进小院,一种独特的魅力吸引了我.堂屋门前的两根柱子旁,分别栽着一棵山乌龟(一种植物),茂盛的枝叶爬满了篱笆,阳光照上去,透明翠亮,形成了一个自然的门帘.堂屋门前的阳台上,随意地放着南瓜、陶罐……堂屋两侧的墙上挂着一串串红辣椒、干玉米、干芋花,一股浓浓的乡土气息扑面而来.……
  • 我喜欢的专业--美术
  •   不知什么时候起我便爱上了美术,也不知是什么使我陷入了艺术这一美妙的世界里.那是十年前秋日里的一个晚上(时间虽长了,可还记得很清晰).当时我上小学二年级,老师经常布置写小楷.一天,我爸拿出了我的小楷本开始翻阅,我看见他眼里闪现出惊奇的目光,脸上露出平时很难看到的微笑,并开始左一句右一句的夸奖我,说我的字写得特别好,叫我以后好好练字.我兴奋得叫起来,用比他响亮的声音说:“昨天,我们上美术课,我画得最好,得了最高分呢!“爸好像比我还要兴奋,亲切地对我说:“儿子,我为你感到自豪.画画是一种艺术,但只要你肯努力,就会有成绩.……
  • “搓着“--太阳历的先声
  •   居住在云南鹤庆的白依人和永胜等地的他鲁人,使用的“搓着“--汉意系“过日子的依据“,便是一种原始的历法.也是太阳历的先声.……
  • 东山妙姑哑巴会
  •   在古云南最东边渔泡江畔的东山彝族乡妙姑村,每年农历二月初十,都要举行独特、盛大的传统庆典--哑巴会.白天大摆宴席,祭拜“九龙三象“,祈求一年风调雨顺、清吉平安.晚上则烧起篝火,弹起三弦唱起歌,吹起芦笙跳起舞,庆祝一年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家和业兴.……
  • 欧洲:无处不在的文化
  •   2003年9月28日至10月13日,应法中文化友好协会的邀请,云南省作家代表团到法国访问,其间还到比利时、荷兰、德国、瑞士、列支敦士登、奥地利、意大利、梵蒂冈、卢森堡等国进行了文化考察.我荣幸地参加了这次访问.时间短暂,只能说是走马观花,但所见所闻,开阔了视野,启迪了思维,对在全球经济一体化的大趋势下如何保护好我们的民族文化,发展我们的文化事业有了一些思考.……
  • 三副笔墨三位一体--记白族诗人晓雪
  •   在我国当代诗坛和少数民族文学界,活跃着这样一位作家,他用三副笔墨写作,主要写诗,搞文学理论批评,也写了大量的散文随笔;他集杰出诗人、优秀的诗歌评论家和任劳任怨的文学组织工作者于一身,可以说“三位一体“.他就是大家熟悉的白族诗人晓雪.……
  • 南诏大理国“政教合一“质疑
  •   南诏大理国政权与佛教的关系所形成的政教体制形式,研究并著文发表的论文不多见,特别是深度探讨的论文更是寥寥无几.有的观点只是在一些出版刊物中顺便提及,但观点只注重表象,未作深入细致的分析研究,缺乏事实依据,实不能令人信服.诸如:“政教合一“论就让人质疑.何谓“政教合一“不得而知.罗庸曾说:“大理之初建国,盖政教不分.“也许基于此点,成了后人的引言,有了“政教合一“之说.……
  • 茶马要道--顺下线
  •   近些年,在报纸、杂志上常常看到一些描写阐述茶马古道的文章,有的用散文抒写古道遗韵,有的用小说描述马帮存亡,还有的用纪实文体图文并茂地再现马站遗址,骡马蹄印及古道精神.其中,不少内容还被拍成电影或是电视专题片,从而使古道精神重又鲜活起来,使连接内地与边疆、山里与山外的这条多层重叠的茶马古道重放异彩.……
  • 《大理文化》封面

    主管单位:中共大理州委宣传部

    主办单位:大理州文联

    社  长:王子荣

    主  编:王子荣

    地  址:云南省大理市下关人民南路126号

    邮政编码:671000

    电  话:0872-2125141 2122193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9-3249

    国内统一刊号:cn 53-1021/i

    邮发代号:64-32

    单  价:3.00

    定  价:18.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