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学术研究拒绝平庸
  •   有媒体报道,山东某经济学院一位副院长一年申报的科研成果竟达“1300万字“,令人惊诧.近日,笔者在参加首都中青年学者学术规范论坛时,听到与会的部分学者对当前学术平庸化现象表示忧虑.有学者认为:“有的中青年人动不动就号称出了三四十种书、发了两三百篇甚至三四百篇学术论文,这是违背学术规律的行为,生产的大多是学术泡沫.“有的学者则呼吁:“那些通过东拼西凑,胡编乱造,改头换面,瞒天过海方式进行学术生产的‘写手‘和‘编书匠‘,已经对学术的发展造成危害.必须严格规范学术研究.“学术研究急功近利导致的平庸化现象,已经引起了学术界的关注和担忧.……
  • 花样年华
  •   一   现在人们终于说了,陈湘是一个幸运的人.   因为,他是李家小五妹的姑爷.他们在说话的最后,还会这样补充道.在这个女人背后的家庭,是这个城市许多人都晓得的.他的妻子的父亲,也就是他的岳丈,曾经是市里的一个负责人.虽然现在他已经退休了,整天拎着个鸟笼子在河边走来走去,表情庄重而闲淡.……
  • 密西根散记(四题)
  •   树深时见鹿   美国密西根大学所在的几千亩土地,原是一片森林繁茂、鸟兽兴旺的丘陵地带.建校一百多年来,学校师生员工和过往的行人都自觉遵守不伤害鸟兽的规定,形成风气,所以每一个学院、每一栋大楼和每一片校舍周围的树林里,每一处校园和穿行在树林、花丛、草坪间四通八达的公路边,各种鸟儿飞来飞去,自由歌唱,大小松鼠跳上跳下,自由自在.它们都不怕来来往往的车辆和行人.……
  • 想起遥远的和尚箐
  •   一个周末的午后,无意中看到一个山区教育的短片,突然间就想起了和尚箐,那个遥远的小山村里简陋的小学,那个猝然去世的民办教师杨云钧.……
  • 放飞的灵魂之鹰--李智红散文欣赏
  •   我并不是要故弄玄虚地选择“灵魂“这个让人沉重的词汇来表达阅读李智红散文后的感受,但是,我确实难以找到更加合适的另一个词替代它.虽然想写一点阅读李智红先生散文感受的想法很有些时日了,却一直很难动笔.一则担心自己的水平太低,不能正确地解读他丰富的文章内涵;二则是我认为不管是深刻还是浮浅的思想,一旦说出来就变得滑稽了.是故,始终犹豫不决.今天,在很多朋友多次热情的鼓励和热切的支持下,现就李智红先生的散文,谈一点个人阅读后的体会和感受.……
  • 冬日抒情
  •   冬意为“四是尽也“,释“冬“作“终“,唐韩愈<关孟冬野序>说:“以虫鸣秋,以风鸣冬“.……
  • 峡谷情
  •   又到我要重回峡谷的时间了.   多年前,我曾在怒江和澜沧江这两个大峡谷工作过.我把人生最美丽的年华和记忆留在让人梦牵魂绕的地方.于是,多年之后,常有一种念头总是鬼使神差地支配着我每隔一段时间要回到峡谷去看看.以前我并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念头,直至人到中年时我才仿佛有所醒悟,原来人生常常需要寻找一种久违的激情啊.……
  • 被雨淋湿的记忆(组诗)
  •   雨水   你扑入大地,倾心于   白色原野,悬空的灰黄   碧绿一片   你间隙似的影子   如时间的间歇   庭院变得潮湿   土地得以滋润   于是纷纷抽出   一切梦想中的枝条   ……
  • 咏赵藩(七律四首)
  •   (一)   赵藩名字九州闻,   苦学平生事劬勤.   清正为官多治事,   宽严审势却纤尘.   向湖水冷蛟龙养,   桑岭梅开诗赋吟.   闯北走南椽笔举,   挥毫日夜倍精神.   ……
  • 五彩纷呈的鹤庆茶马古道文化旅游节
  •   鹤庆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是茶马古道上的文化重镇.鹤庆地处大理白族自治州北端,长期以来在滇西北的商贸活动中占有重要的地位.活跃在茶马古道上的鹤庆商帮,不仅促进了民族地区商品经济和轻手工业的发展,而且架起了沟通国际商贸的桥梁.今天,鹤庆商帮的后代继承前辈事业,仍有上万名商人、工匠在这条千年古道上演绎新的篇章.为了进一步挖掘茶马古道文化资源,再现茶马古道历史风采,弘扬茶马古道优秀文化,发展茶马古道文化旅游,促进区域经济长足发展,中共鹤庆县委、鹤庆县人民政府于2004年9月30日至10月2日举办了为期3天的“中国·鹤庆茶马古道文化旅游节“.……
  • 春醉沙溪
  •   我心目中的沙溪,宛若西施浣纱之地,陶渊明躬耕之居所.烟花三月,春光烂漫,我们抵达沙溪,让心灵饱尝了春花盛宴.……
  • 八月里的梨园(外一篇)
  •   有这样一个美丽神奇的地方,三面靠山、一面临湖,良田美池、花木成畦,一个安谧的村庄深藏在荫翳的梨树林中,鸡犬相闻,屋舍俨然,田野阡陌天色清新,远隔人世的宁静让人幽然沉醉.这便是洱海之源茈碧湖北岸上被奇山秀水共同孕育的、鲜为人知的梨园.每每想到春来花开千树万树、夏至绿树成荫、清秋硕果华实、冬里万物深沉,还有三面高耸的山峰、正前湛绿的净水、头顶清朗的苍天,便不由得让人心往神驰.……
  • 魅力大理
  •   题记   风花雪月,几成大理代名词.中秋赏月,欣闻大理申魅成功,不禁浮想联翩,欣然命笔,草成数语,权当故乡情恋.……
  • 赏菊小记
  •   自己向来嗜花成癖,尤喜花中梅兰竹菊,每每看到此类花种,便油然敬其逸士之操、君子之节,深深被他们那德人之性、娇女之情所感动,总是流连忘返,不忍离去.……
  • 星星吻
  •   奶奶告诉我,一个人其实就是一颗星星.   一个人来到这个世上,就如天上多了一颗星星,没有人数得清天上的星星,也没有人知道,世上准确地有多少人.……
  • 天空下有一双温暖的眼睛
  •   在这些年的阅读生涯里,我们生茧的眼眸遭遇过太多戏剧化的场景:昔日悲剧的布景堂而皇之地转变为喜剧的道具;“金钱关怀“往往凌驾于“人文关怀“之上,经济具有了无限神奇的消解功能;金瓶之莲露、床弟之悲欢曾以隆重的形式,占据了叙事原则的制高点和阅读趣味的辽阔疆域;在一座杂乱的“废都“里,人们津津有味地品评着“骚土“的肥瘠.对现实的关注,对生命处境的关怀,对支撑人类活下去的“根本理由“的追寻,只成了个别“不识时务“者孤独清寒的梦境.……
  • 感言文学经典的解读
  •   对于一部书一篇文章,随着时间的推移,读者、批评家可以根据自己的阅历、学识、审美情趣对原有的一些定论来重新认识、评价、阐释,有不同的解读心得,得出不同的结论,这在文艺界并不少见,即使在教育界一向认为权威的教科书、参考书几十年一贯制的有些传统说法都在松动,比如关于鲁迅名篇<孔乙己>的主题,孔乙己形象的分析就有了多种版本,有了多种说法.这是文艺界、教育界的幸事,说明我们的学术空间越来越自由,越来越活泼,真正迎来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良好局面.但我们也看到,有些人对某些名著,称之为古代文学经典或现代“红色经典“解读中借口对其中的某些“糟粕“进行“解毒“来颠覆主旨,乱编不顾历史背景的情节,所谓重塑人物形象等等,就未免有些出格,有哗众取宠之嫌了.一般读者难以接受,就是专家学者也未必苟同.……
  • 灯下闲话(二题)
  •   为人当自强   <圣经后典.便西拉智训>中有这样一段话:“只要你一息尚存,就不要让任何人牵着你的鼻子走……凡事自己作主,不要让任何事情玷污自己的名誉,要坚持到生命的最后一息.“语言通俗易懂,禅理入木三分,每每读之,我的心灵都会震颤.……
  • 为别人开一扇门
  •   那天我突然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第一感觉就想把它挂了,因为我经常接到人家打错的电话.但想不到居然是一个感谢我的电话,一句“安臣兄,你肯定不记得我了?“让人倍感亲切,仅看那号码,还真不知是哪的,但等话匣打开后,才弄清对方是谁,电话未放下我不自觉地掉入了回忆中.……
  • 弱者之善
  •   有一种善良,它既不耀眼,也很微小,但却是真正发源于心,隽永而真挚,像石头般朴实,如土地般宝贵.它,就是弱者之善.……
  • 鹤庆白族服饰
  •   居住在滇西北高原金沙江边的鹤庆白族,不仅勤劳朴实,而且还是创造美的天才,特别是鹤庆妇女更具有创造美的天赋.鹤庆白族妇女的服装可以根据区域,划分为四大类:从北向南,分别是大方热烈的甸北妇女装;清爽宜人的甸中妇女装;温文尔雅的甸南妇女装;朴实醒目的松桂六合妇女装.……
  • 我的假期
  •   高考结束了,我带着行李回到了陌生而又熟悉的小山村,重新改变了形象,我不再是一个有“四只眼睛“的书生,而是一个土里土气的农家女孩,每天背着箩筐,拿着镰刀去割草喂猪,感觉还不错.只是拿掉了用树脂做的“两只眼睛“,清晰明亮的世界瞬间就模糊了.……
  • 冬天的早晨
  •   (一)   我的家乡是一个美丽的地方,特别是家乡的冬天,则更是美丽极了.……
  • 向往蓝色
  •   不知道为什么,从我能够说出颜色名称的那一天起.我就喜欢蓝色,没有理由,没有原因,要问我为什么喜欢,我的回答就是“I don‘tknow.“……
  • 冰山上的雪莲
  •   我是一株冰山上的雪莲.造物主并没有把我安排在春意绵绵、生机勃勃的温暖舒适的百花园里.上帝并不会把一切美好的事物都集中在某一个角落里.在海拔几千米的雪山上,厚厚的积雪压得陡峭的山峰喘不过气来,寒风呼啸着,似乎要吞没整座山峰.然而,这就是我的家--我自认为世界上最“温暖“的家.……
  • 雨后虹
  •   这是一个大雪纷飞、北风狂吼的日子.一家医院里,一位妇女正在分娩.医生和护士忙里忙外终于顺利地为她接了生.她生的是一个男孩,更值得庆幸的是她们母子俩都很健康,五天后她们就已出院.男孩白白胖胖的可爱极了,妇女时常亲吻他,对着他总是有说有笑的.时间又过了七天,这男孩还差两天就有半个月大了.但不幸的事却发生了,男孩患了急性肠炎,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就死去了.从这以后,她的脸上再也没有过半丝半缕的快乐.她茶饭不思,只是在日夜不停地哭泣,流着一些无用的泪水.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了,她的身体渐渐地消瘦下去,最后,死神把他带走了…………
  • 书香·心香
  •   厌倦了这个世界的喧闹与繁华,我手捧着书,静静地待在那个只属于自己的心的角落里,嗅着书香,身心与灵魂开始飘飞,慢慢升腾…………
  • 夜游大理古城
  •   白天的古城,在阳光的映照下是如此明朗和美丽,但我仍偏爱这夜色中的古城,飘渺着梦幻,我想溶在这样的夜色之中,永远地成为古城的砖石,直到风化.……
  • 承诺
  • 家中趣事
  •   严谨的爸爸,爱唠叨的妈妈,还有活泼可爱的我.这三种不同的音符组成了一支欢快的家庭之歌!……
  • 爱在成长
  •   我一出生,便成了家中之宝.全家人对我百般呵护,含在嘴里怕化了,放在手里怕掉了.就这样,我度过了一个无忧无虑的童年.……
  • 大理白族“绕三灵“--人与自然、人与神和谐的文化实证
  •   白族是中国西南边疆最古老的民族之一,早在3000多年以前,白族地区就出现了辉煌的青铜文化和稻作文明.直到今天,白族社会仍保留了许多传统的生活方式,多元的白族文化也作为人类口头和非物质遗产形态存活于中国文化之中.……
  • 彝族“傩戏“的文化扫描
  •   “跳哑巴神“(彝语热闷巴)是南涧县公廊镇盖瓦洒村的彝族人的一种独特的面具舞蹈.是以驱鬼疫、祈吉祥为特征的请神敬祖活动;是古朴粗犷、驱灾去邪、娱人娱神的民俗事象,具有浓郁的原始特点和民族特色,是一种异常古老的祭祀舞蹈,引起了有关专家学者的注意,是南涧民间艺术中的又一朵奇葩.……
  • 丁槐与鹤庆商帮
  •   丁槐,鹤庆县云鹤人,曾任广西巡抚.小说<孽海花>对其有详细的描述.公元1884年,中法战争爆发.丁槐率定武军奉命进入越南战场,路出保胜,进军兴化,围攻宣光;而杨玉科(兰坪白族人)统广武军出镇南关(今友谊关),进扎谅山之朗甲、观音桥,并由其旧部蒋宗汉(鹤庆人)率广武军三营作战.定武军和广武军就是当时著名的滇军.其中就有不少鹤庆青年是骨干.他们和刘永福的黑旗军战斗在最前线,与越南人民并肩作战,狠狠打击法国侵略者,用鲜血凝成了深厚的友谊.……
  • 缅怀先辈赵藩先生
  •   一、故居向湖村   先生故里向湖村原名水寨,在城南约一公里,村西紧临金华山麓之西湖、东南近剑湖.向湖村是个好地方,在房前屋后可以看到西湖碧波荡漾、华山倒影,湖光山色极似大理银苍玉洱之景观.东南剑湖烟波浩渺、帆影渔灯,居民世代耕读传家,兼营西湖渔业,可称鱼米之乡.每届三春九夏垂柳依依,繁花似锦,荷花世界,清香解暑,到七八月,湖心湖边的渔舍里游人暴满,品尝西湖特产黑脊鲫鱼,本地俗语“东山萝卜西湖鱼,牵挂游子思乡情“.……
  • 浅析南诏崛起的内部因素
  •   前言   众多专家和学者在对南诏崛起的学术研究中,对南诏崛起的外部因素研究颇多,成果也较丰富.在诸多观点中,过分强调外部因素.而对南诏崛起的内部因素研究较少,对此进行系统的阐述不多.一个强大的地方政权的建立,不单是外部的因素起作用,内部因素的作用是不可忽视的,而且这种作用非常关键.……
  • 《大理文化》封面

    主管单位:中共大理州委宣传部

    主办单位:大理州文联

    社  长:王子荣

    主  编:王子荣

    地  址:云南省大理市下关人民南路126号

    邮政编码:671000

    电  话:0872-2125141 2122193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9-3249

    国内统一刊号:cn 53-1021/i

    邮发代号:64-32

    单  价:3.00

    定  价:18.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