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悬浮的巢
  •   看美国作家李奥帕德的<沙郡岁月>,目光驻留在这样的文字上:“四月的夜晚,当天气渐暖,而我们可以在屋外闲坐时,我们总爱倾听沼泽地里雁群进行的聚会,有很长一段时间,雁儿静寂无声,我们只听到鹬的鼓翼,远处一只猫头鹰的咕咕啼叫,或者风流的瓣蹼鹬带鼻音的咯咯叫声.然后一个刺耳的鸣叫突然响彻云霄,顷刻我们便听到一阵喧嚣的回响.雁儿的翼尖击打着水面,桨一般剧烈振动的翅膀,推进着船头一般的雁头,而发生激烈争执的旁观者则大声叫嚣,最后一只叫声深沉的雁发出决定性的呼喊,吵闹声于是平息下来,变成雁儿之间几乎无时不在进行的轻声闲谈.此时我再次希望自己是一只巨稻鼠……“……
  • 白族民居“三滴水“门楼——封面白族民居“三滴水“门楼赏释
  •   在以家庭为单位构成的村落中,“门“所具有的出入开闭功能,即使家庭庭院与村落联成一体,又使每个家庭庭院在村落中具有元素的独立性.历经千百年形成的“三坊一照壁“、“四合五天井“白族民居院落出入口的“三滴水“门楼,既壮观秀美又坚实永固,既在物质层面上起到出入开闭、实用安全的作用;又在精神层面上起到彰显房主身份地位、经济实力的作用.闻名于世的“三坊一照壁“、“四合五天井“、“六合同春“等建筑样式就是明清时期成熟固定的白族建筑经典.“三滴水“门楼就是适应与“三坊一照壁“、“四合五天井“匹配的需求,为满足白族彰显身世和经济实力的精神需要而产生、发展、完善以至达到尽善尽美的程度的.……
  • 远去的田野
  •   “叔叔,要吃饭么?请进.“   久违的乡音使我不由自主地走进故乡县城的这家临街小吃店.里面倒也整洁,淡黄色的壁纸使灯光显得更加柔和,几张矮小的方桌空无一人.我选了一张靠后窗的桌子坐了下来.窗子开着,窗外是一条小河,清澈的河水倒映了两岸人家的灯火,也仿佛是一条流淌着五彩灯光的街了.……
  • 大理走笔
  •   写大理,实在是一件很不自量力的事.多少文人墨客,写尽了大理的秀山美水,奇闻轶事,风土人情,都把最优美的词句,最动听的乐章,给予了大理,让大理充满了无穷的魅力.……
  • 马厂观雪
  •   新年刚过,一场鹅毛大雪飘飘洒洒降落在马厂坝子.那高山之颠一块狭长的盆地顿时银装素裹,分外妖娆.……
  • 大理——天然的一块大翡翠
  •   相传,大理原来是漂浮在水面上的,多亏了洱海中有一棵玉白菜撑住了整个坝子,大理才不会地震,不会陷落,也不再飘移,成为了一块气候温和,风调雨顺的宝地,被誉为最适宜于天下人居住的地方.这棵玉白菜丰盈滴翠,碧绿的菜叶如伞般打开托住了大理,颗颗玉液由菜心中沁出,汇成了如玉般晶莹纯净的洱海,故洱海又称之为玉洱.……
  • 两个外婆
  •   我有两个外婆.确切地说,一个是我自己的外婆,一个是发妻的外婆.前一个外婆只有童年的印像,后一个外婆则是我在西双版纳工作时和我们共住了好几年.……
  • 远去的故乡
  •   逝者如斯,岁月无情.随着年龄一天天增大,人也变得十分容易怀旧,记不清是哪一位哲人说过,怀旧是一种衰老的表现.但我不得不慨叹:衰老无法抗拒!无论白天还是夜晚,醒着还是梦中,脑海中浮现最多的还是童年生活,故乡风物.往事像一轮残缺的月亮正慢慢定格成一些破碎的风景.经过多次谋划以后,我终于踏上了回老家的山路.……
  • 剑湖·我心中的湖(外一篇)
  •   我深深地迷恋上了美丽的剑湖,那是二十年前一个金秋的傍晚.难忘那,剑湖里夕晖中东岭红靥脉脉的模样,剑湖边鹅鸭成群轻浪里、牛羊缓急归山下的情景,还有湖边村口灯笼缀枝的柿树,院心中老人汲水的古井.当时,我早已枯竭的思绪会猛然沸腾,出口成诗:实羡他乡景色妙,愿作此地故乡人!……
  • 成功,得益于“三贴近“——菡芳散文读后
  •   辛勤耕耘近半个世纪、创作历程差不多与共和国同龄的菡芳老师10卷本皇皇巨著<菡芳文集>,将陆续由云南民族出版社出版.作为责任校对之一,我得以荣幸成为第一个读者,近水楼台的先拜读了其中<散文选>和<散论选>两本.……
  • 大理的魅力
  •   在亚洲文化的十字路口,在茶马古道与南方丝绸古道的交汇之地,在彩云之南一片最为湛蓝的天空之下,坐落着一块风花雪月四绝四胜,山光水色千古明媚的热土,它有着游侠的旷达,旅人的坚韧,隐士的散淡,智者的内敛,歌者的豪迈,舞者的飘逸,诗人的浪漫,少女的靓丽…………
  • 阳光下的亚麻
  •   冬日阳光虽然已经迈入了岁尾,但是仍然在内里裹挟着刺,那刺和亚麻上的细刺糅合在一起,隐忍中有点刻毒的味道.……
  • 被雨水打湿的痕迹
  •   那一年夏季,无风.阳光下的人更像贴在热锅边的煎饼.走在那样的日光下接受烘焙,似乎需要些勇气.除非有事非得出门,不然人是不会去轻易挑战勇气的.很多时候,人类比自责中的懒惰只有更甚!安于现状永远是人类最突出的特点之一.……
  • 冬天的暖阳
  •   五十码的速度有些快了,我心里想.灰白色的大理碎石路面被橡胶轮磨光了,化成一颗颗不规则的散弹,迎面直射过来.这种感受很奇怪,刚才我过去的时候,它射出去的方向是那边,现在转过来了.眼前一阵晕眩,方向朝路边偏了一下,下了硬路面,手底一下子软了下来,后视镜里腾起了一阵灰,像是一种提醒,的确,是慢了一步的提醒,如果一阵风在前面卷起一阵尘土,我会及早踩下刹车,等尘土落下去.……
  • 绿色掩映的村庄
  •   狮子窝村是滇西永平县境内的一个贫困村,地处宝台山国家森林公园南部,背靠澜沧江,村委会距离县城100多公里.我第二次去挂钩帮扶的时候正是六月.老天像漏了个洞似的,缠绵的雨丝密密麻麻无边无际,点点滴滴令人揪心.……
  • 满院梅香
  •   这盆腊梅是一位乡镇的朋友送给我作为纪念的.到我手里已经过他多年精心培育,虽为盆栽,但却虬枝盘旋,铁干横陈,树影扶疏,造型精巧,方寸之间尽显风骨神韵.闲暇自赏自娱,倒也其乐融融,但唯有一不足常困绕于心,虽精心侍弄,却只有树影叶景可赏,无花姿香色可观,实为一大憾事.……
  • 回望小屋
  •   一九八七年十月,我从部队转业回到地方,到龙门乡任科技干事,那年二十五岁.   走进乡政府,整个政府大院有点像北京的四合院,不过是远没有北京四合院的气派罢了.房子都是五六十年代的只有上下两层的仿苏建筑,顶上长满了杂草.我的小屋是在北面楼左边突然低矮下来的小瓦屋,与整个环境略有些不太协调,尽管如此也有些年代了,灰色的长满杂草的屋顶,微有些变形的青色的砖墙,暗红色的但已褪了色或颜色已脱落了的布满裂纹的门窗,这些足以说明小屋所经历的时光.由于屋子的陈旧,走在里边能听到松动的木质地板在脚下“咔嚓“作响.小屋不足十平方米且屋内很简单:一张木床,一张办公桌,一个双人木椅.屋后是一片农家菜园,透过窗能偶尔看到园主人在其中劳作.……
  • 生命何需太多
  •   美国心理学家戴维·迈尔斯和埃德·迪纳已经证明,财富是一种很差的衡量幸福的标准.只有在最贫穷的国家里,收入才是适宜的衡量幸福的标准.除此之外,人们并没有随着社会财富的增加而变得更加幸福.清代大清官于成龙也这样说:“人当惜福,布衣疏食,享受无穷,实不解膏梁文绣,有何可恋?“……
  • 成长
  •   一个人坐在窗前,独自欣赏着三月的夜空,风儿还是那么寒冷刺骨,眼前又呈现出一幅幅校园生活的画面,我在画中品尝那一种难得的恬美和温馨,悠然自得地享受着午夜的寂寞,每当这个时候,我便想起曾经在宿舍和舍友们抬头望月数星星的日子,然而,此刻已物是人非,唯一未变的只有夜空里那零落的星斗,它和我一样吗?它在思索什么吗……在这偌大空寂的午夜里,一幕又一幕成长的经历在心灵深处回放.……
  • 永远的诗意之旅
  •   人在旅途,置身于奇丽的山水之间,心会自然而然地去感受那与之相关联的历史的深邃的,除非你对那些与之相关的历史一无所知.我想,这决不是自找情绪的故弄宣泄,这是一种心情的使然.……
  • 小鸡足山印象
  •   早就有去小鸡足山一睹它神奇风姿的想法,只是一直没有机会.去过的朋友常常对我鼓吹“很值得一去“.一句简单的蛊惑,就老是吊着我的胃口.……
  • 生灵物语(二题)
  •   野兔   对有过乡村生活经历的人来说,野兔算得上是最熟悉的野生动物了.印象中野兔要比驯养的家兔大,耳朵要长,体毛更密,多为灰色,偶见有茶褐色.一旦在野地里受惊之后奔跑起来就像一道划过的闪电,很快就踪影全无.……
  • 下关风的味道
  •   很少有人喜欢下关风,因为它总是让人皱眉头.   在极需要一展身手的夏天,它总是一副“午觉醒来愁未醒“的慵懒状态,像一个打盹的学童,多数时候一动不动,偶尔因为惯性的缘故来上一个鸡啄米式的点头,或者插科打诨式地伸伸懒腰,随便给你一小丝风,马上又回到“众人皆醒我独醉“的迷离状态.……
  • 学炒菜的乐趣
  •   在我们每个人的生活中,都有许许多多的乐趣.现在就请大家跟我来享受一下炒土豆丝的乐趣吧.……
  • 风雨南薰桥
  •   我是怀着崇敬的心情来到南薰桥的.   桥为牌楼式单拱条石为基的廊式桥,明嘉靖二十三年(公元1544年)为知州朱官所建,清光绪年间重修.桥已历经百年,至今仍巍然屹立于宾川县州城镇南门外钟良溪上.州城古南门命名为南薰门,所以桥也随之命名为南薰桥.可惜南门及所建月城在解放后被拆除了,否则古桥与古城门互相辉映,岂不喜煞文人骚客?……
  • 路遇奇事
  •   一天下晚自习,我从教室飞奔出去,到了学校门口,这才发现忘带电筒了.天黑沉沉的,星星和月亮不知躲哪去了,这真是没辙了,但是我还得回家住啊.……
  • 我好想有个自己的天地
  •   我犹如一只永远被关在笼子里的鸟.失去了自由,失去了一个属于自己的天地.……
  • 拥有
  •   一个古老的树桩蹲坐在荒寂的森林里,模糊的年轮已分不清岁月的痕迹,周围百草丛生,阻碍了向前的希望;微风吹来,轻轻拂过它皱纹满面的枯脸,宛如十七世纪油画上那公爵苍老的面庞,冷清憔悴,每每渗透出历史的辛酸,微风还算是上帝对它的一丝宽慰吧!……
  • 雨和阳光
  •   雨断断续续地下了一整天,挡住了阳光,分不清是什么时候了,是中午还是下午.雨天,往往日子更容易打发.……
  • 茶花——大理应该做大的城市名片
  •   茶花又名耐冬,古名海石榴,属常绿灌木或乔木,是中国传统名花,世界名花之一.大理茶花名扬天下,种植历史长,品种丰富,素有“云南茶花甲天下,大理茶花冠云南“的说法.近年来,大理致力于文化旅游的开发并且取得不少成果,然而,最具大众魅力的茶花却一直没有成为公众瞩目的中心.……
  • 增强图书馆服务意识,推进民族文化建设
  •   随着我国改革的深入和全球科学技术的迅猛发展,图书馆服务工作的需求越来越多样化、全面化,图书馆面临前所未有的冲击和严峻的挑战.读者是图书馆的核心,是图书馆生存和发展的根本,读者服务工作是图书馆的基本职能,是图书馆一切工作的出发点.……
  • 白族骄子学界翘楚——记白族学者张文勋
  •   张文勋先生,白族,云南大学著名教授,全国著名文艺理论家、民族文化学专家,云南省有突出贡献的专家技术人才,全国教育系统劳动模范,云南诗词学会会长,中华诗词学会常务理事.历任云大中文系系主任、云南大学学位委员会副主席、云南大学文科学术委员会主任.全国“文心雕龙“研究会原副会长,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曾用笔名“泥子“、“秋云“、“炳章“.……
  • 白族『本主』文化的变异
  •   “本主“崇拜是白族独特的民间宗教信仰.“本主“即“本境之主“,是本地区、本村寨的保护神.“本主“信仰形成的历史已十分久远,经历了自然崇拜、祖先崇拜、英雄崇拜、偶像崇拜几个阶段.其间曾受到佛教、道教、儒学的渗透和影响,在社会变革时期也曾受到政治干预和外力的冲击,但作为民间宗教信仰,“本主“崇拜已经融于白族的血液和精神之中,与“本主“有关的传统习俗、信念和行为,一直绵延不断地保持下来.……
  • 宾居大王庙历史探究
  •   宾川有个历史悠久的古镇宾居,宾居街西仁慈湖畔有座大王庙.庙里供的宾居大王姓张名敬,这在当地几乎是家喻户晓.张敬是什么样的一尊神?有的说他协助观音降罗刹,开辟大理有功劳,观音封他为宾居大王.实际上,张敬是白族先民的宾居部落首领,南诏以后成为当地白族居民的本主.明代以后宾居坝区已经汉化,但村民仍按习惯崇祀张敬.宾居大王庙历经沧桑,现已经面目全非,但它有深厚的历史底蕴,是白族先民留下的一处古迹,它的历史值得研究.……
  • 寻访南诏“蒙诏汤池“
  •   云南巍山是南诏的发祥地,历史悠久,文化厚重,民风浓郁,是国务院公布的中国历史文化名城之一.巍山彝族回族自治县风景名胜荟萃,<蒙化志稿>将巍山的自然风光概括为“蒙化十六景“,其中“蒙诏汤池“一景有着丰富的南诏人文历史文化内涵和迷人的景致,值得探究寻访.……
  • 《大理文化》封面

    主管单位:中共大理州委宣传部

    主办单位:大理州文联

    社  长:王子荣

    主  编:王子荣

    地  址:云南省大理市下关人民南路126号

    邮政编码:671000

    电  话:0872-2125141 2122193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9-3249

    国内统一刊号:cn 53-1021/i

    邮发代号:64-32

    单  价:3.00

    定  价:18.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