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如花开放
  • 善良人在追求中纵然迷惘,却终将意识到有一条正途。———约翰·沃尔夫冈·冯·歌德《浮士德》一仍然拥有的,仿佛从眼前远遁;已经逝去的,又变得栩栩如生。就是这样,那时候,智者的语录,还未来得及相信它是具有强大内敛的箴言。故事,总是在故事之后才成为故事的。十多年前,王志文大学毕业来到榆城,进入市直某机关公务。毕业于东大历史系的王志文,此时青涩而清净。就史学地位而言,东大在国内只是居于北大之下的榜眼,稳重大成。
  • 盛开的棠梨花
  • 又到棠梨花盛开的季节了。春节过后,满山满坡的棠梨花就开了。白花花,一大片一大片,山坡上沟坎边随处都能看到一树树盛开的棠梨花。单独一朵棠梨花很小,但是棠梨花是成簇成簇聚在一起开放的,所以,当她们迎着春风绽开笑脸时,那就是山里春天最朴实又最热烈的盛景。棠梨花开了,字燕就该回家了。这是字燕给家里人说的。离家到上海打工四年了,不是字燕不想回来,她天天都在想家乡的古城,想家乡的巍宝山,想古城里干净的石板街,
  • 张端公下岗
  • 张端公浑身紧贴着被汗水沁湿了的衣服,喘着粗气,颤颤巍巍地跌坐在门槛上……说起这事还真稀奇,60多岁的张端公帮人驱邪捉鬼少说也干了40来年,今天倒真像撞了邪了,莫非真有厉鬼缠身。这刘家凹,坐落在金沙江干热河谷地带的半山腰上,全村水田没有一丘,几十亩坡地也是种一遍坡,收一土锅,生活极其艰苦。但村民十分淳朴,谁家有灾有难,大家砸锅卖铁都会伸出援手。看到刘家的媳妇这个样子,大家凑了一些钱,帮着看病,
  • 路(二题)
  • 回家的路一个人不应该没有家。没有家的人是他忘记了回家的路。没有家的人是漂泊者。他的一生,像一枚树叶,在风中打旋。我有三个家,三个家被一条公路串连着。两头各一个,中间一个。路不太长,五十来公里。两头的两个家是命中注定,是在我未出娘肚之前就已经预料到的。一个是父亲、母亲,一个是妻子、儿子。另一个家是始料不及的。每个人在走路的时候,
  • 文思小札
  • 写叶不易文友李灿南给我发来一封电子邮件,说,如今,写文章难,发表文章更难,但再难也不能停笔,写不出花,就写叶子吧!读罢,我觉得他说得有道理。像我们这种年过花甲的人,虽然年轻时节就喜欢写点小文章,但说到底是一种爱好,不过是业余作者而已,笔下生不了花。如今,退休之后,还在写作,那是自己给自己找点事做,不让脑子闲着。偶尔发点小文章,让自己乐一乐,成不了什么气候。写不出花,就写叶子。泱泱大国,
  • 云钟,灵山禅心
  • "昔日,世尊于灵山会上,大梵天王献金色婆罗花,世尊拈花示众,是时众皆默然,唯迦叶尊者破颜微笑。世尊云:‘吾有正法眼藏,涅槃妙心,实相无相,微妙法门,不立文字,教外别传。’付嘱摩诃迦叶。"———《五灯会元》佛教传入中国两千年以来,成为一种信仰,与众生结下了不解之缘,人们代代相传着关于"佛"的故事。在中国彩云之南这片神奇美丽的土地上,正是一个个古老神秘的佛教故事,使其境内的鸡足山成为享誉东南亚与五台、九华、普陀、
  • 那些渐渐飘散的乡音
  • 转眼离开乡村几十年了。面对乡村日新月异的不断变迁,在感慨与惊叹之余,却有着丝丝缕缕的失落感,为永远失去一些东西而有些怅然若失。在大理乡下,我感受最深的是莫过于那些曾经熟悉而已远去的小贩叫卖声——"买吃螺蛳……"这个声音翻译成汉语后似乎就没有多少味道了,还是用白族话喊出来韵味十足:"买—饮(吃)—磬(音,白族话螺蛳的称呼)—迎(来)……"直译成汉语就是:"买—吃—螺蛳—来……"在我童年的时光,往往是在午后,
  • 学校里的菜地
  • 我曾写信告诉过一位学友,说来到学校后,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从老校长手里领到一把锄头和半分菜地。那是十年前我刚走上工作岗位时,常是一人宿校的我在空寂无聊的长夜里,就用这样美丽的谎言,一次次修饰并打发着学校里的寂寞。当然,尽管此后我还先后到过三个学校,却都从未有过亲自种菜的经历,直到如今我常常光顾妻子所在的学校并且很快融入这个大家庭里,成为其中的一员,
  • 难忘云南师傅的大理茶
  • 喜欢喝茶,那是我在蒸汽火车头上养成的习惯。由于要挥舞双臂往炉膛里添煤,熊熊烈火烘烤胸膛,汗水湿透了衣衫,喝下的茶水都是大口大口的,可以说多出于生理需要,解渴而已。后来进了机关,喝茶的习性也一直伴随,丝毫未改。坐办公室的时间长了,方才觉得,喝茶其实也是一种极致的享受,那份平和的滋味,散发着繁华浮躁中的优美和淡泊。
  • 石门关的奇迹
  • 也许岁月也会腐烂 只有风景 依然存在 我站在石门关的石门前 了然已是一株石门关的核桃树
  • “魅力大理”散文、诗歌长期征稿启事
  • "大理好风光,世界共分享"。大理的魅力是无穷的,更是跨越时间和空间的。为了充分展示大理的独特魅力,本刊"散文空间"和"诗歌广场"栏目面向省内外作家、诗人和广大文学爱好者,长期征集"讴歌大理,发现大理"的优秀原创散文和诗歌,以文学艺术的特有表现形式和表达功能,向世界展现大理的自然风光、文化历史、民风民俗以及和谐美满的各民族生活。
  • 唱给远方的歌(组诗)
  • 淡淡的想念 从来就没有人能说清楚 风是从哪个方向飞来 就是被放逐了的爱情 也只能在静静地等待
  • 白云妹妹,你好吗——写给故乡的云
  • 白云妹妹 你好吗 故乡的风 是否还那么执着 对你穷追不舍
  • 离别与感伤(外三首)
  • 记得,那天,灯火非常阑珊 回眸眼神飘向沉静夜色 镌刻着温暖的火花 把天空从我身边 划出一道银河 继续熟悉的对望
  • 油菜花·村庄
  • 盛开村庄里的梦 新鲜的太阳 黄色的花潮
  • 地球上的天堂 大理
  • 最近,北京的一位朋友问我:你将在哪里度过本世纪的最后一天?"大理"我答道。"为什么?""因为对我来说,大理简直就是地球上的天堂,甚至比我梦想的天堂还好。"在我担任中国———苏格兰友好协会会长的几年中,我几乎走遍了整个中国,许多地方我到过一次或两次,但不论是工作旅行还是度假,我都一次次选择云南,特别是大理。有那么多东西一次一次地吸引着我回到大理。欧洲风雪肆虐的一月,那里却有着蓝蓝的天空,有暖暖阳光照射下的下午,
  • 彩云九章
  • 彩云坊 清凉的街,古朴的道,街东头是一座牌坊。在大理的祥云古城,牌坊已然成为一种特产,一种资源,一种风景,一种文化,一种形象。在《现代汉语词典》里,牌坊的解释是"形状像牌楼的建筑物,旧时多用来表彰忠孝节义的人物"。在封建社会里,修建"功德牌坊",借以号召人们以此为榜样报效朝廷。历史上的祥云县城,
  • 梦幻洱海
  • 洱海有多大?洱海的月有多梦幻?行走在洱海边,真能看到令有情人心醉的月吗?见到洱海之前,洱海对我的招引,主要是停留在那个美丽的传说故事里:月宫里的公主思慕人间,来到洱海边,与渔民阿黑成婚。为了帮助渔民多打鱼,她把自己的宝镜放在海中,把鱼群照得清清楚楚。渔民打鱼多了,过上了丰衣足食的日子。公主的宝镜在海中变成了金月亮,世世代代放射着光芒……
  • 小巷夜晚
  • 夜幕降临,漫步在大理古城,循着远处传来悠扬的歌声和吉它声,不知不觉走进了一条小巷。小巷里的树、房子、店铺、民族饰品等都别样精致,让人难以拒绝。一排香柏树安静地守护在小巷一侧,大理特有的扎染布被主人整齐地悬挂在树下,形态各异的工艺品在小巷的另一侧默默地等待着新主人挑选。一幢小楼躲在两棵香柏树中间,两层的房子外观上却装饰成了三层,不仔细看,定会将公厕误当客栈,走进大厅,装饰古朴典雅,大厅右侧放置了一排精致的木椅,
  • 漾濞飞凤山散记
  • 当登上县城东北面的皇庄(又名卧龙岗),回首西望,但见不远处一山如凤,轻舒羽翼,引吭高歌,大有欲腾空而起,直冲九霄之势。这就是坐落于漾濞江右岸,与古城隔江相望的飞凤山。关于飞凤山命名的来历,据清朝康熙年间罗纶、李文渊纂修的《永昌府志卷六》载:"飞凤山,一名鹫岭山……两翅飞舞如凤,故名。"鹫,又名雕,是一种山林猛禽。从形状上看,凤与鹫的区别,
  • 安静恬美的大理双廊您一生梦想的天堂
  • 我和许多人一样,一直认为海南的三亚、杭州的西湖、云南的丽江、广西的阳朔是世上最优美的地方,也是人们最渴望的休闲之地,但就是因为一位摄影家的一组照片,让我们再次走进大理,再次深度感受苍山洱海,仅仅四天停留之后,一种流连忘返的想法油然而生。保存完好的千年渔村,优美的自然风光,安静恬美的生活方式,纯朴的民风,厚重的文化传承,独特的宗教信仰,
  • 金领进村
  • 一样是"逃离北上广",他们没有移民海外,也没有到二三线城市去,而是选择来到一个中国村庄,过着半隐居且自己真正能够"主宰"的生活,只为精神上更富足或与孩子相处时间更多。一年前,当看到阳光穿透云层,如同聚光灯一般打在海面上时,丁磊的内心掀起从未有过的波澜:就是这里了。找地、签合同,一个星期内,丁磊完成了36年人生中最富戏剧性的一个角色转换:从上海的一位高级白领变身为洱海边的一位新居民。
  • 安得随行 然淡于心
  • 接到电话,朋友老那在大理等我,陪我采访陈勋先生。我迅速从下关出发,前往大理这座灵山秀水之中的古城。我所乘坐的4路公共汽车平稳地行驶在迷人的田园风光里,阳光穿过苍山上灰色的云团,暖暖地洒向风光旖旎的大理坝子。一阳指,六脉神剑,雄踞西南的点苍山,风情万种的段王爷……金庸给了世界一个个精彩的武侠美梦,而大理就宛如盛开在这梦境之中的山茶花一般。
  • 漾濞龙潭哭丧调
  • 漾濞彝族自治县南部,清水朗山余脉白竹山西北麓的龙潭乡,东临瓦厂乡,隔着漾濞江与巍山相望,南与鸡街乡山水相依,西与永平县龙街镇接壤,北靠太平、顺濞二乡,为三县五乡交界之地,辖国土面积146平方公里。乡政府驻地龙潭村,乡因村得名。全乡有白竹、密古、清河、水竹坪、龙潭、富厂、己路河7个行政村,51个村民小组,59个自然村落。乡内分散居住着彝、汉、白、苗、傈僳、傣、普米、回等8个民族,全乡总人口近7千人,少数民族人口占全乡总人口的76%。龙潭在宋、元时期分属永昌府、蒙化直隶厅,明清至民国,区划小有变化,1949年前属漾濞县南区,后为白竹区,几经变迁为今日之龙潭乡。
  • 大理的民居花园
  • 如果说街区是组成大理古城的"骨骼和动脉",那么,民居院落就是大理古城的"肌肉"。大理自古就是"文献名邦",大理人知书达理,尊师重教,为人讲求"德",重"修身、齐家",而不奢谈"治国、平天下"。古城里的居民很懂得生活,古城民居的社会形态与居住形态相联系,具体表现为民居的历史、文化、信仰、习俗和观念等社会因素所形成的特征与民居的平面布局、结构方式和内外空间、建筑形象所形成的特征相契合。
  • 云龙的烧瓦工艺
  • 云龙陶瓦的大量使用是从明代初开始的。瓦是陶土烧成,先制成筒形的陶坯,然后剖开筒,入窑烧造。四剖为板瓦,对剖为筒瓦,古人称剖瓦为削,削开后谓之"瓦解"。"上无片瓦,下无寸地"是古时对贫穷人的描写,也充分说明瓦片与土地在人们生活、生存当中一样重要。瓦是房屋建筑中最重要的材料之一。有的人一辈子也建不了一幢房子,人们认为建好一幢房子是一家人的生存之基。
  • 苍洱奇葩 教师摇篮——百年名校大理师范追忆
  • 大理师范学校是苍洱艳丽夺目的奇葩,滇西历史悠久的教师摇篮,也是云南省唯一的一所百年中等师范学校。经苍山雨露的滋润、文化名邦的熏陶,大理师范已成为享誉省内外的百年师范名校。从1905年大理女子师范学堂起算到2005年,大理师范学校伴随着时代的风雨,走过二十世纪,走完百年里程,写下了一部恢弘灿烂的历史。
  • 《大理文化》约稿函
  • 亲爱的作者和读者,转眼间,又是桃红柳绿时,龙年的春天已张开臂膀向我们跑来。面对着一碧万顷的洱海,翠色欲流的苍山,我们也开始了新一轮的耕耘,愿新的一年,《大理文化》有更新的面貌呈现,作品质量不断提高,可读性增强、思想性、知识性、趣味性、资料性、包容性俱佳,文化大理,诗意栖居,愿广大读者沐朝阳、披夕晖、或在灯下,捧一卷《大理文化》,如品香茗,如坐春风,这便是我们的愿望。同时,我们也热忱期望广大新老作者的赐稿,现将栏目设置及稿件要求如下。
  • 用我的真爱牵你的手——大理州文联干部职工心系挂钩扶贫户侧记
  • 2012年3月29日一大早,大理州文联15名干部职工即赶到祥云县刘厂镇江尾村委会,了解村情民情,慰问困难群众。
  • 《大理文化》封面

    主管单位:中共大理州委宣传部

    主办单位:大理州文联

    社  长:王子荣

    主  编:王子荣

    地  址:云南省大理市下关人民南路126号

    邮政编码:671000

    电  话:0872-2125141 2122193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9-3249

    国内统一刊号:cn 53-1021/i

    邮发代号:64-32

    单  价:3.00

    定  价:18.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