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千重翡翠山一片琼瑶水——封面图片赏析
  • 当本期杂志带着油墨的芳香走进千家万户的时候,中国年的味道气氛也弥漫在苍山洱海间的每一座城镇和村庄。在这万象更新的喜庆日子,《大理文化》杂志社全体同仁祝新老读者朋友和全州各族人民新春大吉,阖家幸福,万事顺意!有你们同行,我们对美好的未来充满信心,充满希望。这,有苍山洱海可以作证。有本期封面的摄影作品可以作证。
  • 守望者
  • 陈忠实:白鹿原上风 五月的白鹿原,漫山遍野的红樱桃熟了。陈忠实蹲在白鹿原上。身前身后是熙熙攘攘的人流:大筐小篮叫卖樱桃的庄户人:大车小车停得横七竖八采购樱桃的商贩:扶老携幼来乡村观光的城里客,夹杂其中的是一堆堆的泡馍摊,上面搭着花花绿绿的塑料布。陈忠实蹲在黄土的坡沿上,我稍一转身就找不着他了。我之此来,怀了朝圣的心情。
  • 船在水上漂
  • 1 洱海昨夜落了一夜雨,苍山洱海像被洗过一样清新光鲜,景色迷人。早晨,海水幽蓝幽蓝,岸边的柳树中散发出一层层淡绿,远远望去,像罩着一圈翡翠般的光晕。远处的苍山,被昨夜的雨水一浇,峻拔挺立,十九座山峰一字儿排开,静静地注视着泛波的洱海。望夫云是昨天下午才升上天空的,当时苍山顶上漫天的云影笼罩着大半个洱海,天上泼下倾盆大雨,洱海的波浪一浪高过一浪,一直冲向弯弯曲曲的岸边。即使是云散波息的今晨,也还见得到昨夜的暴雨和波涛肆虐后留下来的痕迹。洱海东岸渔村的那条宽宽的环海路边,阿庚甩着膀子走着。他刚刚从属于他管辖的那个渔政所里走出来。向着停泊在洱海边的那排渔船走去。
  • 红玫瑰
  • 一 小丽醒来,枕边空荡荡的,泪水浸湿了枕头。天还没亮,她揭起窗帘,看了看天,星光依然璀璨。再看看街道和房屋,一切都在静静地沉睡。夜是如此孤独和漫长,她只能等待天亮。又是一个美丽的清晨,太阳依然鲜红。人行道两边的柳树郁郁葱葱,清风轻摇着它那慵懒的枝条,行人匆匆。这一切都与她无关,她只不过行尸走肉而已。她还需要这个身体,因为她还有一个儿子,一个稚嫩的生命。上班的路是那么漫长,修长的双腿显得那么无力。突然一个熟悉的声音呼喊着她,声音越来越来清晰。她放慢了脚步,久违的惊喜盈满心问,继而又是悲痛和绝望缠绕着她。她加快了脚步……
  • 天使
  • 见到她,是在市孤儿院的活动室。一群孤儿将她围在中间,拍着手欢快地唱:“祝你生日快乐……”精致的五官,微鬈的长发,不泯的童心。她像一只快乐的天鹅,在孩子们中间翩跹起舞。跳的是标准的芭蕾。歌曲停止,她的舞蹈也停下来。一个小女孩说:“周阿姨,要是你天天来我们这里过生日该有多好啊,那样我们可以天天祝你生日快乐。”她笑着对小女孩说:“天天过生日,阿姨不是很快变成老太婆了吗?”“哦,我不让阿姨变老太婆。可是,不天天过生日,我们就不能天天见到阿姨了。”“阿姨会经常来看你们啊。”
  • 陌生时光
  • 一 那些时光。越发陌生起来。这种感觉,很像我翻看少时那屈指可数的几张黑白照。那个小小的人儿,果真就是曾经的我么?这曾经二字,让我蓦地一惊,那时光果真是离我越来越远了。我曾经从那里出发,盼望着早早长大,翘首盼望未来,对未来寄予了无限的期冀,以为时光是可以用来挥霍的。从来不曾想到那最美的年月,像从我身上蜕开的一些什么,再也回不到我身上。现在,当我接近生命中一道新的门槛时,我终于觉得时间过得是如此神速,三十年时光,
  • 鲁院,贵阳笔记
  • 园林路71号鲁迅文学院第二届西南六省区市青年作家培训班办在贵阳.地点是贵阳市委党校,园林路71号。时间是2012年的9月份。我后来想,9月这个时间,以及园林路71号贵阳市委党校这个地点,这两个因素,似乎从一开始就为为期半个月的鲁西南二班注定了某种特殊的气息。这种气息,贯穿了我们在贵阳、在培训班的全部白天以及夜晚。学校离机场不远。到达那天,从机场到学校,是和带队的云南省作协杨红昆副主席一块坐的贵州省作协的车,一辆黑色的小轿车。车子进了校园,从车窗看到许多树,大多是大树。树下一条黑色洁净的柏油路,引着车子一路往下。车轮的声音很小,我感觉,这车子行驶的样子,犹如某一段安静优雅的电视广告的画面。
  • 远处的喜洲
  • 谁在不远处等了我很多年。我的前世又错过了谁?——题记在大理,阳光笼罩着的乡村,让道路两边的庄稼地里的叶片闪烁着光芒。车窗滑过连绵不断的绿色,我看见一片古老的村落,渐渐地贴近了我在车窗里的心跳。在此之前,我已经疲倦了很久,逐渐浅下去的心力,使我的心里产生一种渴望,想寻找一个地方,让我忘记积压了很久的沉重,把心放在一个地方,静静地敞开,与一种清泉一样的东西,彼此融化在一起。
  • 一张犁,两张犁
  • 春暖的日子里,想到了犁。那些古旧的村庄,在那些古旧的日子里,家家户户是都有犁的,一张,两张,甚至更多。不知为什么,乡下人总是用“张”作单位,来计算犁的多少,那个拉长了弓的“张”字,让人想到了膨胀的力量,似乎这样的称谓,注定了犁的生命的内涵。
  • 遥远的磨坊箐
  • 一 童年的记忆中,爷爷说的磨坊箐是故乡最远的一处山名,爷爷说他的父亲也说不清它原先叫什么名,是早前从宁蒗、凉山一带迁来的彝族同胞选在那幽僻处建了个水磨坊而得名的。那里长满茂盛的原始森林,长年烟雾迷漾,涧水叮咚,树木荣茂。林间常有野猪、熊等凶猛野兽出没,危险四伏,充满野性而诱惑。小时常听大人说只有胆子大的彝族男子才敢深夜陪自家女人去水磨坊里磨苦荞、燕麦,给女人站岗放哨,谨防野兽攻击,通常人是轻易不敢去的。
  • 李小洛的诗
  • 我们写信吧(一)没有人知道你何时转身山是假山.船是假船就连那些逼真的八卦阵也是假的千百年的尘烟里唯有我写给你的那封信至今还搁置在高高的琴台上或许我错了你身后的三十六步台阶最高的那一步如今也已长满了大大小小的枝条高高矮矮的灌木和乔木一曲既终一曲即终我苦苦守望着三国里一段最好的姻缘却不过是一道爱情的魔咒在我们的身后有人说。琴瑟有人说,浮云
  • 生活原本就是这样
  • 生活原本就是这样 黑夜过去了就是黎明即便没有太阳。天也会亮风雨过后有时还是风雨就像陷阱开始打烊火坑就忙着开张从一条河流到另一条河流从一片海洋到另一片海洋整体与局部的交响,是一种释放伤口的花朵一旦绽开依然会剧烈疼痛生活,原本就是这样
  • 等待一趟回家的船
  • 春天里的事 1 该来的鸟儿陆续落下在沟壑枯叶间谈一场恋爱啁啾调情的声调羞红了一处桃花午后你打算盛开麦子挺直腰杆准备鼓掌飘过江南的风吻你暖暖的脸颊一株越冬的兰草枯黄着脸在角落里叹息
  • 秋天的湖
  • 1 一池平静的湖水.一池进入了深秋泛着湛蓝色的湖水。一块跳跃了三次的石子.一块在水面上微微溅起水花令几个孩子欢呼雀跃的石子。 2 好多垂钓的人把时光都交给了这里,或者听风,或者还可以回忆些什么。在遥远的天幕下,悠闲的时光一晃而过.我们却成了湖边的风景!
  • 奶奶与父亲
  • 奶奶 一 以血肉之躯.死守着温暖着.乌黑矮小的茅草房小村观音河里那使了一辈子的双手既厚又大。坚韧粗壮握锄耕种,挥镰收割拉孩子.洗衣做饭喂猪洗碗。不会累似的眼睛一睁,忙到黄昏晚睡早起.养成习惯
  • 时光之书
  • 让我们简单地爱 不能再靠近了我们中间长满荆棘只要稍越雷池,我们就会被刺戳得鲜血淋漓体无完肤。爱情这个词被我们一再地提及或完美,或残缺,或热烈或平淡,或幸福,或悲惨那都是别人的爱情就让我们简单地爱吧正如此时,以对望的姿态用带有温度的话语慰藉着彼此的慰藉关心着彼此的关心温存着彼此的温存不暧昧,不缠绵,不相拥让夜雨中涌起的波涛停留在无雨的清晨清澈,宁静,澄明
  • 玉兰花正在开放
  • 来不及扯一片春的阳光为你做一件嫁衣那慌乱的心情在独自等待的春天里悄悄地开成了一朵朵艳丽 温暖是正在孕育的花叶有母亲般的爱抚在冬日的寒风中焦急你的雅致你的自然你的平静你的坚忍你的美的精神……
  • 千年古驿柏木铺
  • 我走过漾濞江上的千年古桥,沿江边栈道顺流而下,踽踽独行。约一里,来到江岸缓坡处,这段栈道青石板镶就,石板被马蹄铁打磨得光光滑滑,有些石块蹄迹斑斑,是磨不掉的岁月印记。再往前,来到一脉溪流边,耳边隐隐响起轻快的马铃声,时光似乎回到了遥远的丝绸之路年代。
  • 再行夜路寻候鸟
  • 一只黄鹂捧在手中,犹如捧住了千年时光。瞬间,我看见它在唐诗里啭鸣飞翔的身影。这是第一只撞网的鸟。时间是二0一一年阴历八月三十日晚八点三十分。我用左手捏住它的时候,它拼命挣扎着。我怕捏痛了它,又不能不捏紧它。因为,我的右手,正在疏解着绊住它身体的网丝。这只鸟被我展现在帐篷的灯光下,引发了一片惊奇的欢呼声,为着它的美丽。
  • 探访七龙女池
  • 二十年的心愿 二十年前,横系在苍山腰上的玉带路竣工以后,就一直有个心愿:抽空去玉带路走一走。按常理,作为大理人,这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愿望了,可是多年以来,它就一直是个未能实现的愿望。多年前的一个春天,我带珍到下关检查身体,在州级一站所当领导的朋友华做好了准备工作,邀请我们游览玉带路,时逢春雪过后,雪景正是当时。遗憾的是,我因工作之故要赶回县城,错过了在县城工作时探访玉带路的一个好时机。
  • 永平人过年
  • 一年一度,从不失约的“年”,再一次如期莅临澜沧江边的永平小城。这永平人的“年”,似乎来得总有些仓促,有些潦草,小县城的人大多还没有从阳历新年的闲适与散淡中缓过神来,旧历的“年”,便静悄悄地登堂入室了。永平人的年,不像外地人的年那般热火,那般豪兴。外地人过年,又是赶庙会,又是唱大戏,又是舞龙狮,又是办展览,上有政府拨款支持,商家赞助,下有大大小小的部门帮着张罗。
  • 古城人的别样春节
  • 飞雪迎春到,风雨送春归。每年新春将至时节,位于祖国西南边陲的大理已是鸢飞草长,仡红柳绿,一派春天的景象了。而苍山脚下、洱海之滨的大理古城更是沉浸在了喜迎新春佳节的浓浓节日气氛之中,尤其是肖一对对红红艳艳、热热烈烈的春联在城内大街小巷沸沸扬扬地飞舞起来时,古朴典雅的古城就显得更加艳丽多姿、春意盎然了。
  • 过年的那些记忆
  • 冬天到了,特别是过了冬至以后,过年的气氛渐渐浓了,少年时过年的那些记忆,在不知不觉中苏醒过来,遥远而清晰,古朴而美好。在儿时的记忆中,不论是五谷丰登的年头,还是流年不顺的日子,不论是家境宽裕的人家,还是清贫拮据的家庭,不论是存热闹的城里,还是在高远的山乡,过年总是一年之中最隆重的节日。过年的时候,远行的游子会辗转数千里,如期归来;远嫁的闺女会在新春的头几天,按时回娘家省亲;
  • 年是一只小小的兽,长着尖利而细碎的牙,天底下第一挑嘴者,除了华年,什么都不肯吃。就算华年,也吃得有一口没一口,懒洋洋的,撕啃得很轻很慢很温柔,温柔得长时间地让你忽略那撕啃的存在。只是当你意识到,就会吃惊并慨叹它撕啃的速度,因为那生命华年的饼,已让它撕啃得只剩一个小小的月牙。
  • 耍马迎新
  • 在家乡炼铁山区白族聚居村落里的白族人家,每逢春节来临不仅要唱乡戏,耍白鹤,还要举行“耍马”活动来欢度一年一度的新春佳节。“耍马”,白族话称“打买子歌”,即“踏跳马的舞蹈”之意。就是扮演者身挂用凤尾竹条和绵麻纸张制作的“马”,在场院里模仿马的各种动作并配以唱词和音乐的一种民间文化娱乐活动。至于起源于何时,或从哪儿传来?因其产生于穷乡僻壤,没有文字记载,因产生的年代久远,没有口耳相传,导致今天后人无法考古探源了。
  • 大理国一代仁君段和誉
  • 因为《天龙八部》,我们知道了一位王爷,折扇轻摇,风流倜傥,怜香惜玉,幽默风趣。总之,他有潘安的帅气,吕布的功夫,宝二爷的性情。这样的帅小伙子,打马江南,击剑塞上,无论走到哪儿。毫无疑问,都是红楼美女,江湖MM们梦中的白马王子,是她们寤寐思服的恋人。果然,最后,他以六脉神剑,挫败群雄,扬威江湖,打马中原,携得美人归。人生到此,江山美人,武功文采,四美兼得,夫复何求?
  • 人情练达即文章——读王毅小说集《南瓦河水静静流》
  • 记不得是谁说过了,生活远比小说更像小说。不错,当今的小说确实离生活太远。或者对于现在光怪陆离、气象万千的社会现实知之甚少。作家躲在自己有限的小圈子里,自鸣得意地构建着小说的象牙塔时,生活已经远离。另一种极端则是过分地追求小说的“故事化”,仅仅把小说当成一个故事来讲,全不顾小说的艺术性,且又老生常谈,讲不出什么新意来。这样,
  • 敞开风景把美丽献绐世界——大理省级旅游度假区
  • 大理省级旅游度假区,是1993年经云南省政府批准设立的六个省级旅游度假区之一。它地处国家级重点风景名胜和自然保护区苍山洱海中心地带,以全国首批历史文化名城大理为中心,辖大理古城、喜洲古镇、双廊古渔村。是一个集自然风光、历史文化和民俗风情于一体的旅游观光胜地。在这里,打开每一扇窗户,山和海都直奔眼底;步入每一条街巷都仿佛去体验一次古老的文明;更有着许许多多不用钱买但让人享受不尽的东西:透明的空气、连片的绿荫、潺潺的流水和浓浓的乡风民俗。
  • 千重翡翠山一片琼瑶水——封面图片赏析(剑雨)
    [开篇佳作]
    守望者(陈世旭)
    [小说平台]
    船在水上漂(苏金鸿)
    红玫瑰(迟娟)
    天使(王念平)
    [散文空间]
    陌生时光(向迅)
    鲁院,贵阳笔记(左中美)
    远处的喜洲(陈洪金)
    一张犁,两张犁(路来森)
    遥远的磨坊箐(赵德鹏)
    [诗歌广场]
    李小洛的诗(李小洛)
    生活原本就是这样(陆晓旭)
    等待一趟回家的船(药儿)
    秋天的湖(麦田)
    奶奶与父亲(叶华荫)
    时光之书(楚小寒)
    玉兰花正在开放(邱澎)
    [大理旅游]
    千年古驿柏木铺(蒙正和)
    再行夜路寻候鸟(刘绍良)
    探访七龙女池(艾德勋)
    [大理记忆]
    永平人过年(李智红)
    古城人的别样春节(何显耀)
    过年的那些记忆(杨建宇)
    (又凡)
    耍马迎新(杨世明)
    [大理讲坛]
    大理国一代仁君段和誉(余显斌)
    [大理书斋]
    人情练达即文章——读王毅小说集《南瓦河水静静流》(杨义农)

    敞开风景把美丽献绐世界——大理省级旅游度假区
    《大理文化》封面

    主管单位:中共大理州委宣传部

    主办单位:大理州文联

    社  长:王子荣

    主  编:王子荣

    地  址:云南省大理市下关人民南路126号

    邮政编码:671000

    电  话:0872-2125141 2122193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9-3249

    国内统一刊号:cn 53-1021/i

    邮发代号:64-32

    单  价:3.00

    定  价:18.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