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后现代主义与历史学:后现代主义、现代性和史学
  • 无论人们如何评价,后现代主义思潮对史学的影响已是一个不争的事实。这种影响之一,是它深化了人们对史学本身的认识,引发了各种各样的思考和联想。不同于以往的史学理论和历史哲学,后现代主义没有提供有关历史发展的一般概念和模式,但它客观上却为史学发展开拓了新的空间。对此,我们应持一种开放和严谨的科学态度,借鉴其某些内容为我所用,并洞悉其某些消极内容以及可能产生的负面作用。
  • 叙事研究引出的新问题
  • 后现代主义一词,究竟如何界定,学术界尚无一致的意见。不过,在不同的解释和定义中,还是可以提取出后现代主义的基本特征,即对现行的一切抱着一种全面、彻底的怀疑和批判的态度。后现代主义对历史学的批判,可以称得上是全面的“颠覆”。现行的各种历史学的概念、术语,如进步、发展、理性,各种历史的价值评判,如工业革命的意义、文明的价值等,按照后现代主义的眼光来看,都需要全盘推翻,重新来过。不过,实践的历史学家对此并不介意,他们仍然按照自己熟悉的方式在从事历史研究。
  • 后现代主义与史学
  • 我主要想从当代史学理论的某些基本趋向的角度,来谈这个问题。历史学的学科自律性的问题,一直是史学理论最为密切关注的焦点之一。19世纪后期的新康德主义历史哲学,为与实证主义思潮将历史学纳入严格科学的谱系的企图相抗衡,将历史学(或广义上的文化科学或精神科学)与自然科学对立起来。其间的主要分野在于,前者研究的是个别物,目的是达到对于个别物的理解。
  • 后现代主义的启示与历史反思
  • 后现代主义是从全面批评和否定的角度展开它的观念的,也是在普遍的批评中不断成长起来的。以我们久以习惯的、普遍认同的思维方式来考察,后现代主义似乎不可理喻,所以用来指称和界定后现代主义观念的词汇都一定程度上带有贬义和嘲讽的色彩:无核心、无系统、无真理、反理性、反基础、反本质、反规律、碎片、主观、游戏、虚无、消解、摧毁、否定、唯心主义、解构一切、异质分裂。
  • 后现代主义与历史真实
  • 有关历史性质的探讨,自19世纪兰克学派兴起后,似乎已经不再成为一个问题:尽管对历史的科学理解在20世纪初受到了新兴历史学派的挑战,但对历史真实性的追求,二者还是一致的。然而,在人类跨人新千年之际,后现代主义向严谨的历史学提出了全新的挑战,致使历史的真实性本身成了问题。历史的真实性何以存在?
  • 启事三则
  • 论俄罗斯社会转型的特殊性
  • 18世纪以来俄罗斯社会转型的特殊性与俄罗斯国家结构的特殊性密切相关。俄罗斯的国家定位始终处在两种结构性矛盾复合联动所导致的困境中。内部性矛盾(国家与社会)和外部性矛盾(国家与世界)的特殊结构是俄罗斯历史形成的政治文明形态及其所处的地缘政治形态的产物。
  • 霍布斯鲍姆史学思想的现实关怀和意识形态立场分析
  • 本文以霍布斯鲍姆史学思想与社会价值基础为视角,从其史学思想的现实关怀问题切入,透过历史认识主体之意识形态立场与史学之社会政治功能关系问题的思考,揭示出霍布斯鲍姆是一位具有强烈责任感和凝重使命感的人文科学家。
  • 中世纪盛期西方理性主义的盛行及其意义
  • 在信仰至上的西方中世纪时代,理性主义不仅一直存在,而且从弱到强,并最终导致普遍理性在中世纪盛期的确立与盛行。同时,一股追求个体的自主的理性的潜流也逐渐萌生。而13—14世纪的拉丁阿维罗伊主义、新奥古斯丁主义以及经验科学精神作为一股日益强大的思想潮流不仅导致理性与信仰的分离,为某种程度的思想自由和个体的自主的理性发展打开了一条通道,而且还使重视观察、实验和数学的近代科学精神得以孕育,从而为文艺复兴和宗教改革提供了思想来源。
  • 历史和历史哲学
  • 历史哲学是对人类理智事业中一个独特领域(人类历史而不是自然史)的哲学研究。由于历史具有“历史”和“历史学”两种含义,故而有思辨的与分析的两类历史哲学。20世纪,思辨的或实质的形而上学的历史哲学式微,批判的或分析的历史哲学蔚为大观。与这种二元划分不同,历史哲学还分为“可臻完善论”(perfectib1ism)和“千禧年论”(millenarianism)的历史哲学。二者都相信进步的观念,都属于思辨的历史哲学。本文探讨了杜尔阁、孔多塞的历史哲学。
  • 解释学的发展与精神分析学说的演变
  • 解释学是精神分析学的哲学理论基础,解释学的发展对精神分析学的演变有很大影响。这主要表现在精神分析学的发展历程与解释学的发展历史基本一致,都表现出对社会历史文化因素的日渐重视和主客二分与对立的逐渐消亡。受施莱尔马赫的解释学影响,弗洛伊德强调对无意识意义的客观分析;受狄尔泰的影响,精神分析社会文化学派重视社会文化因素的作用;受海德格尔和伽达默尔的影响,拉康等人重视分析双方的互动,开始注意到符号与无意识意义联系的多重性和分析的持续性、主观性。因此,把二者联系起来加以分析,有助于我们更好地理解各种精神分析理论,并预见其今后的发展趋向。
  • 美国教育史学中的“修正派”
  • 美国教育史学中的“修正派”出现于20世纪60年代。美国学术界一般认为修正派大体可以分为两类:其一是以贝林和克雷明为代表的温和修正派,他们通过扩大教育史的研究范围来修正以学校为中心的教育史研究传统;其二是以凯茨等为代表的激进修正派,他们揭露了美国公立学校的黑暗面,向以往的教育史研究提出了挑战,代表了一种新的研究范式,但其自身也面临种种问题。对美国公立学校的历史作出公正的解释,这是修正派史学家面临的最大挑战。
  • 论古代西亚和北非文明中的几种回忆模式
  • 每个文明都有自己的特点,因为她是在特定的地理环境中不断地适应和征服自然以及调整和改善其社会制度的过程中诞生和发展的。同时,每一个文明在其发展历程中创造了适合自己的回忆模式。保持并且完善回忆模式对于一个文明的延续和发展具有重要的意义。本文论述了古代若干文明的几种回忆模式,并且强调了这些回忆模式对各自文明发展过程中所起的重要作用。
  • 美国史学对19、20世纪之交美国海外扩张的思考与认识
  • 对19、20世纪之交美国海外扩张的研究是整个美国外交史学的极为重要的部分,在一定意义上,这一研究折射出美国外交史学陷入困境的症结与原因,同时也映现着美国外交史学发展的出路和方向。美国外交史学在以下两个问题上无法解释美国海外扩张的合理性:其一,海外扩张是否违背了局限于大陆拓进的孤立主义外交传统;其二,海外帝国的追求是否有悖于美国人视为立国之本的民主理想。自20世纪初美国外交史学产生以来,无论是理想主义史学的“背离说”,还是现实主义史学的“国家利益说”,都不能说明海外扩张的历史逻辑性。修正派史学虽然揭示了美国扩张外交的本质,但由于其“由内到外”的研究体系的局限,最后难免落入孤立主义的陷阱。本文着重介绍了“后修正史学”的“综合研究”和“国际研究”的研究方法,指出不同民族的观念、情感的平等沟通和交流才能代表着美国外交史学的发展方向。
  • 西方学术界关于欧洲绝对主义研究述要
  • 西方学者认为,绝对主义是由封建等级君主制向现代立宪君主制转变的过渡形态。它源于封建等级君主制,又具有鲜明的特征。它体现君权压倒了封建贵族的特权,是启蒙思想与君主专权的混合物。它与东方专制主义也有着根本区别。
  • 解读当前儒学研究新动向
  • 现代新儒家(包括海外新儒家)“内圣开出新外王”和“返本开新”观点的兴起与流行,使得宋明儒学的“性理学”道统在近现代得到了理论的延续和信仰的张扬。然而,现代新儒家“原理主义”、“道德主义”、“理想主义”的鲜明特征,又使其“务虚”而非“务实”的思想在实践的检验中不得不面临无视国计民生的理论困境。正是为了克服现代新儒家在寻求经济高度发展和亟需规矩准绳的现实社会中的种种不足和弊端,当今学界出现了一股走出“现代新儒家”囿于心性之偏颇、旨在弘扬“荀学”外王路线、进而迈向务实理性的理论思潮。这股理论思潮对于现代化进程中“中国精神”的提炼或有裨益。
  • 历史与故事
  • 在以海登·怀特为代表的“叙述主义”历史哲学背景下,历史与故事间纪实与虚构的关系值得深思。在超出单一语句的叙事话语结构的层面上,史学与文学叙事分享共同的叙事模式与情节编织手段,这揭示出史学叙事内在的虚拟维度。然而,超越以实事为全部历史真实的朴素真实观,所谓虚构并不等于虚假,它也许在更高的层次上达到历史的本真实在。从根本上说,故事历史乃是人类在一逝不返的时间进程中意义建构的独特话语方式。
  • 汤普森的“道德经济学”概念评述
  • “道德经济学”是汤普森提出的一个重要概念。这一概念最初用来解释英国的粮食骚动,但不久就被广泛用于解释其他地区、时段和领域的民众抗议,成为有关社会转型研究的一个重要概念。“道德经济学”概念在理论上冲破了经济决定论的束缚,在国际学术界产生了巨大反响。
  • 从《译余偶拾》看中国和拜占廷帝国的关系
  • 杨宪益先生是中外驰名的大学者。他将西方古典名著《荷马史诗》译成中文;又将《楚辞》、《聊斋志异》、《儒林外史》、《红楼梦》以及部分《史记》与《资治通鉴》译成英文,在外国广为流传。1993年3月,香港大学因他“对开拓学问知识和人类福祉有重大贡献,在文学和历史学上的杰出成就”而授予他名誉博士学位,一同享此殊荣的还有菲律宾前总统阿基诺夫人和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在印度拯救贫民的阿尔巴尼亚籍特雷莎修女,可见其规格档次之高。
  • 伊格尔斯在《二十世纪的历史学》中对后现代史学理论的认知
  • 近一百多年以来,各个学科包括历史学都发生了巨大变化,历史学家伊格尔斯的《二十世纪的历史学——从科学的客观性到后现代的挑战》^①一书就是对史学思想变化的叙述和分析。
  • 《地理大发现研究》自评与杂说
  • 目前学术界写书评、书讯的文章不少,统统都是他评。作者自己从不评介自己的作品。有的充其量在刊物上发表一篇序或一篇有关的论文(往往是书中一节),代作自我评介。我以为,由有关的专家、学者、读者写书评当然是最为重要和必要的。常言道旁观者清。但如果作者自己也评介一番,把写书出书过程中的酸甜苦辣、经验教训、得意遗憾披露出来,把自己著作的特色、亮点、欠缺、写作背景等交待一下,也自然有其真切、朴实、感人、有趣的一面,还有其独特的学术性,对学界和读者也是有所裨益的。
  • 《史学理论研究》封面
      2009年
    • 01

    主管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

    主办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历史研究所 近代史研究所 历史研究所

    主  编:于沛

    地  址:北京王府井大街东厂胡同1号

    邮政编码:100006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4-0013

    国内统一刊号:cn 11-2934/k

    邮发代号:82-697

    单  价:10.00

    定  价:4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