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外国马克思主义史学研究——20世纪美国马克思主义史学的几个问题
  • 在我国史学界,自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以来,外国史学史和史学理论研究逐渐引起人们的重视。在外国马克思主义史学史和史学理论研究方面,虽然每年都有一些成果问世,但从总体上看却嫌薄弱。近年,随着国家社科基金和中国社会科学院重大课题相关项目的立项,以及最近几届全国史学理论研讨会都将“中外马克恩主义史学思想”列为议题之一,使我国的外国马克思主义史学史和史学理论研究明显加强。本期发表的这组文章,反映了这方面研究的一些新进展。
  • 法国新史学中的马克思主义史学——评《法国当代史:身份与变化》
  • 在我的书架上有一部法国社会出版社1982年出版的著作《法国当代史:身份与变化》。它谈不上是法国史学的伟大著作,但由于它由七位具有法国共产党背景和马克思主义色彩的史学家集体撰写,而且用马克思主义的核心概念较为系统地阐述法国近现代史,这就给我们了解法国80年代马克思主义史学思想的发展提供了一条重要线索,也使我们对法国马克思主义史学在法国“新史学”的浪潮中遭遇的困境和他们的坚持有了重要的认识。
  • 原民主德国的马克思主义史学
  • 1990年,民主德国被联邦德国“整体合并”,德国统一社会党的执政及其社会主义实践失败了。由于这一失败,民主德国的历史科学,特别是其马克思主义史学也被攻击为“德国统一社会党的统治工具”和“马克思主义教条”而加以全盘否定。这种做法是十分片面和武断的,它不仅忽略了原民主德国马克思主义史学的学术价值,而且也忽略了这一史学流派内部的观点差异。因此,有必要通过深入研究,对原民主德国马克思主义史学作出具体分析。
  • 霍布斯鲍姆与马克思主义史学理论创新
  • 霍布斯鲍姆对经典马克思主义历史理论的批判继承与创新发展,在某种程度上,是对马克思主义史学理论进行重新认识。首先,霍布斯鲍姆的马克思主义史学理论创新表现于对历史唯物主义指导思想的定位和对历史唯物主义分析模式的认知。霍布斯鲍姆认为马克思主义是一种激励着几代人的理论准则与思想体系,“作为一位历史学家,我尤其重视历史唯物主义,我相信无论是在理论上还是在实践上,它都是马克思主义的核心。”霍布斯鲍姆强调这种观念不是历史本身,而是历史指南和研究提纲,把它视为历史唯物主义史学研究过程中一种既是行动指南又具有强大解释能力的重要理论。在此理论体系的指导下,马克思主义历史学也应尽可能成为全面反映丰富多彩的社会历史和现实生活的科学。霍布斯鲍姆清醒地认识到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所具有的基本品格,
  • 意大利马克思主义史学片述
  • 马克思主义与意大利史学的际遇,有着一段曲折的历程。我们大致可以将20世纪70年代前的意大利马克思主义史学分为两个阶段,即拉布里奥拉时代和葛兰西时代。
  • 马克思主义史学在日本的传播和发展
  • 史学以独特的方式反映时代变迁的脉搏和社会发展的轨迹,马克思主义史学在日本的产生、传播和发展与当时当地的政治经济状况及复杂多变的国际政治背景密切相关。经过纵向的批判与继承和横向的比较与借鉴,日本的马克思主义史学作为史学当中一个富有生命力的分支学科,在日本近现代史学史上占据重要地位并产生了广泛而深远的影响。
  • 更正
  • SUMMARY OF ARTICLES
  • 征稿简约
  • “封建”名实析义——评冯天瑜《“封建”考论》
  • 本文对冯天瑜的《“封建”考论》提出商榷。指出“封建”概念是历史地变化着的,不应该用凝固化的老概念去“匡正”人们鲜活的历史认识。中国马克思主义史学工作者在唯物史观的指导下,从中国实际出发,论定战国秦汉以后属封建社会,并提出“封建地主制”理论。这种认识的正确性,被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所证实,是对马克思主义封建观的继承和发展。把它贬为“泛封建观”,指责它“与马克思封建社会的原论相悖”,是站不住脚的。
  • 历史的“硬性”与解释的“弹性”——兼论安克斯密特与扎戈林的争论
  • 安克斯密特的“文本权威消失”一说,引发了对文本与解释之间关系的思考,虽然文本在史学研究中的“硬性”是不容否认的,但随着史学研究活动的逐步推进、层层深化,文本的“硬性”越来越“弱化”,而史家解释的“弹性”却越来越明显。
  • 世界历史观念下的“普世史”与《史记》的史学观
  • 从现代世界史理论来看,“普世史”与《史记》的共性是都具有国别史和世界史的双重特性。不同点在于普世史的实质主义历史观,用希腊罗马的历史代替世界历史,所探讨的主要是历史的表面和横断面;而《史记》在其“通变”史观指导下,着力从历史的纵横联系中探讨中国历史发展的内在原因,并将华夏史同其他种族和国家的历史“和而不同”地联系起来,成为世界通史,较之于普世史能更深刻地了解历史发展的本质,并对现代世界历史的发展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 亚历山大史料的五种传统
  • 史料问题是亚历山大研究的主要问题,也是最复杂、最吸引人的问题。亚历山大的史学史是通过史料、残篇、记忆、推测之复杂混合而逐渐形成的。这些材料有不同的风格,总体上可分为赞成亚历山大的传统和反对亚历山大的传统。具体而言,可以把亚历山大的史料分为良好传统、通俗传统、反亚历山大传统、道德传统、东方传统等五种类型。以史家的眼光来看,这些价值各不相同的史料使人们有着更多的解释与想像空间。
  • 王船山的史学思想
  • 王船山自觉探索历史发展规律,采用史评的方法撰写历史著作并取得巨大成就。他寻找历史事件背后发生、发展、变化的原因,而不仅在于借鉴历史;他的史学既有对传统史学的继承,更有对史学的发展,在中国史学史上有着承上启下的作用。然而,由于他在历史发展动力方面仍然是天命观的神定论,所以他的史学从总体上还没有跳出中国旧传统史学的范畴。
  • 20世纪三四十年代斯宾格勒“文化形态史观”在中国的传播
  • 20世纪30-40年代,斯宾格勒的文化形态史观对中国学界仍有影响,有的学者对它进行了较全面的评介;有的学者在将其运用、发挥于自己的研究领域。对这些情况,近年来出版的文论涉及较少,本文特加补述。
  • 论唯物史观研究的微观维度及其当代意义
  • 马克思通过对德国古典哲学和政治经济学的批判完成的哲学革命,使哲学的研究对象转向了现实的人类生活。而对现实的人类生活的研究,始终是在宏观和微观两个维度上展开的。但由于马克思历史研究中研究的起点和叙述的起点不同,人们普遍关注的是唯物史观的宏观维度,相对忽视了市民社会史、日常生活史研究这一微观维度。揭示唯物史观研究的微观维度,对唯物史观研究内容的丰富和领域的扩展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
  • 2006年外国史学理论学科发展报告
  • 2006年,我国的外国史学理论研究表现出五个明显的特点:其一,马克思主义史学思想研究继续持续发展,出现不少有较大影响的成果,中国社会科学院主管的《史学理论研究》杂志新辟有“马克思主义史学思想研究”专栏,为推动我国马克思主义史学理论研究做出了积极贡献。其二,人类历史进程中的一系列重大理论问题引起了研究者的广泛重视。这表明,史学理论研究在理论与实践相结合方面有所改善,更加关注现实问题。其三,在全球化的影响下,全球史的研究方兴未艾,在理论与实践上也不断得到深化。近年不仅召开了各种类型的学术会议,而且进入高校课堂,
  • 中国近代史分期与基本线索论战述评
  • 中国近代史分期和基本线索问题是中国近代史上重要的理论问题之一。对其探索有益于对中国近代史发展流脉及历史特征的认识和解读,也有助于学科建设和教学工作的深入开展。20世纪五六十年代和八九十年代出现过两次对这一问题的研究和论辩,推动了中国近代史理论的建设。本文是对这两次探索和论辨基本情况的梳理和评述,其主旨在于捋清半个世纪以来学术界对这一问题的探索历程,并为新世纪深入研究这个理论问题提供基本的学术史背景。
  • 一致性和多样性——拉美现代化模式研究中的两种视角
  • 本文从拉美现代化模式的地区性研究和国别研究两个角度,对国内学术界前一阶段的主要成果作了简要回顾,认为所谓拉关现代化研究,首先应该是民族国家的现代化研究.应该以民族国家为研究单位,民族国家的现代化是拉美现代化研究的基础;在强调地区一致性的同时.不能忽视了国别差异性,而在国别研究中.要重视比较研究和非经济因素的研究。
  • 朱本源先生史学思想初探
  • 朱本源先生(1916——2006年)是我国著名史学理论家、陕西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教授。他于2006年12月4日因病不幸去世。朱本源先生从事史学理论研究六十余年,为我国史学的发展做出了突出的贡献。
  • 为了寻求真谛——读本源先生《历史学理论·方法论发凡》
  • 2006年1月。连日阴雨问隔,使隆冬时节的上海,更显湿冷难耐了。一天上午,也是阴雨霏霏的日子,我从校门西侧的邮局,取回了一个纸箱邮包,那里面存放着本源先生的压卷大作《历史学理论·方法论发凡》的手稿,拎在手上感觉沉甸甸的,份量很重,很重。我之所以不堪重负,主要不是体力的承重而是精神的负担,先生嘱我为他的书写序,在发怵与惊恐之后,我清醒地意识到了一份责任,在那里需要学术链条的赓续,更需要精神传统的衔接;又分明感受到了一种情怀,在那里有太多的挚爱,太多的期盼……
  • 英国马克思主义古史学家德·圣·克鲁瓦访谈追记
  • 德·圣·克鲁瓦(G.E.M.de Ste.Croix)是英国牛津大学著名的马克思主义古史学家,不列颠学院院士。1986年5月1日上午,笔者初访牛津,冒昧地给他打电话,做了自我介绍。他听到后,十分高兴,说自已出生于中国,非常希望能与一个来自中国的马克思主义古史学者交谈,遂约好下午在圣体学院相见。见面时,他特将他的大部头专著《伯罗奔尼撒战争的起源》和《古代希腊世界的阶级斗争》以及几乎全部论文的抽印本带来赠送给我。此后,我们成为忘年之交,并在1987、1991、1995年多次见面。 最后一次见到他,是在1995年11月上旬。我表示想与他进行一次正式访谈。他说,以前曾与希腊的HOROS杂志(作“界标”、“债石”解)的编辑部举行过学术座谈,经整理后刊载于该杂志1988年第6期第123—133页,可供我参考。后来,他将这个座谈纪要抽印本寄给了我,我读后又补充问了三个问题,请他答复。1998年2月26日,88岁高龄的克鲁瓦以重病之身,亲笔写下对这三个问题的比较简略的答复,分两封信寄来南开大学,令我深深感动,敬佩莫名。二年后,克鲁瓦于2000年2月5日去世。现将该座谈纪要和颇为珍贵的克鲁瓦的答复遗稿手迹追记译出,以飨读者,并求教于专家学者。座谈纪要略有删节,手稿中有我理解不够确切的地方或手迹辨认不清之处则附上原文或注出,请专家指正。
  • 简说世界当代史
  • 编完《世界史.当代卷》,有感于当代人类文明交往的特殊复杂性,有感于它对当代青年理解世界的重大意义,于是有本文之作,以飨读者。
  • “讲故事”的文化史研究——读《档案中的虚构》
  • 初看娜塔莉·泽蒙·戴维斯著作的标题——《档案中的虚构——16世纪法国司法档案中的赦罪故事及故事的叙述者》,敏感的读者或许会以为:该书讨论的是档案史料的价值和辨析问题。其实不然,该书的目的并不在于此。戴维斯书名中的“虚构”(Fiction)实际上是指“虚构的故事”或“小说”的意思,这可以从作者的“夫子自道”中得到佐证:“每当我展读这些赦免的皇家文件——法国的档案中充斥着它们的身影——我对于这些文件内容的文学品质感到惊讶,或者,我应该说,它们的‘小说’品质。我的意思是它们的作者们将犯罪的事件形成至一则故事的程度。”(第36页)这也可从该书副标题——“16世纪法国司法档案中的赦罪故事及故事的叙述者”中一窥端倪。
  • 罗马帝国社会文化史新作——评《最后的古典:阿米安和他笔下的晚期罗马帝国》
  • 从总体上看,我国对古代罗马史的研究相对世界先进水平而言,还有相当大的差距,这是无需掩饰的事实。但这种差距不应是我们深入研究罗马史的障碍,也不是裹足不前的理由。经过努力,我国学者在这一领域里仍然取得了可观的成绩,涌现了一些颇有见解的著作。叶民博士的博士论文《最后的古典:阿米安和他笔下的晚期罗马帝国》(天津人民出版社2004年版)就是最近的代表之一。这是一部颇有力度、很见功底的研究著作,本文试析该作的主要特点和成就。
  • 透视历史,贴近社会——经济一社会史专题研讨会综述
  • 2007年3月底,天津师范大学欧洲经济一社会史研究中心、三联书店和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历史研究所联合举办了“经济一社会史专题研讨会”,国内学者二十余人参加了会议,就经济一社会史学科的定位、作用、研究动态等问题展开了热烈讨论。
  • [圆桌会议]
    外国马克思主义史学研究——20世纪美国马克思主义史学的几个问题(王加丰)

    法国新史学中的马克思主义史学——评《法国当代史:身份与变化》(沈坚)
    原民主德国的马克思主义史学(孙立新)
    霍布斯鲍姆与马克思主义史学理论创新(梁民愫)
    意大利马克思主义史学片述(陈新)
    马克思主义史学在日本的传播和发展(张经纬)
    更正
    SUMMARY OF ARTICLES
    征稿简约
    [专题研究]
    “封建”名实析义——评冯天瑜《“封建”考论》(李根蟠)
    历史的“硬性”与解释的“弹性”——兼论安克斯密特与扎戈林的争论(张耕华)
    世界历史观念下的“普世史”与《史记》的史学观(王成军)
    亚历山大史料的五种传统(陈恒)
    王船山的史学思想(萧平汉)
    20世纪三四十年代斯宾格勒“文化形态史观”在中国的传播(李长林)
    [马克思主义史学思想研究]
    论唯物史观研究的微观维度及其当代意义(郭艳君)
    [综述]
    2006年外国史学理论学科发展报告
    中国近代史分期与基本线索论战述评(梁景和)
    一致性和多样性——拉美现代化模式研究中的两种视角(韩琦)
    [史学家]
    朱本源先生史学思想初探(秦华)
    为了寻求真谛——读本源先生《历史学理论·方法论发凡》(张广智)
    英国马克思主义古史学家德·圣·克鲁瓦访谈追记(王敦书)
    [理论沙龙]
    简说世界当代史(彭树智)
    [书评]
    “讲故事”的文化史研究——读《档案中的虚构》(张仲民)
    罗马帝国社会文化史新作——评《最后的古典:阿米安和他笔下的晚期罗马帝国》(冯定雄)
    [会议报道]
    透视历史,贴近社会——经济一社会史专题研讨会综述(刘景华)
    《史学理论研究》封面
      2009年
    • 01

    主管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

    主办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历史研究所 近代史研究所 历史研究所

    主  编:于沛

    地  址:北京王府井大街东厂胡同1号

    邮政编码:100006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4-0013

    国内统一刊号:cn 11-2934/k

    邮发代号:82-697

    单  价:10.00

    定  价:4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