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一部并非“臻于完美”的小说——王小波《黄金时代》异议
  • 王小波的长篇小说《黄金时代》问世后,曾获台湾联合报文学大奖,许多论者大唱赞歌,称其“写得最好”,“臻于完美”,最有希望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等等。其实,它是一部瑕瑜兼有之作,既有值得肯定之处,亦有可非议的方面,甚至可以说有某种不良倾向。
  • 聆听生命真谛的诉说——《假如你想做一株腊梅》赏析
  • 本文是一篇托物言志、诗情浓郁的散文佳作。作者托梅寄志,借书桌上几株怒放的腊梅,不仅真切地抒发了对不畏严寒、幽幽报春的腊梅的敬意与感慨.形象地道出了”梅花香自苦寒来”的深刻哲理.而且表现了自己美好的思想品格和高尚的精神境界。
  • 虚实结合 诗意盎然——《黎明的眼睛》赏析
  • 本文以窗子的发展过程为线索。写了窗子的过去、现在和未来。过去人类不懂得开窗,现在窗子成了现代房屋的象征、黎明的眼睛。将来还会有各种各样、具有特殊功能的窗子。在作者笔下,窗子还指心灵的窗户。除了能够感受阳光、空气或者远眺青山、绿柳、飞燕……还可以迎接一个新的世纪。文章虚实结合。赋予了窗子以丰富的生活内涵——窗子就是生活,打开窗子就是热爱生活,全文的主旨非常显豁。
  • 人道主义的光焰与暗影——《双城记》谈片
  • 19世纪中叶英国正处于维多利亚女王的在位年代,因此,此阶段的英国文学也被称为“维多利亚时代”文学。以查尔斯·狄更斯(1812——1870)为代表的社会现实小说的创作将英国文学推送至一个空前繁荣高涨的时期,从而使“维多利亚时代”文学成为英国文学史上的一个著名时期。
  • 同题异诗 各臻其妙——几首马嵬诗比较谈
  • 李商隐《马嵬》:海外徒闻更九州,他生未卜此生休。空闻虎旅呜宵柝,无复鸡人报晓筹。此日六军同驻马,当时七夕笑牵牛。如何四纪为天子,不及卢家有莫愁?
  • 绝望的排遣——阮籍《咏怀》(其一)品读
  • 阮籍(210-263),字嗣宗,陈留尉氏(今河南尉氏县)人,因曾为步兵校尉,故世称阮步兵,在“竹林七贤”中最具诗名。《咏怀》是阮籍生平诗作的总题,并非一时所作。本诗是其中的第一首,写了一种欲排遣而不能的绝望。开头两句写半夜不能入眠,于是起来弹琴。
  • 诗家显本色 丈夫吐柔情——岑参《逢入京使》浅析
  • 岑参(715-770),南阳(今河南省南阳县)人,迁居江陵(今湖北江陵)。天宝三年(744)进士。安史之乱后,曾任州长史,嘉州刺史,后罢官客死成都,后世称其岑嘉州。岑参长于七言歌行,为盛唐著名的边塞诗人。与高适齐名。并称“高岑”。岑参的边塞诗写得雄浑豪放,一些抒情小诗却写得细致委婉。《逢入京使》就是这方面的代表之作。
  • 疏朗明净 峭拔深远——黄庭坚《登快阁》诗试析
  • 黄庭坚,字鲁直,洪州分宁(今江西修水)人。这首《登快阁》诗是黄庭坚于元丰五年(1082)38岁时写的。当时他正在江西吉州太和县知县任上。快阁在太和县的治所东面,“俯临澄江之上,以江山广远,景物清华得名”(《清一统志·吉安府》)。黄庭坚常于公务之余,到这里散心。这首诗便是他登临快阁赏景抒怀之作,是黄诗佳作之一。具有疏朗、明净、峭拔、深远的艺术美感。
  • 《文言名篇难句解析辞典》三悟
  • 拙著《文言难句例解》(上、下册),经认真修订、增补后更名为《文言名篇难句解析辞典》,将由上海辞书出版社出版。50年磨一剑,第二生命之所系,既是跋山涉水,却又“其乐也融融”(《左传·隐公元年》)。在拙著即将出版之际,联系到现阶段中央提出的科学发展观,我试想说明自己从哲学观点上领悟到的是:辩证唯物观点使人观察问题全面,历史唯物观点使人观察问题准确。看问题能做到既全面又准确,就是科学的了。但毕竟难啊。对《文言名篇难句解析辞典》这本书说来就是:
  • “小溪流杯”全国文学艺术作品大奖赛征稿
  • “置疑”与“质疑”
  • “置疑”与“质疑”是同音词,在有疑问、有怀疑这一意义上又比较接近,故极易混淆,但细品两词,在其含义及用法上却有以下不同:
  • 妙用空白 含蓄蕴藉
  • 梁启超说:“向来写情感的,多半是以含蓄蕴藉为原则,像那弹琴的弦外之音,像吃橄榄的那点回甘味儿……”(《中国韵文表情法》)为了达到这种效果,音乐中有“休止”之法。瞬间的停顿更能显示节奏,刺激情绪,突出主题。作文中常运用“空白”的方法,给文章平添了无穷的神韵和魅力,给读者留下了广阔的想象空间。
  • 巧用细节传神韵
  • 大多数优秀作文,常常会因其某一独特而极具个性的细节描写.而令我们过目不忘、爱不释手。那么如何进行细节描写呢?笔者试结合大家熟悉的课文,略谈细节描写的具体运用。
  • 晚风中的故乡
  • 梦中应该有一大片一大片的芦苇,随着汾河南下,留下满目的忧伤,离故乡渐渐遥远,或许还剩下祈盼的苍凉。在梦里,我哭了,我笑了,我跟着芦苇,故乡的痕迹越来越淡,模糊,最终消失在梦醒时分,在我梦里沉睡了十七年。
  • 遥远而清晰的表情
  • 当枯萎的灯光和灵感一起在暗夜中幻灭,我能感受到我骨节的酸楚和四周的寒意慢慢将我囚禁。肉体在黑暗里显得滞重、疲惫不堪。淫雨天气,到处散发着陈旧的气味,我犹如自然界里离群的落伍者,寻找自己的精神归宿。
  • 拨动情感的琴弦 打开心灵的窗户——堂“情感体验”活动课买录
  • 情感,是人们对客观事物产生的心理反应。情感素养的提高是新课改的一个目标,是语文教学的重要任务,同时也是提高语文教学效率的重要手段。让学生从不同方位、多种渠道去体验情感,感受喜怒哀乐、酸甜苦辣,可以促进他们情感的成熟。不断地进行情感体验,有助于提高学生阅读鉴赏水平和写作水平:阅读时,更容易产生感情共鸣;写作时,更容易写出有情有色、有血有肉的文章来。事实证明,连自己都不能感动的文章,是无法感动他人的。
  • 摭谈新课堂教学的中庸之道
  • 中庸,不仅是儒家最精微而实际的人生哲学,也是一种思想方法。这种思想方法同样可以运用于新课程改革中的课堂教学。
  • 《项脊轩志》不宜删节
  • 人教版高中《语文》第三册选人了归有光的《项脊轩志》,这是一篇优秀散文,后来的文人也都给予了很高的评价。
  • 经验、想象和领悟必须达到高度的统一——与唐文健先生商榷
  • 最近,读到《语文月刊》2004年第10期“百家争鸣”栏目中的唐文健《“一棵”还是“一颗”?》一文(以下简称唐文),觉得其中的看法存在着明显的不当,特撰文与之商榷。
  • 与古怪无关——与陈秀征先生商榷
  • 《语文月刊》2004年第6期登有陈秀征先生《屈原有这么古怪吗》一文,在文中,陈先生就“怀王使屈原造为宪令,屈原属草稿未定.上官大夫见而欲夺之,屈原不与。”一句的理解,提出了自己的新见,其焦点在于对句中“夺”字的训释.陈先生认为“夺”字不应作“强取”讲,而应作“强行改变”讲,理由是:“夺”如理解为“强取”,而屈原又不给的话,那么“屈原的人格、官品、处事能力就太低了。”
  • 《剃光头发微》之补注
  • 绝非笑谈,此乃实况。教授新课,依常规自然要解题。一女生踌躇半晌,道:“是头发少的意思吧?”问她为何如此理解,答道:“剃了光头,头发自然会少。”真可人所谓“慧语”之流。全班绝倒。
  • 为什么要改“郊”为“界”
  • 《信陵君窃符救赵》(高中《语文》第六册,人民教育出版社2002年10月第1版)是一篇传统课文,不知教了多少遍,从不觉得有什么值得斟酌之处,《教师教学用书》的分析、翻译也详备合理,易于接受。可最近发现,课文中“赵王及平原君自迎公子于界”一句,
  • 蟋蟀为何名“促织”
  • 蒲松龄的短篇名作《促织》被选入高中语文教材多年,对“促织”的解释,课本均为“促织,蟋蟀”或“蟋蟀又名促织”。可是,蟋蟀为什么叫“促织”,“促织”究竟是什么意思?课本没有注明。
  • 蟋蟀为何名“促织”
  • 翻阅中学生的作文,你会发现,无论是命题作文、材料作文还是话题作文,大多是规规矩矩的“八股文”,不是千篇一律、缺少新意,就是胡编乱造、矫揉造作,很难找出一篇有些新意的文章,更难找出一篇纵横天下、大气磅礴的文章。那么,什么样的文章才是大气的文章呢?
  • 语文教学与学生阅读能力的培养
  • 学习语文,就是培养听、说、读、写的能力。小学阶段,重点培养听、说能力;中学阶段,不论是为了学生自身语文素养的提高,还是为了中考、高考有一个好分数,阅读、写作成了语文教学的重头戏。叶圣陶先生说过:在课堂里教语文,最终目的是达到不需要教。使学生养成一种能力,不待老师教,自己能阅读。这无疑是学生阅读能力达到的一种较高的境界。要达到这种境界,在语文教学中,教师应该重视培养学生的认读、理解、鉴赏能力,给学生传授常用的正确的阅读方法。
  • 中国古代小说概述
  • 中国古代小说孕育于先秦时期的远古神话,经历了汉魏六朝杂史、志怪志人的成长,唐传奇的成熟,宋明话本、拟话本的发展壮大,最后在明清章回小说中展示出辉煌。
  • 古人用“号”举隅
  • 说起古人用的“号”,最常见的有“年号”、“谥号”、“庙号”、“官号”等等。如此多样的号,要辨认清楚并不容易,而识“号”又是我们学习古文应该掌握的知识。下面结合中学语文课文中的例子分别予以介绍。
  • 漫话谐音
  • 音同或音近的字词便形成谐音。汉语中的谐音字词特别多,在数千年的历史积淀中,谐音对国人的文学创作、风俗习惯都有一定的影响。
  • 咏菊诗话
  • 我国种菊已有三千多年的历史了,在《礼记·月令》篇里就有“季秋之月,鞠有黄华”句。“鞠”就是“菊花”。“黄华”即“黄花”。以农历月份来排列花卉开放次序。菊在九月。所以农历九月又称“菊月”。九月初九,月日都是“九”,所以又称“重九”。《易经》中“以阳爻为九”,所以又称“重阳”。重阳节是一个很重大的节日,《风土记》云:“相会登山,饮菊花酒,谓之登高会。又云菊花会。”
  • 有趣的嵌名联
  • 在千姿百态的联苑中,将人名以各种形态嵌入对联中的嵌名联。构思巧妙,形态各异,读来别有情趣。这种对联既要自然贴切。又要不露痕迹,而且还要意在言外。凡嵌入的人名。都具有超越本义的引申义。是对联作者的主旨所在,别具匠心。常见的嵌名联主要有以下几种形式。
  • 正确使用虚词备考策略
  • 正确使用虚词和实词常安排在高考语文卷第Ⅰ卷语言知识和语言表达的第3小题,分值3分。形式多为选词填空,一般是在句子中留出虚词或实词的空格选项让考生选择。本文拟就“正确使用虚词”谈谈备考策略。
  • 文言文阅读(一)
  • 长孙皇后性仁孝俭素,好读书,常与上从容商略古事,因而献替,裨益弘多。上或以非罪谴怒宫人。后亦阳怒,请自推鞫,因命囚系,俟上怒息,徐为申理。由是宫壶之中,刑无枉滥。豫章公主早丧其母,后收养之,慈爱逾于所生。妃嫔以下有疾,后亲抚视,辍己之药膳以资之,宫中无不爱戴。训诸子,常以谦俭为先。太子乳母遂安夫人尝白后,以东宫器用少,请奏益之。
  • 文言文阅读(二)
  • 况钟,字伯律,靖安人。初以吏事尚书吕震,奇其才。荐授仪制司主事。迁郎中。宣德五年,帝以郡守多不称职,会苏州等九府缺,皆雄剧地,命部、院臣举其属之廉能者补之。钟用尚书蹇义、胡濙等荐,擢知苏州。赐敕以遣之。
  • 北京文化的历史内蕴
  • 北京文化有着极为鲜明的个性。它一方面表现为一种渗透着享乐意识的生活艺术,另一方面又具有强烈的正统意识。北京文化追求优雅的趣味和闲逸的气度。古城里的老北京人乐天、幽默、大方、自尊、悠然自得。他们提笼架鸟、喝茶、聊天、斗蟋蟀,其生活方式与休闲功夫.生动地诠释了这个五朝古都所孕育出的一整套文化观念与文化理想。北京文化的这一特色与贵族文化的民间化不无关系。
  • 2005年高考语文模拟试题(三)
  • 黎明的眼睛
  • 三月清晨,把窗子推开,第一片阳光便飞到人们的全身。对着阳光带进来的新鲜空气,任谁都要深吸一口,说:春天来了!就这样,春天从窗口走近了我们。
  • 假如你想做一株腊梅
  • 果然,你喜欢那几株腊梅,我的来自南方的朋友。
  • 披肝沥胆 推心置腹——读《金缕曲·赠梁汾》
  • 纳兰性德(1655年-1685年),被近代词人况周颐视为“国初(清初)第一词人”。现存《饮水词》340余首,词中有相当一部分是写友谊的,而且多写得情真意切,感人肺腑。《金缕曲·赠梁汾》就是这么一首披肝沥胆,推心置腹的友情词。
  • 清雅疏淡蕴幽情——赵孟頫《仙吕·后庭花》解读
  • 这首小令,以白描的简洁笔法描绘水乡一个偶然的小景.清雅疏淡,别有神韵,犹如一幅随意点染的水墨画。曲中全然写景,无一句写情,然而读后却使人满心意绪,有出尘之思。
  • 聊“天”
  • “天”与人们的日常生活关系密切。小孩子出生时额头稍大,外人会赞扬他“天庭饱满”,言外之意是将来一定会“海阔天空”,大有作为:成年后要离开家出去闯荡了,父亲会告诫儿子“天外有天”,要虚心向人学习,等事业有成,娶了美貌妻子,可谓是郎才女貌,大家赞叹说这简直是“天作之合”:而父母至此才算了了心事,可以沉浸在儿孙绕膝的幸福生活中含饴弄孙了,人们把这样的生活称做“天伦之乐”,
  • “个别”与“各别”
  • “个别”(gè bié)与“各别”(gè bié)读音相同,个别义项也颇类似,但也有着明显的区别。
  • 怎样将故事叙述得更好看
  • 在当代小说中,我们发现“讲什么”远比“怎样讲”重要得多,当代小说与其说是“故事”好看,不如说是“叙述”得好看。那么,当代小说家是怎样将故事叙述得如此好看的呢?
  • 雨天
  • 南方是多雨的。三月细雨润如酥,五月梅雨酸眉头,八、九月秋雨惹得老人道天凉。有诗意的人在雨天总能为赋新词或对雨挥毫。雨期愈久,他们的诗意也愈浓。
  • 别靠幸福那么近
  • 一直不肯赞同古龙关于幸福的诠释——永远得不到的和永远失去的。
  • 关于作文,我想说
  • 如今,我可算是半个文坛老将了。闯了这么多年,我觉得:文贵在真!
  • 成全一棵树
  • (1)一个平常的春天,一位饱经风霜的母亲,向别人讨了几棵树苗。她要把树苗栽在门前。
  • 一部并非“臻于完美”的小说——王小波《黄金时代》异议(赖利科)
    聆听生命真谛的诉说——《假如你想做一株腊梅》赏析(崔广胜)
    虚实结合 诗意盎然——《黎明的眼睛》赏析(陈晓龙)
    人道主义的光焰与暗影——《双城记》谈片(赵宁子)
    同题异诗 各臻其妙——几首马嵬诗比较谈(莫国海 苗金德)
    绝望的排遣——阮籍《咏怀》(其一)品读(柴国华)
    诗家显本色 丈夫吐柔情——岑参《逢入京使》浅析(张永俊)
    疏朗明净 峭拔深远——黄庭坚《登快阁》诗试析(马玉平)
    《文言名篇难句解析辞典》三悟(黄岳洲)
    “小溪流杯”全国文学艺术作品大奖赛征稿
    “置疑”与“质疑”(徐卫东)
    妙用空白 含蓄蕴藉(乙白莲 乙常青)
    巧用细节传神韵(万安 胡绍海)
    晚风中的故乡(李悦 刘文松)
    遥远而清晰的表情
    拨动情感的琴弦 打开心灵的窗户——堂“情感体验”活动课买录(曾炳炎)
    摭谈新课堂教学的中庸之道(肖静)
    《项脊轩志》不宜删节(刘子钊)
    经验、想象和领悟必须达到高度的统一——与唐文健先生商榷(姚佩琅)
    与古怪无关——与陈秀征先生商榷(刘强)
    《剃光头发微》之补注(秦晓华)
    为什么要改“郊”为“界”(陈水大)
    蟋蟀为何名“促织”(余祯祥)
    蟋蟀为何名“促织”(梁琏均)
    语文教学与学生阅读能力的培养(张丽霞)
    中国古代小说概述(董华翱)
    古人用“号”举隅(徐庆海)
    漫话谐音(李秉鉴)
    咏菊诗话(宋子伟)
    有趣的嵌名联(刘双保)
    正确使用虚词备考策略(李德才)
    文言文阅读(一)(周治金)
    文言文阅读(二)(邱文华)
    北京文化的历史内蕴(刘金华)
    2005年高考语文模拟试题(三)(张凤山)
    [文学长廊]
    黎明的眼睛(端木蕻良)
    假如你想做一株腊梅(赵丽宏)
    披肝沥胆 推心置腹——读《金缕曲·赠梁汾》(田宝贵)
    清雅疏淡蕴幽情——赵孟頫《仙吕·后庭花》解读(严树聚)
    [语海拾贝]
    聊“天”(栾妮)
    “个别”与“各别”(李彬)
    [写作导航]
    怎样将故事叙述得更好看(杨秀喜)
    [文学星空]
    雨天(吴莫殊)
    别靠幸福那么近(曾娜 杨绳海)
    关于作文,我想说(郭志俭)
    [备战高考]
    成全一棵树(赵荣民)
    《语文月刊》封面

    主管单位:华南师范大学

    主办单位:华南师范大学文学院

    社  长:张玉金

    主  编:江凯波

    地  址:广州华南师范大学中文系

    邮政编码:510631

    电  话:020-39310290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5-7781

    国内统一刊号:cn 44-1143/h

    邮发代号:46-88

    单  价:8.00

    定  价:96.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