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理事会常务理事 (排名不分先后)
  • 理事会理事 (排名不分先后)
  • 转制——管理层面上的思考
  • 根据中央和国务院文件精神,中国的出版单位除了人民出版社等少数公益性单位继续保留事业单位性质以外,其他的出版单位都必须转制为现代企业,中国出版业的改革终于走出了具有真正改革意义的第一步,这将对我国出版业的发展产生深远的影响,这是我们每一个出版人都能感受到的。
  • 本期书榜(2004年11月)
  • 转制,出版法制化的前奏——法律出版社社长贾京平一席谈
  • 出版社转制,是为了将出版物的生产,更全面地纳入市场经济的轨道,纳入法制经济的轨道,在我们仍然困扰于转制操作层面重重困难的时候,一个不新不旧的话题浮出水面:法制经济的规则要求我们以法律的名义运行和管理出版业、出版社,至少,我们应以觉醒的法律意识,去感觉热热闹闹转制表象之下的出版改革大趋势。当这种感觉成为共识和自觉行动,或许才是转制的真正意义所在。
  • 高尚抑或卑鄙?——汪家明呼吁出版人守住商业化底线
  • 记者:2004年《出版广角》第3期做了一个“出版道德反思”的专题,本来这个专题打算叫做“出版人道德批判”的,目的就是在滚滚而来的商业化大潮之下,希望出版人能够坚守作为一个文化生产者的职业操守和道德底线。后来有人发来商榷文章,认为,“出版人的底线就是在不违反党的出版方针的前提下,一切按市场规律办事”。我相信持这种观点的人一定不少。
  • 叶公非好龙也
  • “不是我不明白,是这个世界变化太快。”当我们还没有从连锁经营、集团化、超级卖场的热闹中缓过神来,那一点点宝贵的注意力又被出版业转制事件所牵引。前些年,信息产业的概念盈利模式尽管炒出了厚厚的泡沫,但也用这形而上的东西圈下了不少的钱财。同属于信息产业,耳濡目染之中,出版界到底还是长了不少生意经。教辅读物称“王”称“霸”,
  • “学术公益”与大学社的制度设计
  • 自2003年底始,出版社在全国其他行业深化改革态势的促动下,主管部门出台了一系列意在对出版业进行全面改革的政策与措施。由于这些政策和措施均是以出版业的“事业单位企业化管理”向“企业”转制为核心内容,所以,俗称“转制”的一轮改革就在业内引起新的论争,赞成的、反对的、观望的,都在为自己找寻理论的依据与实践的空间。
  • 包头空难敲醒中国出版?
  • 包头空难本来和中国出版风马牛不相及,也不是说有出版业的同行在这次事故中罹难。到目前为止,包头空难的黑匣子内容还没有公布,但反思包头空难的文章却越来越多地指向民航大规模集团化的后遗症,行政撮合的国有独资集团经常出现的两大主要问题:磨合期往往很长,磨合期的管理空白太多。
  • 民营书业的疲劳综合症
  • 2004年是我国民营书业的利好年。2004年初有民营书业天鸿集团获得新闻出版总署特批的“双权”(总批发权、连锁经营权),年中有多次高层领导出席民营书业高峰论坛,年末有总署领导考察民营当当网上书店。十六大以来确立的多种经济成分,多元市场主体,为民营书业的发展营造了良好的政策环境。所有这些,简直可以说是锦上添花了。领导垂爱,市场垂青,同行垂涎,民营书业几乎可以“好风凭借力,
  • 胸口写作:莫言
  • 2004年有一本在读书界炒得很厉害的书,是批评家李建军、朱大可等博士联手攒出的一本《与魔鬼下棋一五作家批判书》,书中有一个观点:莫言、池莉、王安忆、贾平凹、二月河都是“伪作家”。按说,一个名词一旦跟“伪”字搭边,往往不大吉利,像解放前的“伪军”就不是什么好鸟。近年却形成一个流行的风气,
  • 和尚不花
  • 最有名的花和尚,要算智深师父了。不过鲁师父的花,只是不戒喝酒吃肉,夹带着杀人放火,粗鲁无疑,甚至凶狠,但和采花却没关涉,不是花心。
  • 开场白
  • 日前闲翻《辫子,还是辫子》一书,景文《读什么书》一篇有云:“又一日,即那年五月下旬的一个星期二,我趁买菜的工夫进了新街口一家书店,浏览之际,忽听一女士指着人民文学版的《简,爱》和浙江文艺版的《简,爱》,问售货人(这三个字颇使人感到别扭,但是眼下时兴说文学作品是商品,与鞋帽锅碗一般无二,故用之):‘这两种书有什么区别?’售货员是个很清秀的年轻人,
  • 第二种垃圾
  • 有人戏称中国出版业正在进行着一场造垃圾运动。约略记得《出版广角》2004年某期有篇文章说,2003年的新书总码洋大致与库存总码洋相当。那倒不是说,当年的总产量全部压库了,也不是说,所有的库存都是垃圾,可以肯定的只是,其中一定有很多很多垃圾。
  • 扼杀学生灵性的利刃
  • 凡上过学的人,都与教材打过交道。如果统计一下中国每年教材的发行量,单单上亿中小学生的教材就是一个惊人的天文数字。如果再加上胎教、零岁工程、学前教育、大学教育、研究生教育、成人教育、职称考试、资格考试、各种证书考试、老龄大学等等,我国教材发行量绝对是世界第一。多少人编教材、印教材、卖教材、读教材、教教材,围绕教材复习、做题、考试……老话说:书中自有黄金屋,
  • 盗版者说
  • 盗版者素质低下。使他们只顾个人利益。不考虑自己的所作所为对社会的危害;某些主管部门人员素质低下。为了一点好处。宁愿让国家和社会受损。助长盗版者危害消费者;读者素质低下。不辨是非。纵容乃至激劢了盗版行径。盗版之害。其实是相关环节低素质人群的共同作用所导致的。
  • 2004年财经图书市场的水煮抑或麻辣榜
  • 2年前这个属于中信的奖项随着中信的大规模膨胀和成熟,也不得不换人了。别以为我们仅凭一本《细节决定成败》就把这个众多新人垂涎的奖项轻易给颁发了,事实上新华出版社在采购外版版权上已开始被关注,就如同当年大家突然发现很多财经书的版权竟然一夜间被标上“Sold to CITIC(授给中信出版社)”一样,我们再关注一些海外经典时,新华出版社已经成为了买家。
  • 图书没有贺岁只有跟风
  • 随着影视贺岁片的热炒,贺岁书的概念也跟着叫嚣了。那么图书有贺岁档期吗?它有什么前景呢?只看到抢风头的书。
  • 荒芜的上海文化生态
  • 日前,上海市作家协会理事会举行换届选举,著名作家余秋雨落选。这是一条饶有兴味的消息。它向人们透露了至少两个方面的信息:一是名扬四海,人气超旺的余作家在其他作家心目中的地位,并非像他自己和一般人所想像的那样。二是一位作家在上海文学界的生存,未必都是看“实绩”的。
  • 郭敬明如何被包装成青春偶像
  • 郭敬明,这个两年前尚不为人所知,身高只有1米55的20岁小男孩,如今成为无数少男少女的青春偶像,他的图书销售过百万册,在福布斯《中国名人排行榜》上进入前百名,身家超过160万元。凭什么?凭他的文字?凭他的气质?还是凭他别出心裁的自我包装?
  • 羊头狗肉与美女编辑
  • 网上有评2004年财经图书市场的奖项,其中有一项为“羊头狗肉奖”,其意大家都很清楚。我认为“羊头狗肉”充分表现了当下国内图书市场的一些症状:出版者的跟风、阅读者的盲目、宣传者的愚昧。现在的打榜书几乎都是炒作出来的,甚至是用钱买断的,所谓的“畅销”已经没有一个量化的指标了。俗话说胆大赢胆小,大家都玩虚拟的数字游戏,
  • 解决内急问题之中西比较
  • 中国的文言文把上厕所叫做如厕。《史记·项羽本纪》中写刘邦在鸿门宴上有一个小动作,“沛公起如厕”,他扯了个上厕所的由头,开溜。后世不少英雄豪杰包括一些革命者,都是借助厕所得以逃脱的。这不奇怪,厕所位置偏僻,且脏臭难闻苍蝇盘旋,人是不愿意走近的。
  • 难忘岁月 难舍真情——写在《难忘岁月》首发式上
  • 这些年来,我参加过无数次的图书首发式,但参加自己主编的书的首发式还是第一次。此时此刻,内心充满感激、感动与感慨之情。自治区新闻出版局的于开金局长亲自主持本书的首发式,河池几个县市的书记、市县长从几百公里的地方远道而来参加这一仪式,新闻界、文艺界、教育界的老朋友,当年在罗城报道组共同战斗过的各位老战友也专程前来捧场,这使我非常感激。
  • 丰碑超越西绪弗斯——一部破译“司芬克斯之谜”的《世界人学史》
  • 现在我请你们丢开我,去发现自身;而只有当你们大家都否定了我的时候,我才愿意来到你们身边……——弗里德里希·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近来听到过关于“重构精神”的口号,也几乎振聋发聩了,听上去却如何也不得要领,仔细琢磨,逃不开对所谓“信仰危机”与“精神危机”的若干诉求。这样讨论的结果当然是见仁见智的,所以更有人警醒,声称先有自己的社会,才有自己的精神,
  • 有效促销重在服务
  • 当图书从出版方发到主渠道、二渠道经销商手中,出版方联手经销商的促销活动也就开始了。众所周知,由于经销商手中代理了很多出版方的图书,在资金投人有限、促销方式雷同的状况下,出版方如果只提供常规的促销方式(比如,提供招贴画),是很难获得经销商的支持配合的,深度促销就无从谈起。
  • 程孟辉:学术出版两生辉
  • 这两年,因工作关系,笔者与商务印书馆国际有限公司的总编辑程孟辉先生有过数次来往,尽管每次见面接触的时间不长,但他却给我留下了难忘而又深刻的印象:一位亲切平易的老师、勤于笔耕的学者和孜孜以求的编辑。
  • 荐书
  • 诗歌,不该冷却的岩浆
  • 很早以前,社会上就流传着一句俗话:有三种人不能和他们计较,一是精神病人,二是喝醉的人,三是诗人。
  • 以时间战略赢得出版优势
  • 宇宙中存在着所谓的黑洞,因为其自身具有的巨大能量,能将周围其他物质吸引过来,从而使自身能量更加强大。出版行业中同样存在着“黑洞效应”,具有市场领先意识的优势出版社会迫使其他的出版社不断向它靠拢,造成跟风或搭车的出版现象,形成强者通吃的市场态势。但是,面对日新月异的图书市场,任何一家成功运作畅销书的出版社竞争优势都是相对的、变化的、动态的。
  • 容易被忽略的细节
  • 图书营销观念和系统贯穿着图书市场信息收集整理、选题策划、产品生产、市场组织、销售、市场推广、促销、售后服务、市场信息反馈的整个过程。那么,策划编辑——对这样一个在出版发行流程中越来越重要的角色来说,应该并且能够为发行部门、营销部门做什么具体工作呢?
  • 民族出版社的生存对策
  • 中央关于新闻出版等文化体制改革的试点工作计划于2004年底结束,在全面总结试点工作和广泛调研的基础上,中央即将出台以出版社为重点的新一轮文化体制改革方案,即全国除了少数政策性、政治性很强的出版社保留为公益性事业单位外,其他所有的出版社都要转制为经营性企业单位。
  • 品牌与核心竞争力
  • 品牌是一种产品乃至一个企业区别于其他产品和企业的标志,对企业而言,它代表了一种潜在的竞争力与获利能力。对消费者而言,它是质量与信誉的保证,它减少了消费者的购买成本与风险。因此,品牌为企业带来的利益是内在而持久的,品牌经营与品牌战略应成为企业发展的根本任务。品牌经营是通过品牌实力的积累,塑造良好的品牌形象,从而建立顾客忠诚度,形成品牌优势,
  • 鼠标+水泥
  • 据《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2004年1月至6月网民经常使用的网络服务/功能中,购物占7.3%,排在电子邮件、搜索引擎、看新闻、浏览网站(页)等之后列第9位。网上购物当中购书比例较大,SARS期间更是节节攀升,疫情解除之后热潮减退,许多人又回到传统书店去购书。主要原因还是网上书店自身的欠缺,
  • 另辟美术出版蹊径
  • 求龙堂创业于二战前的1923年,其历史可以说相当悠久,怍为美术出版商(社),这是一家具有80年历史的老字号。社名“求龙”.是从法语音译过来,含义是“探索心、好奇心强烈”。求龙堂从成立的第一天起,似乎就是一个喜欢赶时髦的出版社。成立伊始,求龙堂不仅仅搞美术出版,而且也销售绘画作品和绘画材料,还开过画廊。近年来,
  • 重振动漫产业
  • 前些年,由于受宏观经济影响,韩国漫画出版曾一度走下坡路。近两年来,韩国业内人士积极探寻振兴之策,使动漫产业走出了一波低潮。根据韩国出版商协会的统计,2004年上半年,韩国漫画的出版品种较2003年同期上升了17.5%,销售册数上升了5.2%。2003年,韩国出版市场销售总额为630亿韩元,总销售册数(含期刊)为4.5亿册。
  • 美国经济中的版权产业:2004年报告
  • 在时隔两年多之后。2004年10月7日。美国国际知识产权联盟终于发布了《美国经济中的版权产业:2004年报告》。从增值、就业和出口三个方面反映了2002年美国版权产业概况及对美国经济做出的贡献。与以前发布的9个系列报告不同的是。它采用了新的统计口径。扩大了版权产业的范围。并有利于各国之间版权产业的比较。笔者翻译发表的目的在于:(1)全面、深入了解美国版权产业对美国经济做出的巨大贡献;(2)希望使用美国的统计方法来界定和计算我国的版权产业;(3)通过比较发现两国之间版权产业的差距。本译文只能完成第一个目的。而第二、三个目的的实现还有待于我国版权界广大局仁的长期、共同的努力。
  • 亨利·弗拉玛里翁
  • 1875年,埃内斯特·弗拉玛里翁与书商夏尔·马尔蓬一起创办了一家出版社,并在第二年正式出版了第一本书。不久,出版社就在普通文学作品的出版中取得了成功。在二十世纪,把出版社事业推向顶点的则是埃内斯特的孙子——亨利·弗拉玛里翁(Henri Flammarion,1910-1985)。
  • 环球出版新闻
  • 本期重点来关注政治类图书出版。2004年是政治类图书出版的“大年”,光是萨达姆、克氏夫妇,布什和克里这些人就够出版社出好一阵书了,阿拉法特的书问世也是迟早的事情。最近一期的《出版商周刊》排行榜上就又有三种政治类图书进入前十名,它们是Ann Coulter的《如何与自由党派人士谈话》,Michael Moore的《他们还会相信我们吗?》,
  • 理事会常务理事 (排名不分先后)
    理事会理事 (排名不分先后)
    转制——管理层面上的思考(吴培华)
    本期书榜(2004年11月)
    [特别策划:要么转制]
    转制,出版法制化的前奏——法律出版社社长贾京平一席谈(周化铁 朱璐)
    高尚抑或卑鄙?——汪家明呼吁出版人守住商业化底线(周化铁 朱璐)
    叶公非好龙也(杨红卫)
    “学术公益”与大学社的制度设计(刘子馨)
    [专栏]
    包头空难敲醒中国出版?(孔则吾)
    民营书业的疲劳综合症(李人凡)
    胸口写作:莫言(王谦)
    和尚不花(半夏)
    开场白(止庵)
    [新经济]
    第二种垃圾(西门吉)
    扼杀学生灵性的利刃(刘伟)
    盗版者说(陈益民)
    [网络文摘]
    2004年财经图书市场的水煮抑或麻辣榜(西言)
    图书没有贺岁只有跟风(李师江)
    荒芜的上海文化生态(张闳)
    郭敬明如何被包装成青春偶像(冯琬惠)
    [俱乐部]
    羊头狗肉与美女编辑(三石)
    解决内急问题之中西比较(彭匈)
    [书与人]
    难忘岁月 难舍真情——写在《难忘岁月》首发式上(潘琦)
    丰碑超越西绪弗斯——一部破译“司芬克斯之谜”的《世界人学史》(武小森)
    有效促销重在服务(刘观涛)
    程孟辉:学术出版两生辉(健文)
    荐书
    [观点]
    诗歌,不该冷却的岩浆(李婧)
    以时间战略赢得出版优势(黄君妮)
    容易被忽略的细节(何娴)
    民族出版社的生存对策(蓝芝同)
    品牌与核心竞争力(史宝生)
    鼠标+水泥(吴亚雯)
    [海外来风]
    另辟美术出版蹊径(甄西)
    重振动漫产业(赵乾海)
    美国经济中的版权产业:2004年报告(叶新)
    亨利·弗拉玛里翁(于平安)
    环球出版新闻(尤建忠)
    《出版广角》封面

    主管单位:广西新闻出版局

    主办单位:广西出版杂志社

    社  长:邓锟

    地  址:南宁市望园路13号

    邮政编码:530022

    电  话:0771-5708350 5708351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6-7000

    国内统一刊号:cn 45-1216/g2

    邮发代号:48-84

    单  价:12.00

    定  价:144.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