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亮点与盲点
  • 年初,业内人士回顾2005年图书市场,在各种媒体上热热闹闹评说,大体结论是:回顾一年,亮点不多,图书市场比较沉寂。
  • 城市不是井底
  • 现在人人张嘴就能吐出“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话语,而连认识都不认识,也不想认识身边的草木鱼虫,你能说已经与它们和谐相处了吗?
  • 偶想要什么样的君子&淑女
  • 教育应当顺应时代的发展,教育者不应拿过时的、尤其是今日已有异义的做人标准来规范今天的小儿女们。
  • 《近代散文抄》之“抄”
  • 当年清华大学学生钱钟书为沈启无编选的《近代散文抄》写书评,有云:“先讲近代,后讲散文,抄则草草了之。”现在该书重新印行,打算就其“草草了之”处略讲一二。校订者在《重印(近代散文抄)序》中说:“我想这个重印本,
  • 本期书榜
  • 让我们转型——回望2005年出版集团建设
  • 转型不能转出空档:一只脚迈出了事业后门,一只脚插不进市场的前门。前不着店,后不着村已经成为中国出版型期一个特殊的现象。
  • 基层缘何买书难
  • 尽管我国的年出版图书总量已突破20万种大关,但“买书难”的抱怨声仍不绝于耳。特别是在基层,而且还不是特别的基层,只要是省会以外的城市,这种抱怨声就十分地强烈。难在哪?不是没书卖,而是买不到自己想买的书。
  • 流行,是一阵风
  • 每一本畅销的书,都在于它表达了某个团体所期侍的东西。对于图书出版方来说,需要考虑的东西更多。尊重客观事实,尊重代沟,尊重文化消费的差异,这才是与时俱进的魂念。
  • 阙里读孔
  • 开场白 孔子在中国人心目中的地位,怕是无人可比。上世纪末流行“脑筋急拐弯”时,台湾人编的一套书上有这样一个题目:“孔子是中国最著名的什么家?”答案是:“最著名的老人家。”问和答都够无厘头的,不知如果在央视王小丫MM的“开心辞典”上,这样的讨巧会不会得到“回答得完全正确”的待遇呢?
  • 年轻没有失败
  • 这样的凌厉动态,除了尚未听到蛇的蛊惑吃掉苹果时候的亚当夏娃之外,大约也就得数最贴近赤子的年轻人,或许只有他们,才可以排泄出来所谓诗的那般劳什子来。当然得是聪明悟性的年轻人。
  • 关于《周氏兄弟合译文集》
  • 虽然是八九十年前的译笔,至少《现代小说译丛》和《现代日本小说集》如今读来还是“达”“雅”兼具,说句老实话,较之现在市面上不少译本要好得多。
  • 壮哉韦老太
  • 韦君宜是二十世纪中国知识界一位罕见的认真、执着、纯粹、坚贞、勇毅的女性知识者。由于认真、执着、纯粹、坚贞和勇毅,遂坚定地献身理想,热烈地拥抱信仰,奋不顾身地投入革命;一朝幻灭,也便格外痛楚;醒觉之后,又分外决绝。
  • 女性杂志:年终断想
  • 女性消费类杂志产业发展刭今天,真的比较成熟了。只是这个市场,和汽车市场一样,是外资的天下。国有品牌基本上不掌握话语权。这也是《瑞丽》杂志不在该领域里较劲的缘故。
  • “文摘化”图书透视
  • “文摘化”图书的泛溢表明,出版界出于急功近利的考虑而放弃了创新的追求。这种做法无论是对编辑的培养还是对出版业的持续发展都是弊大于利。
  • 文化垃圾是怎样“炼成”的?
  • 所谓“文章千古事”,不是随随便便就可率尔操的。然而现在不同了,信息传播高度发达的时代,人们的发表欲空前高涨,至于能否真正做到立德、立功和立言,那倒不在考虑之列了。
  • 《历史的天空》另外的故事
  • 这个故事是一个人民文学出版社老编辑想写的。他叫黄伊,他向我借了两部书的相关档案,一部是《尘埃落定》,一部是《历史的天空》,他说他想写本书,类似“好书的故事”。我知道,他当编辑几十年,编过《红岩》那样的好书,他该是有些心得的。
  • 梦工厂的乡愁——记《小马王》
  • 人类剪取了人与动物无休止的大战中,动物暂时取胜的一刻,托物言志,来讴歌“人内心深处”的不屈和对自由的向往。大方向呢?覆水难收了。现在已然只好向“以往”寻觅素材,将来人类要托物咏志,恐怕更难以找到寄主。
  • 感谢植物
  • 什么时候人懂得了感谢植物,懂得将大树倒地小草枯黄的画面当做自己的犯罪现场,什么时候才能说人回答出了那个千古难题:我是谁?
  • 对书房的非典型意见
  • 读书人的书房说到头来,实际不过是搁置那些一辈子读不完也用不着的闲书罢了,从根子上说是出于自命风雅的目的,是把书和读书做成了图腾来蒙妻子儿女兼蒙处人。
  • 到扬州看雕版印刷
  • 雕刻木版印刷术是中国古代印刷术最重要的印刷方法,也是先贤留给中化民族的精神瑰宝与物质典范。即使在今天,雕版木版印刷的美也仍然是其他印刷方式无法取代的。
  • 炒还是不炒
  • 眼下时兴炒作。说实在的,炒还是不炒,在我看来是个两难的命题。我并不泛泛地反对炒作。关键是看你炒什么,怎样炒。
  • 编辑苦乐我来说
  • 作为一个职业,作为一个前卫性十足的职业,“编辑好当”永远只是相对的。旧的问题解决的同时,新的问题必然会冒出来。好干的职业没有,所以,天下也不存在着好当的编辑。
  • 傍名人出版物的末路——由《我的婶婶萧红》谈起
  • 许多被“我的名人外祖父”、“我的名人姐姐”罩着的附骥者,都借着与传主的私人关系声嘶力竭地借星造势,或是把已有的资料复制粘贴一遍,或是捕风捉影拣些 痛不痒的逸事写成花边文章,醉翁之意不在立传而是在名利之间。
  • 妙喻殊堪享受
  • 妙喻,是一种很感性韵语言的表达方式。
  • 意在王朔之外
  • 在《听音寻路者——王朔论》这本书中,作者通过王朔的作品,探讨的是作家卖文问题,是作家卖文与作家的生存方式以及文化人格问题。
  • 在爱与痛的边缘寻找人性的春天
  • 三位大师们不约而同地选择了一种清新的幽默风格来表达自己对大时代人性变异的深切关注。他们处于爱的立场,采取了决不疏离、回避的态度直面人生。
  • 人在曲之上,曲终意更浓——《无怨:一个未婚妈妈的手记》感悟
  • 这虽然是一部爱情小说,但因为作者把爱情放在了一个极广大的空间里以寻找人生的意义 ,所以整个故事就真正摆脱了既往许多以爱情为主题的文学作品常会表现出来的以爱谈爱、以情言情的浮浅思维模式的束缚。
  • 荐书
  • 《生死疲劳》,《周恩来的晚年岁月》,《巴黎电影》,《鲸鱼哲学——一个与人打交道的绝妙方法》,《一座城池》
  • 入门费带来了什么?
  • 我国的期刊在一种不正常的环境里生活得太久了,以至于不知道正常环境是什么样的。期刊人只知道埋头做刊,认为发行和渠道是另一个行业,殊不知渠首商是由期刊一手培养出来的,渠道垄断也是由于期刊界普遍地消极适应、逆来顺受的结果,最终形成服务者制约和欺凌被服务者的不正常关系。
  • 出版与短信产业的联姻构想
  • 出版社与其他大众媒体一样,关注的最终目标都是如何在不同条件下通过理性的媒介行为来实现社会价值和利润。那么出版社可否效仿其他媒体形态,对手机短信的各种优势进行开发和利用,以实现出版效益的快速增长呢?
  • 出版物数字质量问题探因
  • 无论以前的社长、总编岗位培训班,还是省区办的编辑校对培训班、评职称前的学习班,几乎没有数字编辑的内容。更没有专门的教材供参考。就连近几年实话的出版职业资格考试制度每年一次的初、中级资格考试的试题和配套教材也仍然缺少数字方面的内容。这不能不是编辑教育的遗憾。
  • 浅析心理自助图书市场现状
  • 一些出版社引进国外心理自助图书仅仅关注国外畅销的品种,不注意挑选真正适合中国读者的作品,使得某些引进版心理自助图书不是很适合中国读者的口味,结果是花了大价钱购买国外版权,前期宣传也搞得热热闹闹,国内读者却反响平平,大投入没有得到该有的回报。
  • 图书预热阶段的营销策略
  • 现今多数出版社往往忽视图书预热阶段的营销工作,图书出版后才进行营销。这样做很容易让出版社对图书的销量过于自信,加大印数,造成了库存;或者过于保守延误了图书和读者的见面时间,错过了最佳销售时机。
  • 放开销售渠道与增强党报的喉舌功能
  • 放开书报刊销售业务,允许外资进入分销领域,表面上是属于经济层面的事情,实质上涉及到意识形态范畴的问题。对于担负着喉舌功能的党报而言,销售渠道的放开必将对其产生深刻影响。
  • 是谁缔造了《纽约客》王朝?
  • 《纽约客》的前两住主编劳斯和萧恩联手主持笔政长达62年之久,形成的是快乐、机智和讽刺的风格,以深深的人文关怀见长。后三住主编虽然任职不长,但葛特刊布的保守、蒂娜·布朗的时尚轻松、大卫·雷姆尼克的“入世”也都给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们共同创造了《纽约客》80年的辉煌历史。
  • 日本出版:借鉴韩国,寻找出路
  • 在韩国,由于数字技术的革命,媒体的形式及其数量发生了爆炸式的变化。数字技术打破了媒体间的壁垒,不仅传达方式,就连事业展开的方法也与以往大不相同。在日本,“关注韩国出版业”、“向韩国出版入学习”、“把韩国出版业的今天变成日本出版业的明天”的呼声正一浪高过一浪。
  • 高贵的文人——斯文·尼尔森
  • 尼尔森是充满活力的法国文化的象征,也是他使法国出版达到了美国的水平。
  • 话说俄罗斯E-书店
  • 要想让全部图书品种上市,特别是边远地区,根本没有可能。电子商务是惟一可以解决这一问题的路径,而且图书也是最适于网上销售的商品 。
  • 美国三大财经杂志的广告争夺战
  • 从国外财经杂志上我们感悟到,只有达到杂志内容、定位与广告主目标对象的统一,才能有持续的发展,只有竞争,才有共生与进步!
  • 酷爱读书的印度民族
  • 印度本国的图书出版业得到了长足的发展,在世界出版业的排行榜中已经跃升到第6位。每年在用本国不同的24神地方语言出版7万册图书的同时,还印刷发行了大量的英文版书籍,数量仅次于美国和英国。
  • 亮点与盲点(汪晓军)
    城市不是井底
    偶想要什么样的君子&淑女
    《近代散文抄》之“抄”
    本期书榜
    [专栏]
    让我们转型——回望2005年出版集团建设(孔则吾)
    基层缘何买书难(马也)
    流行,是一阵风(于敏)
    阙里读孔(王谦)
    年轻没有失败(半夏)
    关于《周氏兄弟合译文集》(止庵)
    壮哉韦老太(王培元)
    女性杂志:年终断想(YACHE)
    [新观察]
    “文摘化”图书透视(王钦仁 李钰)
    文化垃圾是怎样“炼成”的?(刘莉萍)
    [俱乐部]
    《历史的天空》另外的故事(脚印)
    梦工厂的乡愁——记《小马王》(张海珊)
    感谢植物(唐韧)
    对书房的非典型意见(汪地山)
    到扬州看雕版印刷(万宇)
    炒还是不炒(彭匈)
    编辑苦乐我来说(傅岩山)
    傍名人出版物的末路——由《我的婶婶萧红》谈起(唐凤)
    妙喻殊堪享受(伍立杨)
    [书与人]
    意在王朔之外(房向东)
    在爱与痛的边缘寻找人性的春天(樊尼莫)
    人在曲之上,曲终意更浓——《无怨:一个未婚妈妈的手记》感悟(朱浩东)
    荐书
    [观点]
    入门费带来了什么?(解子奇)
    出版与短信产业的联姻构想(王小伟)
    出版物数字质量问题探因(墨愚)
    浅析心理自助图书市场现状(朱磊)
    图书预热阶段的营销策略(安雪芳)
    放开销售渠道与增强党报的喉舌功能(刘伯贤)
    [海外来风]
    是谁缔造了《纽约客》王朝?(叶新 叶清漪)
    日本出版:借鉴韩国,寻找出路
    高贵的文人——斯文·尼尔森
    话说俄罗斯E-书店(冯自变 徐永平)
    美国三大财经杂志的广告争夺战(张静)
    酷爱读书的印度民族(李忠东)
    《出版广角》封面

    主管单位:广西新闻出版局

    主办单位:广西出版杂志社

    社  长:邓锟

    地  址:南宁市望园路13号

    邮政编码:530022

    电  话:0771-5708350 5708351

    电子邮件:cbgj5516246@gxppa.com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6-7000

    国内统一刊号:cn 45-1216/g2

    邮发代号:48-84

    单  价:12.00

    定  价:144.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