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经济 > 《经济》 > 2004年第11期
  • 又一个垄断行业面临瓜分
  • 中石油与中石化最近有点儿烦:一是油价涨涨涨涨涨,“油老大”成了众矢之的;二是一批民营企业获得原油和成品油进口资格,“油老大”垄断油源进口的特权一去不复返了;三是几十家非国有石油企业组建直属全国工商联的石油商会,酝酿发起石油产业基金,意欲进入石油上游产业,“油老大”的核心领地第一次受到直接挑战;四是年底中国对外资全面开放成品油零售市场,“油老大”将与BP、壳牌等国际石油巨头同台竞技——一言以蔽之,“天下英雄,使君与操”的双寡头格局行将终结,“豪杰并起,烟尘遍地”的多元竞争时代已现端倪。
  • 影响
  • 本刊第十期封面文章《药虫凶猛》一文刊出后,引起巨大的社会反响。武汉市一位70多岁的退休老干部专门致电本刊,对编辑部的社会责任感予以了高度的赞扬,并指出目前药价虚高的主要原因在于供求关系不平衡,厂家太多,品种太多,而“集中招标”又偏离了轨道,结果导致流通环节无序。
  • 不服?罚得你破产!
  • 一亲戚来访。他在老家开着一家小工厂,我正好要做一个关于中小企业融资的调查,就向他询问。
  • 传销虎口逃生
  • 下午5点左右.我们在校门口见面了。来人是在淮北上学的好友超.还没等我开口他就说:这回不是来玩的.我表妹在鹤壁患了阑尾炎.动手术之前需要家属签字.我是来给她签字的。原来如此。于是我自告奋勇同他一道奔赴鹤壁。
  • 再不买国产手机了
  • “屋漏偏遭连阴雨”.我失业不久.手机也坏了。开始是按键失灵.后来干脆不开机了。我不断地在互联网上发简历.一想到可能有工作单位给我打电话.却无法和我取得联系.我就心急如焚。
  • 五口人等于五头猪?
  • 我的家乡是一个贫困乡.在全县一片加快发展的口号声中.也在绞尽脑汁地完成县里的高任务指标。乡领导们是如何克服困难完成指标的.大有门道。我听到了一个广为流传、可信度很高的故事。
  • 人事
  • 苏西洛:印尼首位直选总统,西哈努克:老国王告别演出,黄光裕:35岁新首富,史美伦:新任汇丰银行非执董,黑龙江:高层人事大地震
  • 批判
  • 房地产泡沫正加速破裂,GMP规定好心办坏事,对民营企业的歧视依然存在,平等仍是理想,国内制造业五大危机
  • 媒体
  • 臭.脏并且富裕着,姚明的身躯有多大?,世界商界女杰50强,油价走高.日企受益,软银抢夺宽带电话
  • 数据
  • 世界石油需求,全球空气污染,部分国家保险公司每个代理人平均的客户拥有量,对外开放度比较,四行业任职者年度现金收入总额对比
  • 天下
  • 谁在帮耐克狙击中国?——深圳判例后患无穷
  • 这是一起颇富戏剧色彩的官司,但判决的结果却令人心头沉重。世界上竟有两个“NIKE”。西班牙的一家公司,在西班牙境内拥有合法的“NIKE”商标,它委托中国的一家制衣厂生产带有“NIKE”标识的服装,生产出来的成品全部返销西班牙,并不在中国或任何第三国销售。但是。拥有那个世界知名的“NIKE”商标的美国耐克公司在中国控诉这家西班牙公司、这家中国制衣厂以及代理进出口业务的中国公司侵犯了美国耐克的商标权。此前,性质近似而且具有连续性的另外两起诉讼已经在西班牙、荷兰判决,美国耐克都败诉了,也就是说。法院认定,没有什么侵权。但中国的法院判耐克胜诉。中国广东地方政府部门援引这一判决作为“大力保护知识产权”的正面例证大作宣扬。实际上,在中国的这起官司,不仅最后的判决结果不利于被告。而且一开始的举证也非常不利于被告。而造成这一局面的,又是因为中国在签署的一个国际协议时,做出了像美国那样的大多数发达国家都没有做出的超高承诺。主动给自己套上了一条锁链。这起判例给那些在中国大量存在的以接受外贸订单、从事定牌加工业务的企业展现了十分阴暗的前景。
  • 两家“NIKE”恩仇录
  • 也就是耐克诉银兴制衣厂侵权的2000年,CIDESPORT公司除了在浙江有代工厂以外,在我国东部的其他地区也加工了一些服装系列样品,带有自己的“NIKE”商标,并得以顺利通过海关朝西班牙发货。
  • 维护还是曲解了法律?
  • 假设本身并不构成侵权,那么NIKE商标侵权案的判决是不是折射出我国司法系统对法律理解存在偏差,开创了类似知识产权判案的一个不光彩的先例?假设案件判罚完全正确,是不是应该对我国现行的法律制度重新审视?因为我们的企业的确受到了不合理的伤害。
  • 中国基金评级排行榜
  • 生活
  • 游天下,演出,奢侈品
  • 3万元一场的考试
  • 28年的工资收入不够交捐资费,湖北洪湖200名民办教师追讨捐资费,省委书记两度批示,而地方政府另有隐情。
  • 心碎抑或拯救:即将消失的盐场
  • 2003年底的一场变故将洪华的梦想击得粉碎。洪华是广东电白盐场三甲分场的一名盐工。
  • 经济学家,请自爱一点!
  • 社会大众对经济学家产生整体质疑.其核心恐怕在于他们在人格上是“独立”还是“卖身”
  • 亚洲航空企业能够躲过廉价风暴吗?
  • 亚洲的廉价航空公司目前尚不能对老牌企业构成威胁。但是世界各大公司在竞争中正在实现效率化,在国际社会构筑新的商务模式的时候,日本的航空企业能否永不落后,这点谁也不敢保证。
  • 如何发现中小板陷阱企业
  • “如果中小板块企业老板在东京最贵的地方开始买地盖房子了,你趁早把他们的股票卖了”
  • 欧盟炮轰中国知识产权保护
  • 70%被调查的欧盟企业认为,中国的知识产权法实施情况在过去一年中几乎没有改善,一直语气委婉的欧盟现在像个情绪激动的孩子,怒气;中冲。
  • 到底谁造成了国际油价飙升?
  • 国际油价狂涨的原因不应归于中国这样的新兴市场国家的需求增加,更入微的研究发现,祸首是国际原油市场上的投机客们。
  • 针锋相对,还是里应外合?——中国现实与诺贝尔经济学奖的暖昧关系
  • 到底是中国的宏观调控实践在证伪诺贝尔经济学奖的研究成果,还是诺贝尔经济学奖的研究成果为海外针对中国宏观调控的不同声音提供了新的更有威力的炮弹?或许都不是。真实的情况是中国正在进一步接近市场,但其接近的路径和步态显得过于隐晦。
  • 中国循环经济第一步请注意脚下!
  • 不少人对循环经济的理解相当无知.一些地方政府主导的模式也值得警惕。
  • 增值税制改革破冰而出
  • 仔细地比较一下增值税制改革启动与否的利弊,就会发现,所谓“逆向调节”的举措,一旦同现实中国的国情相遇,便可能成为一种“正向调节”的行动。既然改革早晚要启动,早启动晚启动都要花钱,趁着钱多的时候启动,抓住税收的旺季启动,肯定是一个适当的选择。
  • 证监会正值风口浪尖
  • 中国证券监管机构的职能与市场发展之间的错位正日益突显,如果进一步加剧的话.将有撕裂整个证券市场的危险。
  • 美元升息升值将同步出现
  • 通过对政治、经济因素的分析,可以认为美元将进入逐步升息周期.并且美元汇率也将进入升值阶段。但两者的相关性不大。
  • 广发行:用心服务与客户双赢之道
  • 今年以来,各家银行纷纷推出外汇结构性存款产品,这为手里攥着外币的居民提供了很好的投资渠道。
  • 汽车“国美”
  • 销售商开始从生产商的手中争夺市场定价语权,在汽车领域能否出现如家电领域的国美那样的“渠道为王”?
  • 日本汽车在华亡羊补牢
  • 他们长期轻视中国,为此付出了高昂的代价。如今他们醒悟过来了。本田已经在中国形成了规模;丰田的世界战略中,中国占了最重要的位置;三菱则把今后的轿车生产重点放在了中国。
  • 兰考:农村合作社归来——合作的乐趣
  • 分田到户20多年后,建国初期的农业合作社又回来了,不同的是,这次不是行政力量干预,而是市场自发作用造成的合作。合作在中国最基础的地方是如何实现的?现代合作的精神如何在中国传统小农意识的领地发芽成长?
  • 合作的烦恼
  • 郭宪启已经连续两个晚上没有合眼了。一大早他就来到村委大院,布置会场。郭宪启是陈寨村的村支书,一个四十开外,看上去敦厚实在的人。
  • 风水先生的现代生活
  • 神秘的风水先生在商业化时代有了新的身份——企业“地理顾问”,生意兴隆,但在中国内地尚无公开的合法身份。
  • 少帅出走(下)
  • “你是个职业经理人。职业经理人讲的是职业道德。而不是企业情感。”
  • 白宫前沿
  • 对美国政客来说,与媒体打好交道是获得选举胜利、扩大权力基础的关键所在;而对美国利益集团和企业组织来说,通过新闻媒介来制造舆论影响政府的外交决策,是一个重要的实现政治和经济利益的途径。
  • 土耳其“加盟”路远
  • 在欧盟看来,土耳其“通奸罪”法律议案违背了欧洲“后现代”社会文化的宽容精神和价值观,表明土耳其社会尚未演化到可以加入欧盟的程度。
  • 再说市场缺陷
  • 三大行业的大干快上,倘从局部和企业层面看,可以说无可厚非,但从全局和政府层面尤其从中央政府的角度看,最终可以预期的局面必然是,有一半甚至一半以上的企业将因产品无市场而破产倒闭!
  • “完美先生”和克林顿
  • 我在职业生涯中屡次遇到“完美小姐/先生”。如果谁不太清楚各类企业管理丛书中提到的“A角”的概念,可以去CBD任何一座高级写字楼看看这群完美小姐/先生。完美小姐/先生和这个时代中涌现出的越来越多的外资企业工作人员一样,都是年轻的上班族;和他们的同类不一样的是,完美小姐/先生依靠一套看似毫无瑕疵的人生准则生活,他们有着超乎寻常的上进心和精确到小数点以后两位数字的质量标准;他们热切地
  • [社评]
    又一个垄断行业面临瓜分

    影响
    不服?罚得你破产!(杨松涛)
    传销虎口逃生(产岳军)
    再不买国产手机了(刘亮邦)
    五口人等于五头猪?(肖兴旺)
    人事
    批判
    媒体
    数据
    天下
    谁在帮耐克狙击中国?——深圳判例后患无穷(周季钢)
    两家“NIKE”恩仇录
    维护还是曲解了法律?
    中国基金评级排行榜
    生活
    [关注]
    3万元一场的考试(曹海东)
    心碎抑或拯救:即将消失的盐场(王信川 曾晓阳)
    [策划]
    经济学家,请自爱一点!(姜波)
    [版权合作]
    亚洲航空企业能够躲过廉价风暴吗?(筒井干雄)
    如何发现中小板陷阱企业(水落隆博 丸山尚文)
    [经济时局]
    欧盟炮轰中国知识产权保护(刘建辉)
    到底谁造成了国际油价飙升?(陈言)
    针锋相对,还是里应外合?——中国现实与诺贝尔经济学奖的暖昧关系(周阳)
    中国循环经济第一步请注意脚下!(高辉清)
    增值税制改革破冰而出(高培勇)
    [资本·金融]
    证监会正值风口浪尖(牛丽静)
    美元升息升值将同步出现(李冰)
    广发行:用心服务与客户双赢之道(鸿知 荆吉)
    [产业·企业]
    汽车“国美”(庞建新)
    日本汽车在华亡羊补牢(陈言)
    [特别报道]
    兰考:农村合作社归来——合作的乐趣(周季钢)
    合作的烦恼(周阳)
    [非常之道]
    风水先生的现代生活(庞建新)
    [连载]
    少帅出走(下)(姜波)
    [专栏]
    白宫前沿(张国庆)
    土耳其“加盟”路远(史志钦)
    再说市场缺陷(詹国枢)
    [随笔]
    “完美先生”和克林顿(颜夏)
    《经济》封面
      2010年
    • 01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