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词频与词的功能的相关性
  • 词频与词的语法功能有相关性,对于某一类词而言,有些功能与词频正相关,有些功能与词频负相关或无显著相关。而兼类词数量也与词频呈正相关,因此可以断定那些与词频负相关或无显著相关的功能就是这个词类的本职功能,那些与词频正相关的功能就是这个词类的兼职功能。
  • 同位结构与名词性偏正结构
  • 从结构间的转换关系看,同位结构中加入“的”字所生成的“N1+的+N2”结构,有的是名词性偏正结构,有的则仍是同位结构;造成这一差异的原因在于,“的”字提取的结构成分的不同。当“的”提取的N2是宾语成分时,“N1+的+N2”是名词性偏正结构,“的”字是结构助词;当“的”提取的N2是主语成分时,“N1+的+N2”则仍是同位结构,“的”是语气助词,具有强调和突显N1的功能。
  • “是”的任指义探讨
  • “是”除肯定判断义项外,表示“凡是”义的用法自中古汉语到现代汉语方言一直沿用不绝。客观语言事实中的“是因缘棒打不回”与“那股香比是花儿都好闻呢”(《红楼梦》)两者的“是”在语义上是有区别的:前一句的“是”表示“只要是”、“如果是”的意思,我们称之为“凡指肯定”义;后面一句的“是”表示“任何”、“所有的”的意思,不再有肯定判断作用,完全成为名词性中心语的附加成分,我们称之为“任指”义。相关的语文词典历来均将这两个不同的“是”统释为“凡是”,湮灭了汉语系词“是”词义的新发展。充分的语言事实可以证明,“是”作为名词性中心语附加成分的任指义项,是由它表示肯定判断的义项发展来的。文章旨在运用有关历史文献材料与现实的方言材料弄清两个问题:1.“是”任指义的功能及其语法特点;2.“是”任指义产生的年代及其发展脉络。
  • 《孟子》总括副词辨析
  • 范围副词中表示总括的词,如皆、胜、举、尽、咸、凡、偕、俱、并等,杨树达先生在《高等国文法》一书中,都作为“数之全”的表数副词,没有做进一步分析。在论及古代汉语虚词的著作中,也多把它们释为“表示总括”、“全都”,少有辨析者。文章主要讨论它们在《孟子》一书中用法上的细微差别,以弥补这方面的不足。
  • “商馈始于王”的“商”字作何解——兼论《逸周书·丰保》的成篇年代
  • 文章从甲、金文中“商”字多假借为“赏”(意为“赏赐”)的情况,悟出《逸周书·丰保》中“商馈始于王”的“商”也是通“赏”,全句的意思是赏赐从王开始。这样解释与上下文十分贴切。《丰保》与甲骨文、金文相同的用字现象,说明了《丰保》成篇的年代至少是在春秋中期或者远至西周的金文时期。
  • 唐诗中的“绶”
  • 对《全唐诗》中的色彩绶作穷尽的考察,分析它们的用法,指出唐代虽然仍以色彩和制式不同的“绶”表示官秩,但已不严格。在实际的语言运用中,可以是实指相应的官职,也可以是虚指,并初步探讨了原因。
  • 汉字字形结构分析和义素分析法
  • 义素分析法的理论基础是:词义不是最小的语义单位,词义是可以进行原子主义的分析的。一个词义之所以不同于另一个词义,那是因为它的内部语义特征——义素不同于另一个词义。中国古代的汉字字形结构分析中蕴含着西方义素分析的原理,而且,西方的最小语义单位义素在其语言所使用的表音文字字符中是无所依附的,而汉语的最小语义单位在汉语所使用的表意文字字符那里找到了自己的依托,字符实际上是义素的载体。作为义素载体的字符不仅可以为汉语义素分析所必需的最小语义子场的确定提供必要的依据,也可以为义素的最终提取提供线索和制约,从而可以弥补西方义素分析在上述两个方面存在的随意性和偶或性的缺憾。
  • 《语言学问题集刊》创刊
  • 汉语的乐音化发展趋势
  • 从古今语音的演变情况看,汉语语音明显地呈现出向乐音化发展的趋势;从现代汉语各大方言间发展的不平衡性看,也清楚地印证了汉语语音的这种乐音化发展趋势。文章透过中古汉语“疑、影”两母字在不同方言里反映出来的辅音声母脱落,转读成零声母的情况以及古全浊声母的消失;舒声音节鼻音韵尾[m、n、D]的减少;促声音节塞音韵尾[p、t、k]的减少和消失;入声调类的消失等现象,阐释了汉语语音的乐音化发展趋势。
  • 中文文本歧义字段切分技术
  • 中文文本的自动分词是中文信息处理的瓶颈技术,这一技术中的核心是歧义字段切分问题,它是影响分词系统切分精度的重要因素,也是自动分词系统设计中的一个最困难的问题。当前,国内对歧义字段切分提出了多种方法,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根据权威方面的资料,汉语书面语自动分词软件的歧义字段切分正确率很低,离实际需要的差距还是很大。文章展示了真实文本中获取的翔实语言材料和具体处理难点,在此基础上,全面展示在处理这一技术难题时所采用的技术路线以及取得的阶段性成果。
  • 宁波方言形容词摹状形式——兼议汉语的形态变化问题
  • 词形变化是语法形式的重要内容之一。由于受传统的语法学的影响,汉语语法界对汉语的形态性质持“缺乏丰富的形态变化”的观点。宁波方言中形容词的摹状形式不仅形态丰富、形象生动,其内部又是一个有序而分层的系统;它们具有重要的修辞功能和语法特点。这一事实从一个侧面告诉我们:汉语也有丰富的形态变化。
  • 潮州话的否定副词
  • 潮州话的否定副词与其他闽南方言的否定副词大同小异,与邻近的客家方言和粤方言中的同类词语既有联系又有区别,而与普通话的否定副词则在词形、语义及用法上均存在较大的区别。文章将潮州话的否定副词分为三组,对其内部表现和用法及其与普通话相关词语的对应关系作一概要描写,从中揭示出方言语汇和语法的某些特点。
  • 连州市丰阳土话的音韵特点
  • 连州市丰阳土话是粤北土话群中的一个地点方言,当地居民称之为“蛮声”。文章在比较详细的实地调查的基础上,归纳了丰阳土话的声韵调系统,并简要分析其主要的音韵特点,既有纵向演变的观察,又有横向关系的比较。
  • 晋语核心词汇研究
  • 围绕核心词汇,就相关的同义语素与非同义语素的取舍,就附加成分构词方式,以及使感词、分音词的构造等展开讨论,以展示晋语核心词汇的特征。提出了晋语核心词汇的特征最终取决于操本方言的居民在长达几千年里形成的造词意识和取料规则问题;又提出了晋语与官话之间的关系模式不宜定位于包容关系,而宜考虑为平行关系。这种平行关系可以追溯到商部落方言和周部落方言那里去。
  • 山西临县方言的语音特点
  • 通过临县方言和普通话的比较,从音位、声韵调、音节结构三个方面论述临县方言语音系统的特点。
  • 浅析“拿”字处置式
  • “拿”字处置式元代已出现,但其发展有着较大的地域差异性,即元代产生于北方,明代才出现于南方。自清代中叶开始直到现代汉语,南方的发展超过了北方,特别是在吴语中,处置式“拿”字句几乎完全替代了“把”、“将”字句。
  • “同位短语+们”简论
  • “同位短语+们”的现象,没有引起人们的注意。事实上,这种用例并不鲜见,至少有三种类型,即:“们”可以附在“指人的普通名词/名词性短语+普通名词”、“指人的专有名词+普通名词”、“指物的普通名词/名词性短语+普通名词”三类同位短语后,分别表示人或事物的复数和“某一类人/等人、之流”的意思。
  • 《语文研究》封面

    主管单位:山西省社科院

    主办单位:山西省社会科学院

    主  编:李小平

    地  址:太原市并州南路116号

    邮政编码:030006

    电  话:0351-5691862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0-2979

    国内统一刊号:cn 14-1059/h

    邮发代号:22-7

    单  价:6.00

    定  价:24.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