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华北会议与北京军区大改组(上)
  • 庐山会议余波——毛泽东关注华北 说到华北会议的由来,就必然要说到1970年的庐山会议。有研究历史的学者认为,华北会议是庐山会议的延续。这话虽然不一定准确,但没有庐山会议上的设不设国家主席之争,没有那份著名的“六号简报”,就不会有华北会议,这是不争的事实。
  • 王尚荣:受命组织指挥炮击金门
  • 1958年7月,为了惩戒蒋军舰艇在海上活动,打击美军舰艇逼近大陆为国民党军舰艇护航,制造“两个中国”的阴谋,中共中央、中央军委适时作出了炮击金门的重大决定。时任总参作战部部长的王尚荣,受中央军委和总部首长的委派,亲自负责这次炮击金门的组织指挥工作。我福建前线炮兵部队,用隆隆炮声“欢迎”了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1960年对台湾的“访问”。
  • “缔造”和“指挥”的风波
  • 在1970年7月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上,围绕在军队指挥问题上的提法,陈伯达、张春桥各执己见,争论不休 1970年7月,“两报一刊”(即《人民日报》、《解放军报》和《红旗》杂志)为纪念中国人民解放军诞生43周年所写的社论,题目叫做《提高警惕,保卫祖国》,其开宗明义的第一句话为:“伟大领袖毛主席亲自缔造和领导的、毛主席和林副主席直接指挥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已经走过了四十三年英勇战斗的历程。”
  • “宁做鸡头,不为牛后”的四十七军首任军长梁兴初
  • 提起梁兴初,人们准会说,他是“万岁军”军长。在抗美援朝中,他率志愿军三十八军在第二次战役中打了翻身仗,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赞誉三十八军为“万岁军”,称梁兴初是“万岁军”军长,确实不为过。然而,许多人并不知道,梁兴初原来还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十七军的首任军长!因此,本文不再讲述那些人人都知道的往事,而是把镜头聚焦到梁兴初一些鲜为人知的故事上。
  • 1969年的北京高干大疏散
  • 1969年3月至8月间,中苏边境接连爆发了几起冲突事件,之后,大军压境的苏联于下半年又私下向美国等国试探对中国核设施发动突然袭击的可能性。在此背景下,我国开展了防范“新沙皇”侵华战争的紧张战备和疏散在京中央领导人的工作。由于事件发生在“文革”期间,当时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风头正健,在他们的一手操纵下,被“疏散”人员实际上是换了个地方继续被“监禁”。
  • 巨星陨落——周恩来、朱德、毛泽东逝世
  • 延安与共和国的文化生态
  • 延安:抗战时期中国的另一文化中心 历史是现实的脐带。共和国史涵盖了20世纪后半叶,而它与此前的历史关联甚密,特别是与20世纪前半叶关系尤深。
  • 毛泽东与中央文革小组的设立
  • 毛泽东主持政治局常委会议,决定成立“文化革命五人小组”。彭真“列了个很大的名单”,“四大秀才都抓上了” 说到“中央文革小组”,先得从“文化革命五人小组”说起。1963年12月12日,毛泽东在中央宣传部的一个内部刊物上对文艺界写了一个不切实际的批语,说文艺界“问题不少”,人数很多,社会主义改造在许多部门中,至今收效甚微。许多部门至今还是‘死人’统治着”,“许多共产党人热心提倡封建主义和资本主义的艺术,却不热心提倡社会主义的艺术,岂非咄咄怪事”。1964年6月27日,毛泽东在文艺界整风报告的批语中,又批评道:“文艺界协会和它们所掌握的刊物的大多数,15年来,基本上不执行党的政策,最近几年,竟然跌到了修正主义的边缘。”
  • 王震:关键时刻敢讲话
  • 作为一个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和军事家,王震光辉的一生无疑是多姿多彩而又鲜明独特的,而他在长期革命斗争中所表现出来的那种是非分明和坚定立场,让人感到尤为可贵。
  • 中共党史上的“半个人物”和他圆满的人生
  • 在中共早期历史上,“二十八个半布尔什维克”之说曾相当流行。随着历史的大幕揭开,人们逐渐弄明白了它的来龙去脉,但对其中所谓“半个人物”仍感到费解。前几年出版的《杨尚昆回忆录》向世人洞开一角,透露了这“半个人物”就是后来担任中国外交部副部长的徐以新。通过打听和查询,笔者得知当年的老战士、徐以新的夫人陆红女士依然健在。是她的诉说,还有杨尚昆和一些老同志的回忆,使我们寻觅到一些徐以新的足迹,同时也揭开了他不寻常的人生经历……
  • 贺龙元帅亲自过问邓兆祥少将入党
  • 第六、七、八届全国政协副主席,海军原副司令员邓兆祥,11岁考入黄浦海军学校,在参加国民党海军时,先后两次赴英国皇家海军学院学习。1949年2月25日,他在上海吴淞率“重庆”号巡洋舰举行了震惊中外的起义。邓兆祥的一生有许多传奇的、鲜为人知的故事,他加入中国共产党就有一段不平常的经历。
  • 九届二中全会时的江青
  • 不知何处去 江青的保密观念是比较强的。1970年夏季在江西庐山召开党的九届二中全会是毛泽东提议,在中央政治局会议上决定的,会议要求九届二中全会召开的时间、地点和内容要绝对保密,连自己的秘书也不准透露。江青对此项纪律是严格遵守的。1970年8月18日下午,江青在办公室里看文件时,打铃叫我。我进去以后,她放下手中的文件,不紧不慢地对我说:“小杨,你现在马上召集我这里的工作人员开一次紧急会议,就说两天以后要到外地去。去干什么?我不能说。到哪里去?我不能说。什么时间走?我也不能说。但是,你们要作好立即要出发的一切准备工作。不要带电影片,不要带书籍,不要带录音机、录音带,要带上我的夹大衣、小大衣和薄的毛衣。虽然现在是气候最炎热的季节,但是我们去的那个地方,刚下飞机时气候非常炎热,然后,越走越凉爽,晚上睡觉还得盖被子,有时白天还穿薄毛衣。那究竟是什么地方,只许你们去想,不许说,不许打听。
  • 将帅战伤背后的传奇
  • 解放军第一代将帅都经历了血与火的铸造,灵与肉的熔炼,他们多数人是拖着伤残的身躯站在授衔台上的。可以说,闪耀在他们肩头的星花,是用鲜血换来的。他们无愧于那金灿灿的将星和金灿灿的最高荣誉。他们传奇的故事、腥风血雨的经历,已经构筑成了我们军队的铮铮铁骨,他们大智大勇、坚忍不拔的性格也熔铸成了不朽的军魂。
  • 下期要目
  • 读者调查
  • 平项山市石龙区
  • 《党史博览》封面
      2013年
    • 01

    主管单位:中共河南省委党史研究室

    主办单位:中共河南省委党史研究室

    社  长:路海江

    地  址:郑州市金水路省委大院

    邮政编码:450003

    电  话:0371-65903334

    电子邮件:zgdsw@371.net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5-1686

    国内统一刊号:cn 41-1179/d

    邮发代号:36-158

    单  价:5.00

    定  价:6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