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语文教材怎样编法才对路
  • 语文教材怎样编法才对路呢?要编得对路,关键在哪里呢?关键在于明白读课文学什么。
  • 文言文教学三论
  • 文言文教学现状与整个语文教学的现状一样,可谓有喜有忧,毁誉参半。当我们看到教材的编写体例中浸润着对中国传统文化精华的注重时,当我们注意到有越来越多的语文教师在文言文教学活动中渗透着对中国传统文化的推崇时,我们欣喜地感受到,对文言文教学目标的理解越来越向学科课程标准靠近;
  • 慕恋的情歌——《诗经·伐檀》主题新探
  • 《伐檀》的主题.两千多年来,众说纷纭,总的来说不外乎讽刺诗(毛诗为代表)、思妇诗(于非主编《中国古代文学作品选》)、闺怨诗(李防《太平御览》及何楷《诗经世本古义》)及赞美诗(姚际恒《诗经通论》,“此诗美君子不素餐”)。解放后,自北大《先秦文学史参考资料》确定《伐檀》是嘲骂剥削者不劳而食的诗以来,讽刺诗的看法占了统治地位。窃以为把《伐檀》的思想性定为讽刺剥削阶级多有不妥之处。
  • 以完成任务为基础的语言学习
  • 相当长的时间以来,语言教学领域就已认识到以完成任务为基础的语言学习的价值。也许这种学习方式最大的优点在于它激起学习动机后产生的效果。让学生去解决一个问题或完成一项任务可以激发他们的好奇心,这在传统的练习中经常是无法做到的。语言能力强的学生欢迎这种机会以在自然的情境下练习他们的语言技能,同时能力较差的学生也因渴望去完成任务而不再退却。语言重新体现了它适当的作用:是手段而不足日的。
  • 互动:读写关系新概念
  • 对“读写结合’这一传统语文教学的原则、方法,近些年来,评述者较多。否定者不少。笔者认为,语文教学效率长期居“低”不“上”,难以有大的改观,“读写结合”是一个主要的制约因素;实际上,“读写结合”,最多只能是写作教学的原则或方法之一,而不能作为阅读教学的原则或方法。其道理很简单,“读写结合”,“读”为宾,“写”为主;“读”是方法,是前提条件,“写”是目的,是全部使命。
  • 对“教学艺术”栏目的一个建议
  • 每次从门卫手中取回《语文学习》后,便顾不得妻催吃饭、妻逼睡觉,先贪婪的将所有的文章“扫荡”一遍,然后,才沏上一杯香茗,乘着一份宁静在钟爱的文章中神游。
  • 上海市松江第二中学专辑:校长的话/一石激起千层浪
  • 事情大出意料。在课堂讨论电影《林则徐》时,一名学生居然说:“明知洋人炮利船坚,却不顾国力,一味对抗以至引发战争,林则徐是导致我丧权辱国的罪魁祸首。”此言一出,全班哗然。
  • 办报的感觉不错
  • 天空中飘洒着霏霏的春雨。高三(5)班的同学正在多媒体教室上一堂语文课外活动交流课。黑板上“我与语文小报”几个字赫然醒目。闪亮登场唱主角的是学生和他们编辑的一份份小报。
  • “我为你们骄傲”
  • 一个老套的题目。小周同学却能从“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的老话引发出“勤是乐,苦也是乐”的一番道理来。我刚对同学们的评议作完简短的小结,小李便举手发问:“老师,您认为‘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这副对联怎么样?”我本想立即回答,却又发觉小李似乎话中有话,便把皮球踢还给他。
  • 试写对联
  • 在学习陶渊明的《归园田居》时,那些琅琅上口、对偶工整的句子吸引了不少同学。如“方宅十余亩,草屋八九间。榆柳荫后檐,桃李罗堂前”、“狗吠深巷中,鸡鸣桑树颠”等等。同学觉得这些句子好读,好听,易记,易背,很有味。这些句子其实也是一副副对联。于是,我产生了一个念头:让同学们试写对联,从中感受语言表达的丰富和优美。
  • 头发是真是假
  • 在语文教学中,不仅要重视听说读写能力的训练,更要重视思维能力的培养。如果听说读写是“血肉”,那么,思维则是“灵魂”。因此,作为语文教师,我总是竭力培养学生思维的习惯,指导学生思维的方法。
  • 以诵读引导理解
  • 《琵琶行》第二教时。着眼于以诵读引导学生感知诗的深层思想感情。
  • 重要的是培养兴趣
  • 曾听于漪老师说,她初进中学时对语文课不感兴趣,后来是老师把她的兴趣培养起来而使她终身受益的。事情就是这样明白:兴趣对于语文学习十分重要。放眼而今的莘莘学子,语文水平高的必然对语文学习有兴趣.虽然不能绝对地说兴趣与水平成正比,但二者之间的良性互动关系是显然存在的。这一点语文教师看得尤其清楚。
  • 让课堂充满诗意
  • 我们的祖国是诗的国度,我们的国语是诗的筋骨,我们的课堂也应该充满诗意。语文是最重要的人文载体,诗歌是人文精神不倦的歌手,我们的课堂也必然充满诗意。
  • 说皇武子之辞
  • 《觳之战》是《左传》名篇,也是高中语文传统教材,篇中弦高、皇武子和百里孟明等人的几段外交辞令尤为后世学者所称道。令人遗憾的是现行《语文》高中第五册课本、教学参考书以及笔者所见到的各种选本的注疏,对郑国大夫皇武子在驻郑秦军秣马厉兵欲充内应之际前往客馆发表的一段致辞所作的注释,均有扦格难通之处,给教学带来较大的障碍。为此,谨就个人研读所得,略陈管见。
  • 《海燕》中的白璧微瑕
  • 文学作品中,有的名篇杰作也难免某些失误,正如名家伟人有时也犯错误一样,不足为奇。然而我们必须是非分明,以汲取教训;再不要像过去“为圣人讳”那样闭口不谈,甚或为之回护。如果这样的作品选人教材,那就要在讲出其妙处之后,再给学生指出这种失误或不足.其理不言而喻,兹不多赘。那么我们就谈谈《海燕》中的意象的混乱情况。
  • “可取”是不可取的
  • 《语文学习》1999年第4期刊登了两篇关于《苏州园林》的文章:一篇是方仁工先生的《“不足取”与“可取”》,一篇是姚敬业先生的《请勿轻易修改名家名篇》。两篇文章都是针对初中语文教材所选课文《苏州园林》一文中那句“这是不足取的”是否应该改成“这是可取的”的问题发表看法的。
  • 这个“的”字应在哪里
  • 鲁迅的《藤野先生》一文中有这样一句话:“在我所认为我师的之中,他是最使我感激,给我鼓励的一个。”上海新编语文(H版)八年级第二学期课本编入此文,这一句被改为“在我所认为我的师之中,他是最使我感激,给我鼓励的一个。”(见该教材105页)
  • 《得道多助失道寡助》的标题
  • 初中语文第五册21课《孟子二章》中,第一章是《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孟子的这篇小短文可谓脍炙人口,流芳百世。尽管课本的内容已有多次改动,而这一短文每次都被选中。然而,笔者在多年的教学生涯中,每当给学生讲到这一课时,就有一个难以给学生讲清的问题,那就是:本文的中心句是哪一句?
  • 数学式名言专题
  • 请阅读下列精妙的数学式名言,领悟其蕴含的哲理,然后分别从提供的立意中选择恰当的观点(也可以自己从材料中概括),写不少于600字的议论文。题目自拟。
  • 高三作文训练的三个参照
  • 作文,是考察学生语文素养的重要标尺,作文的成败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着语文科高考的成败。作文训练难度大,费时多,见效慢,非经日积月累地艰苦训练,难奏其效。高三学生面临高考,时间短,任务重。那么,根据什么对高三学生进行作文训练呢?我认为,在把握《大纲》要求和《考试说明》精神的基础上,还应把握住以下三个参照。
  • 高考作文与想象能力
  • 创造力的培养是21世纪教育的主题。也是教育个性化的具体体现与此相应的高考作文命题,在一个相当长的时期内也许仍以材料作文为主重点还是考查学生的想象能力和创新精神。鼓励他们想象和创新
  • 作文絮语
  • 在作文过程中相机诱导,教师更像个导演。没有平庸的题目,只有贫乏的思想。
  • 追求诗意人生
  • 曾桓开是十足的文学发烧友,他的笔名叫吾同树。与所有青少年文学爱好者一样,他对文学的感情圣洁清纯,真挚深厚,历久弥笃。小学三年级看动画片《小飞龙》、《恐龙特级克塞号》,非常投入,每看一集,便用有限的文字加上拼音,将情节复述在小本子上,集集不落,写了近万字。稍后,又对古诗词和对联发生浓厚兴趣,认真抄录。一两年工夫,竟辑成厚厚一册。读多了,抄多了,就试着去写,到小学毕业时,写了上百首诗,编成手抄诗集《承志庐诗稿》。
  • 爱上了,就别撒手
  • 我与文学结缘十年,如果从小学三年级首次复述动画片内容算起的话。而有意识地进行写作,至今也有五六年了。我有过成功的喜悦,也拥有许多教训和体会。人的一生,尤其是在青少年时期,特别需要文学的滋养。阅读优秀的文学作品,就像跟伟人对话,可以增长见识,净化心灵,参悟人生。
  • 乐山睡佛
  • 千里迢迢,我从东海之滨赶来岷江,瞻仰举世闻名的乐山大佛和卧波大睡佛。
  • 赤壁遐思
  • 抖落了满身粉笔灰的疲倦,在一个江南草长、群莺乱飞的季节,我有幸游览了赤壁古战场。
  • 音乐之声:新世纪与古典音乐
  • 一百年前,即1899年,谁能想到20世纪会兴起爵士乐、摇滚乐和电子音乐等五花八的音乐语言?尤其是“硬摇滚”(Hard Rock)。它和“重金属摇滚”(Heavy Metal Rock)一样,都是用巨大的音量、沉重的打击节奏和企图迫使人的脑神经失控的音感来表达自己的意图。20世纪60年代后期,由于电子乐器装置的加入,硬摇滚的刺耳声进一步加剧而延伸、演变,成为重金属摇滚。尽管我讨厌这种音乐,但我得承认,它也是人性一个侧面的表现。
  • 投向音乐海
  • 你听,成千上万的陌生人走进来,成千上万的知音人住下来,很多人都不想走了,那么小的海,要让那么多的人泅游;那么大的海,直径也只有11.8公分。你说,有那么大又那么小的是什么海?是的,音乐唱片海。
  • 混合着痛楚的愉悦
  • 我的文学作品要是能写得像肖邦的乐曲那样该有多好!音乐在我心里具有永久的神秘感和神圣感。我真的不知道音乐的语言为什么会有那么大的容量和如此动人心魄的力量。
  • 推荐《东史部日记》
  • 我第一次知道“东史郎”这个名字,是在1996年8月的一天看中央电视台《东方时空》的时候。有一个叫东史郎的日本侵华老兵,公开出版了一本名叫《东史郎日记》的书。东史郎在书中记载了自己、同伙以及所在部队对中国的烧杀淫掠等种种罪行。
  • 语言具有“纠错”功能
  • 1999年第4期《语文建设》《镭射》一文,认为“镭射”一词的得名“名不正,言不顺”,并称虽然已经知道“镭射”与“镭”毫无瓜葛,但“至今见了这些东西.却还是有点发怵”。其实像这样“不正”之名岂独“镭射”?众所周知,“海关”不是海边关口,而是遍及内陆各地的对出入境物品进行管理的国家机关;“铅笔”与“铅”没有关系,而是用石墨所制;“酱油”不是油,而是一种水溶液;“电木”不是木,而是一种由苯酚和甲醛合成的塑料绝缘材料;“混凝土”不是土,而是用水泥、石子和水按一定比例混合而成等等。
  • “浮出水面”析
  • 近年来,我国的语言文字呈现出一种异常活跃时常更新的态势——一些富于表现力的新词犹如雨后春笋般地涌现出来——“浮出水面”(或日“浮出海面”“跃出水面”)就是这类具有鲜活生命力的新词中的一个典型,它正日益频繁地亮相于各种传播媒介。因此,有必要作一番分析和归纳。
  • “打出了”与“打了”
  • “打”与“打出”有所不同,不能混淆。
  • 等于·大于·小于
  • “和”作连词,与顿号用在一块,表示层次关系时,有三种情况。
  • 关注另一面
  • 常常收到这样的来稿,它们或提出一得之见.或提供一段资料,或展现一篇教例。它们的作者都来自于或远或近的教学第一线的普通教师。他们的语言是朴实的.却表现出鲜活的生命力、虽然我们无法一一与他们相识,然而他们的文字却深深地打动编辑部同仁的心.我们从中体察出一种交流的渴望。正如本期《对“教学艺术”栏目的一个建议》一文中周远喜老师所说的:“……在农村甚至是边远的地区,依然有相、与一批教师默默无闻、兀兀穷年,醉心教改,潜心于课堂教学艺术研究矢志不渝。”
  • [教学争鸣]
    语文教材怎样编法才对路(宋子江)
    文言文教学三论(陈爱平)
    慕恋的情歌——《诗经·伐檀》主题新探(曾正平)
    [海外传真]
    以完成任务为基础的语言学习
    [教师园地]
    互动:读写关系新概念(严华银)
    对“教学艺术”栏目的一个建议(周远喜)
    [教学艺术]
    上海市松江第二中学专辑:校长的话/一石激起千层浪(吴钟麟)
    办报的感觉不错(朱桂娟)
    “我为你们骄傲”(邱剑云)
    试写对联(李道明)
    头发是真是假(方崇智)
    以诵读引导理解(陈崎通)
    重要的是培养兴趣(夏戈雨)
    [教学短论]
    让课堂充满诗意(周世忠)
    [备课笔记]
    说皇武子之辞(毕宜佩)
    《海燕》中的白璧微瑕(高蓬洲)
    “可取”是不可取的(任继敏)
    这个“的”字应在哪里(上海中学)
    《得道多助失道寡助》的标题(张书森)
    [每月作文题]
    数学式名言专题(张国学)
    [写作指引]
    高三作文训练的三个参照(陈希良)
    高考作文与想象能力(邵作彦)
    作文絮语(钟维崙)
    [作文个例]
    追求诗意人生(李振)
    爱上了,就别撒手(曾桓开)
    [我的照相册]
    乐山睡佛(李志)
    赤壁遐思(杨桦)
    [闭翔腔间]
    音乐之声:新世纪与古典音乐(赵鑫珊)
    投向音乐海(庄裕安)
    混合着痛楚的愉悦(白桦)
    [青春书架]
    推荐《东史部日记》(李镇西)
    [语言丛谭]
    语言具有“纠错”功能
    “浮出水面”析(潘六弟)
    “打出了”与“打了”(孟佶)
    等于·大于·小于(孙世远)
    关注另一面(何勇)
    《语文学习》封面

    主管单位:上海世纪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主办单位:上海教育出版社

    主  编:包南麟

    地  址:上海永福路123号

    邮政编码:200031

    电  话:021-64373598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1-8468

    国内统一刊号:cn 31-1070/h

    邮发代号:4-253

    单  价:6.00

    定  价:72.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