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点燃起心中的一盏灯——写在“全国作文成功教例”征文比赛揭晓之际
  • 去年第10期,本刊刊登了“全国作文成功教例”征文比赛启事,发动全国各地的语文教师拿出自己成功的作文教例。众所周知,写作学科不如数理化那样具有严密的科学性和系统性。为提高作文教学效率,长期以来广大教师在苦苦探索。80年代初,我们就曾经搞过一次“中学作文指导实例”的征文比赛,
  • 融入时代 走进生活
  • 教育是朴素的。传统的教育理念“温故而知新”、“学而不厌,诲人不倦”、“有教无类”、“不愤不启,不悱不发”、“学然后知不足,教然后知困”、“教学相长”……几千年,人们依然津津乐道,教育的规律是不可抗拒的。作文教学也是。“因字而生句,积句而成章,积章而成篇”;“文章当从三事:易见事,一
  • 作文教学与教师功力
  • 作文教学历来是语文教学的薄弱环节。这里有教材问题,也有教师问题。就教材而言,“表达教材”远不如“阅读教材”的底蕴深厚,体例也显得较为散乱;就教师而言,存在着重视“阅读”而忽视“表达”的现象,作文教学往往缺乏设计,显得随意;而作文教学不同于阅读教学的特殊性还在于,作为其核心内
  • 有层次地激发学生的写作兴趣
  • 作文教学当不断激发学生的写作兴趣,这是共识。有了共识,并不等于就有了行为,理念转化为行为,既有策略的问题,又有操作实践的问题。读了十几篇“作文成功教例”的获奖征文,感受最深的,就是这些教师充分注意到兴趣的层次性,将学生的学习心理与学生的思维能力综合在一起设计课堂教学,从而使共识转化成自己的行为。这些成功的例子,一定会给绝大多数的语文教师或此或彼的启示。
  • 不拘一格总是新
  • 一篇又一篇的“作文成功教例”放在我的面前。我阅读,我学习,我思索;蓦然,一个思想从头脑中跳了出来:不拘一格总是新。
  • “全国作文成功教例”征文比赛获奖名单
  • 阅读教学:在当代文化语境中
  • 1阅读是一种社会行为,也是一种文化现象;阅读教学当然也是一种社会行为,也是一种文化现象。因此,如果将阅读教学放在文化的大背景中加以考察,或许有助于我们认清阅读教学的本质、任务、方法等诸多问题。要将阅读教学放在文化的语境中考察,可以有两种选择:或者在纵向的文化发展链条中考察阅读教学,或者在横向的文化断面中考察阅读教学。
  • 母语教育实质是精神教育
  • 语文教育,越来越推崇“技术”。
  • 背诵的两面性
  • 读1999年第2期《语文学习》杜常善先生的文章《语言粗俗贫乏与语文教育理论》,感慨颇多。
  • 把时间还给学生
  • 把时间还给学生,换句话说,就是给学生充分的时间,尤其是课堂阅读教学,一定要落实三个充分,即:给学生充分的阅读时间,充分的思辨时间,充分的说话(发表己见、互相辩论)时间。要让学生在读中感,在思中悟,在辨中明,在说中得。把时间还给学生,是一种理念,一种教育思想。
  • 无悔的选择
  • 22年前,在高考志愿填报表上,我一口气填上了三所师范类学校:华师大、上师院、北师大.当教师的决心可谓大矣。后来,如愿考进了上师院(现在的上海师范大学)。四年后被分到控江中学,从此,开始了我的教师生涯,至今不悔。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自己能坚守这三尺讲台。
  • 日本的中学国语教育
  • 在介绍日本的中学国语教学之前,我们需要大致了解一下日本的学校教育制度。
  • 作文与做人
  • “作文教学如何构建素质教育的支点?”这个经常萦缠于心的问题牵出了一段往事的回忆……
  • “茨威格自杀”的背后
  • “茨威格为什么要自杀?”
  • 语文教学改革的突破口
  • 让学生展现风采
  • 开学初,由于小鲁同学的《海的女儿)被推荐发表,同学们的写作热情日益高涨,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里,涌现了一批学生佳作。怎么使他们能更好地相互学习?如何使同学们进一步懂得写作的真谛,如何深入激发学生的写作热情?我努力寻找着最佳方案。于是——
  • 编演小品
  • 《画意绵绵》是高二第一学期教材上的一篇自读课文,以人类艺术史上绵延不绝的“画意”为线索,描画了各类艺术家的悲喜人生,展示了人类在精神领域永无止息的探求。在备课过程中,我深
  • “单元练习”的新形式
  • 《人物形象鉴赏》的单元教学结束了。按照常规进行刻板的单元练习?若是,恰似一盆冷水扑灭了同学们正熊熊燃烧的对文学的挚爱;若不是,那该怎么办?
  • 治“乏”之术
  • 一个“乏”字几乎概括了学生语文学习的现状:词汇量“乏”,撰文术“乏”,思维“困乏”,阅读量“缺乏”,其中阅读量之“乏”是根源。
  • 文理教学须沟通
  • 语文是普通教育的基础,是学好其他学科不可缺少的工具。中学语文教学要密切配合理科教学,实践证明,学生语文学不好,直接影响学习数理化。
  • 介绍一道文理综合题
  • 为激发学生学习语文的兴趣,笔者经常将其他学科的知识特别是理科知识结合到语文教学中来,设计一些文理综合题,尝到了甜头,这里介绍一道这样的题:
  • 什么是作文“新概念”
  • 中学语文教学的现状的确堪忧。对于以“新概念作文”为代表的来自各方面的批评,语文教育界自身首先得沉得住气;那么,对被媒体炒作得沸沸扬扬的“新概念作文”到底怎么看——
  • 何谓“物语”
  • 前年,有一部名为《婚姻物语》的电视连续剧在国内上映,该剧名的前二字“婚姻”谁都懂,但是后二字“物语”却令许多人感到莫名其妙。更令人感到莫名其妙的是该剧上映以后,“物语”竟然很快就成了一个时尚的新词。如:有一个女歌星XXX出了一本谈养颜美容知识和方法的书《XXX美颜物语》,
  • 自我形象设计——写作训练一例
  • 这次写作训练的课题是:自我形象设计。要求每一个学生设计自我形象的标志,即描绘一幅简明的图画,将理想追求,兴趣爱好,个性特点等方面的内容浓缩在“标志”之中,并且用简短的文字对“标志”的内涵进行说明和评述。同时,列出以下几个项目:姓名、性别、出生年月、个人爱好、最爱读的一本书、自撰格言。作文训练的时间为一周,学生广泛阅读有关资料,酝酿修改,最后定稿。
  • 盆景“窥谷”的由来
  • 笔者这盆“窥谷”是经过数年惨淡经营培养而成的,可谓“十年磨一剑”(爱岛《剑客》),“千呼万唤始出来”(自居易《琵琶行》)。
  • 我的母亲
  • 小时候,我常在母亲劳动的地里捉低飞的蝴蝶,望天空里飘飞的白云,或看母亲躬耕的背影……做着想飞的梦;常常依偎在母亲怀里听她讲那过去的故事、唱那动人的歌谣……在那深深的母爱中享受幸福。
  • 畅想人类未来
  • 二名及其避讳
  • 困惑从哪里来
  • 前不久,编辑部来了一批小客人,他们是上海七宝中学学生课题组的成员,就当前的语文教学对编辑部作一个采访。学生们从课堂教学、课外阅读到语文学科性质、语文大讨论等诸方面提出了许多问题,显示出当代中学生开阔的视野和敏锐的思考能力。
  • 下期要目
  • 高原的风景——拜谒高原
  • 我对西藏不陌生,尽管从未踏足那片高原,却在不少电视片中领略过迷人的雪域风光。
  • 缘登苍山
  • 经过一场风雨雪雹的洗礼,迎来初升的朝阳。夏初的苍山,雪线平均在海拔3800米之上,我们10名队员挤在山间亭中席地野宿。
  • 雨中贵清山
  • 到贵清山时,逢雨。陇上仙境的贵清山云霭低垂,雨烟蒸腾,更添了几分仙气。远望,翠绿的山峦在雨中朦胧,一下变得隐约奥玄。近处的山岩水灵灵的闪着青碧之光,令你陡然生出森森寒如铁的感觉。天像孩儿脸似的善变,忽而雨骤,忽而雨歇,有时半山阴半山晴,有时半山云半山雨。在山腰处缭绕的云雾,像突然被撵动的羊群,急匆匆地飘浮移动,刚才还是白乳般的润,一下子就像宣纸滴上水墨晕出乌青的云团来。
  • 《国殇》不属于《九章》
  • 推荐《牛棚杂忆》
  • “什么是牛棚?”
  • “总地说来”与“总的说来”
  • 在一篇文稿中我使用了“总地说来”,编辑改为“总的说来”。是我错了还是编辑错了?编辑没错,因为“总的说来”是传统的写法。是我错了?不然。我觉得‘总地说来’是合理的写法。
  • “的”和“地”的分工
  • 由于数十年来一直从事现代汉语的教学与编辑工作,因而常常有校友和刊友来电来函,跟我讨论语法方面的一些问题。“的”和“地”的分工问题便是其中之一。为此,我在80年代就对“的”和“地”的使用情况做过一番调研,调研的结果可参看拙著《中学语法体系新解》(上海教育出版社1987年5月出版)。
  • 一“点”也不马虎
  • 邓小平同志的一则名言中,“我是中国人民的儿子”和“我深情地爱着我的祖国和人民”之间,究竟是用的逗号呢,还是用的句号?
  • 对选择问句的再认识
  • 选择问句是现代汉语的一种常见句式。吕叔湘先生在他主编的《现代汉语八百词》中指出,选择问句的格式是:
  • [本刊特稿]
    点燃起心中的一盏灯——写在“全国作文成功教例”征文比赛揭晓之际(曾加乐)
    融入时代 走进生活(徐虹)
    作文教学与教师功力(金志浩)
    有层次地激发学生的写作兴趣(步根海)
    不拘一格总是新(方仁工)
    “全国作文成功教例”征文比赛获奖名单
    [教学争鸣]
    阅读教学:在当代文化语境中(黄伟杰)
    母语教育实质是精神教育(韩军)
    [教师园地]
    背诵的两面性(王泽清)
    把时间还给学生(周菊华)
    无悔的选择(周菊华)
    [海外传真]
    日本的中学国语教育(青野力 上村英美)
    [教学艺术]
    作文与做人(吕增耀)
    “茨威格自杀”的背后(程元)
    语文教学改革的突破口(吕勃)
    [教学短论]
    让学生展现风采(丁晓民)
    编演小品(徐晓文)
    “单元练习”的新形式(杜育敏)
    治“乏”之术(邵弭)
    文理教学须沟通(万继允)
    介绍一道文理综合题(刘士明)
    [写作指引]
    什么是作文“新概念”(胡子)
    何谓“物语”(冯大庆)
    自我形象设计——写作训练一例(孟怀东 姚景文)
    [我的照相册]
    盆景“窥谷”的由来(李永全)
    我的母亲(溱淮)
    [每月作文题]
    畅想人类未来(夏德明)

    二名及其避讳(戴建国)
    困惑从哪里来(何勇)
    下期要目
    [阅读新空间]
    高原的风景——拜谒高原(庞天舒)
    缘登苍山(杜云峰)
    雨中贵清山(朱文杰)
    《国殇》不属于《九章》(张国敏 郑常庚)
    [青春书架]
    推荐《牛棚杂忆》(孙军业)
    [语言丛谭]
    “总地说来”与“总的说来”(于宗瀚)
    “的”和“地”的分工(何伟渔)
    一“点”也不马虎(朱泳燚)
    对选择问句的再认识(杨学淦)
    《语文学习》封面

    主管单位:上海世纪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主办单位:上海教育出版社

    主  编:包南麟

    地  址:上海永福路123号

    邮政编码:200031

    电  话:021-64373598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1-8468

    国内统一刊号:cn 31-1070/h

    邮发代号:4-253

    单  价:6.00

    定  价:72.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6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