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美国英语语言艺术的12条标准
  • 开展课堂讨论的策略
  • 引导学生读懂报纸上的社论
  • 加利福尼亚州初中听说评价框架
  • 声音·反馈
  • 高考作文及现行作文教学之辨护
  • 《语文学习》2003年第11期刊登南开大一学生对现行作文教学的种种“批判”,作为一名一线高中语文教师,我忍不住把它一读再读,感到最高兴的是学生开始和教师真诚对话了,我想只有这种对话才是避免教与学脱节的最有效方式。就学生们的观点来看。有许多
  • 让童心童 焕发光彩——谈《我喜欢你,狐狸》一诗的创作
  • 上个世纪的80年代初,我开始了儿童文学的创作和研究,研究的对象是中外一些著名的儿童文学作家.包括小说家、童话家和诗人;与此同时我也进行了儿童诗的创作。那时我刚刚成为父亲,面对着女儿和她的一群小伙伴们的成长过程以及行为方式.我寻觅着自己的创作灵感和素材,然后转化为
  • 语文是什么?——呼吁“语文”一分为二
  • 今年3月中旬,在浙江师范大学举办了一次“现代语文教育理念”学术研讨会,会议主题是中学语文界长期关注而又争议不断的问题——语文是什么?会上,专家、学者、一线教师讨论热烈,畅所欲言。本刊应邀参加了会议,特选取部分有代表性的交流论文在此发表。
  • “语文是什么”讨论·之二——语文就是语言和文学
  • 语文是什么?答:语文就是语言和文学。这本来是常识,即早已经被人们长期的实践证明是正确的,谁也不会怀疑,因而也无需论证。世界上教育发达的围家,如美国、英国、法国、俄罗斯、德国、日本等,语文就是语言和文学,是常识;中学语文(母语)课程,或分成两门课——语言(含写作)课和文学课;或合成一门语文课,每一册语文课本都分成平行而相对独立的语言(含写作)和文学两个系统;无论是分成两门课还是合
  • “语文是什么”讨论·之三——语文本体与语文构成
  • 语文是什么?我们的回答有许多种:语言+文字.语言+文章,语言+文学,语言+文化。历来的争论大致上都是在“文字”“文章”“文学”和“文化”之间的选择或权重的分配上。从来没有人想过,“语文是什么”这是一个什么性质的问题;A+B这种回答方式是关于“语文是什么”的问题的回答吗?
  • “研究性学习”是语文学习的内在需要
  • 《高中语文课程标准》指出:“语文是最重要的交际工具,是人类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工具性与人文性的统一,是语文课程的基本特点。”人文性决定了语文学习的个人性、体验性和创造性。在科学大行其道的近代,语言、文学等人文学科之所以能够杀出科学主义的重围,最终成为具有独立价值和意义的学科,最基本的前提就在于人类主体
  • 学当语文教师
  • 去年教师节前.有报社约稿,我想起于漪老师一次谈话中的感慨,就写了篇随笔。于漪老师说的是“我一辈子教语文.一辈子在学当语文教师”——这是句耐人寻味的话。不知怎么回事,报纸出来时变成“我一辈子教语文。一辈子在学校当语文教师”,多了一个字,便无味了。可是因为是于漪老师说的,又是文章的话头。读者以为必有深意.大费思量。正是:多了一个字,多出多少
  • 到底是“不尽人意”还是“不尽如人意”
  • 语文教学方法与教学内容
  • 教学方法与语文教学方法,是一般与特殊的关系;讨论语文教学方法,应该先弄明白“什么是教学方法”。然而对于“教学方法”的定义,学术界颇多分歧:对于教学方法的分类方案也各式各样。①为了直奔本文所设定的主题,我们姑且回避如何定义教学方法的问题.而换一个“怎样理解教学方法”的角度来展开讨论。
  • 分块收割:范围小,容易到边到角——《金黄的大斗笠》教学录
  • 敢于“讲读”,善于“灌输”——《米洛斯的维纳斯》教学实录
  • 两个课例的评议
  • 我想将上面的两篇课例放在一起评说。首先做一点解释:这两堂课按通行的标准,在我看来都是很优秀、很成功的;但我以为教案和课例研究主要不是为其做鉴定和嘉奖,而是要从中引出具有学术价值的议题加以研讨。所以对两篇课例中大家都能看出来的优点.我就不一一指明了,我只说我认为有探讨必要的地方。
  • 是“秋风”好,还是“冬风”好
  • 学完《茅屋为秋风所破歌》,进入课堂最后环节:集思广益——读出疑问。一个平时喜爱写作的同学提出:“诗歌题目中‘秋风’若改为‘冬风’则更能体现作者忧国忧民的情怀。因为从借景抒情的角度看。写冬,更能写出当时肃杀的环境,从而更能激发读者的共鸣。”一石激起千层浪,颔首的、摇头的、窃
  • 关于“群臣吏民”的讨论
  • 正如教参所说,《邹忌讽齐王纳谏》一文“情节曲折生动,语言上的障碍也不大”。因此课前布置学生通过注释、辞典做好预习,并要求他们试做练习一。这样,既可使学生从成功中找到预习的乐趣,又能节省课堂上师生互动、生生交流的时间。
  • 一段难忘的经历
  • 自1981年参与高考辅导,20年了。1985届的高考辅导有些印象,至今没有磨灭。
  • 以至孝至诚 为至情至文——谈《陈情表》的表达艺术
  • 干百年来,人们把《陈情表》与《出师表》相提并论。苏轼说:“读《出师表》不下泪者,其人必不忠,读《陈情表》不下泪者,其人必不孝。”《古文观止》点评道:“情之至者,自然流为至文,此等文章……字字是泪,字字是血,未尝有意为文,而文无不工。”由此可见《陈情表》是一篇千载传而不衰的情文兼美的至文。
  • “高考作文辅导”质疑
  • 对高考作文试题中的核心概念缺少鞭辟入里的思辨分析,缺少“什么是什么”的定义界定能力,因而看问题表面化、简单化进而导致作文“跑题”。教师的“思路大开发”,本身就忽视了事物的相对性。而学生机械地按照“1%”是整体的“极少数”部分这一思维模式去分析问题.所以便在不懂“民族特色”内涵的情况下,按照“民族特色”是民族内涵的“少数部分”去套去靠,这种应试的过程本身就是简单的、不理性的。
  • 作文题设计三则
  • 《灯》的三次感情升华
  • 不过能给“灵魂”指路的灯已不完全是物质的灯,而是象征光明与希望的“精神”之灯。文章至此实现了灯光第一次由“具象物质的作用——给身体指路”向“抽象精神的作用——给灵魂指路”的象征性升华,掀起情感涌流的第一道波澜。这是文章的第二次升华,是情感激流的第二道波澜,使灯光由“具象物质的作用——给渔人导航”升华为“抽象精神的作用——给人生导航”。“灯光不灭”这高度的哲理性概括,显然不是指具象的灯,而是指整体意义的灯及由此而象征的人类前途与希望,文章实现了第三次的感情升华。
  • 论中学国文(下)
  • “文白之争”是个老问题,近年来这种争论又起。有人主张将文言文从中学课堂中赶出去,有人则提出高中不必读现代文。其实早在20世纪30~40年代之间,老一辈已经就这个问题展开过激烈的争论,而且取得了一些共识(当然并不是结论)。这些理由在今天究竟还成立不成立,不妨让我们读一读浦江清先生《论中学国文》的另一部分“文言文和语体文的问题”。目前盛行于我们课堂中的文言文教法是这样的:分析语法、讲解“用法”、比较句法、词法,这种教法抽去了文章的灵魂,使文章成了一堆零件,学习成了机械操作。教师花了很大力气,学生仍然一头雾水。这样的教法当然令学生反感,难怪有人主张取消文言文。好诗不过近人情,好的教法也要近人情。
  • 从“汗牛充栋”说到“不足齿数”
  • “汗牛充栋”。许多词典都是这样解释的:形容书籍极多(汗牛,用牛运输,牛累得出汗;充栋,堆满了屋子)。
  • 从“发烧友”看外来词的汉化
  • 随着“发烧友”一词在词汇领域的“发烧”,很多人都在积极地探寻着它的来源。关于“发烧友”的来源.笔者作了初步归纳,基本上有三种观点:
  • “游戏规则”变了
  • “游戏规则”,顾名思义,就是为做游戏而制定的规则。近年来,“游戏规则”一词出现了新的用法——所谓“游戏”,已经不单纯是娱乐活动,而是扩大到了政治、经济、文化、军事、外交等许多领域;所谓“规则”,也不仅仅限于制度章程,而是深入到了许多衡量事物准则的层面。一句话,“游戏规则”变了。例如:
  • 再谈“令人可敬”为何不妥
  • 《语文学习》2000年第1期所载《“令人可敬”为何不妥》一文从兼语句的角度对“令人可敬”这一错误说法进行了辨析。我们还可从另一角度再次探讨这一问题。
  • 不宜自称“示范”
  • “青春痘”还是“青春豆”
  • 不可理解的“被听叫”
  • 网络时代,语文不能承受之重
  • 网络时代,经常有语文老师感叹:“语文课越上越不知怎么上。”电脑网络进了教室,上课时你不用它来搞点什么,老觉得有点对不起它;公开课更不用说了.不加上现代技术这道菜,你就别开,一边歇息去吧:课后的反馈总结,多多少少也得扯上“整合”“主体”“构建”“探索性”“创造性”等时尚话语,不然,你的文章还难入某些
  • 站在女人背后的男人——谈《项链》中的男主人公
  • 莫泊桑的《项链》中的女主人公玛蒂尔德的遭遇令人深思与回味.许多专家学者也分析了造成她悲剧的许多原因。尤其是她的虚荣心——但,我总以为路瓦栽先生也是一个制造自己家庭悲剧的因素.尤其是他在潜意识中流露出来的男人的虚荣心。
  • 也说“将五十年兴亡看饱”
  • 《语文学习》2003年第11期刊登胡高志先生《何为“五十年兴亡”?》(下称胡文)一文,对《桃花扇·余韵》中《哀江南》尾曲苏昆生的一句唱词“将五十年兴亡看饱”作了如下时间界定:“五十年”指“从南明建立、灭亡到传奇的写作期间”.即从清顺治二年(1645)至康熙二十八年(1699)。剧本明确交待,苏昆生
  • “几样更寂寞更悲哀的事”——《呐喊·自序》所涉史实钩沉
  • 讲授《呐喊·自序》(新版高中语文必修课本第1册第13课),对鲁迅因《新生》杂志流产而有过怎样的“寂寞”和“悲哀”,人们已经给予了充分的注意;但对紧跟而来的“后来也亲历或旁观过几样更寂寞更悲哀的事”一语,我们却常视而不见。
  • 识“街亭”——《失街亭》教学“余味”
  • 尽管孔明重重叮嘱,层层“布防”,街亭还是在马谡的“谈笑间”.“灰飞烟灭”;孔明虽料事如神,却用人若戏;孔明既知“天下”已失,仍念叨“北伐”、草率兴师……一篇《失街亭》留给我们太多的遗憾和思考。
  • “夫差”之名该怎样读?
  • 《勾践灭吴》(人教版高中《语文》第一册)一文多次写到吴王“夫差”,在朗读与讲解课文时,我们遇到一个问题:在现代汉语中,“夫”“差”两字均是多音字,每字都有几种读法,当“夫差”作为吴王的名字时这一专有名词到底该怎样读?教材与相关的参考书都没有作出说明。查阅工具书,不仅一般工具书如
  • 一棵树
  • 解放
  • “旗舰”驶进新领域
  • 换一个角度看语文
  • 杜甫草堂记
  • 中考语文阅读题中开放性试题的效度研究——上海初中语文升学考试开放题测量的效度及对教学的影响
  • 近年来上海市中考语文试卷阅读中开放性试题的命题,是在二期课改的大背景下进行的.这些试题体现了新观念、新形式、新方法,把语文能力的提高与落实“双基”的“质量”相结合,把开放性试题的测量与学生语文素养的整体提高相结合,引导学生拓宽知识,迁移学得和习得,触类旁通。对开放性试题的评
  • [观点]
    美国英语语言艺术的12条标准(李维慈)
    开展课堂讨论的策略(郭劲赤)
    引导学生读懂报纸上的社论(黎巍恪)
    加利福尼亚州初中听说评价框架(肖玉敏)
    声音·反馈
    高考作文及现行作文教学之辨护(张成华)
    让童心童 焕发光彩——谈《我喜欢你,狐狸》一诗的创作(高洪波)
    [论坛]
    语文是什么?——呼吁“语文”一分为二(王尚文)
    “语文是什么”讨论·之二——语文就是语言和文学(胡尹强)
    “语文是什么”讨论·之三——语文本体与语文构成(李海林)
    “研究性学习”是语文学习的内在需要(余党绪)
    学当语文教师(吴非)
    [教学]
    到底是“不尽人意”还是“不尽如人意”(易斌)
    语文教学方法与教学内容(王荣生 张孔义)
    分块收割:范围小,容易到边到角——《金黄的大斗笠》教学录(詹静)
    敢于“讲读”,善于“灌输”——《米洛斯的维纳斯》教学实录(张洁)
    两个课例的评议(王荣生)
    是“秋风”好,还是“冬风”好(潘德高)
    关于“群臣吏民”的讨论(严建军)
    一段难忘的经历(林清峰)
    以至孝至诚 为至情至文——谈《陈情表》的表达艺术(刘德清)
    “高考作文辅导”质疑(徐江)
    作文题设计三则(赵克明)
    《灯》的三次感情升华(张超)
    论中学国文(下)(浦江清)
    从“汗牛充栋”说到“不足齿数”(曹博才)
    从“发烧友”看外来词的汉化(赵燕华)
    “游戏规则”变了(宗守云)
    再谈“令人可敬”为何不妥(赵晓驰)
    不宜自称“示范”(丁益)
    “青春痘”还是“青春豆”(张遵融)
    不可理解的“被听叫”(魏雨)

    网络时代,语文不能承受之重(汪波)
    站在女人背后的男人——谈《项链》中的男主人公(龚郑勇)
    也说“将五十年兴亡看饱”(何铭)
    “几样更寂寞更悲哀的事”——《呐喊·自序》所涉史实钩沉(许锡强)
    识“街亭”——《失街亭》教学“余味”(阿三)
    “夫差”之名该怎样读?(李纪镜)
    一棵树
    解放
    “旗舰”驶进新领域(王端)
    换一个角度看语文(何勇)
    杜甫草堂记(金陶)
    [测试]
    中考语文阅读题中开放性试题的效度研究——上海初中语文升学考试开放题测量的效度及对教学的影响(吴逸敏)
    《语文学习》封面

    主管单位:上海世纪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主办单位:上海教育出版社

    主  编:包南麟

    地  址:上海永福路123号

    邮政编码:200031

    电  话:021-64373598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1-8468

    国内统一刊号:cn 31-1070/h

    邮发代号:4-253

    单  价:6.00

    定  价:72.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