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培养网络搜索的能力
  • 英语国家课程的编写原则
  • 加拿大:口头语言是读写能力的基础
  • 阅读教学宜采取三轨制
  • 打错了板子
  • 读《将“玟”字了解到底》(见《语文学习》2004年第3期),对轩嘉炳先生探求知识的认真精神甚是敬佩,但轩嘉炳先生将某些字在字词典里查不到、不同字词典对同一个字注音不同以及“一字读音引发的官司”的风波归结为“辞典有时也让人无所适从”而“不可信”,实在是打错了板子。
  • 言语知识新视点
  • 1、语文课程与教学,实质上是一种言语教育,应当属于语用研究的范畴。2、言语.既是一个行为过程,即语用主体运用语言工具去表情达意;也是一种行为结果,即语用主体所生成和产出的言语成品。这是我们研究言语教育的两个前提。3、在语文课程和教学中.应当适当地指导学生了解如何对句子进行动态分析,了解词语的变异、句式的变化、语序的易位、语气的转换、辞式的创新、新生的广告语体和网络语体的特征等等.有意义和有趣味的知识。
  • 引入知识,形象讲解——《岳阳楼记》艺术鉴赏案例
  • 一、背景及说明 语文知识教学替代能力培养。一直为有识之士所诟病。现在我们的共识是知识学习不能取代能力习得,这本没有错,可实践中我们却又多少有些矫枉过正了——对知识教学的批判累及知识,以至于形成一种反感甚至排斥知识的倾向。我们的教学还出现了某种程度的“反智”倾向——一味地读,一味地“悟”,好像一借助概念进行分析就意味着对学生主体性的剥夺。
  • 这是歧义结构吗?
  • 2003年全国卷第6题A项——“政府有关部门明令禁止取缔药品交易市场”,是作为语意不明确的“新闻标题”设置的。题目本身没有问题.但是有些报刊以及新版复习资料上的解析差不多都认同或直接采用命题者的讲法:“‘禁止取缔’有两种语义关系:其中一种是动宾关系的意义,即‘禁止做某事’;另一种是并列关系的意义,即‘禁止和取缔某事’。”
  • 中学生阅读鲁迅作品情况的调查与思考
  • 世纪之交,随着文化价值多元化的到来,反思已故大师们的作品已成为一种文化现象。作为20世纪文化阵线的一面大旗,鲁迅先生及其作品自然成为反思的对象。那么.当今中学生究竟喜不喜欢鲁迅作品?哪些篇目比较受欢迎?程度如何?对语文阅读教学和课程建设有哪些启示?带着这些问题我们对山东泰安四所学校中的500名学生进行了问卷调查。收到的有效答卷.初中180份,高中280份。
  • 为什么是“摸索”而不是“抚摸”?
  • 正在讲授戴望舒的《我用残损的手掌》,朗读完诗歌后,我让同学们自由提问。有一位同学发问道:“第一句‘我用残损的手掌摸索这广大的土地’,作者为什么用‘摸索’而不是‘抚摸’?”这个问题有些出乎我的意料,因为备课的时候,我将注意点放在了对“残损的手掌”意象的理解上,未对动词“摸
  • 一个意外的小插曲
  • 这堂课学习孙犁的短篇小说《荷花淀》。
  • 王熙凤没那么坏
  • 王熙凤这个文学形象,在《林黛玉进贾府》一文中,已经得到了初步的展现,这是毫无疑问的。然而,我们的高中语文教材(指人教社的课本和教参书)在分析和评价王熙凤时,都认为她惯于玩弄权术.为人刁钻狡黠,“明里是一盆火,暗里是一把刀”,或者说是“春风满面,笑里藏刀”,善于阿谀奉承、逢
  • 也谈鲁迅先生写作《藤野先生》的目的
  • 鲁迅先生为什么写《藤野先生》?这似乎不是个问题,不就是为了怀念藤野先生,并表现作者的爱国情感吗?这当然没有错,但恐怕很不全面。何以见得?让我们先看看鲁迅先生写作本文时的现实境况及留学日本时的生活情况。
  • “痛饮狂歌”是李白的“局限”吗
  • 天宝三载(744)春夏之交,杜甫与李白相遇洛阳,时李白遭谗遇毁,赐金还山,李、杜同游齐鲁,“醉眠秋共被,携手日同行”,饮酒赋诗,求仙访道,志趣相投。次年秋,二人分手,杜甫写下七绝《赠李白》:
  • “晚来风急”,还是“晓来风急”?
  • 莘莘学子提出的怪问题,有时的确很难回答。比如李清照词《声声慢》——
  • 爱情的“味道”往往苦涩
  • 《边城》一直被公认为沈从文文学成就的最高点,教育部《普通高中语文课程标准》将其列于“课外读物建议”书目中。人教社高中语文课本第四册,节选了《边城》第十三至十五章,作为学生“自读课文”,并要求学生“有条件的话,阅读《边城》全文”。语文教师们对这篇课文都比较重视。但从学生研读
  • “烽火扬州路”辨误
  • 2000年版的普通高中《语文》课本第三册,收录了宋代大词人辛弃疾的名篇《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词中有“四十三年,望中犹记,烽火扬州路”之句。课本对“烽火扬州路”作了这样的解释:指整个扬州路都有金兵劫掠。路.宋代行政区域名,相当于现代的“省”。这种解说,似过于轻率。
  • 谈谈《表哥驾到》
  • 《表哥驾到》是我为数不多的小小说里的一篇,平日,我喜欢写作长篇作品,那里有庞大的构思,人物众多,场景丰富,写作时比较过瘾。写作长篇小说仿佛乘坐长途汽车,一旦有了好构思,选对了正确的车次,上得车去,随着它一路驶去吧,不会出错的,而写短篇小说,就像坐短途汽车.那就会特别吊着人的神经,让人勤勉,因为一不留神,就可能乘错方向。
  • 白蝴蝶之恋
  • 考试前后
  • “高考作文辅导”再质疑
  • 激活思维 驰聘想象——一节写作训练课实录
  • 哲理小诗类话题作文三例
  • 实事求是评价《窦娥冤》的社会意义
  • 《窦娥冤》是关汉卿最杰出的作品,当代学者普遍认为它的社会意义在于“揭露社会黑暗和统治者的残暴”。“对传统的封建制度以及维护这个制度的思想、道德、习俗表示抗争。”“概括了整个元代的黑暗统治,以及贯穿这个统治的横暴、贪婪的生活现实。”授课过程中.笔者将这些观点向学生进行了介绍,对此,有些学生
  • 镶金嵌玉的锄头
  • 一识字便是教育么? 中国推行民众教育已数十年了,肃清文盲的大纲和办法,也由教育部或各省市颁布了多次。这种教育的办法是什么呢?是千字课,是注音符号,是识字。目标是什么呢?又是识字。似乎识字便是教育,教育便是识字。小学生的认方块字或读变相的方块字课本,且不说,便是中学生,甚至大学生,他们在学校里也并不都在受教
  • 口语教学课堂设计——“访谈”
  • 一、明确访谈的性质 1.性质 访谈是与一位或多位被采访者进行采访和交谈以达到对某人或某事深入了解的一种口语交际形式。它是一种互动性很强的现场交流活动,其特点是面对面,而且极富探究性。也就是说.采访者与被采访者是直接在现场交谈的,而且采访者要尽可能多地挖掘某人某事的深层信息。
  • “性情中人”东山再起
  • 近年来,“性情中人”这个词在媒体上大出风头。新开播的电视连续剧《关中匪事》,仅第一集和第二集(总共不过80分钟)就有三个剧中人先后被其他剧中人称为“性情中人”——有面称(第二人称),也有旁称(第三人称)。“性情中人”一词流行之盛,于此可见一斑。
  • 人气飙升的“飙”族词
  • 汉语里的“飙”,造字时写为三犬带风,指的是“暴风、旋风”。北欧神话里,犬贵为暴风雨之神的随从,是风的象征。在古代,中西方不约而同把犬与暴风联系起来,大概都是受犬奔跑时飙飙生风的启发。“飙”.汉字还可以写成风挟三把火的“飚”。不管怎么写,都有“迅猛”的意思。现代汉语里,“飙”不是常用词,由“飙”
  • 拟声词的表达功能
  • 拟声词的功能在于摹声。陈望道先生在《修辞学发凡》中将拟声词称作“摹声辞”.在阐述“摹声”时,指出摹声的特点是:“所用的摹声辞,只取其声音,不问其义。”他将摹声的运用分为两类:一是“直写事物的声音的”,例如《老残游记》中的“那荷叶初枯,擦的船嗤嗤价响;那水鸟被人惊起,格格价飞”、《兵车行》中
  • 我与《语文学习》——我的处女作
  • 看到时下一些十来岁甚至六岁的“小作家”能发表作品,真的是愧煞我也。因为忝为大学教师的我第一次正式发表文章时已经34岁了.而这篇文章正是发表在《语文学习》上。
  • 老友加益友
  • “获奖的不少‘作文教例’都称得上成功之作。其中,如《环保意识和人文精神的张扬》尤有特色,学生的习作《最后一刻》表现了丰富的想象力,运用的表达方法也体现了一定的新意;而教师采用的以情动人的感染性指导、集思广益的讨论式讲评,则反映了设计的匠心,特别是善于发现可引发学生写作激情的作文材料。
  • 怎一个“爱”字了得
  • 夫人常常揪着我的耳朵问:“我与《语文学习》谁更重要?”原先,我说话太“直”,贸然出口:“《语文学习》第一,你第二。”夫人大为恼火,好几次以分道扬镳相威胁,后来我学聪明了起来,用几乎数学公式般的语言答:“夫人第一,《语文学习》第二。”这样,终于换来了夫人莞尔一笑,每每这时,她会接着干她手中的家务活,
  • 江湖夜雨十年灯
  • 18年前的春天,时任副总理兼国家教委主任的李鹏要在人民大会堂向高三毕业生发表讲话,号召大家报考师范院校,第一志愿拟报师范的高三学生均可去听。老师动员我时,我拒绝了,哪知全班就我一人未去.孤独地留了下来。谁知,天意弄人,我竟糊里糊涂地进了某师范大学中文系。怀着极度的失落报到后.四年下
  • 该是姻缘剪不断
  • 1983年暑假,一位学兄为我这个刚刚完成了民师转正使命的26岁大龄青年介绍了一位女同事,并为我们约定了见面地点。临行前,一切都对我进行“指导”后,他顺便从办公桌上拿了一份杂志递给我,笑着说:“这是我新订阅的《语文学习》杂志,拿上它作为你们‘接头’的标志,有时间还可看看,以便消除寂寞。”
  • 一本“大气”的杂志
  • 我与《语文学习》的相识并不属于“一见钟情”的那种,那时刚从学校毕业,年轻气盛,只想快点在教学上做出一点成绩来,便一心只盯着那些拿来即能使用的教案、教参。指导老师曾推荐我好好看看《语文学习》,说它是一本“大气”的杂志。可惜那时的我心急气躁,就像《我要的是葫芦》里的主人公一样,只想着快点见到我的小“葫芦”,因此,《语文学习》虽然订了,却没怎么看它。
  • 一颗老读者的心
  • 《语文学习》300期的征文“我与《语文学习》”,让我这一颗老读者的心,久久不得平静。5年前,我给她寄了一篇拙作《一见钟情,学习不辍》(1999年11期),引起较大反响。先后收到省内外青年教师来信30余封,既有溢美之辞,更有切磋之语。我一一复函致谢作答。
  • 心思心语
  • 又一期《语文学习》付型了,每到这时候自己总会舒一口气,就好像厨师做完一道菜后看到食客吃完满意时的心情。我的工作是电脑排版,每月一期《语文学习》排版是我工作的一部分。
  • 心海拾贝
  • “语文问题说”的问题
  • 中学语文教师“把不是问题的问题当成问题教”,“把学生不是问题的问题当成问题教”,而“是问题的问题不知道是问题而不会教”。简言之,中学语文教师“教错了”。“教偏了”,“不会教”。
  • 改造我们的高考作文辅导:宽容不同的理解——兼与徐江先生商榷
  • 《语文学习》2004年第3期发表了南开大学文学院徐江先生的《改造我们的高考作文辅导》一文,读后很受启发。但徐先生文中对几个问题的理解,笔者以为不够恰当,现在提出来讨论,以就教于徐先生及读者朋友。
  • 《语文问题说》质疑
  • 《语文学习》2004年第2期刊出了徐江先生的《语文问题说》一文。对作者提出的大学语文界和中学语文界的隔膜问题笔者也深有同感。大学教授只顾阐述自己系统的理论,中学教师只顾操练自己的教学的应试套路,“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这极具普遍性的事实造成了惊人的资源浪费和语文教学改革的踯躅不
  • “网络写作”研究:“网络写作教学”研究与实践的起点
  • “基于网络的写作教学”和“网络写作”,触及中小学写作教学不同方面的问题:写作教学的工具、方法问题,写作教学的内容、目标问题。教学内容、目标应当是写作教学更为基础的问题。由此,“网络写作”研究的重要性便可见一斑了。当然,网络辅助意义上的“网络写作教学”和“网络写作”会同时存在于一个具体的教学现场。但相比之下,还是应当优先考虑后者。因为若“基于网络的写作教学”研究跨越写作本体研究,网络技术的力量是否能发挥得当是一个悬念。而当前最大的问题是忽略写作研究视角,将“网络写作教学”简单化为“基于网络的写作教学”。
  • 不要丢失语文课的语文味
  • 不久前听了两堂年轻教师上的语文课。且都是使用新教材的,一堂是《邂逅霍金》(上海市新编高中语文教材第一册),一堂是《江南的古镇》(新编教材第二册)。果然充满新意:多媒体的熟练运用、引入众多的课外信息、学生的热烈讨论……这些都展现了执教者的勃勃朝气。
  • “教”莫如“化”
  • 依愚见,没有丰厚的学养而花大力气研究“教法”,好比习武之人内功不行便练花拳绣腿。古代青楼女子愈是搔首弄姿、忸怩作态,愈显浅薄恶心;而才女既出,娴淑端庄,然气质逼人,所谓“腹有诗书气自华”。我常常问自己,作为中学语文教师,我该做哪类小姐呢?《庄子·天地》批评奇技淫巧:“机心存于胸中.则纯白不备;纯白不备,则神生不定;神生不定者,道之所不载也。”沉迷于“教法”者.当作何感想?
  • 老师,您为何如此吝啬
  • 这是一所非常普通的甚至有些简陋的综合高中,我听课的班级是一个美术特色班。按照惯例,我仍然坐在了教室的最前面。
  • 主持人的话
  • 语文知识是语文课程与教学的重要内容;学校“语文知识”的重构.是当前语文课程与教学改革最主要的任务。为此,语文教育研究者和广大语文教师正在做一系列的努力。其中包括我和韩雪屏先生合作编著了一本《语言知识新视点》。在该书的后记里我们写道:
  • 写在300期
  • 《语文学习》300期了,编辑部为此在广大读者中发起了“我与《语文学习》”的征文。在收到的众多稿件中有这样一句话引起了我们的思考:“一本杂志要具有怎样的魅力才能使众多的作者心甘情愿地把自己最好的作品奉献给它,而编辑们又要具有怎样的眼力才能在这么多的作品中选出最好的献给读者?”
  • [教学]
    培养网络搜索的能力(郭劲赤)
    英语国家课程的编写原则(侯敏)
    加拿大:口头语言是读写能力的基础(魏恪)
    阅读教学宜采取三轨制(李伟)
    打错了板子(余文佐)
    言语知识新视点(韩雪屏)
    引入知识,形象讲解——《岳阳楼记》艺术鉴赏案例
    这是歧义结构吗?(何求)
    中学生阅读鲁迅作品情况的调查与思考(田瑞云 高素英)
    为什么是“摸索”而不是“抚摸”?(孙彧)
    一个意外的小插曲(汪兆龙)
    王熙凤没那么坏(顾银乔)
    也谈鲁迅先生写作《藤野先生》的目的(马祥)
    “痛饮狂歌”是李白的“局限”吗(陆精康)
    “晚来风急”,还是“晓来风急”?(何铭)
    爱情的“味道”往往苦涩(夏坚)
    “烽火扬州路”辨误(西甑山)
    谈谈《表哥驾到》(秦文君)
    白蝴蝶之恋
    考试前后
    “高考作文辅导”再质疑(徐江)
    激活思维 驰聘想象——一节写作训练课实录(尤兰萍)
    哲理小诗类话题作文三例(杨斌)
    实事求是评价《窦娥冤》的社会意义(胡中方)
    镶金嵌玉的锄头(林汉达)
    口语教学课堂设计——“访谈”(李明洁)
    “性情中人”东山再起(余双人)
    人气飙升的“飙”族词(高丕永)
    拟声词的表达功能(仇宝如)
    [特稿]
    我与《语文学习》——我的处女作(赵志伟)
    老友加益友(张兆浩)
    怎一个“爱”字了得(徐建国)
    江湖夜雨十年灯(田旭东)
    该是姻缘剪不断(杜同福)
    一本“大气”的杂志(陈玉琴)
    一颗老读者的心(李嘉祥)
    心思心语(焦剑巍)
    心海拾贝
    [论坛]
    “语文问题说”的问题(余养健)
    改造我们的高考作文辅导:宽容不同的理解——兼与徐江先生商榷(曹建仁)
    《语文问题说》质疑(吕茂峰 韩金英)
    “网络写作”研究:“网络写作教学”研究与实践的起点(叶丽新)
    不要丢失语文课的语文味(张德胜)
    “教”莫如“化”(方国来)

    老师,您为何如此吝啬(徐朝晖)
    主持人的话(王荣生)
    写在300期(孙戈)
    《语文学习》封面

    主管单位:上海世纪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主办单位:上海教育出版社

    主  编:包南麟

    地  址:上海永福路123号

    邮政编码:200031

    电  话:021-64373598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1-8468

    国内统一刊号:cn 31-1070/h

    邮发代号:4-253

    单  价:6.00

    定  价:72.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