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没有围墙的语文教室——网络聊天室
  • 口语能力对学生的影响
  • 词汇量增加的两种错误做法
  • 如何判断学生在听说方面取得了进步
  • 我们也鼎力支持“还是解作‘落花’好”
  • 声音·反馈
  • 钱理群教授给中学生讲鲁迅——把鲁迅精神扎根在孩子心上
  • 2004年3月11日。钱理群教授果然去南京师范大学驸中讲鲁迅了。这证实了社会上传播已久的消息。尽管钱先生自己说“这也并非新事“。但社会上的关注热情不减。因为钱先生毕竟是知名的大学教授。大学教授到中学去讲课(不是作讲座、作报告)。而且花大精力编教材。并很投入地将自己完全当成一名中学教师。融入到师生当中的毕竟是少数。甚至在当前是唯一的一个。这件事之所以受到广泛的社会关注。除了事件本身的原因之外。更在于它引起了人们的思考?钱教授为什么要到中学讲课?他是怎么给中学生讲课的?实际效果如何?在目前的教育现状下。大学教授适合到中学讲课吗?如果适合的话。讲什么课(初中、高中,选修、必修)更合适呢?大学教授到中学讲课的优势在哪、弱势在哪?对当前的教育改革有什么影响?……带着这些问题。本刊组织了这期“关注”的稿件。
  • 我和我的父亲
  • 遇到一个不懂教育孩子的父亲.可能是孩子的不幸.遇到一个很懂教育孩子的父亲.也许是孩子最大的不幸。所以,不幸的是.我就是这样一个不幸中的不幸。
  • 我之鲁迅观
  • 我不得不承认,以前对鲁迅的认识是很模糊的。从幼时起,我接触的读物在“鲁迅”二字前加的修饰语太多。我过多地知道了鲁迅是思想家、革命家.我甚至认为“鲁迅”是一种符号。
  • 关于大学教授到中学上课的思考
  • 大学教授到中学上点课,更准确、全面地说.还应包括中学教师到大学任教,这是一件值得提倡的事。说起来,这也并非新事,大学与中学的沟通.学术界与教育界的沟通,这本来就是五四新文化的一个传统。许多著名的大学教授、作家在中学任教,中学名校的教师到大学授课,这都是很普通的事,可以开列一个很长的名单。尽管这样一个传统曾中断了很久,但这些年
  • 种下一粒种子——钱理群教授中学开课记
  • 有关钱理群教授在南京师大附中开选修课的事,本不想多说,——我的想法,是时间隔得长一些,一件事反而能看得清晰,过早地评价,未必准确。但是《语文学习》杂志认为这件事值得一谈,催得又急,这里只能向读者介绍事情始末和我的一些想法。
  • “门外汉”给“门内人”的启示——参与“鲁迅作品选读”选修课程随感汉内
  • 钱理群教授在他的《语文教育门外谈》一书中将自己称为语文教育的“门外汉”。令人感慨的是,这个“门外汉”却做出了很多门内人该做而没能做,或是不敢做甚至不想做的事情。由于对自身学养缺乏自信,也出于对学生能否认可接受的怀疑,我们对于在中学开设有关鲁迅的选修课原本顾虑重重。而这次有幸请到钱老师回母校开设“鲁迅作品选读”的选修课程,专家的学养与北大名师的吸引力打消了我们原有的顾虑。更
  • 我的教师梦——2004年4月14日在南京师范大学附属中学“附中论坛”上的讲话
  • 我作为附中的一位老师上课已经一个月了。课程快要结束了,最后借此机会向老师们做一个汇报。我今天想讲的,是“我的教师梦”。
  • 莫让误读穿上创新的外衣
  • 随着思想的解放和对国外阅读理论的学习吸收,“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的阅读理念愈来愈为广大师生认同。尤其是在大力倡导创新教育的时代背景下,阅读更是成了教师渗透创新教育、培养学生创新意识和能力的切入点,各类“创新阅读”不断新鲜出炉,其中自然不乏新意迭出的真知灼见,但牵强附会的误读也混杂其中。
  • 雪融化之后是春天吗?——略谈中学语文教学的非科学性倾向
  • 课堂上。教师提问:“雪融化之后是什么?”有学生回答“是春天”,而教师的标准答案则是“水”。这个例子,当今已经普遍认为是创造性思维向传统思维挑战的典型例子。然而仔细一想。在这个例子中,学生的思维方式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仅仅是他对问句中“是”字的理解不同于教师的理解罢了,教师把“是”理解为“变成”,学生则把“是”理解为“将会出现”。究竟“是”能否作这两种理解,这里没有必要讨论。要指出的是.导
  • 语文问题说——再续“另一种声音”
  • 在《语文学习》2004年第2期《语文问题说——续“另一种声音”》一文中,我从议论文的角度分析了语文的问题,文章发表后引起中学语文界不同的反应。《语文学习》第5期还发表了福建三明二中余养健先生的文章,对我批评中学语文界议论文教学中“教错了”“教偏了”乃至“不会教”的问题提出了反批评。我还直接收到了一些中学老师的来信,说我“傲慢”,有“偏见”。对语
  • 亲历教师资格评审
  • 连着几日的教师资格评审,让我感到很累。是的,心累。一个又一个等待评审的教师或“准教师”.走马灯似的在我眼前晃过,有让我欣然甚至可为之击节赞赏的,当然,也不乏使我困惑让我恍惚的。有时,我甚至有了这样一种错觉:是我在评审他们,还是我的内心在接受评审?
  • 今夕是何年?
  • 20多年了。
  • 大学生“包括”教师?
  • 回归诗性的阅读
  • 记得T.S.艾略特说过。诗歌代表着一个民族最精细的感受与智慧。从唐诗到宋词、元曲,中国文学的黄金、白银和青铜时代,都是诗的主宰。然而发展到今天的新诗,却有太多的人认为它的地位很尴尬。一方面,诗歌界认为中国的新诗正在繁荣,另一方面.大量的非诗歌界人士在“齐声尖叫”:新诗越来越远离了读者!事实上,中国的新诗,既不像诗人自身认为的那么繁华,也不像有些读者认为的那么冷寂。对于中学生来说,大部分都有强烈的阅读欲望.但是.他们又普遍对新诗的解读感到迷茫:“读不懂!”
  • 《死水》教学生长过程
  • 我第一次教学《死水》是在2001年9月。当时高中语文第三册第一单元第二课是“中国现代诗四首”。这四首诗依次是:《再别康桥》《死水》《我爱这土地》和《赞美》。其中《死水》《赞美》两首诗是自读课文:在数学时,我把《再别康桥》《死水》放在第一课时教学。
  • “铿锵玫瑰”一解
  • 口语交际教学中容易混淆的若干概念
  • 在语文课上有不少教学方式都带有戏剧教学的生质,比如:朗读、背诵课文,分角色朗读,直至戏剧表寅。由于这些都是以口头形式来进行的。因而有的教师会误以为这些就是口语交际教学的全部了。
  • “白若樗蒲”考略
  • 清姚鼐《登泰山记》:“戊申晦,五鼓,与子颍坐日观亭,待日出。大风扬积雪击面,亭东自足下皆云漫。稍见云中白若樗蒲数十立者,山也。”句中的“樗蒲”是何等物事?入教社高中语文课本注云:“樗蒲,又作‘樗蒲’,古代的一种博戏,这里指博戏用的赌具‘五木’。五木两头尖,中间广平,立起来很像山峰。”注不误,然语焉不详。今略作考释如下,俾备课参考。
  • 一句话的奥妙
  • 学习《晋祠》这篇课文的时候.按惯例我让学生提问题,其中有一个同学的提问引起了我的兴趣,觉得是本文“说明顺序”这个教学重点的突破口。
  • 闲笔处出匠心
  • 名作往往不事雕琢,却苦心经营;一些看似闲笔的地方,往往蕴藏着作者的艺术匠心。指导学生欣赏名作,有时可以从作品的闲笔处切入。
  • 作文题两则
  • 它是一只中等个儿的黄猫,兴许是被赶出来的,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已经分不清什么毛色了,和泥巴、头发之类的东西绞在一起,发出一股刺鼻的臭味。更糟的是.黏稠的毛中还有一块光秃秃的地方,像是结了很久的肉疤,泛着略微的褐色,早就溃烂了。左腿明显是断了,走起路来一瘸一拐。它蜷在门槛儿边儿上不再动弹.狭长的眼睛黯淡无光,也许它在等死,就等着死神
  • 心有菩提
  • 寒假,已毕业的一名学生从大学归来,带给我一方端砚。砚身并不很精细,但侧面镌刻的八个篆字却吸引了我:“身似明镜,心有菩提。”
  • 对议论文中“论据”的若干思考
  • 古人云:“夫辩者,将以明是非之分,审治乱之纪,明同异之处,察名实之理,处利害,决嫌疑。”(《墨子·小取》)
  • 阴风昧生
  • 自从五四运动以来,我们才讨论到读书问题。再由读书问题,讨论到读经问题。不但是讨论,简直还引起了激烈的争辩。左派说,“人是活的,书是死的,尤其是古书,所以我们不应该读死书。”右派说,“书是知识的仓库,古书是不朽的杰作,杰作无时间的限制,永远是活的,所以我们读的是活的书。”骑墙派说,“凡事不可一概而论,古书虽已过了时,但也不全是死的。今书虽然摩登,但也不全是活的。不管古书今书,多读一些书,总是有益无损的。”
  • “打冰|夹鱼”乎.“打|冰夹鱼”乎?
  • 孙犁《荷花淀》文末有这样一句:“冬天打冰夹鱼的时候.她们一个个登在流里一样的冰船上来回警戒.”教师对“打冰夹鱼”注为:“打开冰来捞出底下的鱼。”教材虽然作了注.但问题却没有彻底解决:是“打冰|夹鱼”.还是“打|冰夹鱼”呢?
  • “村”的变迁
  • “村”,本义是村庄。东汉许慎的《说文解字》中没有收“村”字,这说明“村”是汉代后才出现的。《续演繁露》中记载:“古无村名,今之村即古之鄙也。凡地在郊外则名之日鄙.言朴之无文也;隋世乃有村名,唐令在田野者为村.故世之鄙陋者,人以村目之。”“村”乃“世之鄙陋”之地,即郊外的村庄。此后“村”又指农村的基层组织。《旧唐书·职官志二》中有这样一段话:“百户为里,五里为乡。两京及州县之郭内,分为坊,郊外为村。里及坊、村皆有正.以司督察。”现在“村”的常用意义仍是农村基层的行政单位,是农村基层行政单位的最低一级。
  • “蜩”“学鸠”“斥鴳”等形象之我见
  • 马叙伦先生在《庄子义证》中有一首绝句:
  • 六个“下棋”该怎样读——教读《三块钱国币》
  • 丁西林的独幕剧《三块钱国币》中,当吴太太要警察带李嫂把铺盖拿到对面巷子的当铺中去押三块钱时,杨长雄起身挡住了去路。吴太太非常尖刻地一连问了杨长雄三个问题,并歇斯底里地叫道:我的事要你来管!最后她半是礼貌半是命令地请杨长雄让路。成众这时候走去把杨长雄拉开。并一口气说了六个“下棋”。
  • 《剃光头发微》三题
  • 何满子先生《剃光头发微》一文多处涉及清朝初年清廷勒令汉民剃头梳辫事件。这一事件之背景如下:
  • 说说“朱拓的大‘寿’字”
  • 鲁迅先生在小说《祝福》中细致地勾勒了鲁四老爷书房的情景:
  • 华连卡的选择——《装在套子里的人》删节存疑
  • 上完了《装在套子里的人》,一学生课后对我说她不喜欢,我问为什么,她说:“你不是说过吗,小说的价值指的是它所传递经验的深度和真实性,且不论这篇文章经验的深度。至少其中的真实性要大打折扣。”
  • 读什么,怎么读
  • 之所以重又提出这个老问题,是有感于钱理群教授到南师附中开鲁迅选修课。
  • 那时正开花
  • 10年前,我在一所山村学校教书。一边教书,一边写作。散文《开花的课桌》1994年发表于《人民教育》,在该刊组织的征文中获一等奖。10年来,《开花的课桌》相继被很多报刊转载;收入一些丛书;被一些地方用作中学语文阅读试题;收入上海市中学语文课本。感谢关注这篇小文的朋友们。
  • [观点]
    没有围墙的语文教室——网络聊天室(郭劲赤)
    口语能力对学生的影响(黎明)
    词汇量增加的两种错误做法(韦兹)
    如何判断学生在听说方面取得了进步(肖玉敏)
    [声音·反馈]
    我们也鼎力支持“还是解作‘落花’好”(牛致远 马文基)
    声音·反馈
    [关注]
    钱理群教授给中学生讲鲁迅——把鲁迅精神扎根在孩子心上(钱理群)
    我和我的父亲(鲍梦寒)
    我之鲁迅观(陈桦)
    关于大学教授到中学上课的思考(钱理群)
    种下一粒种子——钱理群教授中学开课记(王栋生)
    “门外汉”给“门内人”的启示——参与“鲁迅作品选读”选修课程随感汉内(倪峰 周春梅)
    我的教师梦——2004年4月14日在南京师范大学附属中学“附中论坛”上的讲话(钱理群)
    [论坛]
    莫让误读穿上创新的外衣(承益群)
    雪融化之后是春天吗?——略谈中学语文教学的非科学性倾向(周遵汉 王丽亚)
    语文问题说——再续“另一种声音”(徐江)
    亲历教师资格评审(王伟娟)
    今夕是何年?(平志君)
    [教学]
    大学生“包括”教师?(俞敦雨)
    回归诗性的阅读(赵思运)
    《死水》教学生长过程(范金豹)
    “铿锵玫瑰”一解(张雪平)
    口语交际教学中容易混淆的若干概念(李明洁)
    “白若樗蒲”考略(陈新)
    一句话的奥妙(程东文)
    闲笔处出匠心(吴勇前)
    作文题两则(蒋祖霞)
    (韩冰洁)
    心有菩提(刘朝晖 刘晓晔)
    对议论文中“论据”的若干思考(任富强)
    阴风昧生(林汉达)
    “打冰|夹鱼”乎.“打|冰夹鱼”乎?(王晓维)
    “村”的变迁(常娜)

    “蜩”“学鸠”“斥鴳”等形象之我见(曹临蓉)
    六个“下棋”该怎样读——教读《三块钱国币》(方文飞)
    《剃光头发微》三题(陆精康)
    说说“朱拓的大‘寿’字”(何修才)
    华连卡的选择——《装在套子里的人》删节存疑(江勇)
    读什么,怎么读
    [课文作者]
    那时正开花(王连明)
    《语文学习》封面

    主管单位:上海世纪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主办单位:上海教育出版社

    主  编:包南麟

    地  址:上海永福路123号

    邮政编码:200031

    电  话:021-64373598

    电子邮件:sephywxx@seph.com.cn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1-8468

    国内统一刊号:cn 31-1070/h

    邮发代号:4-253

    单  价:6.00

    定  价:72.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