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观点
  • 声音·反馈
  • 说说高考试题中的“对对子”——兼与张悦群同志商榷
  • 2004年高考语文全国卷、浙江卷、福建卷、广东卷都考了“对对子”一题。从一些评析文章看都认为这题目“有新意”。如张悦群同志在《2004年高考语文全国卷试题简评》一文中说:“尽管对联是我国古代科举考试的产物。但作为传统文化中的精品,恢复也是创新”。又说“需要说明的是。考生对对子只能宽对。不能工对,因为中学生没有学过平仄。如‘春晖盈大地’的对句写成‘艳阳照神州’也行”。
  • 学习作文
  • 一个人对文字的喜好,可能是天生的。小时候母亲教我认字:红色的红。我的眼睛里不是字儿,而是奔跑着的火光,是漫山遍野的鲜艳花朵。这种思维方式曾经很让父母头疼,在他们严谨理性的工科思维里,文字是缜密而有逻辑性的,不是四处游荡的青蛙蝌蚪或者满草原奔跑的野鹿羚羊。
  • 给文体以足够的重视
  • 在我们的中学语文教学中,文体的问题似乎还是清楚的,接受过完整中学语文教育的人基本上都可以很容易地区分所谓的记叙文、说明文、议论文:一说到记叙文,就自然地想到三要素;说到说明文,就是说明手法的区分:而议论文,则要建立论点、论据和论证的概念。这基本上已经成为人们提到“文体”一词时的第一反应,足以说明这样的一种知识所普及的程度。
  • 庭前八月梨枣熟——访诗圣杜甫故里
  • 火车从郑州开出,西行60公里,到了只有慢车才停的“站街”,这是巩义的老城,唐代伟大诗人杜甫的故里,就在前面不远的一个僻静山村。
  • 要重视优秀传统文化——《新课标文言读本》序
  • 大家知道,近几年来,国家教育部门对中小学的语文教育正在进行重要改革,对加强传统文化教学,有具体的引导。教育部颁发的九年义务制《语文课程标准》特别要求一至九年级学生能背诵古今优秀诗文各若干篇,高中阶段《语文课程标准》中也推荐了诵读的部分篇
  • 说几句知心话——《走近经典·初中文化读本》序
  • 列夫·托尔斯泰曾说过这样一句意味隽永的话:“人不是因美丽而可爱,而是由于可爱而美丽。”少男少女,都是美丽的向往者、憧憬者,要有美丽的气质,美丽的人生,先要在“可爱”上下点工夫。
  • “熏陶感染”的三个层次
  • “注重语文的熏陶感染”。被作为语文学科的基本理念、语文课程的目标及语文课程标准的实施策略,写进了《全日制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熏陶感染”强调学生在语文学习中的体验和感受。揭示了语文学科的文化功能及其人文特性。这一新的理念已成为“课标”的一个亮点.引起广大语文教师的关注。
  • 文言文“无标点”教学的现代阐释
  • 文言文“无标点”教学是指教学过程中教师首先呈现无标点的文言文教学材料,然后指导学生加上标点进行阅读的教学方式。这一教学方式在我国古代语文教育中运用非常普遍,解放后也曾一度盛行,近十多年来人们弃而不用。笔者认为“无标点”教学是提高学生文言文阅读能力的一种有效的教学方式,它在文言文教学中起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 热爱经典
  • 现在的学生离经典越来越远了——这是教师普遍的抱怨。
  • 我思故我在
  • 有时,自己觉得头脑就像一潭湖水,平静,甚至令人感到窒闷,只有投下一颗思想的石子,才能打破这种状态,石子落入时,湖面出现的水涡,便是一只窥视外界的眼,它让我们察觉到自身的局限和浅薄,也正是这样的时候.恐惧随之而来。
  • “写真”并非新词
  • 《人类的语言》两处质疑
  • 没有比失去言说欲更糟糕的
  • 多少孩子的写作天赋和才情。对写作的热爱和喜好,从心灵深处流淌出的珍贵的童真和童趣,就是被这些不谙写作教学规律的老师“负责任”地葬送了。在语文教育中.没有什么比揠苗助长、扼杀和扭曲学生的写作天性与言说欲更为糟糕的事了。
  • 文章体式所造成的难题
  • 我国中小学写作教学中流行的文章体式.是应试性的“小文人语篇”。这种文章体式培养出的“作文能力”,与我们意欲培养的适合于社会应用的作文能力之间有着严重的冲突。王栋生说:“对付应试作文有些俗招,虽然不是写作的正途。但是有用。比如写议论文:最好用一句话开头,要会写一段漂亮的话(要有感
  • “察颜观色”的“合法”地位应当确认
  • 不少人把“察颜观色”当作“察言观色”的误写.甚至教材也如此,高中语文第四册附录《容易用错的成语一览表》就把“察颜观色”与“察言观色”判为同—成语—“误”—“正”的两种书写形式(238页)。笔者以为,这实在是“冤假错案”。
  • 写下自己的生活感受——《信》教学案例
  • 从本质上说,作文是作者生活情感的外露.是其生命力、创造力的文字外化,而真实的个体生命之间存在着独特性和丰富性,因此,作为个体生命的表现形式的作文本应是丰富多彩的,字里行间蕴涵着多元化的生命气息。但是,长期以来.由于受应试教育的影响,作文教学一直颠簸在“伪圣化”的道路上.一直圈
  • 怎一个“闹”字了得
  • 这样删节高明吗?
  • “陈胜是一位有远见,有智谋,有组织领导才干的农民起义领袖……”学习《陈涉世家》,我正引导学生根据陈胜在起义前后的言论、行动探究其性格和精神。突然,一位同学高高地举起了手:“老师,陈胜这样有才干,他领导的农民起义最后怎么失败了呢?”这个问题立即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见此情景,我停止了
  • 维纳斯“必须失去双臂”吗?——兼论清冈卓行《米洛斯的维纳斯》之缺憾
  • 爱神维纳斯给人类留下的唯一缺憾——断臂。
  • 被幸福包围着
  • 幸福是什么?幸福是“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的牵挂,是“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子”的喜悦;幸福是“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的祝愿,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的追求。
  • 《再别康桥》细读——“还原法”分析之一
  • 要进入作品深层,加以真正的分析,就要从天衣无缝的作品中,找出差异,揭示出矛盾,从而提出问题来。没有矛盾,就不能提出问题,也就不能摆脱被动。被动则无话可说,而文章又非写不可。就产生一种很不好的文风,就是把肤浅的赞叹当成分析。这在所谓“诗歌赏析”中,尤为严重。大量所谓赏析类文章。有效的分析非
  • 两种错觉
  • 汪懋祖先生“论禁习文言与强令读经”,觉得一般青年人写作程度低落,非重新读文言做文言不可。汪先生虽说是教育家,于国文教学一道到底是外行。不独是外行,简直隔靴搔痒,一无是处。
  • 《改造我们的高考作文辅导》指瑕
  • 近日拜读了《语文学习》2004年第3期“关注”栏目上徐江教师的文章《改造我们的高考作文辅导》一文,深受启发。其所条陈的高考作文辅导三大弊端可谓一针见血,振聋发聩。笔者虽然是名初中语文教师,但对照徐江教师的意见,仍不觉有些汗颜,以为自己的作文辅导也确实有需要加以对照“改造”之必要。但徐老师在第三个弊端中所引证的例子的分析意见我略有不同看法。现不揣浅陋,斗胆提出来,请徐老师和其他方家批评指正。
  • 从“2+2=?”谈起
  • 语文学习2004年第3期开辟了“高考作文‘辅导’再‘辅导”’专栏,发表了一组文章,读后很受启发。不过。有的文章似还有讨论的必要。例如,南开大学文学院徐江的《改造我们的高考作文辅导》(以下简称徐文)中的第一节“辅导缺少思辨性.越辅导学生越呆”,其中的一些分析就值得商榷。文章首先引用了原资料:
  • 尝试“智慧写作”
  • 莎士比亚称精炼是“智慧的灵魂”。因为有了一年来倡导学生尝试智慧写作的实践,才对这句话有了比较深入的理解。
  • 中学作文教学的基本定位
  • 在写作教学中,我觉得有必要对写作的不同类型进行区别和分析。
  • 在不知不觉中长大
  • 我喝完杯子里最后一滴咖啡时。垃圾堆里已经堆了三个雀巢的空盒子。我站起来,走到阳台上,望窗外,万家灯火的城市上空有许多扑朔迷离的烟花。午夜的城市,一如我此刻的心情。风情万种。
  • 语交际教学的理论背景和课程取向
  • 语交际教学应该是特性鲜明的独立课型。虽然越来越多的教学实践者和研究者都在这一问题上达成了共识,但是对于这一课型应该有怎样的课程取向,大家的认识却既不明确,也不一致。
  • 我国中小学听说教学百年历程回顾
  • 从清末语文独立设科到现在,口语教学走过了坎坷的百年历程。2000年颁布的中小学语文教学大纲,首次用“口语交际”一词取代“听说训练”。它标志着我国中小学听说教学在理念上又上了一个新的台阶。然而,新大纲在实际操作层面如教学内容序列、教学目标系统、教材建设、课时安排等方面都没有提出具体的可操作性指导意见。这实是百年语文教学变迁中听说教学蹒跚而行,却始终没有探明一条明晰的路径的又一有力佐证。回顾百年听说教学走过的曲折进程,剖析历次听说教学改革的源流变革,将有助于我们对新时期的听说教学进行重新定位并开辟新的发展方向。
  • 蜡烛燃尽确有灰烬
  • 观点
    声音·反馈(凌金明)
    说说高考试题中的“对对子”——兼与张悦群同志商榷(萧兴国)
    学习作文(冯雪梅)
    给文体以足够的重视(孙戈)
    庭前八月梨枣熟——访诗圣杜甫故里(陈淀国)
    [特稿]
    要重视优秀传统文化——《新课标文言读本》序(徐中玉)
    说几句知心话——《走近经典·初中文化读本》序(于漪)
    [论坛]
    “熏陶感染”的三个层次(张友慈)
    文言文“无标点”教学的现代阐释(陈隆升)
    热爱经典(平志君)
    我思故我在(汪波)
    [教学]
    “写真”并非新词(凌乙)
    《人类的语言》两处质疑(包平东)
    没有比失去言说欲更糟糕的(潘新和)
    文章体式所造成的难题(王荣生)
    “察颜观色”的“合法”地位应当确认(徐东升 李冲)
    写下自己的生活感受——《信》教学案例(刘亚元 黄孟柯)
    怎一个“闹”字了得(范维胜)
    这样删节高明吗?(章月飞)
    维纳斯“必须失去双臂”吗?——兼论清冈卓行《米洛斯的维纳斯》之缺憾(劳心)
    被幸福包围着(丁国林)
    《再别康桥》细读——“还原法”分析之一(孙绍振)
    两种错觉(曹聚仁)
    《改造我们的高考作文辅导》指瑕(王爱民)
    从“2+2=?”谈起(周自厚)
    尝试“智慧写作”(毛荣富)
    中学作文教学的基本定位(黄厚江)
    在不知不觉中长大(戴一舟)
    语交际教学的理论背景和课程取向(李明洁)
    我国中小学听说教学百年历程回顾(韩浩)
    蜡烛燃尽确有灰烬(于宗瀚)
    《语文学习》封面

    主管单位:上海世纪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主办单位:上海教育出版社

    主  编:包南麟

    地  址:上海永福路123号

    邮政编码:200031

    电  话:021-64373598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1-8468

    国内统一刊号:cn 31-1070/h

    邮发代号:4-253

    单  价:6.00

    定  价:72.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