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学会多角度思考
  • 《全日制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实验稿)》对于阅读教学,“提倡多角度的有创意阅读”;对下写作,要求“多角度地观察生活”;而在“综合性学习”中,则提出“从不同的角度,进行多样化的探究”。《普通高中语义课程标准(实验)》也含有同样的内容。对于阅读,要求“学习多角变、多层次的阅读”,“努力从不同的角度和甚而进行阐发、评价和质疑”;对于写作,则要求“学会多角度地观察生活”。“课标”明确而又反复提出的要求。不仅表明了多角度思考的重要性,还表明了多角度思考领域的宽广。
  • 检视经典阅读教学的实践误区
  • 经典作为人类文化的重要载体,是教育不可或缺的内容之一。赫钦斯说:“经典著作乃是每个时代都具有当代性的书籍。”这些书籍历经岁月无情的淘洗而历久弥新,滋养我们的心灵,陶冶我们的性情,开拓我们的生活空间,使我们变得更美好、更纯洁、更善良。但是,经典具有永恒的阅读价值并不构成我们必须去阅读的充分理由,正如钻石非常名贵并不构成我们必须佩戴它的充分理由。不同民族、不同国家、不同时代、不同阶层,对经典阅读的热情不尽相同。经典阅读的兴衰不仅是一个语文教育的话题,而且也是一个社会学、文化人类学和哲学的话题。
  • 关于语文教材“课后练习”的思考
  • 现行人教版高中教材是根据新课程要求几经修订.于2002年经教育部审查通过,目前在全国使用最广的新课标教材。其继续采用了传统的单元编排体例,每单元均由“单元提示”“课文”和“课后练习”3个板块组成。这样的编排体例,单元中心明确,教学体系完整.在语文课改的各个时期都被认可并长期沿用。然而盘踞心头的一件小事却让笔者对其“课后”问题产生了疑问。那次与几位同事讨论《祝福》一文的教学方法。
  • 寂寞者依旧寂寞
  • 在一次课改讲习班上,同行们问了许多高考方面的问题。他们关心高考有无变化,而对课改没有什么兴趣。在回答了他们的问题之后,我说了一句“这课改是我们每个老师的事”,场上寂然:一些教师的目光淡淡地扫过来,我从那目光里竟读到了同情。近年常想起夏瑜的形象,并深深地为之感到凄凉。每每想起“这大清的天下是我们大家的”,是因为一句“这课改是我们每个老师的事”不幸和牢狱里的夏瑜的那句话有点相似。而当我把这个意思表达出来时,我的确发现有人怀疑我疯了。所幸“这课改是我们每个老师的事”并不算放肆或是谋反,也不至于有使得一手好拳棒的红眼教师跳上来揍我两个嘴巴,但是我分明知道这句话可能悖时了。现在人们连什么是“教育”都不肯去想,你非要对他谈课改,是他笨,还是你蠢?
  • 谁的报应,谁的悲哀
  • 《江南晚报》9月20日A7版上刊登了题为“自称坚持素质教育遭‘弹劾'”的文章,报道了武汉中学刘守琪老师被学生要求“下课”的事。同为语文教师的我对刘老师的遭遇心中有种莫名的悲哀。这悲哀倒不是源于学生“投诉”老师这件事本身——笔者虽对某些权威人士“教师要有服务意识”的说教持有异议,但也绝不是那种死守师道尊严的人.而且认为误人子弟的“腐儒庸师”被学生赶下讲台.只要方式方法不那么“文革”,那么就不是可悲而是可喜的事;悲哀来自于学生“投诉”老师的原因。在此笔者不想妄下断语.说刘老师是因为坚持素质教育而遭学生“弹劾”的,但学生要刘老师“下课”的三点理由(该校副校长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认为是“夸大其辞”的),是不能不让人为之深深担忧的。
  • 文学作品教学对“生命意识”的关注
  • 一、生命意识的内涵 对生命的理解及其态度,构成了生命的意识。首先,是对生命物理特性的理解。周国平在《生命本来没有名字》中说:“世界上什么都能重复,恋爱可以再谈,配偶可以另择,身体可以炮制,钱财可以重挣,甚至历史也可以重演,唯独生命不能。愈是精微的事物愈不可重复。所以,与每一个既普通又独特的生命相比,包括名声地位财产在内的种种外在遭遇实在粗浅得很。”一个生命的形成.在必然性中存有极大的随机性或偶然性,其中任何一个微小的自然条件的改变,都有可能扼杀生命于萌芽中。
  • 对话中的课堂,是一条生命涌动的河流——《等待戈多》教学札记
  • 一、缘起 新课程的阅读教学要求我们让学生与文本对话,但是。我们常常习惯越俎代庖,造成了学生与文本的隔膜。教师之所以越俎代庖,往往基于一种“不放心”心理:怕学生理解不准确,思考不到位,分析不深入,从而影响对文章的把握。进而影响考试成绩。
  • 走近英雄 感受崇高——《〈名人传〉序》教学案例
  • 一、背景 新课标提倡“在主动积极的思维和情感活动中.获得独特的感受和体验”,强调“教师应该鼓励学生以自己的情感去体验作品”。现实的情况是,学生面对的《〈名人传〉序》,作者是远在万里之外的法国作家罗曼·罗兰,且写作的年代距今已有一百余年。彼时彼地之事,彼人彼事之情,让我们的学生索然寡味:再加上译文中的欧化语言多少有点不顺口,学生更容易失去阅读的兴趣。在课前的师生谈话中,学生明显流露出随便、失望、无奈的情绪。
  • 语文教学设计的细节艺术
  • 语文教学设计又称为语文教学系统设计,是指主要依据教学理论、学习理论和传播理论,运用系统科学的方法,对教学目标、教学内容、教学媒体、教学策略、教学评价等教学要素和教学环节进行分析、计划并做出具体过程安排。
  • “一个吴妈”的发现
  • 《阿Q正传》的赏读接近尾声,我给学生朗读着阿Q赴法场的一节:“……在无意中,却在路旁的人丛中发见了一个吴妈……”“一个吴妈”,我顿觉此中蕴藏着作者的匠心,可以此为切口引导学生探求小说语言的丰富意蕴。我随即提出问题:“‘一个吴妈’,难道还有几个吴妈不成?这句是否有语病?”一时间“吹皱一池春水”。
  • 学生为我改诗稿
  • 那一日,在课堂上,引领学生们学完《陋室铭》之后,兴之所至,我将刘禹锡的这篇铭文改写成了一首五言古诗,名日“陋室咏”:
  • “油馍”不是“炸”的
  • 贺敬之的《回延安》中有一句“米酒油馍木炭火”,教材一直注释“油馍”为“油炸的黍米面饼”,这个说法是不正确的。
  • 天上的街市——一个经典文本的形成和反思
  • “远远的街灯明了,/好像闪着无数的明星。/天上的明星现了,,好像点着无数的街灯。”大半个世纪以来,无数中国学生诵读这首诗歌,无数的教师在课堂上教过这首诗,其真可称为语文教材中的经典新诗作品。成为经典作品,是作品本身的优秀,还是有更多的非作品的因素?在其经典化的过程中,哪些力量参加了建构?这些力量与主流意识形态保持着何种关系?本文就这一首诗歌的长达半个世纪的学习背后因素的分析,寻找其经典化的生产过程。
  • 风云诡谲说张良
  • 《鸿门宴》一文选自《史记·项羽本纪》。作为脍炙人口的史传名篇,论之、赏之者甚多。包括课堂教学在内,人们往往较多地注意到刘邦、项羽两个重要人物的形象分析,而对张良,则往往以“足智多谋”一语带过。
  • 《鸿门宴》“刘邦逃宴”小议
  • 《鸿门宴》作为中学语文教材有着悠久的历史。对《鸿门宴》的读解代有翻新,正从一个侧面证明《鸿门宴》有着永恒的魅力。巧得很,今年5月,国内两份语文教学研究杂志同时推出文章,对《鸿门宴》中“刘邦逃宴”一节进行批评。下面,让我们先看看这一节原文以及两家的批评。
  • 神鸦社鼓感慨深
  • “佛狸祠下,一片神鸦社鼓!”对辛弃疾《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中这两句话的理解,课本编者曾经提供过这样的注释和提示——
  • 循序渐进,登堂入室——一首中国古诗教学案例
  • 我曾上了一节中国古诗鉴赏课。
  • 二十年后说《散步》
  • 去年9月,在重庆举办的一次作文大赛上.有人问我:你那个《散步》,是写尊老呢,还是爱幼?或者既尊老又爱幼?我认真回答:看起来当然是既尊老又爱幼,其实我骨子里是想写生命。
  • 逆境美感和古典话语的当代转化——《沁园春·雪》《卜算子·咏梅》解读
  • 要读懂毛泽东的诗词,不能不读《沁园春·雪》;要读懂《沁园春·雪》,不能不先读《卜算子-咏梅》,虽然后者写在前者之后。
  • 王力先生和他的《汉字改革》
  • 王力先生(1900-1986)在语言学上的贡献是多方面的。这里,谈一点他在汉字改革方面的贡献。
  • 课堂里的教学内容
  • 主题与背景 这次叙事的主题是课堂里的教学内容.也就是教学内容在课堂中的呈现。关于教学内容.可能有三个阶段的含义,一是落笔到备课本之前(包括备课本)的教学内容.一是在课堂里呈现的教学内容.一是学生实际接受的教学内容。课程编制者可能主要考虑第一阶段的教学内容.这是理念层面的;学生的学习主要看实际接受的教学内容的多少和深浅,这是效果层面的;而教师主要关注第二阶段的内容。
  • 教师不作为:一个令人担忧的现象
  • 最近参加了几次大型的语文教学研讨会。听了七八节课。总的感觉是,目前的语文教学存在的问题不少。原来以为有些现象只是个别性的,现在发现极具普遍性,特别是教师不作为这种现象,很让人担陇。下面以《荷花淀》一课的教学为例谈谈这个问题。先看一个片段:
  • “坐落”还是“座落”?
  • 作家徐坤在《早安,北京》中写道:(1)眼前的天安门还是那个天安门。故宫也还是那个故宫。故宫以千年不变的姿态坐落在那里。“坐落”还是“座落”?“坐落”这个词儿真好.泽原见过东方西方的各种各样的宫殿.比起那些飞扬跋扈的飞檐和尖顶.故宫就像是一个盘腿打坐的大老爷们。或者,虎视眈眈的东方雄狮。是的,一头雄狮,一直蹲踞,时刻准备一跃而起。(《芙蓉)2004年第6期)
  • 记叙文景物描写失误浅析
  • 初中阶段。记叙文是作文训练和考试的主要体裁。虽然在近几年。话题作文“一统天下”,作文要求中说“文体不限”。但多数学生选择的文体还是记叙文。中学生在写记叙文的时候,都很喜欢描写景物,但常常写景不当,状物不确。其实。只要能找到自己写景状物出差错的原因,然后采取有针对性的措施,问题是不难解决的。笔者在作文批改时注意收集、分类,发现初中生景物描写失误主要有以下五个方面:
  • 正确看待中学生作文的文采
  • 高考作文自2001年进行分等级打分以来,一直都强调中学生作文的文采问题,因此,作文有文采成为中学生习作的一种追求。起初,这种做法收到了一定的效果.学生的作文比原来生动了,流畅了,有一点韵味了,从每年所推举的高考满分作文、优秀作文来看,确实比常规的文章精致了一些。但是,随着这种追求越来抽象化,文采问题被简单地看成了语言形式美的问题。
  • 能有什么力量使我们改变——对高考作文阅卷者阅读趣味的反思
  • 《儒林外史》第四十九回写了参加科举考试的“技巧”。迟衡山替马二先生鸣不平,认为“他着实在举业上讲究的,不想这些年还是个秀才出身,可见这举业二字是个无凭的”。科甲出身的高翰林则不以为然。难道真正的科举与童试有什么不同吗?高翰林认为.“怎么不是两样!凡学道考得起的,是大场里再也不会中的”。他透露其中自己认为的诀窍是:“老先生,‘揣摩’二字,就是这举业的金针了。
  • 我们该崇拜什么?
  • 我们的时代.应该崇拜谁?这是关系到人生追求的重大问题。作者用撼动心灵的声音,呼喊正直,呼喊坚毅,呼唤英雄,发人深思。
  • 我说李杜
  • 这是一篇角度独特、思想深刻的作文。文章评述了我国两位伟大的诗人李白和杜甫的人生观和价值观,并借此表达了自己的见解。
  • 思想的美丽——读《不跪着教书》有感
  • 法国哲学家帕斯卡说,人只不过是一根苇草.是自然界最脆弱的东西,但他是一根能思想的苇草,因而我们的全部尊严就在于思想。培养独立思考、善良诚实、自由而不放纵、选择而负责任的一代,是当今教育的价值指归。学生阅读的快餐化、学习的功利化、人文精神的缺失已是不争的事实,所以我们呼唤也亟需更多有独立思考精神的教师。
  • “枪手”的异化
  • 据《文汇报》2002年7月23日报道:“平顶山市一次考试,作弊现象令人惊心,查出枪手548名。”又据《新民晚报》2002年4月18日报道:“在湖南某大学宿舍楼旁边的宣传栏里贴着‘枪手’的广告,广告上标明了替人写论文具体的报酬数量,8000字以内的论文只要200元。”前一个“枪手”是代人考试者,后一个“枪手”是代人写论文者。这两种“枪手”被人们称做“考试枪手”“论文枪手”。为什么都称“枪手”呢?
  • 别滥用“一次性”
  • 这些年来。“一次性”在新闻报道中的使用频率高起来了。请看以下数例:
  • 书信教学中不可忽视的两个问题
  • 在平时或节假日收到曾教过的学生来信,无疑是做教师的一大安慰和享受。然而,当收到红笔写的信.或看到明信片末尾署的“学生×××缄”的“缄”字时.心里总不是滋味。
  • 试看今日“加油站”
  • 近年来,“加油站”的比喻用法比较流行。请看:(1)作为学历教育后人们再学习、再提高的“加油站”的继续教育应当大力发展。(《人民日报》2005年2月1日)
  • “旦日”是何时?
  • 《邹忌讽齐王纳谏》中有这么—句话:“旦日,客从外来.与坐谈……”人教社全日制普通高级中学语文教科书(必修·第一册)把其中“旦日”一词解释为“第二天”.朱东润主编《中国历代文学作品选》注作“明日”,其他选本及教辅用书亦大体如此。笔者认为.文中“旦日”应当注为“太阳初出时,天亮时”。理由有三:
  • 《课程·教材·教法》2005年第11期:冯现冬、张伟忠《唤醒教育与语文新课程》
  • 教育的本质就是一种对人的唤醒过程。教育的目的不在于传授或接纳某种外在的、具体的知识、技能,而是要从人的生命深处唤起沉睡的自我意识、生命意识,促使其价值观、生命感、创造力的觉醒,以实现自我生命意义的自由自觉的建构。唤醒教育建立在以人为本的基础上,着力于对人性的全面唤醒,是一个以领悟生命意义为核心的永无终结的自我生成与建构的过程。
  • 《教育评论》2005年第5期(双月刊):谭忠真、刘沛林《思维模式与教学模式的更新》
  • 从教学的目的与效果来看,教学模式可以分为两大类:守旧型教学模式和创新型教学模式。两者在教学目的与性质、师生关系、教学结果等方面迥然不同:前者是作为权威的教师向学生传授现成结论。学生只是被动接受,培养的是保守型、守成型人才;后者是师生双方在真理面前平等地探讨和交流。由学生自己评判和建构知识。培养的是创新型人才。在两种教学模式的背后是再生性思维模式与创见性思维模式的区别。
  • 《教育研究》2005年第10期:李森《论课堂的生态本质、特征及功能》
  • 课堂是一个独特的生态系统.具有自然生态和文化生态的双重属性.它由课堂生态主体和课堂生态环境两部分组成。课堂生态主体是教师和学生。课堂生态环境包括客体性课堂生态环境、派生性课堂生态环境和客体性课堂生态主体三类。课堂生态主体与课堂生态环境、课堂生态主体与课堂生态主体之间发生着各种各样的联系,使课堂形成了一个有机的生态整体。生态化的课堂充满了生机与活力。它具有整体性、协变性和共生性等生态特征以及滋养、环境参照、动力促进和制度规范等生态功能。
  • 《教育探索》2005年第11期:薛振碧《参与教学在语文教学中的应用》
  • 在语文教学中。让学生积极主动地参与教学过程。是一种可以激活教学、调动学生的学习积极性,从而提高学习效率的新理念。基于“师道尊严”仍占据主流地位、学生主体性无法在语文课堂中真正落实的现状,学生参与教学就显得十分必要:它可以使学生的主体性得到发展;可以培养学生必要的社会性品质;有利于建立良好的教学人际关系;还可以使课堂充满活力,使教学质量得到提高。
  • 《中国教育学刊》2005年第10期:鲁晓霞《网络作文刍议》
  • 如今,网络作文已经渗透到学校作文教学之中,引起了作文教学内容、教学手段、教学方法和教学模式的深刻变革。网络在给作文教学输入新鲜血液的同时。也带来了困惑和难题:网络的多媒体技术在题材上为学生提供海量信息的同时,也可能使学生丧失判断力;在更方便地获取信息和知识的同时.也可能带来情感与体验的缺乏;在信息传播方式上使学习变得有趣、易学的同时,
  • 声音·反馈
  • 不说沪语如何传承海派文化;这课不用考试,我喜欢;经典不是标签;对不可言说的保持沉默,并不意味着对可以说的也要沉默。
  • 是破绽还是艺术空白
  • 关于鲁迅小说《药》中“黑的人”康大叔出场的细节描写,宋桂奇老师和肖劲松老师分别在《语文学习》2005年第2、4、6期中发表了自己的见解。反复阅读两位老师的文章。虽然其言凿凿,但却总感未尽其义,似有欠缺,于是便忍不住赘言几句。
  • 2005年总目录
  • 寂寞的经典
  • 叶黎明在《检视经典阅读教学的实践误区》中提到当今经典教学中存在的几个误区,颇有针对性.特别是“始于激趣,终于激趣”“脱离文本,置换阅读”“学生未动,帮扶在前”三点,正是现在经典教学现状的写实。可是,我们能真正走出这些“误区”吗?
  • 课文作者
  • 河东河西
  • 如果没有徐志摩,在大多数中国人的心里。剑桥与牛津本没有太多的区别,去过的人或许会比较,剑桥比牛津来得漂亮,但无疑的。八十多年前徐志摩写下的那些诗文,为剑桥平添了许多人文色彩和向往,那些文字未必最好,但是最真,而且也是机缘凑巧,那个春天徐只有二十三四岁,刚刚失完恋,单独一个人在风景秀丽的剑桥做一个既无经济压力也无学习压力的旁听生,每天的功课不过是坐在青青堤岸上,对着长满水草的康河抒情。
  • 集万卷于一册,汇众说于一编——《人民日报》评论
  • 中考语文命题不应贴标签
  • 课改后的考试不仅是一种重要的“验收”手段,而且也对学校教学产生重要的导向作用。笔者对一些课改实验区2004、2005年中考语文命题进行了研究,发现其中既有成绩,也存在着值得警惕的倾向,最大的误区就是“贴标签”,主要表现如下:
  • [论坛]
    学会多角度思考(朱绍禹)
    检视经典阅读教学的实践误区(叶黎明)
    关于语文教材“课后练习”的思考(欧阳凯)
    寂寞者依旧寂寞(吴非)
    谁的报应,谁的悲哀(梁国祥)
    [教学]
    文学作品教学对“生命意识”的关注(陈尚余)
    对话中的课堂,是一条生命涌动的河流——《等待戈多》教学札记(陈旭华)
    走近英雄 感受崇高——《〈名人传〉序》教学案例(黄宏武)
    语文教学设计的细节艺术(肖建民)
    “一个吴妈”的发现(刘家祥)
    学生为我改诗稿(杨明富)
    “油馍”不是“炸”的(李兴旺)
    天上的街市——一个经典文本的形成和反思(林喜杰)
    风云诡谲说张良(戴建新)
    《鸿门宴》“刘邦逃宴”小议(许国申)
    神鸦社鼓感慨深(李亚亮)
    循序渐进,登堂入室——一首中国古诗教学案例(徐从根)
    二十年后说《散步》(莫怀戚)
    逆境美感和古典话语的当代转化——《沁园春·雪》《卜算子·咏梅》解读(孙绍振)
    王力先生和他的《汉字改革》(周有光)
    课堂里的教学内容(褚树荣)
    教师不作为:一个令人担忧的现象(马超俊)
    “坐落”还是“座落”?(宗守云)
    记叙文景物描写失误浅析(程燕兰)
    正确看待中学生作文的文采(程国生)
    能有什么力量使我们改变——对高考作文阅卷者阅读趣味的反思(黄惟勇)
    我们该崇拜什么?
    我说李杜
    思想的美丽——读《不跪着教书》有感(李树培)
    “枪手”的异化(王方)
    别滥用“一次性”(屠林明)
    书信教学中不可忽视的两个问题(王静)
    试看今日“加油站”(沈玉保)

    “旦日”是何时?(赵清林)
    《课程·教材·教法》2005年第11期:冯现冬、张伟忠《唤醒教育与语文新课程》
    《教育评论》2005年第5期(双月刊):谭忠真、刘沛林《思维模式与教学模式的更新》
    《教育研究》2005年第10期:李森《论课堂的生态本质、特征及功能》
    《教育探索》2005年第11期:薛振碧《参与教学在语文教学中的应用》
    《中国教育学刊》2005年第10期:鲁晓霞《网络作文刍议》
    声音·反馈
    是破绽还是艺术空白(田瑞云)
    2005年总目录
    寂寞的经典(马莅骊)
    课文作者
    河东河西(花生小胖)
    集万卷于一册,汇众说于一编——《人民日报》评论
    [测试]
    中考语文命题不应贴标签(程少堂)
    《语文学习》封面

    主管单位:上海世纪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主办单位:上海教育出版社

    主  编:包南麟

    地  址:上海永福路123号

    邮政编码:200031

    电  话:021-64373598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1-8468

    国内统一刊号:cn 31-1070/h

    邮发代号:4-253

    单  价:6.00

    定  价:72.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