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也从阿Q的读音说开去
  • 很高兴地读了《语文学习)2005年第10期刊登的《是“NQ”还是“阿gui”》一文。吴老师能敏锐地抓住学生提出的阿Q的读音问题,引导学生深入文本,在“阿Q”还是“阿gui”的读音辨疑过程中,去阐释文本的理性主旨,完成了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文本、作者与读者之间的真诚对话.确实是一个精彩的教学“镜头”!欣喜之余,我对“阿Q”还是“阿gui”这个看似简单实则犯难的问题,也终于缠绕于心不能舍弃.以致“仿佛心里有鬼似的”。现将其写出来。与吴老师商榷。
  • 从“《雷雨》的主人公是谁”说起
  • 北大中文系温儒敏教授曾在大一开设“现代文学”这门课程,在期末考试时出了这么一道试题:“你认为曹禺《雷雨》的主人公是谁?说说你的理由。”这也是中学语文教师教学《雷雨》时经常要问的一个问题.答案自然是见仁见智,没有定论。不过在中学语文课堂上,各种不同的答案背后却有一个不是定论的“定论”,就是都把《雷雨》的主人公定位为剧中的某个人物。如“周朴园”、“繁漪”、“周萍”等。
  • 语文教学:预设与生成的和谐统一
  • 新课程标准下的语文教学形成了新的预设与生成关系,一方面语文学习过程中结论的丰富性、过程的开放性和思维的多向性决定了生成是语文课堂教学的主过程,具有不确定性和多样性,生成的结果是实际意义上的学习目标:另一方面对一定的生成(结果)来说,一定的预设是必不可少的,它是生成学习的起点.也是教师核验反馈信息和促进学生下一步学习的一个重要依据,而预设又意味着在动态生成过程中设置了固定程序和目标,于是预设与生成在今天已演化为一对矛盾。我们必须直面这对矛盾,从教学的角度来说,要消除对立,保持统一;从认知角度来说,要使教学预设转化为生成。怎样实现这种“统一”和“转化”,就是进入新课程的语文教学亟待解决的问题。
  • 语文何用?语文何为?
  • 没有哪一门学科像中学语文那样受到国人如此热心的关注,半个多世纪来,语文界内外扰扰攘攘。几无宁日,直到现在,语文应该怎样教、怎样学的问题还没有很好地得到解决。要解决这个问题.必须首先弄清为什么要教语文、学语文这个更基本的问题。语文学科究竟是一门什么样的学科呢?它既不是语言学.也不是文字学;既不是思想政治教育课,也不是文学理论、文学创作、文学批评和鉴赏课。然而。语文学科与它们都有关系,不但如此.语文还联系着广阔的现实生活,联系着悠久的文化传统乃至一个民族的生态、心理、风俗习惯、思维方式、价值取向和行为特征等等。
  • 谜底
  • 20多年前观摩一次公开课,至今印象珠深,挥之不去.原因是在弄虚作假已经成了常态气候的今天,感觉当年所受的震悚,未免大惊小怪。
  • “莫名其妙”和“莫明其妙“
  • 汉语成语“莫ming其妙”有两种写法,即本文题目所写的“莫名/明其妙”。那么,这两种写法是异形词现象呢,还是已化分成两个成语了呢?
  • 语文教学的主导文类何以是散文(上)——散文教学内容问题研讨的预备之二
  • 楔子 散文的定义向来是个难题。正如李晓虹所说:“散文的文类概念,与其说是一种理论规范,不如说是在作家创作的基础上,在漫长的文学发展演化的过程中形成的一种约定俗成的、边界并不十分清晰、内涵也不十分确定的东西。”
  • 立足文本,合理拓展,促进鉴赏——文学名著节选课文教学向原著整体拓展例谈
  • 文本解读与课文教学过程中。在立足文本的基础上作适当的延伸,将思维的触角“伸申”向更广阔的空间。无疑会对文本的解读产生积极的促进作用。这已经是语文界的共识。笔者认为,在所有文本中,名著节选课文在向外拓展方面,尤其具有必要性。在实际教学中.这种合理拓展发挥的积极效用也是极为显著的。
  • 不妨让学生也来当一回邹忌——结合文言文进行论证法学习
  • [教学设计背景] 笔者在作文教学中发现,学生的议论文写作水平受到多种因素的制约,而其中很关键的是论证能力;而文言文教学中又存在一个较普遍的现象:很多教师只重视知识的灌输,不注意开发学生的智力.不注意培养学生的能力,授之以鱼而不授之以渔。
  • 一个歧义句的商榷
  • “这一桩发生在普通家庭中的杀人悲剧在亲戚当中也有着不解和议论,要说小莉的妈妈不爱她家里人谁也不相信”(2004年高考全国卷I第6题D项)一句被命题者定为歧义句(即“语义不明确”)是值得商榷的。
  • 其实你不懂我的心——课例《墙上的斑点》反思
  • 《语文学习》2005年第3期发表了署名刘晓洁的文章《“西方现代主义文学单元”教学心得》。其中《墙上的斑点》课例的教学内容为:小说思路、作者对人类精神复杂性的阐释、感受语言及修辞。现就该课例的教学内容谈一些体会。
  • 说“州”道“洲”
  • “州”和“洲”原意都是指水中的陆地,所以《诗经·关雎》第二句“在河之州”也作“在河之洲”。“州”的象形字是“州”,将其字义表现得很明确,后来加上三点水,更突出了与水的关系。
  • 寻常话句别样情
  • 经典作品,常教常新,今日教《背影》又有新发现。 品味“买橘送别”,咀嚼父亲的最后一句嘱咐“进去吧,里边没人”时有同学提出自己的理解。
  • 从《安塞腰鼓》中“学文化”
  • 在宁波借班上公开课。篇目为《安塞腰鼓》。课前,我发现有超过一半的同学都对文章中一段话有想法。
  • 面向世界的尴尬——语文教材中外国文化方面之疏漏例谈
  • 时下语文教学对中国传统文化越来越重视。上海市二期课改新教材已经加大了文言文、古典诗词的“量”,在作品的“质”上也有所提升,这无疑是个值得欣慰的好现象。然而在外国文学这一头,现有的教材却略显薄弱,尤其在课文编选上的确存在着一些不足。撇开作品“量”的方面不说,就“质”来看,似乎也很难与当前强调的教育的“面向世界”相适应。尤其在已经入选的课文中,凡涉及到外国文化背景时,常常会出现一些“纰漏”,这无疑会给语文教学带来一些负面影响。也使我们的语文教材在“面向世界”时出现一些尴尬.不得不引起我们的重视。
  • 《信陵君窃符救赵》注释商榷
  • 《信陵君窃符救赵》有这样一段文字,教材所作的注释值得商榷。
  • “双石”即“上下两山”
  • 苏轼《石钟山记》有这样的话:“得双石于潭上。扣而聆之。南声函胡,北音清越……”《教师用书》(高中语文第三册.人民教育出版社2004年6月第1版。下同)将其中的“双石”译为“两块山石”,教科书(高中语文第三册.人民教育出版社2004年6月第1版。下同)将其中“南声”、“北音”注为“南边(那座山石)的声音”、“北边(那座山石)的声音”。可见《教师用书》和教科书的编者都认为“双石”即南北两块(座)山石。笔者认为这样的译注值得商榷。
  • 《江南逢李龟年》备课札记
  • 岐王宅里寻常见,崔九堂前几度闻; 正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 多次选入中学语文课本题为杜甫作的七言绝句《江南逢李龟年》,无疑是神韵独绝、余味蕴藉的一首好诗,堪称唐诗中的杰作。然而备课中翻阅一些参考资料,较之典籍,寻绎诗意,却颇多疑窦。
  • 《黍离》中稷的苗、穗、实
  • 《黍离》一文三章起兴首旬都是“彼黍离离”,而“稷”却经过了由出苗到秀穗、结实的全过程。对这个问题.注家不多但各有不同的解释:
  • 《老王》中的“钱”
  • 语文新教材收录了杨绛先生的记人散文《老王》,这是一篇类似鲁迅先生《一件小事》式的知识分子剖析心灵的文章。
  • “清洌”还是“清冽”
  • 江苏教育出版社2003年出版的义务教育课程标准实验教科书八年级上册《语文》(洪宗礼主编),收录柳宗元的游记散文《小石潭记》,文中有这么一句话:“伐竹取道,下见小潭,水尤清冽。”课本注解“清洌”为“清澈”。而这篇散文在人民文学出版社2002年出版的高等学校文科教材《中国古代文学作品选》(袁世硕主编)中,“清洌”却写作“清冽”,将“冽”解释为“寒冷”。偏旁的一点之差,让人感到迷惑:究竟足“清洌”还是“清冽”?
  • 关于唐人七绝压卷之作
  • 笔者多次遇到学生提出这样一个问题:许多唐诗鉴赏文章都提到“唐人七绝压卷之作”,然而,说法却不统一。那么。到底哪一首唐人七绝是足以“压”于诗“卷”的力作?
  • 叙事主题:课堂里的效率
  • 背景与主题 本文着重讨论高三语文教学的课堂效率问题。两年来,通过听课和座谈,我们发现高三语文复习教学基本上有这样四个特点:一是精选资料。从课堂使用的资料来看,体现了权威性和导向性。二是统一进度,集体备课。年级组是把备课上升到课堂教学设计的层面来对待,是把备课当做高考研究来落实了。三是教学初具模式。基本上是讲考点、做示范(典型例题解题示范)、当堂练、即时评(对当堂练的质量做出当堂评价)、作迁移(该考点的强化练习)。四是初见成效。这是以重“双基”的循序渐进、重“双基”的融会贯通、重“双基”的衔接迁移为保证的。但听课和座谈不仅是为了推广经验,也是为了发现问题。而且后者更为重要。从点上看,语文复习课费时低效的现象依然存在,见资料就用、逢题目就做、复习课就是练习课、讲评课就是对答案等无所作为的做法依然在某些课堂里存在。下面我们来看几个复习课的教学切片。
  • 这个世界有它的悲哀,却在困难中微笑——从四个方面重新理解《边城》
  • 一、哪些因素酝酿了《边城》 《边城》最初连载于《国闻周报》第十一卷第一至四期(一九三四年一月一日至二十一日)、第十至十六期(三月十二日至四月二十三日),一九三四年由上海生活书店初版,一九四三年九月开明书店出版改订本。《沈从文全集》据开明书店改订本编入。
  • 诗心的精彩跳跃——庞德《在一个地铁车站》赏析
  • 初读这首诗。会产生语感的“眩晕”:仅有的两句诗,不甚关联,或许中间该用“如”、“像”、“好似”之类的词作为“焊接”以使语意连贯、“语际”无痕?我特意查了英文资料,转录原诗如下:
  • 何谓“过屠门而大嚼”
  • 2005年4月6日《文汇报》刊发了台湾诗人余光中先生的文章《腕下谁能招楚魂——台北傅抱石画展观后》,说著名画家傅抱石120余幅代表作在台展出,是近年台湾艺坛的一大盛事。文中写道:“先后两次。我专程北上,入屠门而大嚼。总算亲炙了中国现代绘画最富古典诗意的这位大师。”余先生在这里想表达自己参观画展后获得了巨大的艺术享受,但“入屠门而大嚼”的意思与作者的本意大相径庭。
  • 故事新编:想说爱你不容易
  • 故事新编,已是学生作文的新宠。中学生正值充满想像与创造的年龄,他们的写作奇思妙想,跨越时空,让李白与孔子月下对话,让祥林嫂出国与尼洛芙娜树下畅谈,如是,文章富有鲜活的情趣,折射出青春活力。但审视这些灵趣充盈之作,我也有几分隐忧。先看看一学生以“经典与时尚”为话题的作文:
  • 议论文的论点也要有“据”
  • 议论文的材料要有根据,所以称其为“论据”。可是议论文的观点也要有根据.这一点想到的人就不多了。考察我们学生的写作,他们的论点是从哪里来的?大致来自这样两个方面:一是教师命题,二是试卷命题。这种命题中通常已经包含了对观点的规定。且不说这样的规定方式是否妥当,这里要问的是,教师和试卷的观点就一定对吗?
  • 别把认知顺序弄颠倒了
  • 现在学生写的议论文空洞干瘪.而且仿佛从一个模子里铸出来似的。其症结何在,又如何克服呢?
  • 人与自然
  • 人与自然,是一个永恒的话题。 我们的古人很早就有“天人合一”的思想。于是我们看到。在唐诗宋词之风中。诗(词)人们在大自然中悠然徜佯,物我两忘。那和谐相处的意境令人神往。但是也有人说:“人类的文明史.相当一部分是砍伐史”.砍伐、开矿,包括过度的旅游开发,人类对自然的破坏越来越让人触目惊心,人类要生存、发展.但在开发中如何学会与自然和谐相处?这是每一个现代人都正在面临的问题。
  • “七年之痒”源和流
  • 不久前,以《走出女儿国》而出名的摩梭人杨二车娜姆出版了她的新作《七年之痒·中国红别了挪威蓝》。这部畅销纪实小说写了她与挪威人石丹梧在北京相识、瑞士相知及以后潸然分手的故事。两个人从客客气气到如胶似漆。到相依为命,再到激情的渐渐淡去.差不多就是七年的时间。七年之后感情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平台,可惜,他们没有越过,只能以分手告终。书名中的“七年之痒”专指夫妻之间婚姻生活进入平淡期之后,激情消逝,危机四伏.从而产生的某种求新求变的欲望。
  • “问题”的新用法
  • 姑且假定在二十年前。当人们要用“问题”这个词来说明某一方面的问题时.通常会采用“某某+问题”的词语组合形式。比如“升学问题”、“就业问题”或者“交通问髓”、“婚姻问题”等。可是到了今天.人们常常在媒体上看到另一种词语组合形式:“问题+某某”。比如“问题交通”、“问题婚姻”。
  • “名词+动词”也可以是状中关系
  • 在现代汉语中,一个名词与一个动词的组合,可能构成两类短语三种关系。一类是主谓短语,如“护士护理”、“资金到位”,名词与动词只有一种关系.即主谓关系。另一类是偏正短语,如“日程安排”、“天气预测”和“直线上升”、“电话采访”.名词和动词共有两种关系.前两例是定中关系.后两例是状中关系。
  • 从小说《尘埃落定》到流行语“尘埃落定”
  • 高原风光绚烂多姿,民族服饰华美亮丽,矛盾冲突扣人心弦——这就是根据藏族作家阿来的获奖小说改编的同名电视剧《尘埃落定》。随着电视剧的热播,原著再次受到关注,小说名“尘埃落定”四个字也不胫而走,成为各种报纸杂志的流行语。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语文出版社2004年版的《现代汉语规范词典》已将“尘埃落定”作为新词收入。
  • 征稿
  • 没有学会的
  • 有很多东西我们没有在课堂上学会。
  • 见证语文教育研究足迹 构筑语文教育研究平台 展望语文教育研究前沿——语言教育研究大系理论卷
  • 还是城市野望
  • 1995年初,在一个活动中逢到《萌芽》编辑周佩红女士。此时她正在编一个城市栏目,约我也写一篇。于是,就写了《城市野望》,刊发在当年《萌芽》第六期上。
  • 课文作者
  • 李海林《关于语言与文学关系的理论思考》
  • 语言和文学分属于不同的文化层次。语言是一切文化类型生长和发展的“共有知识背景”,文学则是这个背景下一个具体的文化领域。语言为文学审美提供了前提性的条件,文学审美性的获得往往是审美化表达方式选择的成果。尽管语言与文学的关系甚为密切.但“背景”与“领域”的关系决定了它们无法融合在一起。因此,在现代学校课程体系中,语文课的本体实际上被架空了,“语文”成了一个空概念,它既教不好语言也教不好文学。比较恰当的解决方法是首先分立语言与文学,然后在分立的基础上将它们组合为一门课程。换句话说,就是在保留“语文课”这个外壳的前提下,重组语文课的内容要素。
  • 《语文课的魅力》
  • 语文课的魅力到底在哪里?这是每一位语文教师都必须面对和研究的问题。杨斌老师的答案是“心灵”说。认为语文课的魅力在于师生走进作者(文本)的心灵、走进自己的心灵、走进对方的心灵。使课堂成为作者(义本)、教师、学生心灵交融的情感场;郭惠宇老师的答案是“三气”说,认为语文课的魅力体现在教学风格的气势之美、教学设计的气脉之美以及教师个人修养和人格魅力的气象之美;
  • 刘学成《语文课堂教学的节奏调控》
  • 语文课堂教学的节奏调控是指语文教师根据学生生理心理特点。教学资源及教学环境的实际情况,对课堂教学流程、教学内容、教学语言、教学思维、教学情感等因素进行调节控制,使课堂教学成为合乎教学规律的周期性变化的运动形式的教学行为。节奏调控对语文课堂教学具有重要意义,有利于培养学生学习语文的兴趣.是深化语文课堂教学改革的必由之路。
  • 黎琼锋、王坤庆《引导选择:让教学成为丰富的价值世界》
  • 教育活动是一种价值追求活动,教学是实现教育价值的主要途径。长期以来培养“知识人”的教育目标实际上是一种价值引导与选择的方向迷失,“知识人”的知识是脱离生活世界的知识.“知识人”的世界是一个意义缺失的世界。良好的教育耍从如何提升人生价值出发。达到教育创造幸福人生的根本目的。在实现人生价值教育的过程中,教师负有对学生进行价值引导的责任。要使教学成为丰富的价值世界,教师要以自己的智慧设计有意义的教学,让学科教学充满育人价值,帮助学生实现价值选择和达到意义所在;
  • 关文信《有效教学内涵探析》
  • 以往对有效教学内涵的理解存在着一些偏差,其中之一就是以经济学中“投入产出”的观点简单地类比教学活动。教学活动与经济活动属于人类社会活动的不同领域.彼此之间存在着较大的差异。经济活动说到底体现的是人与自然、人与物之间的关系,所遵循的是经济活动规律,最终体现的是物化的结果.是财富的创造,而且这种结果往往是在短时间内所能见到的。而教学活动体现的主要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它主要遵循的是教育教学规律,最终体现的是人的进步与发展,
  • 声音
  • ●阅读应该是一种轻松愉快的个人体验。不应该受压力的影响。——书籍已经在某种程度上成了人们攀比的工具.阅读也在某种程度上变成了一种赶时髦的表演.这就是英国机场管理局及旅游网站“expedia”委托“民治”调查公司对伦敦及英国东南部人们的阅读行为进行的一次调查的结果显示。在这次调查中,有1,3的受访者承认他们买书“仅仅是为了显得有知识”,此外,许多人选择书籍的依据也不过是各种文学奖项的决选名单。据此。调查的组织者发出了上述声音。
  • 也说“孤拐”
  • 2005年第11期的《语文学习》刊登了周宗寿先生的短文,对人教版新版高中语文课本第四册《杜十娘怒沉百宝箱》中“孤拐”一词的解释提出质疑。周先生认为,首先“孤拐”并不如注释所说。是拐杖。而是“脚踝骨”或“颧骨”;其次,具体到《杜十娘怒沉百宝箱》一文,“一顿孤拐,打那光棍出去”的“孤拐”,当属用了借代的修辞格,用脚踝骨代脚,“一顿孤拐”意即一顿脚踢。
  • 我坐在了枫桥边
  • 第一次乘飞机出川旅游,就来到了我神往已久的地方。听到了寒山寺的钟声,吹到了大运河边寒冷的霜风。虽是冬日,阳光下枫桥景区的景物还是分外明丽,坐在枫桥边石栏杆上,我仿佛听到了《枫桥夜泊》的诗句穿越时空。一个苍老的声音伴着苏州评弹优美的旋律地耳畔响起:“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
  • [论坛]
    也从阿Q的读音说开去(叶继奋)
    从“《雷雨》的主人公是谁”说起(叶军彪)
    语文教学:预设与生成的和谐统一(陈杰)
    语文何用?语文何为?(王雷)
    谜底(吴非)
    [教学]
    “莫名其妙”和“莫明其妙“(宋玉柱)
    语文教学的主导文类何以是散文(上)——散文教学内容问题研讨的预备之二(王荣生 马雅玲)
    立足文本,合理拓展,促进鉴赏——文学名著节选课文教学向原著整体拓展例谈(童志斌)
    不妨让学生也来当一回邹忌——结合文言文进行论证法学习(董鸥)
    一个歧义句的商榷(朱文成)
    其实你不懂我的心——课例《墙上的斑点》反思(叶红珠)
    说“州”道“洲”(高蓬洲)
    寻常话句别样情(蒋祖霞)
    从《安塞腰鼓》中“学文化”(程东文)
    面向世界的尴尬——语文教材中外国文化方面之疏漏例谈(邓岩欣)
    《信陵君窃符救赵》注释商榷(戴建华)
    “双石”即“上下两山”(李华年)
    《江南逢李龟年》备课札记(陈新)
    《黍离》中稷的苗、穗、实(辛冠东)
    《老王》中的“钱”(葛慎之)
    “清洌”还是“清冽”(单殿元)
    关于唐人七绝压卷之作(陆精康)
    叙事主题:课堂里的效率(诸树荣)
    这个世界有它的悲哀,却在困难中微笑——从四个方面重新理解《边城》(张新颖)
    诗心的精彩跳跃——庞德《在一个地铁车站》赏析(刘贞福)
    何谓“过屠门而大嚼”(彭尚炯)
    故事新编:想说爱你不容易(石修银)
    议论文的论点也要有“据”(何二元)
    别把认知顺序弄颠倒了(毛荣富)
    人与自然(麦客)
    “七年之痒”源和流(徐玉琴)
    “问题”的新用法(魏雨 高丕永)
    “名词+动词”也可以是状中关系(金柬生)
    从小说《尘埃落定》到流行语“尘埃落定”(陈莹)

    征稿
    没有学会的(马莅骊)
    见证语文教育研究足迹 构筑语文教育研究平台 展望语文教育研究前沿——语言教育研究大系理论卷
    [课文作者]
    还是城市野望(龚静)
    课文作者
    [观点]
    李海林《关于语言与文学关系的理论思考》
    《语文课的魅力》
    刘学成《语文课堂教学的节奏调控》
    黎琼锋、王坤庆《引导选择:让教学成为丰富的价值世界》
    关文信《有效教学内涵探析》
    [声音]
    声音
    [反馈]
    也说“孤拐”(顾杼)
    [读书·行走]
    我坐在了枫桥边(骆志勤)
    《语文学习》封面

    主管单位:上海世纪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主办单位:上海教育出版社

    主  编:包南麟

    地  址:上海永福路123号

    邮政编码:200031

    电  话:021-64373598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1-8468

    国内统一刊号:cn 31-1070/h

    邮发代号:4-253

    单  价:6.00

    定  价:72.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