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互文对读的理论、策略与方法
  • 以课文文本的“此言”为轴心,与相关的他文本的“彼意”相对照,实现词句、题旨之间及其他方面的比勘,以期达到互识、互补与互证的目的,谓之互文对读。叶圣陶70多年前写的《〈精读指导举隅〉前言》中早已指出:语文教材加起来也只有数百篇文章,倘若死守,“不用旁的文章来比勘、印证,就难免化不开,难免知其一不知其二”。
  • 我看“平等者中的首席”
  • 我在2001年曾经指出:“从历史发展看,语文教学经历了由‘训诲—驯化型’向‘传授—训练型’的巨变。看来今后很有可能会向‘对话型’发展。”2002年出版的《中学语文教学研究》一书中,又以专节讨论了“语文教学对话的教育性”,认为“作为对话的语文教学尊重学生作为对话者的主体性,同时充分认识学生作为对话者的特殊性,要求教师在对话中充分发挥引导、促进、推动的作用”。
  • 文章训练和文学训练要并举
  • 文体意识是体裁意识、语体意识和风格意识的有机统一体。当我们谈到文体问题时,实际上是谈三要素综合而成的“集”,而不是囿于其中一个要素。培养学生的文体意识,这是作文教学的重要环节。古人说:“文章以体制为先,精工次之;失其体制,虽浮声切响,抽黄对白,极其精工,不可谓之文矣。”写作思维是一种文体性思维,人们对信息的整合往往表现为一种文体性处理。
  • 青蛙,想想你当蝌蚪的时候……
  • 这个题目是早些年和学生聊天时想到的。
  • 也说“做课”
  • 如今已是知识激增、更新极快的信息时代了,据说各种各样的教育名词术语也正在一轮又一轮的“课改”浪淘下改头换面。近日偶翻报刊,竟发现“公开课”(包括一些竞赛课、示范课、评优课等)也不叫“公开课”了,而被冠之为“做课”,甚至连一些著名的特级教师“上课”也被称为“做课”。据说还得到了“业内”的认可——好一个“做课”!“课”都能“做”得出来?
  • “以前”的误用
  • 丁元骐《“80后”创作的三波浪潮》(载《上海文学》2004年第6期)一文中有句话是:“敦敬明自己也认为,这本书是献给所有十九岁以前的孩子的,因为那里有少年的精神家园。”此句读来拗口,问题在于“以前”用得不当,应该改用“以下”。
  • 更正
  • “抵掌而谈”还是“扺掌而谈”
  • 人教版高中语文教材第五册(必修本,2005年6月第1版)第162页《〈孟子〉简介》一文中有这样一句话:“虽在王公大人面前,也敢于抵掌而谈。”笔者认为,句中“抵掌而谈”应改为“扺掌而谈”。
  • 也是下雪的那一天
  • 下雪了。当我向着窗外望去,已是举目皆白。
  • 小议“今年以来”兼及“以来”和“以后”的区别
  • “今年以来”的组合,时常出现在报纸或广播、电视的新闻报道中。其实,这是一种习焉不察的语病,问题在“今年”与“以来”的搭配上。
  • 石中英《教学认识过程中的“错误”问题》
  • 在教学认识过程中,教师对待学生所犯错误有两种典型的态度:一种视错误为教学的失败,因而在教学观念、行为与制度层面上极力加以防止、克服并给予各种消极的评价;另一种则视错误为教学主体性的表征,因而在教学观念、行为与制度层面上予以鼓励、肯定并给予积极的评价。在这两种不回的对待错误的态度支配下,就有两种不同的课堂生活,并产生两种不同的课堂生活危机。
  • 鲁渊《内隐学习理论对语文教学的启示》
  • 近年来,内隐学习逐渐成为一种学习模式,在许多学科领域得到广泛研究和推广,对固有的教育观念产生了强烈的冲击。内隐学习理论使人们意识到人类除了有意识的外显学习之外,还有无意识的内隐学习。内隐学习理论对语文教学有重要的启示。在语文教学中形成内隐学习模式,有利于培养良好的语感.因为语感正是通过内隐学习获得的;有利于把握语文教学的重点,分清哪些知识适合内隐学习,哪些知识适合外显学习。
  • 张建国《阅读教学要珍视学生的阅读初感》
  • 在阅读教学的课堂中漠视、否定学生阅读初感的现象时有发生,或否认学生阅读初感的多样性和复杂性,企图用整齐划一的结论来统一;或认为学生阅读初感中肤浅、误读的成分较多。把感知成品强行灌输给学生。这两种情况都是以别人的阅读感知来代替学生的阅读感知,使学生游离于阅读活动之外,成为课堂的“看客”。诚然,学生由于人生阅历和言语图式的不足.对文本的初步阅读确实存在难以避免的粗糙与褊狭。
  • 李山林《语文教学内容辨正》
  • 语文教育研究与实践联系最紧密的两个问题是“教什么”(教学内容)和“怎样教”(教学方法)。长期以来,我们把热情倾注在“怎样教”上,热衷于方法、模式的探讨和创新;对“教什么”即教学内容的问题相对忽视。而我国中小学语文教育的主要向题恰恰就出在语文教学内容上。
  • 魏青云、张立新《教师从“教学能力”向“课程能力”发展的专业要求及其体现》
  • 在传统课程运行机制中,教师对整个课程运行过程的参与只是局部、被动的。教师所有的课程活动都只体现在“课程实施”阶段。也就是说,教师只需要考虑“如何教”的问题,只对教学过程负责。然而:随着新课改的不断深入,传统意义上的教学能力已难以适应新的课程实践模式下的诸多活动及其要求。新课程对教师提出了从“教学能力”向“课程能力”发展的专业要求。
  • 声音·反馈
  • ●当下中学生的课本和教辅,无论是数量还是质量,都很可以了,自编校本教材纯属多此一举。
  • “骗子”之我见——与顾英老师商榷
  • 《语文学习》2005年第3期顾英老师的《浅谈语文课堂提问艺术》一文给人以耳目一新的感觉,让人很受启发。在受到启发的同时,我也有些不同意的地方。该文中有这样一段:“我在讲授《皇帝的新装》时,提问‘如何评价课文中的两个骗子?’学生一时难以回答。我就将这一问题分解为:‘骗子针对皇帝的贪图安逸,不理朝政,设下骗局,其出发点是什么’?”
  • 在困难的日子里
  • 用经典来熏染学生,感动学生,进而让学生热爱经典,恐怕是每个语文教师心里的想法。然而在现实中,这样的想法常常会因为遭遇到各种阻力而无法实现。这些阻力都有限堂皇的帽子:浪费太多时间阅读经典收益太不明显;经典太晦涩,阅读起来太没感觉;经典和现实社会有脱节,阅读起来太没意思……这样的帽子还有很多,有的是老师奉送的,有的是学生家长强戴的,有的则是学生自己自愿自觉扣在头上的。
  • 课文作者
  • 李白故里行
  • 还是上世纪70年代初,拜读过郭沫若先生《李白与杜甫》后,便萌生了到“诗仙”、“诗圣”——我国唐代最伟大的两位诗人故里走走、看看的念头。我曾在古都洛阳工作五个春秋,与杜甫“老家”巩县可谓“近在咫尺”,愿望早已实现,而李白“老家”在四川江油,直到最近去成都采访,忙里偷闲驱车北上,才了却了这桩由来已久的心。
  • 欢迎订阅《语文学习》2006年高考增刊
  • 对《道士塔》两则课例的评议——从言语审美的角度看散文教学内容
  • 新课程中学语文教科书的散文部分,摆脱了杨朔、秦牧、刘白羽三大家横式化散文的束缚,选入了众多当代散文的新篇目。这些新散文突破了传统散文的规范,表现出主题隐蔽、结构开放、叙述视角灵活多变等特点。面对这些新散文,语文教师似乎手足无措;他们所习惯的“托物言志”、“借景抒情”、“形散神术散”等散文知识事实上已难以适应散文的教学。
  • 话题:构建对话型教学平台的突破口
  • 《语文课程标准》明确提出:“阅读教学是学生、教师、文本之间对话的过程”,“语文教学应在师生平等对话的过程中进行”。这就是说,阅读教学的过程应该是学生、教师、文本碰撞的过程,情感交流的过程;学生知识的掌握、能力的形成、情感的沟通都是在对话、交流的过程中完成的。然而,在具体的教学实践中经常能看到一些违背对话本真的现象。
  • 辨美丑,十娘永驻心间 习语言,语文风光无限——《杜十娘怒沉百宝箱》教学感悟
  • 《普通高中语文课程标准(实验)》在“课程目标”中的“感受、鉴赏”一节中提出了“感受艺术和科学中的美,提升审美境界”的阅读教学任务,落实这一教学内容,把工具性与人文性完美结合起来是关键。
  • 从《石壕吏》课例看体验性教学策略
  • 《语文课程标准》指出“语文学习具有重情感体验和感悟的特点”;“应尊重学生在学习过程中的独特体验”;“应让学生在主动积极的思维和情感活动中,加深理解和体验,有所感悟和思考,受到情感熏陶,获得思想启迪,掌受审美乐趣。要珍视学生独特的感受、体验和理解”。细数一下,“体验”一词像一粒粒珍珠散见于《语文课程标准》,共有15处之多。何谓体验?
  • 关于柳遇春的对话
  • 《杜十娘怒沉百宝箱》塑造了一系列个性鲜明、性格独特的人物形象,如杜十娘、李甲、孙富等。学习这篇小说时,学生不满足于仅就以上人物形象进行分析评价,还对柳遇春这个人物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于是师生之间便有了一场关于柳遇春的对话。
  • 《长亭送别》教学设计
  • [教学目的] 1.赏析情景交融的艺术境界(重点) 2.赏析崔莺莺人物形象(重、难点)
  • 说“折技”
  • 《孟子·齐桓晋文之事》:“挟泰山以超北海,语人曰:‘我不能。’是诚不能也。为长者折枝,语人曰:‘我不能。’是不为也,非不能也。故王之不王,非挟泰山以超北海之类也,王之不王,是折枝之类也。”对文中“折枝”这一短语,古今注家颇多歧见。朱东润主编《中国历代文学作品选》之注释胪列三说而有所取舍:“枝,同‘肢’:这句意谓,为年长者按摩肢体。
  • 《宇宙的未来》语言指瑕
  • 人教社中语室编著的全日制普通高级中学《语文》(试验修订本·必修第六册,人民教育出版社2002年10月第1版,以下简称“修订版”)及课程教材研究所中学语文课程教材研究开发中心、北京大学中文系语文教育研究所编著的普通高中课程标准实验教科书《语文⑤·必修》(人民教育出版社2004年5月第1版,以下简称“实验版”)均收入了《宇宙的未来》一文,该文内容新颖。
  • 尽信书,则不如无书——新教材《与朱元思书》的三点质疑
  • 吴均的《与朱元思书》这封信与他的《与施从事书》、《与顾章书》等笺札一样,辞真意切,素淡无华,绝无时人雕砌词藻、骜牙典涩之弊,一扫六朝华美纤巧、浮艳造作之风。深受历代文人与读者的赞赏。所以全国版的教材、上海的S、H版以及上海二期课改新教材都不约而同地选入了这篇清新绮丽的山水小品。
  • 从《师说》的“中心论点”说开去
  • 《语文教学与研究·大众版》(2005.11)上有篇题为“《师说》的中心论点新探”(以下简称“新探”)的文章。首段如下:
  • 误把“南斗”作“北斗”——《赤壁赋》译文商榷一则
  • 《赤壁赋》有句云:“少焉,月出于东山之上,徘徊于斗牛之间。”对这一句的翻译,不管是与现行高中语文教材配套的《教师教学用书》(第四册p169),还是与新课程标准教材配套的《教师教学用书》(第一册p56),都是这样表述的:“一会儿,月亮从东山上升起,在北斗星和牵牛星之间徘徊。”
  • 《项脊轩志》处理亲情题材的两个特点
  • 《项脊轩志》“无意于感人”而最终能够感人,关键在于归氏对亲情题材的处理手法别有会心。据说,归有光一生钻研《史记》,尤其钟爱《史记·外戚世家》中那段叙述汉文帝妻子窦皇后与胞弟窦广国相认的一节文字。司马迁剔尽赘肉,用几乎不能再少的文字将姐弟昔日诀别时的场景通过蜜广国的回忆叙写如生:“姊去我西时,与我决于传舍中,丐沐沐我,请食饭我,乃去。”
  • 审美价值超越实用价值——以张洁的《挖荠菜》和《拣麦穗》为例兼谈情趣与谐趣
  • 通常说,文学作品以情动人,这是不够准确的,完整的说法应该是以特殊的情感动人。因为没有特殊性,就容易重复,导致感受的钝化,此乃艺术之大敌。由此,我们来看张洁《挖荠菜》的第一句:
  • 《铸剑》导读
  • 1.历史退化论·“油滑” 在创作后来全部收入《呐喊》、《彷徨》的取材于现实的小说的同时,鲁迅即开始以历史材料(神话、传说和历史故事)来创作另一种形式的“短篇小说”。最早的《补天》作于1922年冬,原题《不周山》,系〈呐喊》最末一篇,1930年《呐喊》第十三次印刷时抽出(鲁迅本人称之为“第二版”中)。与后来陆续创作的七篇同类作品一起编入《故事新编》,1936年1月出版。
  • 用其所当用——谈多媒体在课堂中的使用
  • 2005年11月12日,我参加了常州市第二届教坛新秀、教学能手的课堂教学评议(以下简称“课考”)工作,听了6位教师上的同一篇课文《漫谈清高》(人教版高中语文第三册第14课,作者金开诚),上课的都是在通过各种考核之后教龄在5年和8年以内的年轻教师,毋庸置疑,在同龄人当中,他们都是各校的佼佼者。
  • 虚笔不虚
  • 一 叶绍翁的《游园不值》中“春色满园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一句,“春色满园”是虚写,是想像,“一枝红杏”是实写,是眼前之景。两句虚实相映,以小景传大景,引发读者无穷遐思,让人获得二种审美满足。曹操的《观沧海》一诗,先是写实景:“水何澹澹,山岛竦峙,树木丛生,百草丰茂”。这是一个铺垫,给后面写大海设置了一个陪衬。
  • 警惕:“鲜”花渐欲迷人眼
  • 一 高考阅卷,时间紧,任务重,一份考卷在教师眼中停留的时间极为有限,于是一些学生就注重文章的包装。试图以奇特新颖的演绎吸引教师的眼球,予教师以“强劲的视觉冲击力”。这可别说,有时还真管用,真的把我们教师给迷住了。请看下文:
  • 作文评改的结构缺失与重构策略
  • 作文评价虽然是作文教学的一部分,但实际上它影响到学生作文的全过程,从更广的角度看,其影响还要超出作文教学本身。可是,站在新的语文课程标准的高度审视,明显可以感到,许多教师的作文评改明显存在多方面的结构缺失。
  • 我们怎样面对“不起眼”的文章
  • 这年头,牛皮要拣大的吹,工程要挑大的搞;事情要“搞大”,蛋糕要“做大”。一句“搞大喽”并不其是戏谑之语,某种意义上反映的竟是现代社会人们的一种价值取向。在世俗的显山露水面前,谁也不敢怠慢了自己,生怕一不留神便没了影。我今天无意对“做大做强”的社会心理表示一种怎样的态度,我关心的是这样一种社会心理对我们的作文和我们评价作文会产生的一种迁移。
  • 在“困难”的日子里
  • 2003年9月,我执教高一两个班级的语文。期中考试之后11月18日至21日,一连四天,我为这两个班的学生朗读了当代著名作家路遥的作品《在困难的日子里》。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朗读这篇小说呢?
  • “直面”非即“直接面对”
  • “直面”这个词,鲁迅先生曾经使用过,在漫长的岁月里似乎很少有人继之驱遣到笔下。近些年(大概十来年吧)却热闹起来,出现的频率很高,可又未必尽皆合适,那就值得一议了。
  • 也谈“约法三章”
  • 高蓬洲先生在《“三章”岂能变“两章”》(《语文学习》2005年第4期)一文中对《史记·高祖本纪》中的“杀人者死;伤人及盗抵罪”的断句问题提出了新的见解。他认为这话应该断为“杀人者死,伤人及,盗抵罪”。文章观点让人耳目一新。但细想来,高先生的观点不能自圆其说,难以让人信服。谨以下文与高先生商榷。
  • 《爱因斯坦与艺术》修改的得和失
  • 上海高一第一期语文课本(试验本)选入了赵鑫珊的《爱因斯坦与艺术》一文,根据教学的需要,编者对原文作了一些删改,这些删改大都是恰当的。例如:
  • 一种值得关注的“副名结构”
  • 近几年来,改学生作文,时不时见到同学们喜欢用一种“副名结构”的短语。这种短语可不可以用呢?
  • “这”的称代作用
  • 在现代汉语里,“这”的应用极为频繁。仔细观察一下不难发现,“这”基本上以两种形式出现,一种是“这”之后还有其他名词或名词性短语出现,如“这人”、“这条步行街”、“这些问题”等等,另一种是“这”之后没有其他名词出现,如“这是我们新来的同学——王小明”。根据这两种形式,我们可以将“这”的意义分为两种,即指示意义和称代意义。
  • [论坛]
    互文对读的理论、策略与方法(蒋成瑀)
    我看“平等者中的首席”(王尚文)
    文章训练和文学训练要并举(李乾明)
    青蛙,想想你当蝌蚪的时候……(吴非)
    也说“做课”(程永超)

    “以前”的误用(周祖亮)
    更正
    “抵掌而谈”还是“扺掌而谈”(刘金生)
    也是下雪的那一天(姚远)
    小议“今年以来”兼及“以来”和“以后”的区别(张遵融 张菁)
    石中英《教学认识过程中的“错误”问题》
    鲁渊《内隐学习理论对语文教学的启示》
    张建国《阅读教学要珍视学生的阅读初感》
    李山林《语文教学内容辨正》
    魏青云、张立新《教师从“教学能力”向“课程能力”发展的专业要求及其体现》
    声音·反馈
    “骗子”之我见——与顾英老师商榷(张广峰)
    在困难的日子里(孙戈)
    课文作者
    李白故里行(陈淀国)
    欢迎订阅《语文学习》2006年高考增刊
    [教学]
    对《道士塔》两则课例的评议——从言语审美的角度看散文教学内容
    话题:构建对话型教学平台的突破口(徐卫东)
    辨美丑,十娘永驻心间 习语言,语文风光无限——《杜十娘怒沉百宝箱》教学感悟(孙晋诺 杨凤荣)
    从《石壕吏》课例看体验性教学策略(徐雪贞)
    关于柳遇春的对话(靳立鸿)
    《长亭送别》教学设计(金晓涛)
    说“折技”(陆精康)
    《宇宙的未来》语言指瑕(李纪镜)
    尽信书,则不如无书——新教材《与朱元思书》的三点质疑(周家宏)
    从《师说》的“中心论点”说开去(许国申)
    误把“南斗”作“北斗”——《赤壁赋》译文商榷一则(史复明)
    《项脊轩志》处理亲情题材的两个特点(蔡宏伟)
    审美价值超越实用价值——以张洁的《挖荠菜》和《拣麦穗》为例兼谈情趣与谐趣(孙彦君)
    《铸剑》导读(郜元宝)
    用其所当用——谈多媒体在课堂中的使用(蔡建泉)
    虚笔不虚(毛荣富)
    警惕:“鲜”花渐欲迷人眼(石修银)
    作文评改的结构缺失与重构策略(胡家曙)
    我们怎样面对“不起眼”的文章(王伟娟)
    在“困难”的日子里(范金豹)
    “直面”非即“直接面对”(凌乙)
    也谈“约法三章”(王立东)
    《爱因斯坦与艺术》修改的得和失(俞敦雨)
    一种值得关注的“副名结构”(李弗不)
    “这”的称代作用(王爱君)
    《语文学习》封面

    主管单位:上海世纪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主办单位:上海教育出版社

    主  编:包南麟

    地  址:上海永福路123号

    邮政编码:200031

    电  话:021-64373598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1-8468

    国内统一刊号:cn 31-1070/h

    邮发代号:4-253

    单  价:6.00

    定  价:72.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