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我心归去——现素抱朴 直指人心
  • 按照韩少功先生自己的说法,我们本期围绕他入选高中语文课本(苏教版)的作品《我心归去》所进行的“关注”,似乎就无所着落了:现素抱朴的散文本身就展现最真的本色,其“直指人心”的力量也正源于此,对这样的本色进行剖析和解说,就偏离了以本真的态度去接受本真的散文的正路;但我们同时也为自己找到了做本期“关注”的理由:越是朴素、本真的东西,越需要细细品昧、咂摸,越需要阅历、经验去帮助体会,去听取那希声的“大音”。我们的教学,似乎也应循此路。我们提供的备课参考和案例,希望也是在向这个方向努力。作为拓展阅读,熊秉明先生的(静夜思变调)主要是从内容上呼应了(我心归去)的主题;但巧的是,这首以诗歌形式出现的作品,同时还拥有了韩少功先生指认的散文应具备的”现素抱朴,直指人心”的品质。这样一种形式的“关注”,希望能给读者一些实际的帮助,无论是教学方面,还是文学作品的接受方面。
  • 何处是故乡——《我心归去》教学案例
  • [教学说明] 《我心归去》文章不长,但哲理性很强,把人与故乡的关系阐发得非常透彻,另外,它又把哲理藏在形象中,或用富有抒情色彩的意象来表达,或者通过对一些特定场景的描写来表达。因此,在欣赏语言的基础上,感悟哲理、理解故乡的新内涵,是把握本文的关键之处。
  • 《我心归去》备课参考
  • 几度芳草绿几度霜叶红,他乡山也绿他乡水也清。可身在他乡的游子依然忍不住回头把故乡眺望。故乡既是具体的家、家园。也指向人的精神追求。故乡是游子的情感归宿,又是精神寄托,拥有故乡的人才拥有心灵回归的无限幸福。而思乡则是一曲永恒的歌谣。尽管忧伤.却不改灿烂。尤其是身在异国他乡,这种思念更是刻骨铭心,销魂蚀骨。著名作家韩少功,便向我们展示了他的切身感受。
  • 听舒伯特的歌
  • 我对音乐没有多少知识,也谈不上特别的爱好。但写作《鞋癖》的时候,我正在听一盘舒伯特的男声独唱歌带。
  • 静夜思变调(节选)
  • 会议通知
  • 错错错与莫莫莫
  • 斗志昂扬的下午,和孙老师一起打电话四下里约稿。参照第一期“关注”的样式,以一篇“课文作者”打头阵。配上备课、案例(或镜头)和解读(或拓展阅读),一气约了三组,其中的一组就是韩少功和他的《我心归去》。
  • 语文教育新论丛书
  • 送叶至善先生远行
  • 资深出版家、科普作家叶至善因病于2006年3月4日在北京逝世,享年88岁。先生于1945年进入开明书店任编辑,半个多世纪以来,为我国出版事业作出重大贡献。至善先生生前为我刊特约撰稿人。对先生的逝世,本刊同仁深表哀悼。
  • 当前课堂流行教学行为之审视
  • 课程改革拉开帷幕至今已有时日,教师们已从最初的观望走向了今日的实践,一些做法风起云涌,广泛流行,语文课堂不再死水一潭,变得热闹、丰富、多元、活泼起来。
  • 从“浅易”中求奥义
  • 文言文教学怎样定位?尽管有教学大纲的培养目标:培养学生“阅读浅易文言文的能力”,但是,这毕竟是一条笼统、抽象的原则,落实到具体问题上,由于所持立场或所处视角的不同,则人言人殊。笔者结合多年中学语文教学的实际情况,以为中学语文文言文教学的侧重点应放在课文的“浅易”的常用词、常用义上,只有把这些基本词义搞明白了,才能提高学生的阅读能力。本文就此问题谈一点不成熟的看法。
  • 试谈语言知识的适切性——在语文教学中寻找合适的知识呈现形式和教学途径
  • 在语文教学中,有的人觉得语言知识十分重要,认为不懂语言知识,话就说不好、文章就写不好;因此语文教学必须有一套完整的有关字、词、旬、语法、修辞的语言知识。有的人觉得自己从来就没学过这些语言知识,照样话说得很流畅,别人也听得明白,学习和运用语言似乎与语言知识没有关系。
  • 守护激情
  • 19世纪初,德国教育家第斯多惠在他最重要的教育著作《德国教师教育指南》中谈到教师的使命时说:“只有掌握精神财富的人,才能激起和发展人的情感”,“激情感染着激情,一个教育者的真诚的宗教心情会在学生身上激起同样的心情”。
  • 教书依旧惶恐
  • 几年前,曾写过一篇《教书的惶恐》,在文中我写道:“我教书的时间不算太长,满打满算,不过九年,九年还用不上‘生涯’二字,但我已真切地感觉到有一种恐惧正向我袭来。”四年过去了,再认真想想教书这事儿,我依旧感到惶恐,自己到底惶恐什么?是惶恐自己的业务水平不能与时俱进。自我禁囿?是惶恐自己还有多少激情可以继续点燃今后的日子?还是惶恐自己一方面义正词严地宣讲人类崇高的精神,而在行动上却与之背离?
  • 《劝学》中的“至千里”和“致千里”
  • 每次教《荀子·劝学》,最感头痛的是学生总是把“致”与“至”搞混。我总是不厌其烦地加以强调。甚至让学生死记。但“说者有意,听者无心”,一默写,还是错。到底怎么办?“君子博学而日参省乎己”。我于是做起“君子”来。为什么在同一篇文章里。同样是“zhì千里”,分别用了“致”和“至”?仔细研究,作者用词非常准确,并没有错,错的是我们后人。
  • “彼此”之误
  • 2005年第1期《读者》(原创版)中,有这样两个“彼此”用例: ①也许恋人们不是爱上了彼此,只是爱上了爱情这个东西而已。(《天使爱情宣言》)。
  • 语文教学的主导文类何以是散文(下)——散文教学内容问题研讨的预备之三
  • 楔子 语文教学的主导文类是散文,得益于历史的机缘,也取决于语文教育工作者的人为选择。说“人为选择”,其实是有点牵强的;因为至今为止还没有人对“何以是散文”做过系统的学理论证。之所以会是“散文”,很大程度上是语文教育工作者、尤其是语文教材编撰者所奉行的种种“规则”相互作用而结出的果子。
  • 从散文文体的引导作用看散文教学内容的合宜性——对《绝版的周庄》教学内容的评议
  • “阅读与写作思维也可以说是一种文体思维。阅读离开了文体,必定是不得要领的。”(耻在散文阅读教学中,文体是合理选择、创生散文阅读教学内容的重要纬度;散文的体式特征、语体特征、两栖性特点等,对散文教学内容的选择都有重要的引导作用。
  • 《谈白菜》教学实录
  • 师:上节课我们探讨了《上海的风格》和《谈白菜》的结构,这节课我们来交流《谈白菜》中对材料的使用情况。用材料论证观点是写议论性文章的一个重要方法,也是大家作文中的一个薄弱环节。我们先来看这篇文章用了哪些材料。谁来讲?
  • “波及”能这么用吗?
  • 2005年4月1日的《文汇报》报道说:丹麦政府发起举办安徒生纪念活动。“这是丹麦有史以来最为盛大的国际文化年活动。波及世界135个国家……”
  • 水生的魅力
  • 在分析《荷花淀》时,我让班里的同学分别用一句话来赞美革命时期平凡又伟大的女性,没想到一个男生站起来说:“女人诚可敬,男人品更高,若无劝说技,老婆哪肯饶。”他的一番话引来了男生们的一阵掌声。我也感觉这是鉴赏这段对话的一条新途径,于是我趁机问道:水生的魅力体现在哪些地方呢?小组讨论,代表发言,其他人可以补充。
  • 鲁侍萍“撕”出了坚强
  • 师:看过了课文中节选的《雷雨》影视剧片段,同学们注意到文本与画面的不同之处吗?
  • 不是道德判断,是审美判断——释去学生对《读〈伊索寓言〉》的一处阅读困惑
  • 在《读〈伊索寓言〉》课文最后一段里,钱钟书先生提到卢梭有一个观点,即小孩子看了《乌鸦和狐狸》后,“不会同情被骗的乌鸦,反会羡慕善骗的狐狸”。笔者在授课时发现,学生对钱先生引用卢梭观点的用意——为下文引出作者自己的观点作张本——是能理解的,但他们在课堂上也提出了这样的阅读困惑:“为什么小孩子(其实也包括我们很多高中生)读了《乌鸦和狐狸》后不会同情被骗的乌鸦,反而羡慕善骗的狐狸呢?仅仅是因为‘小孩子的居心本来欠好吗’?小孩子对其他事物的居心不一定都坏.但为什么不同情乌鸦,反而羡慕狐狸呢?这其中还有没有更深层、更令人信服的原因呢?”
  • 《种树郭橐驼传》教学实录
  • 一、导入 师:学习文言文,首先要过好语言关。这篇文章共490余字,注解有60多处,大家预习时应该能读懂课文。读文言文时要特别注意文中的重点实词、虚词,掌握它们的常用意义。
  • 《醉翁亭记》“射者中”注释再辨正
  • 欧阳修《醉翁亭记》为古代散文名篇,自上个世纪五十年代起选人中学语文课本,一直是中学语文文言文传统教材。文中对“射者中”一语的诠释历来歧说纷纭,故引起诸多语文教师以及专家学者的注意。发表了不少探讨文章。就笔者所见,较有影响的有三说:一为“投壶”,二为“射箭”,三是“猜谜”。
  • “三味书屋”匾下缘何画鹿
  • 在《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文中,鲁迅回忆初见三味书屋书房写道:“中间挂着一块匾道:三味书屋;匾下面是一幅画。画着一只很肥大的梅花鹿伏在古树下。”“三味书屋”匾下缘何画鹿呢?
  • 在锤炼中提高语感素质——由鲁迅修改文章语句获得的启示
  • 鲁迅是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的巨匠,也是语言大师。在语言运用上,他是十分讲究语言的准确与妥帖的。为了准确表达心中之意、抒发心中之情,鲁迅在遣词造句上,往往也是仔细地斟酌,并做必要的修改的。仅这一点,在学习语言、运用语言上,我们都会获得很大的启示。修改是写作必不可少的环节,修改词句的过程,也是修正思想内容的过程。修改是为了表达更加准确,更加传神;那么在修改过程中就应该使言语表达合语境、合情感、合逻辑等。修改有助于语感素质的培养,也有利于提高语感能力。
  • 《滕王阁序》注释献疑
  • 一、原文:俊采星驰。 教材注释:俊美的人才像流星一样飞驰。这是形容人才。俊采,指人才。
  • 从话语角色看《祝福》中的“我”
  • 在《祝福》中,作者对“我”着墨不多。但细读全文可知,“我”其实像个幽灵一样游荡在文章的每一个角落,讲述着“我”的所看、所听、所思,来向读者展现祥林嫂的悲惨故事。但“我”并非一个机械的讲故事的工具,也有思想、性格和感情。“我”是一个怎样的人呢?
  • “霜叶红于二月花”好在哪里?——兼谈“贴近自我”
  • 同样写秋天,你这样写,我也这样写,叫做落人套路;你这样写,我偏不这样写,叫做别具一格。这个格,也许是人格,也许是作品的风格,不管是人格还是风格,都是突破,都是出格。同样是秋天,不同时代、不同作者的作品,感兴各不相同,才显出个性的多彩,心灵的丰富,语言的出奇制胜。
  • 听课教师也是学习者——由一堂课改评优课引发的思考
  • 2005年10月,笔者参加了江苏省N市(地级市)举办的新课程评优课。为了贴近课改,给教师以较大的发挥空间,本次评优课所选内容均取自课外,选文的风格、难易程度则与所教年级教材基本一致。教师第一天晚上6时拿到教学材料。封闭备课。第二天上午上课,以此杜绝不必要的“包装”。在第二轮比赛中,我在初二年级执教,执教的课文是鲍尔吉·原野的《积攒快乐》,这是一篇哲理性散文。
  • “开局”的泛化
  • “开局”,顾名思义,本是一局棋的开始。《辞海》中作如是解释:“‘666开局’:亦称‘布局’。棋类术语。指一盘棋开始,双方分别部署兵力、准备作战的阶段。”可见“开局”的使用范围比较狭窄固定。这一意义,现在报章上不乏其例。
  • 睫在眼前长不见——谈作文中课文资源的利用
  • “写作时没有材料”,似乎是当前学生写作中的一个普遍问题。其实据我的观察和实践,不是学生脑中缺少材料,而是他们不会将脑中的材料恰到好处地调出来。因此学生写作中的材料不是有没有的问题,而是会不会用的问题。
  • 形神毕肖 跃然纸上——“拟人”技法例示
  • “鸭们十分乖巧。也正是在夜幕下的大水上,它们才忽然觉得自己成了无家的漂游者了。它们将主人的船团团围住,恐怕自己与这只唯一的使它们感到还有依托的小船分开。它们把嘴插在翅膀里,一副睡觉绝不让主人操心的样子。有时,它们会将头从翅膀里拔出来,看一眼船上的主人。知道一老一小都还在船上,才又将头重新插回翅膀里。”这是课文《孤独之旅》(作者曹文轩)中的一段,读来让人倍感亲切,这一群放养的家禽——鸭子有了“人”的感情,它们的想法、眼神、举动,都“人格化”了。像这样把物当作人来描写,赋予它人的言行举止、表情神态、思想感情……让“物”像人那样栩栩如生,跃然纸上,在修辞上我们称之为“拟人”。
  • 二度红火的“组合”
  • 时尚词语,大多只是在一段时间内特别风光,而“组合”却红火了两次。第一次是在上世纪80年代。在男女青年谈婚论嫁、营造新房之时,人们说得最多的是“组合柜”、“组合家具”、“组合音响”、“组合冰柜”等。这些短语中的“组合”,可解释为“由若干相对独立的构件组织合成的”。
  • 评价作文要顾及学生的成长阶段
  • 最近,本地作文教学协作组在以笛子教育而蜚声省内外的长沙学校举行了一次研究活动,上课的是该校一位语文骨干教师,授课对象为初一学生.内容是以“笛子”为话题,围绕买笛子、练笛子、吹笛比赛等环节自由选择材料并进行写作。教学环节为:1.教师指导学生拓展思路,启发学生选择真正属于自己的、最独特的材料。2.要求学生当堂写作。时间约为15分钟。3.学生朗读和展示写好的作文片断或全文。4.学生与教师一起对朗读并展示的作文进行评点。
  • 教材怎能滥注“旧读”音
  • 显然,这些读音都不符合普通话语音规范,尽管它们都来自《新华字典》(1992年重排本)的“旧读”。
  • “不以为非”误成“不以为然”
  • “不以为然”的语义并不难懂,无非表示不能首肯、不认为对;“然”在这里只能解释为“对”。
  • 2005年课改实验区中考古诗文阅读取材范围研究
  • 阅读材料的取材范围是一个很值得关注的问题。在收集到的58份2005年课改实验区中考语文试卷中,共有98则古诗文阅读材料:古文81则,古诗(词、曲)17首。其中.81则古文中,有35则在《全日制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实验稿)》推荐的优秀诗文背诵篇目(7-9年级)中;17首古诗(词、曲)中,10首在上述“推荐篇目”范围内。
  • 观点
  • 王尚文《新课程的当务之急》、李海林《语文课程改革的进展、问题及前瞻》,李小波《知识的传递还是经验的改造——关于课堂教学的思考》,薛有庆《对语文教学模式构建的理性思考》,肖海平《课堂教学中的意义控制》。
  • 声音
  • 给网络语言一个“转正”通道 ——从3月起,如果在上海的政府文件、教科书和新闻报道中出现诸如“美眉”、“恐龙”、“PK”、“粉丝”等网络流行语言,将被判定为违法行为。来自江西的杨涛认为,上海市的实施办法只是限制网络语言进入国家机关公文、教科书和新闻报道中,这就给网络语言的生存与发展提供了土壤;但有一个问题是这个实施办法没有解决的,就是如何建立一个将网络语言转化为正式语言的通道?为此他建议成立专门机构,判断非正式语言是否可以随着时间的演变具备了进入公共媒体、国家机关和学校课堂的条件,并允许它们在国家机关公文、教科书和新闻报道中使用,让它们有机会“登堂入室”。“毕竟,公共媒体、国家机关和学校课堂的语言与现实中活生生的语言不能永远隔着两重天。”
  • “入屠门而大嚼”又何妨——兼与彭尚炯老师商榷
  • 读了《语文学习》2006年第2期上彭尚炯老师的《何谓“过屠门而大嚼”》一文,我不禁产生疑问:“余光中老师文中用‘入屠门而大嚼’又何妨?”
  • 课文作者韩少功
  • 千古绝唱
  • 我们从安徽省潜山县城“孔雀东南飞”雕像处出发,驱车8公里,进入怀宁县小市镇寻访名闻遐迩的“孔雀园”。
  • [关注]
    我心归去——现素抱朴 直指人心(韩少功)
    何处是故乡——《我心归去》教学案例(屠红梅)
    《我心归去》备课参考(宗海银)

    听舒伯特的歌(韩少功)
    静夜思变调(节选)(熊秉明)
    会议通知
    错错错与莫莫莫(马莅骊)
    语文教育新论丛书
    [特稿]
    送叶至善先生远行(范守纲)
    [论坛]
    当前课堂流行教学行为之审视(谭轶斌)
    从“浅易”中求奥义(黄昊)
    试谈语言知识的适切性——在语文教学中寻找合适的知识呈现形式和教学途径(谈晶晶)
    守护激情(王耀平)
    教书依旧惶恐(汪波)
    [教学]
    《劝学》中的“至千里”和“致千里”(周雷)
    “彼此”之误(宋桂奇)
    语文教学的主导文类何以是散文(下)——散文教学内容问题研讨的预备之三(王荣生)
    从散文文体的引导作用看散文教学内容的合宜性——对《绝版的周庄》教学内容的评议(马雅玲)
    《谈白菜》教学实录(郑桂华)
    “波及”能这么用吗?(屠林明)
    水生的魅力(张丽梅)
    鲁侍萍“撕”出了坚强(余馨)
    不是道德判断,是审美判断——释去学生对《读〈伊索寓言〉》的一处阅读困惑(陈琦)
    《种树郭橐驼传》教学实录(蒋红卫)
    《醉翁亭记》“射者中”注释再辨正(陈新)
    “三味书屋”匾下缘何画鹿(徐德湖)
    在锤炼中提高语感素质——由鲁迅修改文章语句获得的启示(杨仕威)
    《滕王阁序》注释献疑(彭再新)
    从话语角色看《祝福》中的“我”(王美华)
    “霜叶红于二月花”好在哪里?——兼谈“贴近自我”(孙绍振)
    听课教师也是学习者——由一堂课改评优课引发的思考(袁彬)
    “开局”的泛化(熊宁宁)
    睫在眼前长不见——谈作文中课文资源的利用(周万梅)
    形神毕肖 跃然纸上——“拟人”技法例示(傅望华)
    二度红火的“组合”(康锦屏)
    评价作文要顾及学生的成长阶段(朱华贤)
    教材怎能滥注“旧读”音(张怡春)
    “不以为非”误成“不以为然”(莫澜舟)
    [测试]
    2005年课改实验区中考古诗文阅读取材范围研究(陈晓波 郑国民 樊君)
    [观点]
    观点(周燕)
    [声音]
    声音
    [反馈]
    “入屠门而大嚼”又何妨——兼与彭尚炯老师商榷(赵永军)
    [课文作者]
    课文作者韩少功
    [读书·行走]
    千古绝唱(徐赟)
    《语文学习》封面

    主管单位:上海世纪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主办单位:上海教育出版社

    主  编:包南麟

    地  址:上海永福路123号

    邮政编码:200031

    电  话:021-64373598

    电子邮件:sephywxx@seph.com.cn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1-8468

    国内统一刊号:cn 31-1070/h

    邮发代号:4-253

    单  价:6.00

    定  价:72.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