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安塞鼓声二十年:关于《安塞腰鼓》
  • 二十年前,刘成章先生写下了《安塞腰鼓》。这篇充满力度的美文后来被收入了各个版本的初中教材,深受广大师生的喜爱。二十年后,人在美国的刘先生欣然为本刊撰稿,并回忆起当年正是《语文学习》“推荐新课文”栏目(见1989年第11期),向中语界首推了他的这篇文章。为了更为立体地展现《安塞腰鼓》和中学语文的渊源,我们特地邀请了当初荐文的段增勇老师十七年后来重读该文,并配以课堂实录和教学案例,两位执教者分别来自“易碎的江南”和黄土的陕北;此外,我们还选录了刘先生创作于同一时期的另一篇文字《高跟鞋,响过绥德街头》作为比较阅读,文中所展现的女性的柔美和《安塞腰鼓》里“茂腾腾的汉子”相互映衬,或许可以恰到好处地体现出黄土高原乃至作家内心的丰富性。
  • 吟唱生命壮歌 展现时代精神
  • 十七年前,我在《语文学习》“推荐新课文”栏目陈述了推荐《安塞腰鼓》的理由:“像刘成章《安塞腰鼓》这样雄奇壮美、震撼人心的文章,在中学课本范文中是少有的。从表层上解读,《安塞腰鼓》是力的诗,力的歌,力的舞蹈,力的画面,一股禁抑不住的勃勃旺盛的生命力犹如源源不绝的长江大河,波汹浪涌,给人以痛快淋漓、酣畅激昂的审美感受;从深层上解读,《安塞腰鼓》是紧扣时代脉搏的时代强音,是中华民族从沉睡中醒来之后,迈着雄健的步伐,
  • 《安塞腰鼓》教学实录
  • 师:今天我们学习的是《安塞腰鼓》,刚才我们见面的时候,知道大家都已经预习过了。你们是怎样预习的呢?
  • 追寻美的脚步——《安塞腰鼓》教学案例
  • 一、缘起 《语文课程标准》(实验稿)指出:“应让学生在主动积极的思维和情感活动中,加深理解和体验,有所感悟和思考,受到情感熏陶,获得思想启迪,享受审美乐趣。”从这些语言表述中我们不难看出:“审美体验”是阅读教学的“最高境界”。而《安塞腰鼓》正是一篇描绘了黄土高原特有的安塞腰鼓的火烈与激越。反映了黄土文化特有的精神内涵。歌颂了黄土文化生命奔腾的力量美和阳刚美的美文。
  • 高跟鞋,响过绥德街头
  • 提起个家来家有名,家住在绥德三十里铺村;四妹子爱见个三哥哥,他是我的知心人。这首深情悠婉的民歌,多年来,使绥德成了人们心中的一个亮点。但是,你到过绥德吗?你不想领略一下绥德当今的风采吗?
  • 钱梦龙先生从教55周年庆祝活动在上海嘉定举行
  • 著名特级教师钱梦龙先生从教55周年暨《钱梦龙与导读艺术》首发式4月14日在上海嘉定举行。全国中语会专程发来贺电,来自全国各地的专家、学者、教师、学生、家长代表1000余人参加了本次庆祝活动。
  • 民族文化,上海高考语文不能承受之重
  • 或许是上海的语文新课程方案的要求,或许是国家教育部关于“两纲”教育的要求,上海高考语文命题近两年连续在第一阅读语段选用关于民族文化的文章:2005年春考选用的是关于京剧艺术的一篇演讲稿(节选),2005年秋考选用的是关于剪纸艺术的文章,2006年春考选用的是关于中国扇子的文章。这种连续的、紧锣密鼓的选文倾向,自然向所有的中学语文教师传达出重视民族文化的导向信息:
  • 钱林波《审视“伪文化”——关于中学写作教学的又一种异化》
  • 近两年的高考优秀作文中出现了一个令人瞩目的现象,即借史抒怀类“文化散文”的异军突起。不管具体话题是什么,考生的笔端往往会或生硬或流利地转入一个大同小异的历史抒情结构,让人不得不怀疑那些感慨议论的真实性。鉴于高考满分作文巨大的导向作用,我们对这种写作视角集体后转、写作主体严重缺席的现象,必须予以深切的关注。
  • 朱益群《默会知识与语文感悟能力》
  • 语感在语文学习中的意义和作用已被人们广泛认可,但语感的培养似乎有点“玄”,默会知识理论为我们理解和把握语感提供了一个新的视角。在语文教学中,语感就是一种默会知识。相对于显性知识,默会知识难以规范、难以捉摸,具有浓郁的个人色彩。它更多地需要借助诀窍、个人特长、习惯、信念等表现,而且不易保存、传递、掌握和分享。这一切恰恰揭示了语文教学在培养学生感悟能力方面举步维艰的症结。
  • 李海林《“语文知识”:不能再回避的理论问题——兼评〈中学语文“无效教学”批判〉》
  • 过去我们关于语文知识的许多讨论,都是在没有区别不同类型、不同性质的知识的前提下展开的,致使讨论没能切中要害,甚至不得要领。事实上,不同类型的知识在语文教学中所起的作用是不同的,不同性质的知识对语文教学的意义是有差别的。语文教学的“知识问题”迫切需要引入“知识类型”的概念。根据不同的知识体系,可以将语文知识分成陈述性知识、程序性知识和策略性知识,也可以分成现象知识、概念知识和原理知识,还可以分成无意识知识和言述性知识。
  • 李政涛《让学生享受汉语——兼论“新基础教育”语文教学的文化使命》
  • 只知让学生学习汉语,不知让学生享受汉语的优美,是过去的语文教育之所以遭人诟病的原因所在。语文教师需要加强对汉语美的认知和体验。汉语美在何处?首先自然是语音之美,汉语的语音如声调、语调、节奏、韵律等本身就是丰富的“美的资源”;除此之外,汉语的文法、辞格和语体都各有其美的意蕴。作为教育者,不仅要关注汉语的优美,更需要研究汉语独特的育人价值。汉语最根本的育人价值是建构中国儿童的精神根基和生存方式,
  • 声音·反馈
  • 以年龄划分作家群,首先就非常不科学;其次,什么才算真正的纯文学?小说就是小说本身,不同类型作品不存在孰高孰低的问题。——最近.韩寒与评论家白烨的网上论战被炒得沸沸扬扬。这场争论的焦点是“80后”的小说到底算不算文学作品,“80后”到底是不是真正的作家。针对此,著名网络写手蔡骏如是说。
  • 别样的“关注”,别样的用心
  • 从《美丽的错误》(2006年第1期)到《我心归去》(2006年第4期),《语文学习》的“关注”给人眼前一亮的感觉,这种感觉当然很大程度上是由于课文作者的亮度引发的——毕竟,郑愁予和韩少功在文学界的地位是毋庸置疑的,但就我而言,《语文学习》从“关注”这一栏目方向性的变化背后所体现出来的办刊方针,更让我这个一线教师深深感动。
  • 断想
  • 一个朋友曾说自己虚荣,因为她一听到“艺术”啊什么的就感到兴奋,就忍不住想去亲近。在我,她的这种“虚荣”是再正常不过的了,因为爱好美好的事物本来就是人的天性,如果将这样的一种追求归到“虚荣”里,那么我认为这种意义上的“虚荣”非但不应该遭到遏制,反而应当大力提倡才对。我这位朋友的笔端常常能流淌出优美的文字,我相信,对艺术的热爱给了她很多创作的灵感。
  • 课文作者
  • 走近秋白
  • 龚自珍诗云:“天下名士有部落,东南无与常匹俦。”历史文化名城常州,又称“龙城”。她先后出了15位皇帝、40位宰相、9名状元、1333名进士;近现代更是出了“三杰”:恽代英、张太雷和瞿秋白。
  • 文言文该怎样教?
  • 随着新课程改革的不断深入,新的课程理念在语文课堂教学中得到了越来越充分的体现。但相对而言,文言文的课堂教学仍存在着比较多的问题。那么,新课程改革以后文言文到底应该怎样教学呢?
  • “文体不限”献疑
  • 近年来流行“话题作文”。无论高考还是中考采用“话题作文”的形式似乎成为一种“流行色”。在作文题目的提示语中常有一句“文体不限”。由于考试的指挥棒作用,相应的,在平时训练时,“淡化文体”的说法也很流行。我以为这种“文体不限”的提法在逻辑上不够严密,在实际上已造成了一些消极的影响。
  • 从“真情”、“假意”的王熙凤再思语文课程教学
  • 争议人物形象本属正常,但顾银乔的《王熙凤没有那么坏》(《语文学》2004年第5期)认为王熙凤“坦率直爽”,余天泽的《为王熙凤之虚伪举证》(《语文学习》2005第4期)认为王熙凤“虚伪狡黠”,倒使人想到语文教学的问题来。
  • “双重标准”与“双重人格”
  • 但凡做一件事总希望得到好评,为了得到好评,当然要了解评价的标准。对“标准”一研究,就会发现,对语文教学的评价存在着双重标准——为了适应这“双重标准”,教师自然而然就养成了“双重人格”。
  • “12岁”与“往事”
  • 今天在《博览群书》杂志(2006.2)上读到朱伟一先生的一篇文章,说他的儿子今年12岁,正上着小学,某次学校布置了一篇作文,题目是“往事”。结果“写砸了”。“主要是跑题,东一榔头,西一棒,没有重点,像没有对准焦距拍出来的相片”。这不由朱先生不发感慨:“12岁的小学生,哪里有什么往事可以追忆?连圣人孔子都说:‘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圣人尚且如此,我们为什么要求一个12岁的孩子写一篇深奥的文章呢?”
  • 文字夹花现象刍议
  • 这里说的夹花现象指的是汉文字和外文的夹杂混用。近年来,各种媒体上夹花现象日趋严重。有必要的用,没有必要的也用。弄得电视、报刊、书籍中的文字乱哄哄、七零八落,甚至奇形怪状、令人费解。
  • 《米洛斯的维纳斯》的教学内容述评
  • 《米洛斯的维纳斯》是清冈卓行的一篇文艺随笔。在这篇文章中,作者用畅快的文字,动情地诉说了自己独特的审美体验和感受。或许是因为这样的美学命题第一次如此明确地出现在我们的语文教材中,或许是因为作者不无偏激的说法,这篇文章的教学引起多方关注。《中学语文教学》和《语文学习》分别在2003年第1期和2004年第4期做了比较集中的探讨,其他杂志也不时有教学案例和探讨文章发表,网上还有大量的课例和探讨文章。本文依据搜集到的材料,试图对《米洛斯的维纳斯》在课堂教学中“实际上在教什么”做一个相对全面的综述,并提出意见和建议。
  • “文章原型阅读”单元样章(上)
  • 由上海教育出版社组织编写的国家新课程标准高中语文课本(试编本),经过近两年的艰苦工作,已接近尾声。从本期开始,本刊陆续刊登该课本的试编样章,目的是促进我国的语文教材建设。我们欢迎各界人士提出批评,尤其期盼高中语文教师提供实地试教的反馈意见和建议。
  • “廊腰”、“檐牙”义辨
  • 人教版高中《语文》第二册(2003年12月第1版)对杜牧《阿房宫赋》“廊腰缦回”、“檐牙高啄”二句的注释分别是:“走廊宽而曲折。廊腰,连接高大建筑物的走廊,好像人的腰部。”“(突起的)屋檐(像鸟嘴)向上撅起。檐牙,屋檐突起,犹如牙齿。”这两处注释值得商榷。
  • 散文教学的探索
  • 《我的第一本书》教学设计 一、文本细读 1.铭在心中的情结 散文之美,美在它是作家真实的内心观照,流淌出来的华丽抑或朴实的文字定能折射出作家心中那个编织已久的情结。牛汉对自己小时候读到的第一本书的情愫也是如此。
  • 如何使考场作文不偏离话题?——“仰望星空”话题作文课堂实录
  • 师:在考场作文中,大家最怕什么?生(齐答):离题!师:今天我们就利用一节课时间来边学习边写作一篇不离题的作文。先请大家以“仰望星空”为话题列一个作文提纲。要求有一定的层次,每个层次用不超过20个字的一句话概括,最好能尝试着列举可能用到的材料。
  • 议论文的拟题
  • 一、背景 时下高考热衷的话题作文使议论文写作成为高中作文教学的重点。而高三的教学经历告诉我们,经常有同学虽然审题立意正确,但因为拟题不当导致偏题或离题而惨痛失分。所以,如何教会学生拟定一个恰当的议论文题目,成为作文教学中一个突出的难点。
  • 寻找发现,享受经典——我教《最后一课》
  • 《最后一课》是一篇爱国主义传统作品,人物形象的分析,故事情节的梳理,重要语句的把握,是应该仔细品评一番的,但这还不够,于是我又板书了三个词:精妙、精美、经典。要求回到课文,从人物、情节、环境的某一角度说出你认为的“精妙”、“精美”或“经典”。
  • “山冈”还是“山岗”
  • 人教版高中语文第一册《我有一个梦想》一文中有这样一句话:“您在父辈逝去的地方,您是最初移民的骄傲,让自由之声响彻每个山岗。”同在这册书里,《孤独的收割人》一诗中有这样的诗句:“我凝神屏息地听着,听着,直到我登上高高的山冈。”同一册课文中既有“山冈”又有“山岗”,孰是孰非呢?
  • “拂士”、“敌国”正解
  • 文言词语的诠释,关系到对句意的理解,题旨的把握。清人刘淇在《助字辨略》中说:“一字之失,一句为之蹉跎;一句之失,通篇为之梗塞。”
  • 谈《胡同文化》“拙中藏巧”的艺术特色
  • 久居北京的汪曾祺先生,也算是一个老北京了。“胡同文化”的长期熏陶,让汪先生的文章带着特有的“京味”:在慢条斯理中带着几分慧敏,在不温不火中带着几分情致,在纯真拙朴中带着几分机巧。下面通过对文中几个例子的分析来谈谈汪先生《胡同文化》中“拙中藏巧”这一艺术特色。
  • 不可或缺的卫老婆子
  • 《祝福》中的卫老婆子是个个性鲜明、不可或缺的人物,然而大家历来对这个人物关注不多,报章中偶有提及,也只不过泛泛地把她和柳妈归为鲁四老爷的“帮凶”一类。这种看法不仅有失偏颇,更是对作品的误读。笔者不揣浅陋,想从四个方面谈谈对作品中卫老婆子的认识。
  • 一处躲避现实困境的童话世界——解读《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
  • 鲁迅的文章是难读的,即使像《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这样仅仅只是回忆童年生活的作品,也会让我们在疑惑中争论不休。
  • 谈《项脊轩志》的删节
  • 《项脊轩志》作为一篇传统课文,无论是在旧版教材还是在现行的全日制普通高级中学语文教科书(必修)(第三册第六单元)中都做了删节,而且删去的都是“轩凡四遭火,得不焚,殆有神护者”后边的一段内容:
  • 天文历法和《赤壁赋》
  • 俗话说:“隔行如隔山。”苏轼的《赤壁赋》历来是被人传诵的文学名篇;但如果转换视角,则可发现其作者之所写和编者之所注。却分别存在着天文和历法纰漏。
  • 可欣赏而不可久居——《小石潭记》的诗意境界和散文现实的矛盾
  • [关键词语]日光下澈,影布石上。佁然不动,傲尔远逝。其境过清,不可久居。这篇文章主要是教学生学会理解抒情散文中景物和作者心情的关系。写作此文时,作者贬官永州,政治上失意,生活上也比较清苦。
  • 豹尾与蛇足
  • 一篇好文章的结尾,作者往往会冥思苦想写几句总括全局的观点或立意不凡的句子,这叫做“卒章显其志”;有经验的教师设计上课流程。也像写一篇文章一样。在最后几分钟的时间里做足文章。如对这堂课的学习要点做一个简单的总结,夯实教学目标。或使一堂课的教学目标由知识、技能翻上新层次。体现情感、态度、价值观等高层价值。最后“显其志”是一堂课教学流程里的最强音,如果运用得当。就会成为一堂课中美丽而有力的“豹尾”。但是,在这几分钟里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教师在设计和实施时要心中有数,如果不看具体课程内容。不顾前后联系,只是生硬地在课的结尾做文章,不仅不会给一堂课增值,还会使其减效,成为一堂课的蛇足。最近听到的一堂课,就给我这样的感觉。
  • 走出“文采”的误区——谈语言的锤炼
  • 初学写作的人以为用上许多华丽的形容词,新鲜时髦的词,再加上些名言典故,就是好文章。其实这是对文采的误解。文采的意义是很丰富的,不单纯指华丽,它更多的是指语言的风格。当某个作家的语言非常独特,充满智慧的火花,激发了我们的想象和联想,我们就会认为是文采洋溢的好文章。所以说文学是语言的艺术.语言是文学的第一要素。文学写作的技巧首先在于研究语言。学习和训练语言,提高语言素养,是我们写文章的基本功。
  • 作文开头的形与质
  • 一个好的作文开头被称作“凤头”,它的语言、技巧应该给人鲜明的感受,它的某些话应该表明对话题的某种看法,也就是开门见山。事实上,我们在追求技巧时常常会忽视语言的准确性;表明看法时常为显示认识的深刻而忽视了它应为下文张本的作用;言辞与观点俱佳时却忽视了它与全文的和谐。
  • 思想:文章生命高度的标杆
  • 在一次作文评奖会上,我听到一位评委一针见血的意见,大意是这样的:现在的中学生作文,有一种倾向必须引起我们的高度重视和关注,就是以某种程度上的形式的华丽甚至花哨来掩盖情感和思想上的苍白,模仿余秋雨的大散文,仅得其旁征博引和博喻排比的皮毛,却无法学到其眼界的高远、思想的精深和哲理的厚重。
  • 读《我是农民的儿子》
  • 李泽厚先生说过:中国新一代具有独立人格意识的知识分子将出现于经济优越的中产阶层。作为一个教师,虽然痛感于自己某些时候的无力与软弱,但仍然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来实践李先生的话。
  • 文章中的“×”和“□”符号应该怎样读?
  • 鲁迅的杂文《“丧家的”“资本家的乏走狗”》中的“到××党去领卢布”,翦伯赞的散文《内蒙访古》中的“四夷□服”,鲁迅小说《药》中的“古□亭口”。其中的“×”、“□”,应该怎样读呢?
  • 粤方言词“一头雾水”进入普通话
  • 邻居小美姑娘,初中生,是个追星族。有一天,她父亲带她去看周杰伦的演唱会。回来后我问她唱得怎么样。她先是慢条斯理地说:“唱得是一头雾水啦!”紧接着眼睛一亮,猛一点头,肯定地喊道:“这才叫酷!”
  • 开风气之先的“新锐”
  • 说起“新好”男人,大家一定不会陌生,那可是备受女士青睐的对象;但是要问知不知道“新锐”男士,恐怕只有那些紧跟时代步伐的人才会知晓一二。那么,就让我们先来看一则新闻:
  • 一种被忽略的标点符号
  • 1995年12月13日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标准《标点符号用法》,规定了常用的标点符号有16种。在讲到句号的形式时,特意说明:句号还有一种形式即一个小圆点“.”,一般在科技文献中使用。然而在语言运用实践中,我们发现还有一种类似的标点符号未被概括进来,这就是“.”号。它也是一个位于右下角的小圆点,但出现的语境却和句号有明显不同。我们先来看句号的用法。
  • “PK”进行时
  • 2005年夏天刮起了“PK”旋风。“超女”们在台上PK,“超迷”们在台下PK,记者在纸上PK,主持人在电视中PK……
  • [关注]
    安塞鼓声二十年:关于《安塞腰鼓》(刘成章)
    吟唱生命壮歌 展现时代精神(段增勇)
    《安塞腰鼓》教学实录(郑桂华)
    追寻美的脚步——《安塞腰鼓》教学案例(杨涛)

    高跟鞋,响过绥德街头(刘成章)
    钱梦龙先生从教55周年庆祝活动在上海嘉定举行
    民族文化,上海高考语文不能承受之重(聂剑平)
    钱林波《审视“伪文化”——关于中学写作教学的又一种异化》
    朱益群《默会知识与语文感悟能力》
    李海林《“语文知识”:不能再回避的理论问题——兼评〈中学语文“无效教学”批判〉》
    李政涛《让学生享受汉语——兼论“新基础教育”语文教学的文化使命》
    声音·反馈
    别样的“关注”,别样的用心(文定远)
    断想(孙戈)
    课文作者
    走近秋白(陈明发)
    [论坛]
    文言文该怎样教?(黄厚江)
    “文体不限”献疑(赵志伟)
    从“真情”、“假意”的王熙凤再思语文课程教学(潘天正)
    “双重标准”与“双重人格”(平志君)
    “12岁”与“往事”(陈鉴霖)
    [教学]
    文字夹花现象刍议(曹聪孙)
    《米洛斯的维纳斯》的教学内容述评
    “文章原型阅读”单元样章(上)(王荣生)
    “廊腰”、“檐牙”义辨(郑义广)
    散文教学的探索(刘飞耀)
    如何使考场作文不偏离话题?——“仰望星空”话题作文课堂实录(董灵)
    议论文的拟题(孙胜男)
    寻找发现,享受经典——我教《最后一课》(蒋祖霞)
    “山冈”还是“山岗”(冯利军)
    “拂士”、“敌国”正解(陈新)
    谈《胡同文化》“拙中藏巧”的艺术特色(赵文汉)
    不可或缺的卫老婆子(田春林)
    一处躲避现实困境的童话世界——解读《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章路平)
    谈《项脊轩志》的删节(姚锋 吴志强)
    天文历法和《赤壁赋》(许锡强)
    可欣赏而不可久居——《小石潭记》的诗意境界和散文现实的矛盾(孙绍振)
    豹尾与蛇足(花不香)
    走出“文采”的误区——谈语言的锤炼(陈晓洁)
    作文开头的形与质(夏云陶 王湘萍)
    思想:文章生命高度的标杆(严华银)
    读《我是农民的儿子》(殷国雄)
    文章中的“×”和“□”符号应该怎样读?(付启胜)
    粤方言词“一头雾水”进入普通话(李之音)
    开风气之先的“新锐”(王晓岚)
    一种被忽略的标点符号(马宏程)
    “PK”进行时(王方)
    《语文学习》封面

    主管单位:上海世纪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主办单位:上海教育出版社

    主  编:包南麟

    地  址:上海永福路123号

    邮政编码:200031

    电  话:021-64373598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1-8468

    国内统一刊号:cn 31-1070/h

    邮发代号:4-253

    单  价:6.00

    定  价:72.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