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寒风何处而来——寒风吹彻中,我们还有春天的梦
  • 上海高中语文教材(试验本)选入了作家刘亮程的《寒风吹彻》。这篇意蕴深刻的作品在不同的视角下呈现出丰富的姿态,也生发出多种读解的可能。作家写这篇文章的前前后后是怎样的?编者选编这篇作品的理由是什么?教师和学生是怎样看待这篇课文的?围绕这些问题,我们组织编发了本期“关注”。
  • 苦难对于我们的意味
  • 我是在2002年第1期的《书屋》上读到周泽雄对刘亮程散文的评论文章的,随即买来《一个人的村庄》细读。第一次读他的散文,有一种惊艳的感觉,一下子就喜欢上他的文字。刘亮程的文字非常地内敛、朴素、沉静,那是一种真正从容不迫的叙写方式。在悲凉而苦难的叙事内容中,这种文字又显得异常地清冷,有一种银子般的质地。在当下那些大同小异的貌似深沉实则虚浮、看似清高实则商业的文字麻木了我们的视神经时,刘亮程的文字播撒着诗情,对抗着物欲横流和人性失真。读到这样的散文,真有看到沙漠中的绿洲的喜悦和安慰。
  • 寒风吹彻,或春暖花开
  • 我对我的学生说,能将寒风写得如此彻骨,在我的阅读经验里,只有刘亮程了。我还告诉他们,这篇散文温润如玉。
  • 感受“寒风”
  • “孤寂”,它总是带着一丝苍凉,正如隆冬中的一株腊梅,惊涛骇浪下之一叶扁舟或是狂风暴虐里的一张纸片。事物是无助的,人呢,亦是如此。
  • 寒风吹彻
  • 雪落在那些年雪落过的地方,我已经不注意它们了。比落雪更重要的事情开始降临到生活中。三十岁的我,似乎对这个冬天的来临漠不关心,却又好像一直在倾听落雪的声音,期待着又一场雪悄无声息地覆盖村庄和田野。
  • 我读《寒风吹彻》
  • 初读《寒风吹彻》,并没有感到太大的困难。尽管不能十分地领会,但作者真实的触手可及的文字,一下子让我进入了他的冬天。我少有机会阅读描写苦难的文字,更难看到像刘亮程那样从容淡定地叙述自己的苦难,即便说自己的那根被冻坏的骨头,说到姑妈的死,说到母亲的衰老,作者也不动声色,没有一点戏剧化的渲染和夸张,好像在叙说别人的事情,或者早就对此习以为常了。
  • 给痛苦一个流淌的出口
  • 往前走,我忽然发现,原来这三个不起眼的字竟是对刘亮程《寒风吹彻》的最好诠释,也是我给痛苦一个流淌的出口。
  • “深追先帝遗诏”的是谁
  • 全国中小学教材审定委员会2001年审查通过的人教版初中语文第六册第二十三课《出师表》中有这样一段话:“陛下亦宜自谋,以咨诹善道,察纳雅言,深追先帝遗诏。臣不胜受恩感激。”在全国中小学教材审定委员会2002年初审通过的人教版初中语文九年级上册第二十四课《出师表》中,这段话已经改为:“陛下亦宜自谋,以咨诹善道,察纳雅言。深追先帝遗诏,臣不胜受恩感激。”两个标点的变动,使“深追先帝遗诏”的主语发生了明显的变化:前者主语应该是“陛下”:后者则应该是“臣”,即诸葛亮自己。
  • 《巴尔扎克之死》教学实录
  • 新学期以来.我们一起阅读了史铁生的《合欢树》,母亲在史铁生第一部小说发表的时候,死了;我们又一起阅读了《冰山愈冷情愈热》,孔繁森死了,一腔热血洒在了青藏高原;《最后的常春藤叶》中的老贝尔曼画好最后的一片叶子,也死了。这些天以来我们一直沉浸于一个沉重的话题——死亡。
  • 巧用代词,彰显爱憎——《死水》教学偶得
  • 《死水》是著名的爱国诗人闻一多先生的代表作,也是我国现代文学史上最优秀的诗歌之一。该诗写于诗人满怀报国之情从美国返回祖国之后,诗作“揭露了旧中国腐败丑恶的社会现实,鞭挞了美化自己、粉饰太平的反动统治者,抒发了诗人由深沉的爱国思想而引起的无限愤激的思想感情”①。与学生一起赏析过后,我又反复地吟诵诗作,骤然间我被诗中一个不起眼的细节吸引住了:诗歌首节的“这”,第四节的“那么”和末节的“这”与“这里”。
  • 一条很不妥当的注释
  • 人教版高中语文第三册《记念刘和珍君》中关于“几个学者文人的阴险的论调”一句的注释中。说到了对陈西滢的评价。为了行文方便,把有关文字抄录下来:“陈西滢在3月27日出版的《现代评论》上发表一篇评论‘三一八’惨案的《闲话》,污蔑遇害的爱国学生‘莫名其妙“没有审判力’,因而盲目地被人引入‘死地’,并且把杀人责任推到他所说的‘民众领袖’身上,说他们‘犯了故意引人去死地的嫌疑’。”这样的评价,很容易让读者产生陈西滢是惨案的制造者——反动政府的帮凶的认识。
  • 教材注商二则
  • 一、牛羊蹄躈各千计 人教版高中《语文》第四册(必修本,2004年9月第1版)《促织》一课将“牛羊蹄躈各千计”中的“蹄躈”注释为“就是脚”。此注释有误,因为“蹄”是脚,而“躈”却不是脚。
  • 《孔雀东南飞》注释商榷
  • 一、字面普通而义别,当注而未注 这是各注者对《孔雀东南飞》(下称《孔》)词语处理过程中存在的一个突出问题,正因为各家对这些颇具时代特点的词语当注未注,导致一些读者对之误读,其中最突出的是“复”、“自”两个词尾,相关诗句如下。
  • “罱”字考释续貂
  • 王永良老师《“大腩”是什么?》一文(见《语文学习》2005年第3期)猜测高东生先生《单凭想象难免犯错》(见《语文学习》2004年第11期)文中“大腩”之“腩”当为“罱”字。王老师“猜”对了!惜乎对“罱”字之考辨语焉不详,同时以为“罱”这种用具“不是打鱼的,而是积肥的”,结论也不够准确。今不揣浅陋,对“罱”字略作补释,以供同仁们备课参考。
  • 第七届沪苏浙皖新语文圆桌论坛综述
  • 四月江南,草长莺飞。4月21日至23日,在六朝古都南京玄武湖畔、鸡鸣寺旁的南京第十三中学。来自沪苏浙皖一百多所中学的二百多位语文专家、学者、教师济济一堂,召开“第七届沪浙苏皖新语文圆桌论坛”,研讨“新课程下作文教学的智慧”这一话题。来自四地的专家在论坛上分别作了精彩的发言,教师代表则做了展示课。
  • 无题
  • 五月底的上海已经很有盛夏的味道了,却去遥想十年前的某个冬天,偏远新疆的某个村庄——我能找到的共同点,不过是炎热和寒风有时一样都张牙舞爪。但是人的心情未必和天气相关,人的记忆更是能超越他的经历。我很喜欢《寒风吹彻》里的刘亮程,虽然人们从中读到的多是对于苦难的描述和感受,可留给我印象最深的却是文章的开头部分,他劈好柴禾,围着火炉,吃咸菜啃馍馍,像“迎接一位久违的贵宾”那样迎接第一场的冬雪。这些文字实在太有画面感。而这些画面连贯起来,则让我看到了一个人对于自己的生活的热爱和执著。
  • 魂兮归来——试论当代语文教育的价值取向与教材建设
  • 本人身处语文教学教研一线。应该说,近年来,自己的主要工作都是围绕学习、宣讲、推进新课改而展开的,与此同时,还先后参与了人教版和鄂教版新课标语文教材的编写工作。不同的角色变换和思维碰撞,使我对当前语文课程改革的艰巨性较之于教材两端的教者和编者有了更为深切的体会。尽管新一轮课程改革已经推行四五年之久,新的语文教材也有了五六种版本之多,但据我看来,在绝大多数语文教育工作者心目中,当代语文教育究竟应该拥有什么样的价值取向,或者说应该坚守什么样的文化品格,秉承什么样的精神气质,实际上依然还处于“欲说还休”的地步。
  • 中学文言文教学价值浅论
  • 当前语文课程改革中,“文言文教学问题”仍然困扰着教育者、学习者和教科书编写者。对中学文言文教学的讨论,一线教师主要集中于实践经验的总结,关注具体教学方法:教育理论研究者的目光更多的是集中于教科书中文言文所占比例、编写体例等操作性问题;围绕教学而编写的各种教辅材料主要是选注、评译、赏析文言文及文言字词句法知识的理性归纳和训练。总而言之,当前的研究还主要属于“如何实施”层次,而对中学文言文教学的已有价值取向的合理性及其确证少有人关注。
  • 古文今译——文言教学不能承受之重
  • 长期以来,文言文教学一直是困扰着我们广大中学师生的难题。为了找到文言教学的症结所在,笔者在本校高二随机选取了5个班243名学生,作了一个“中学生文言文学习兴趣”的调查。调查结果如下(表格中数字均为百分数)。
  • 品读80多年前的一堂“生命教育课”
  • 近日,在读《中国最佳教育随笔》。书中有一篇名为“不敢读史——纵古论今话课改”的文章,摘录了发表于80多年前的一则课堂实录。
  • 书非借不能读也
  • 归有光在《项脊轩志》里写道:“借书满架……”有人说是谦虚,其实也是告诉别人,这满架子书,当它借来,我全读了,反复读了。而袁枚在《黄生借书说》的开首就斩截地写道:“书非借不能读也。”自家藏书再富,总有借书一读的时候:在我的教书生涯中,先是我借书给学生,后来我也向学生借书来读。
  • 《拿来主义》教学内容述评
  • 《拿来主义》是一篇具有强烈战斗性和高度艺术性的杂文。选人高中语文教材以来,语文教师一直反映这篇文章“难教、难学、难懂”为什么难教、难学、难懂?在课堂教学中教师们都教了哪些内容?应该教学什么内容?本文梳理了近年在杂志和相关网站上发表的25个课例(包括教案、备课参考、课堂实录等),试图对《拿来主义》“实际在教什么”做一个比较全面的述评。
  • “文章原型阅读”单元样章(下)
  • 由上海教育出版社组织编写的国家新课程标准高中语文课本(试编本),经过近两年的艰苦工作,已接近尾声。从2006年第5期期开始,本刊陆续刊登该课本的试编样章,目的是促进我国的语文教材建设。我们欢迎各界人士提出批评,尤其期盼高中语文教师提供实地试教的反馈意见和建议。
  • 只教不懂的,不教已懂的——《背影》教学案例
  • 用《背影》上公开课的很多,教案也很多,但也正是因为研究的人多,反而体现它的难度。怎样突破?我根据自己的人生历程和平时对学生周记和习作的批改得出:父爱并不总是无私的,每个个体应该都对生命、人生、社会有自己独特的体验。虽然《背影》课文后面的“研讨与练习”中的问题,个个都是指向文本的,充分体现了作为语文课的语文性本质特征,但要么失之于过分简单,如“研讨与练习一”中的三个小问题。
  • 咂摸“黄河之水天上来”
  •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看着学生摇头晃脑地朗诵,仿佛进入诗歌描绘的意境之中,不由一阵窃喜难禁。展喉朗诵几遍之后,只见学生三三两两或倾情吟昧,声情并茂;或窃窃私语,不弃话题;或托腮搔头,低眉沉思。这时,在几位同学的鼓励声中。素有“快嘴”之称的A同学提出了一个问题:“老师,我们反复吟诵,感到‘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写得很有气势,也很优美,但又说不出它具体‘美’在哪里。”顿时,班上附和声起,看来大家颇有同感。
  • 从“低眉顺眼”到“金刚怒目”
  • 《子路、曾皙、冉有、公西华侍坐》的教学进入最后环节“走近孔子”时.我要求用简洁的文字来概括一下孔子的形象。学生沉思片刻,便陆续有人发言。突然一位男生说“我用‘低眉顺眼’来形容”,顿时全班像炸锅似的,哄堂大笑。大笑中,我突然灵机一动,于是有了下面一场师生对话。
  • 《项链》:走在现实与欲望边缘上的天使
  • 恩格斯在提及法国小说和德国小说时曾作过一段精辟而风趣的论述:“法国的小说是天主教婚姻的镜子;德国的小说是新教婚姻的镜子。在两种场合,‘他都有所得’,在德国小说中是青年得到了少女;在法国小说中是丈夫得到了绿帽子,两者之中究竟谁的处境更坏,不是常常都可以弄清楚的。
  • 关注学情关注课堂
  • 《语文课程标准》明确提出:要“充分关注学生阅读态度的主动性”,“教师的点拨是必要的,但不能以自己的分析讲解代替学生的独立阅读”。随着新课程理念的日渐深入人心,当基础教育发达的城市中学担心在关注学生学习主动性的问题上矫枉过正时,在农村的普通中学中,学生学习主动性缺失的现象却依然普遍存在,“满堂灌”仍是教师主要的教学方式,原因在哪里?教师是否关注并重视了这个问题?
  • 《皇帝的新装》中的人物为什么没有个性?
  • 这是一篇童话,但又不是一般的童话,其主要形象已经走出童话,进入了日常语言,即使没有读过《皇帝的新装》的人,也会懂得这个典故的意思是:心照不宣的谎言。按何其芳的典型共名说,一个文学形象成为口头或者书面交往中某一精神现象的代名,就意味着其形象已经成为家喻户晓的典故,这是文学作品成功的标志。在中国文学经典中,类似的还有“画皮”(《聊斋志异》),东郭先生(《中山狼传》),诸葛亮、张飞(《三国演义》),李逵(《水浒传》),贾宝玉、林黛玉(《红楼梦》),等等。
  • 用验证法预防“跑题”
  • 考场话题作文最常见、最容易丢分的病征之一是只看话题,不管材料。许多作文单看话题似乎写得很好,但一对照材料,就会发现似是而非,根本没有切中材料主旨。如何衡量行文是否“跑题”呢?这里介绍一种“验证法”。先请看例题。
  • 赏析短文写作的基本要点和常见问题——《失街亭》(片段)鉴赏例谈
  • 赏析短文写作是近年来高考语文湖南卷中的一个亮点,它不同于以往全国卷的小作文和现代文阅读主观表述题。着重考查学生的文学鉴赏能力和审美水准,属于能力层级比较高的一种题型。它的出现博得众多语文教育工作者的一致好评是有其深刻原因的。
  • 我们应如何评价学生作文——兼与徐江教授商榷
  • 我在《语文学习》2005年第6期上发表《文体变异:是邪,非邪?》一文,是基于对当前学生作文现象的一点思考,那就是,随着时代节奏的加快及中学生阅读多元化的趋势,作文样式日趋多样化。然而有教师仍然袭用旧的理论框框。对新的样式不但不能进行科学解释,还常指贵其为“四不像”,以不合格论处,这有可能妨碍了学生的写作热情。这篇文章引发了一些争论。
  • “凯旋而归”的反向思考
  • 2005年金秋时节.我国载人飞船“神六”点火升空.在太空里正常运行了五天后。又稳稳当当地着陆了。这全民族大喜之日,亦是“凯旋归来”这一“错语”的泛滥之时。我们注意到。那几天的主流传播媒体,包括香港台湾等地电视台的新闻在内,“凯旋归来”、“胜利凯旋”、“凯旋而归”、“凯旋回家”这几个词出现的频率占所有“宇航员安全返回”情景用词的80%,连总书记也用了“凯旋归来”。出于语文教师的职业敏感,我们惊叹于这个用词如此大面积“出错”的同时,想到了问题的另外一面——与其竭力纠正不见其效,倒不如顺应民意,予以肯定,让它大大方方进入语言交际。
  • “愿景”和“体认”的由来
  • 2005年4月底,经过编者们持续六年的辛勤劳动,《现代汉语词典》第五版的修订已全部完成,印刷的前期工作也一切就绪,就等两天后开印了。此时,编者们忽然又忙碌了起来,克服了许多困难,赶在开印前,第一时间把4月下旬起在内地迅速“走红”的“愿景”和“体认”两个词收录在词典里。这两个词,中国国民党主席连战先生在内地访问的言谈中多次使用过,在胡锦涛总书记与连战先生举行历史性会见后发表的新闻公报中也双双“亮相”。公报中。“愿景”用了两次,“体认”用了三次。
  • “剑走偏锋”还是“笔走偏锋”?
  •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剑走偏锋”一词成为了媒体常用的时髦用语。
  • 观点
  • 《课程·教材·教法)2006年第4期王荣生《解读“语文实践”》;《教育评论》2006年第2期(双月刊)赵静蓉《文学教学中的多媒体意义研究》;《语文教学与研究(教师版)》2006年第5期陈琦《关于语文教学内容重点定位的思考》;《教育科学研究》2006年第4期杨小微《教学互动与学生德性成长》;《教师教育研究》2006年第2期(双月刊)李福华、丁玉霞《教师主体派生性初探——对教学中师生关系的再认识》。
  • “约法三章”中的“及”、“章”二字再辨析
  • 《语文学》2006年第3期载有王立东先生《也谈“约法三章”》一文,批评了我对“约法三章”中“及”、“章”二字的解释。我思之再三,又查了几部辞书,感到我那小文中讲得并不错,故而再做一次辨析。
  • 图片报道
  • 郁孤台笑了
  • 一个云清风和的下午,我,怀着几分崇敬,几分兴奋的心情,寻到了位于赣卅市西北角的贺兰山下。仰望着山巅那魁伟的郁孤台,它,三重屋檐,檐角飞翘,似握拳扬臂,挺起了那一份民族的自尊!它,默默无语,似蹙眉凝神,反省着那一幅幅历史的画面!我,步履匆匆地登上了郁孤台前六层百级石阶!
  • 寒风何处而来——寒风吹彻中,我们还有春天的梦(刘亮程)
    苦难对于我们的意味(皋玉蒂)
    寒风吹彻,或春暖花开(余党绪)
    感受“寒风”(刘梦冰)
    寒风吹彻(刘亮程)
    我读《寒风吹彻》(詹舜洁)
    给痛苦一个流淌的出口
    “深追先帝遗诏”的是谁(梅军)
    《巴尔扎克之死》教学实录(周家宏)
    巧用代词,彰显爱憎——《死水》教学偶得(占小汕)
    一条很不妥当的注释(马祥)
    教材注商二则(刘金生)
    《孔雀东南飞》注释商榷(谢政伟)
    “罱”字考释续貂(陈新)
    第七届沪苏浙皖新语文圆桌论坛综述
    无题(马莅骊)
    [论坛]
    魂兮归来——试论当代语文教育的价值取向与教材建设(李祖贵)
    中学文言文教学价值浅论(刘梅珍)
    古文今译——文言教学不能承受之重(欧阳凯)
    品读80多年前的一堂“生命教育课”(杨敏)
    书非借不能读也(平志君)
    [教学]
    《拿来主义》教学内容述评(李娜 王荣生[指导老师])
    “文章原型阅读”单元样章(下)
    只教不懂的,不教已懂的——《背影》教学案例(董水龙)
    咂摸“黄河之水天上来”(靳立鸿)
    从“低眉顺眼”到“金刚怒目”(张秋达)
    《项链》:走在现实与欲望边缘上的天使(刁永河)
    关注学情关注课堂(谢伟强)
    《皇帝的新装》中的人物为什么没有个性?(孙绍振)
    用验证法预防“跑题”(胡平)
    赏析短文写作的基本要点和常见问题——《失街亭》(片段)鉴赏例谈(徐昌才)
    我们应如何评价学生作文——兼与徐江教授商榷(王立根)
    “凯旋而归”的反向思考(申卫平 沃国强)
    “愿景”和“体认”的由来(高丕永)
    “剑走偏锋”还是“笔走偏锋”?(徐松)
    观点
    “约法三章”中的“及”、“章”二字再辨析(高蓬洲)
    图片报道
    郁孤台笑了(彭世强)
    《语文学习》封面

    主管单位:上海世纪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主办单位:上海教育出版社

    主  编:包南麟

    地  址:上海永福路123号

    邮政编码:200031

    电  话:021-64373598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1-8468

    国内统一刊号:cn 31-1070/h

    邮发代号:4-253

    单  价:6.00

    定  价:72.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