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芭蕉无语人有意——从“芭蕉”说到“空气”
  • 文学作品总不可避免地要沾染时代的痕迹。正因为如此,在文学作品的教学中,时代背景的分析总是一个不能略去的环节。诗人邵燕祥的诗作因为作者“归来者”的身份而更加让人生发对那个特定年代的记忆。他的”沉默的芭蕉”究竟为何而沉默々归来者的姿态又对他的诗歌创作产生了什么影响?”归来诗派”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诗人邵燕祥、诗歌研究者林喜杰、诗歌教学:旨罗玉英分别从不同的层面、不同的角度回答了上述的某个或几个问题。配合诗人探讨友情或爱情的《山那边有雨》以及代表诗人诗艺高峰的《五十弦》(节选),本期”关注”希望能在深入了解邵燕祥其人其诗方面对读名有所帮助。
  • 新归去来兮辞
  • 归来诗歌是新诗史上一种重要的诗歌现象。近年来语文教材选诗对归来诗歌重视有加。不同版本入选的有邵燕祥的《致空气》、《沉默的芭蕉》,艾青的《礁石》、《珠贝》、《树》、《希望》、《鱼化石》,曾卓的《我遥望》、《有赠》等。进入这些诗作要有一定的前提准备。上世纪八十年代起。新诗理论家孙玉石教授提出重建现代解诗学.表述为“开放式的本文细读”和“有限度的审美接受”。它是与一定创作现象相适应而产生的批评方法,必须将理论的构想与作品文本的解读结合起来。他提出:“为了解~首诗,要了解整个的潮流。为了把握和论述整个的潮流.又要努力去弄清每一首诗的审美的内涵。”
  • 拓展:拓得恰当自能灵动飘展——《沉默的芭蕉》教学案例介绍和剖析
  • 就目前语文课堂教学现状而言,不用到拓展的课似已不多。拓展存在于课堂教学的导入、主体、结束各部分,拓展的内容可能关乎文章作者、背景、内容、技法等各方面,拓展的意图可能会有帮助理解、整合加深等种种。《沉默的芭蕉》是上海新教材高三第二学期第三单元的当代新诗,是自读篇目,不少教师在教学这一篇诗歌时,在拓展什么怎么拓展等方面,做出了自己可贵的尝试和探索,这里选取两则有代表性的、设计比较朴素的教学案例,对其拓展做点介绍和剖析。
  • 必须高度重视经典文本的个案分析
  • 不管在中学还是大学课堂上,经典文本的微观解读都是难点,也是弱点。难在面对文本,一目了然,间或文字上有某些障碍。求助于注解或者工具书也不费事。这和数理化或者英语课程不同,课本上那些难点、疑点,如果教师不加阐释,学生不可能凭着自发的感性理悟透彻。数理化和英语教师的权威建立在使学生从不懂到懂,从未知到已知。而语文教师,却没有这样的便宜。他们面对的不是惶惑的未知者,而是自以为是的“已知者”。如果不能从其已知中揭示未知,指出他们感觉和理解上的盲点。将已知转化为未知,再雄辩地揭示深刻的奥秘,让他们恍然大悟,就可能辜负了教师这个光荣称号。语文教师的使命,要比数理化和英语教师艰巨得多,也光荣得多。数理化英教师的解释,往往是现成的、全世界公认的,而语文教师却需要用自己的生命去作独特的领悟、探索和发现。不能胜任这样任务的人,有一种办法,就是蒙混,把人家的已知当作未知。视其未知如不存在,反复在文本以外打游击,将人所共知的、现成的、无需理解力的、没有生命的知识反复唠叨,甚至人为地制造难点,自我迷惑。愚弄学生。这样的教师。白白辜负了自己的生命。
  • “好菜坞”的“坞”该怎样读
  • 好莱坞作为美国电影制片业中心.每年都生产大量脍炙人口的佳作,令观众大饱眼福,好莱坞的名字已经广为人知,、时下.经常听到一些节目主持人将“好莱坞”的“坞”读作WU.这其实是不正确的。
  • 介入、融合与创造——阅读教学的问答对话结构
  • 一堂语文阅读教学课.教师应该怎样设计教学思路,才能引导学生参与对话,进入最佳的教学状态?见仁见智,可以给出一千个答案;再把这些不同的答案融通、归纳、上升,则成一个哲学诠释学的问题。唐代著名注释家颜师古在《策问十五道》中说:“厥意如何,宁闻诠释。”这是我国第一次把理解文本意义称之为诠释。德国著名哲学家伽达默尔的《真理与方法》,把阅读者与文本之间的问答对话视为诠释学的核心,提出了精神科学的“问答的逻辑”。他说:“精神科学的逻辑是一种关于问题的逻辑,一种关于‘问与答的逻辑’。”D语文从属于精神科学(人文科学),所谓问答逻辑.应是阅读教学的问答对话结构。
  • “难兄难弟”:读法不同,意义迥异的成语
  • “难兄难弟”这个成语中的“难”字应当怎样读呢?有人读为“nán”,也有人读作“nàn”。这两种读法都是正确的。不过需要说明的是,读法不同,意义也就不一样。
  • 如何阅读《三棵树》——兼与“教学参考”商榷
  • 上海市二期课改高二语文第一册第二单元“人和自然的和谐”,选人了《世间最美的坟墓》、《三棵树》、《世上本无害虫》等文。与其他两篇课文相比,我发现,苏童的《三棵树》更具有“文学性”,是“一篇充满感性色彩和伤感情调的抒情散文”。如果以教参的“人和自然应和谐共存”这一主题来诠释这篇文章。则显得有些牵强,不能让学生信服,同时也消解了文学作品本身的魅力。因此,在《三棵树》的准备和教学过程中,我认为有两个关键问题需要解决:一、面对这种文学性很强的抒情散文。教师应该如何来教?二、该作品是否适合被选人“人与自然”这一单元?
  • “猜谜”型立意可以休矣
  • 任何规则,只要不对我们的自身利益构成威胁,即使乏善可陈,也无碍于它大行其道。联想到中学议论文写作教学现状,我觉得,竞和这则故事的寓意不谋而合。
  • 糖醋排骨的四种变奏
  • 你在饭店吃饭,叫了一道该店名菜糖醋排骨。届时。有四位厨师分别向你介绍这道菜。厨师甲向你介绍这道菜的营养成分:蛋白质若干。脂肪若干,氨基酸若干,钙若干等等,我们且称之为“营养派”。厨师乙向你介绍这道菜的用料:排骨多少。糖多少,醋多少。盐多少,葱姜各多少等等。我们且称之为“材料派”。厨师丙向你介绍这道菜的制作方法:如何拌料。如何上糊,如何油炸,如何翻炒等等,我们且称之为“方法派”。最后进来的厨师丁不作任何介绍,只是引导你看这道菜的颜色,品一品它的味道,你在厨师丁的引导下通过观察品尝,得出的结论是:色泽油亮,微红,味道有点酸,有点甜。有点鲜.有点香……我们且称之为“品味派”。
  • “新闻报道和言论文章阅读”单元样章
  • 由上海教育出版社组织编写的国家新课程标准高中语文课本(试编本),经过近两年的艰苦工作。已接近尾声。从2006年第5期起,本刊陆续刊登该课本的试编样章,目的是促进我国的语文教材建设。我们欢迎各界人士提出批评,尤其期盼高中语文教师提供实地试教的反馈意见和建议。
  • “古代诗歌鉴赏”教学案例
  • 《普通高中语文课程标准》中对高中生的古诗文阅读与鉴赏提出了明确的要求:“阅读优秀作品,品味语言,感受其思想、艺术魅力,发展想象力和审美力。”“能感受形象,品味语言,领悟作品的丰富内涵,体会其艺术表现力,有自己的情感体验和思考。”这两段话明确无误地告诉我们,在进行古代诗歌阅读与鉴赏的教学时,我们要借助于“品味语言”这个抓手,通过语言这个凭借。引领学生去理解诗歌,感受形象,欣赏其艺术特点.从而形成审美能力。从这一角度说,古代诗歌的阅读与鉴赏的着力点,就是诗歌的语言,就是诗歌中语言运用的特点。在历年的高考《考试说明(大纲)》和试卷中,对学生阅读与鉴赏古代诗歌的能力有非常直接的要求。在这样的背景下,笔者认为把古代诗歌鉴赏这一教学要求与高考要求结合起来,不失为一个较好的做法。
  • “一病不起”辨
  • 2006年4月22日《经济日报》刊登一篇文章《守土有责保平安——记广东湛江王村港边防派出所民警张钧》,文中说:“2002年,林应波又患了中风,一病不起.长年瘫痪在床。”既然林应波2002年已经“一病不起”了.怎么还能长年瘫痪在床呢?且从全文来看.也没有迹象表明林应波真的“一病不起”了。不知林某看到文章会作何感想?
  • 关于白莽“热天穿着大棉袍”
  • 鲁迅的《白莽作〈孩儿塔〉序》是新教材高一第二学期第四单元的一篇课文。在把握了全文的感情氛围之后.我带领同学们学习鲁迅回忆白莽的段落。
  • 谈“葳蕤”及“葳葳蕤蕤”
  • 《宝玉挨打》一课的教学已近尾声,最后照例是为名篇找瑕疵。王静的一番话引起了同学们的议论纷纷。王静说:“我觉得‘葳葳蕤蕤’用得不对。我们在《孔雀东南飞》里学过‘葳蕤’这个词,是形容繁盛的样子。
  • 高一语文探讨课《合欢树》教学实录
  • 一、质疑 1.师:《合欢树》读过没有?读过了,那这样,我们自己看.看看有什么问题,提出来讨论。
  • 《等待戈多》教学实录及自我评价
  • 案例背景说明 《等待戈多》是荒诞派戏剧的代表作品。荒诞派戏剧作家提倡“形式即内容”,多采用象征的手法和混乱的、缺乏逻辑的语言揭示现实的荒诞和人生的痛苦,给人以深刻启示。读者若能从文本的语言形式入手,直接感知主题.深化人生体验.能为今后欣赏不同风格的戏剧作品奠定基础。
  • 《把栏杆拍遍》课堂实录
  • 师:经过预习,我们知道:第1节是全文的总起。梁衡认为,辛弃疾的词及他这个人在文人中具有“唯一性”。那么,辛弃疾的“唯一睦”表现在哪些方面呢?我们一起快速阅读第2—7节,把关键语句画出来,概括辛弃疾的“唯一性”表现在哪些方面。
  • 呼唤课堂理性
  • 坦率地说,我并不太喜爱梁衡的散文。我总觉得,粱衡的散文激情太多,有些激情发泄得又没有来由;议论太频繁,有些议论又显得大而无当。但是,我却欣赏石老师的这节以梁衡散文为教学内容的课。石老师上课也很有激情,但她的激情始终掌控在课堂教学的理性之中,所以,我看到了这样一种课堂氛围:激情的浪花始终涌动在理性的河流之中。
  • “牛斗”、“牵牛”和“牛郎”
  • 《语文学习》2006年第3期《误把“南斗”作“北斗”》一文中,史复明老师丰富的天文知识和史料让我赞叹。仔细读完,发现文中还有一个知识漏洞,就是对“牛宿”与“牵牛星”未作区别。
  • “驾言”与六朝用词习惯
  • 连劭名先生曾在《中学语文教学)2005年第6期发表过《文言文注释辨证四则》一文,其中有一则是对“世与我相违,复驾言兮焉求”(《归去来兮辞》)中“驾言”两字的注释作了一番考辨,认为这两个字应解释作“多言”的意思。对于这一结论,笔者有不同的看法,特撰文以作商榷。同时,也想借此来谈谈六朝时人们的用语习惯问题。
  • 补注《剃光头发微》中的几个典故
  • 对于人教版高中语文第二册《剃光头发微》一文中出现的几个典故,课本或未作注解或未作详注,《教师教学用书》和相关教辅也毫未涉及,手头的工具书更是无从查找,学生理解起来极为困难。为扫清同学们的阅读障碍,特作下面的补充注释。
  • “养犬人和狗”
  • 吕叔湘先生在《“合流式”短语》(见《语文杂谈》第120页)一文中提到这样一个句子:“买车船、飞机、饭票在服务台。”吕先生不无幽默地说:“省掉三个‘票’字,博得旅客一笑。倒也有意思。”吕先生又说:“车船、飞机票”,虽有苟省之嫌,尚可接受;而将“车船”“飞机”和“饭”这毫不相干的事物合起来共用一个“票”字,就显得不伦不类,滑稽可笑了。下面一个例子,很有一些相似之处:
  • 《老人与海》:桑提亚哥形象的四重意义
  • 美国现代作家海明威的《老人与海》写的是一个老人在成功和失败之间跋涉的故事。桑提亚哥打了一辈子鱼,如今老了。他的“样子枯瘦干瘪,脖颈儿尽是深深的皱纹”,长期日光炙晒,黄斑满脸;经年累月拉放钓绳,手上疤痕累累。他没有因年老而变得富有,简陋的小窝棚是他的家,一张床,光光的木板上铺些旧报纸,一张桌子,一把椅子。全部的家当除了“用面口袋补过”的帆等渔具,就都在这里了。老人靠打鱼为生,但运气不好,八十四天没有打到大鱼。生活失去了来源,口粮都发生了问题,以致与他在一起学打鱼的孩子要替他赊账,再不就是与这孩子在幻想中饱餐一顿,聊解腹中之饥。更为窘迫的是,渔民们开始嘲笑或同情他的霉运。老人一生虽没有辉煌的事迹,却是一个出色的渔夫,如今,这一点被人怀疑了。老人虽不动声色,作者也不屑于让这些琐碎的烦恼折磨老人的心,但读者可以设想一下老人的处境。
  • 敬词十族
  • 中国自古有重礼节的优良传统,在日常交往中,人们经常要借助敬词以表示尊敬、礼貌、问候、祝颂等等。所谓敬词,是指敬称他人或与他人有关的人和事时所用的词。准确得体地使用一些敬词,可以体现出一个人的修养与品位,因此,大家平时必须辨识、熟记一些常用的敬词。以下是十族典型的敬词。
  • “课堂共鸣”与“平等对话”
  • 这是一节作文指导课,执教的是一位年轻的女教师。上课伊始,教师说:“前几天,我布置了一项特殊的作业:护蛋行动.要求每个同学时时刻刻都随身携带一只生鸡蛋,包括晚上睡觉。现在,三天过去了,你的鸡蛋还好吗?是完好无损的,还是彻底破碎了?你是怎样保护的?用的是什么方法?在这个过程中,你的行为发生了什么变化?你的思想感情又发生了什么新的变化?这节课,我们就一起来说说,然后再来写写。哪位同学先说——”
  • 刘淼、金艳峰《文学圈——阅读教学方式的变革》
  • “文学圈”是20世纪80年代兴起于美国的一种阅读教学方法。它的引入和实践为语文阅读教学带来了极大的变革。它适应发展公民阅读能力的社会需要,以阅读为中心,通过自主学习与合作探究,将听说读写有效地整合起来.帮助学生在阅读中发现自我、提升自信,最终形成终身受益的综合能力和品质。定期开展的文学圈活动是一个动态的学习过程,包括形成暂时性的阅读小组、自主选择阅读材料、自读准备、确定讨论内容、分配角色和职责、填写发言提纠、进入讨论、成果结集展览等多个环节。在整个活动过程中,基本没有教师的参与,完全由学生自己主持,学生真正成为学习的主人,成为活动的核心。“文学圈”作为一种具有无限生成性的阅读教学方法.为我国的阅读教学提供了借鉴。
  • 贺仲明《语文与真实》
  • 由于历史的原因.我们的语文教学长期脱离真实、回避真实,从未把真实作为语文教育的重要要求。对真实的忽视,不仅导致了语文教学过程中的种种虚假,尤其是在写作教学上,长期以模式化、规范化要求学生,学生纯真自然的性情被消磨殆尽,不敢流露自己的真情实感;而且在语文教育之外也带来严重的后患。改变语文教育对真实的忽视,加强真实教育,最基本的是培养学生对真实的尊重和追求的能力,以及敢于说真话、做真事和坚持真实的精神。
  • 王攀峰《试论现代教学活动的基本特性》
  • 游戏性是现代教学活动的基本特性之一。现代教学活动是一个教师和学生共同参与的充满游戏性质和游戏精神的过程.也是一个充盈着自由、平等、合作、创新和探索的过程。游戏世界是一个神圣的领域,游戏具有自身特有的基本精神:一种自成目的的精神.一种积极开放的精神,一种自由想象和大胆创造的精神,一种平等的精神.一种过程就是结果的非功利精神,
  • 李政涛《当代教学设计中的整体意识和结构意识》
  • 传统教学设计普遍存在割裂思维、点状思维、单向思维、抽象思维等弊端。当代教学设计要求打破传统的思维瓶颈,使教师逐步形成整体意识和结构意识。一、重新认识“教”与“学”的关系,将“教学”作为一个基本的分析单位,以“整体意识”统领教学设计,实现教师思维方式的整体转型。教学设计的整体意识主要体现在教学目标设计、教学内容设计和教学过程设计三个维度上。二、以“结构意识”为核心.实现课堂教学的结构性转型与突破。教学设计中的结构有不同的类型,主要包括大结构与小结构、长结构与短结构、教结构与用结构等。当教师在教学设计中具有了整体意识和结构意识,教师的教学观念、思维方式乃至思维品质将发生整体性的转型和提升。课堂教学的改进,也将产生整体性、结构性的突破。
  • 王尚文《求同存异,致力于提高学生语文素养》
  • 培养学生正确理解和运用祖国语言文字的能力,提高学生母语的听说读写水平,是语文教育的原点、基准,是语文教育的“独当之任”。但几十年来关于语文课程性质的争论,很大程度上转移了我们对语文教育这一根本任务所应有的关注.与如何提高学生正确理解与运用祖国语言文字的能力直接相关的重要课题未能得到深入的研究.这是造成目前不少学生语文水平不太理想的主要因素之一。语文课程性质之争当然可以而且应该继续下去。但不应该由此而淡化、模糊语文教育的原点、基准.更不应该将它凌驾于对原点、基准的关注之上。基于当前的现状,每个语文教育工作者都应求语文教育原点、基准认识之同.存课程性质之异,暂时搁置课程性质之争.致力于提高学生的语文素养。
  • 声音·反馈
  • 中国文学变成为电视剧服务,这在世界上都是少见的。一一旅美作家严歌苓认为.文学的功用是多重的.它具有美的价值.是一种用文字创造的艺术品.从康德美学的角度来说.美有两个特性。一是非功利,二是无目的。文学应该是人自己的生存劳作之外的精神生活。而目前在中国,文学借电视剧来传播自己,它本身的价值和美感就下降了.变成了电视剧的工具,比如越来越注重情节,
  • “不以为非”不是词——兼与莫澜舟先生商榷
  • 在《“不以为非”误成“不以为然”》一文中,莫澜舟先生列举三例并作简析后写道:“须用‘不以为非’的地方,用了‘不以为然’,其故或者在于没有理解‘然’字何义,或者是匆促落笔不作查考,于是弄得欲其东而往其西了。”(详见《语文学习》2006年第4期)读罢,笔者便想:如果原作者“理解‘然’字何义”或者落笔前作了查考,恐怕也不会将“不以为然”写作“不以为非”——因为,“不以为非”不仅不旱习田.的“成语”.其罕、车“词”都不旱.
  • 对当前写作教学改革热点的反思
  • 中小学写作教学在落实新课标的理念、培养学生的写作能力,尤其是言语交际能力方面,提倡、尝试、推广了一些写作教学新观念、新内容和新方法.如个性化作文、愉快作文、活动作文、交际作文、绿色作文、创新作文、情境作文、新语文写作。综观这林林总总的教学改革,可以把它们概括为两个热点,那就是活动教学法与实用写作教学。
  • 写出细节的情趣之美
  • 细节往往指人物细小的动作、简短的话语、细微的表情等,作家李准说:“一个细节在揭示人物的性格特征的作用上,有时和一个情节、一场戏起着同样的作用。”这就是所谓的“于细微处见精神”。一个有境界的细节.我以为,不仅要具备理趣,还需要具备情趣之美。这情趣是作者从生活中提炼出来的趣味,是情致的深微隽永。这情趣常常会撩动我们心灵深处珍藏着的美好记忆。有的记忆可能是人类的原始情感,也可能是现代人对生活的一些宁静的沉思的花絮。这情趣,有时还得要我们有一些幽默和智慧,节奏也须从容一些。乃至还得对生活充满热情和爱。在文学经典中,富有情趣的细节比比皆是。例如:
  • 记叙文写作贵在物我交融
  • 记叙文写作教学,历来似乎只强调两个问题:一是要抓住事物特点来记叙,二是要写出自我的情思。有没有错呢?当然没有。但是,这样是否就解决问题了呢?我们看到,在这种教学思路指导下的学生,写作时笔下常犯的毛病就是:所记叙的事物与作者的情思无法亲密交融,隔着很大的距离,给入明显的感觉就是记叙的事物虽然客观真实,但似曾相识、干篇一律,
  • 读书这件——在上海市中学语文名师培养基地的演讲
  • 一、一种基本的精神活动方式今天跟大家谈谈读书。我猜测,大家听说今天谈这个题目,多少会有点失望。因为谈读书的人太多了,在我之前有很多人谈过,在我之后也会有很多人谈,比我读书读得好的人谈过,比我读得不好的人也谈过。这样一个很老的题目,大家听起来可能稍微有点厌倦。但是这里面有一个问题:为什么这样一个题目,大家老是要去谈它?老是去谈它,这本身就说明,读书这个东西,可能是我们入的精神生活中一个基本的行为,一种基本的精神活动方式。因为它是基本的,所以我们老是要去谈它。而且也因为它是基本的,所以它是没有答案的。越是基本的问题越是没有答案,比如“人是什么”这个最基本的问题,我们永远也说不出一个准确的答案,或者有的人说了你也不相信。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它是一个有魅力的问题,虽然它很老了,但是它很有魅力。一个问题如果没有魅力,你谈完了也就算了,正是因为它有魅力,人才会冒着谈不好的危险还要来谈它,这就说明这个问题本身是有吸引力的。
  • 细节的力量
  • 读茨威格的《一个女人一生中的二十四小时》,读了大半的时候,忍不住打断自己,上网找它的简介来看。这是我素来的坏习惯,看书看戏前总想先看故事大纲,结局明明近了,却耐不住性子要急着窥探。其实,我深知故事大纲的坏,不过是人物情节的干瘪罗列,满足的是好奇心,不是心。
  • 课文作者
  • 苏州园林的二分法
  • 现在的苏州园林有两种,一种是供人游览的,一种是与人休憩的。
  • 欢迎订阅《语文学习》增刊、7-8期合刊
  • 《语文学习》新近出版2006年全国语文高考试题全解增刊,汇集16套2006年全国高考语文卷试题,全国著名高考专家为各套试题做全面解读,帮助教师研判高考命题趋势,帮助学生备占2007年语文高考,增刊的主要特点是:
  • [关注]
    芭蕉无语人有意——从“芭蕉”说到“空气”(邵燕祥)
    新归去来兮辞(林喜杰 宋成广)
    拓展:拓得恰当自能灵动飘展——《沉默的芭蕉》教学案例介绍和剖析(罗玉英)
    [论坛]
    必须高度重视经典文本的个案分析(孙绍振)
    “好菜坞”的“坞”该怎样读(刘金生)
    介入、融合与创造——阅读教学的问答对话结构(蒋成瑀)
    “难兄难弟”:读法不同,意义迥异的成语(邵建新)
    如何阅读《三棵树》——兼与“教学参考”商榷(张晶晶)
    “猜谜”型立意可以休矣(王义刚)
    糖醋排骨的四种变奏(徐永峰)
    [教学]
    “新闻报道和言论文章阅读”单元样章
    “古代诗歌鉴赏”教学案例(张正耀)
    “一病不起”辨(郭丽华)
    关于白莽“热天穿着大棉袍”(孙彧)
    谈“葳蕤”及“葳葳蕤蕤”(郑雅君)
    高一语文探讨课《合欢树》教学实录(步根海)
    《等待戈多》教学实录及自我评价(周怿)
    《把栏杆拍遍》课堂实录(石海红)
    呼唤课堂理性(余党绪)
    “牛斗”、“牵牛”和“牛郎”(畅泽新)
    “驾言”与六朝用词习惯(史复明)
    补注《剃光头发微》中的几个典故(吴自铭)
    “养犬人和狗”(俞敦雨)
    《老人与海》:桑提亚哥形象的四重意义(刘洪涛)
    敬词十族(贡如云)
    “课堂共鸣”与“平等对话”(朱华贤)
    刘淼、金艳峰《文学圈——阅读教学方式的变革》
    贺仲明《语文与真实》
    王攀峰《试论现代教学活动的基本特性》
    李政涛《当代教学设计中的整体意识和结构意识》
    王尚文《求同存异,致力于提高学生语文素养》
    声音·反馈
    “不以为非”不是词——兼与莫澜舟先生商榷(宋桂奇)

    对当前写作教学改革热点的反思(叶黎明)
    写出细节的情趣之美(卢金霞)
    记叙文写作贵在物我交融(刘志宣)
    读书这件——在上海市中学语文名师培养基地的演讲(张新颖)
    细节的力量(马莅骊)
    课文作者
    苏州园林的二分法(杨静)
    欢迎订阅《语文学习》增刊、7-8期合刊
    《语文学习》封面

    主管单位:上海世纪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主办单位:上海教育出版社

    主  编:包南麟

    地  址:上海永福路123号

    邮政编码:200031

    电  话:021-64373598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1-8468

    国内统一刊号:cn 31-1070/h

    邮发代号:4-253

    单  价:6.00

    定  价:72.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