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温故
  • 据叶至善先生回忆(1984).叶圣陶先生在1963年提出了“教是为了不教”的教学原则。其实,自20世纪30年代以来.叶老就多次发表过类似的看法。比如“学校教育所以能使学生终身受用.全在乎让学生受到锻炼.养成‘反三’的能力。……教师的讲解只是发动学习的端绪……”(1937),“学生由精读而略读,譬如孩子学走路,起初由大人扶着牵着,渐渐的大人把手放了,只在旁边遮拦着,替他规定路向,防他偶或跌跤。大人在旁边遮拦着,正与扶着牵着一样的需要当心;其目的惟在孩子步履纯熟,能够自由走路”(1941)。“要使学生尽量自求了解,在没法了解的时候,教师才给他们说明,订正,补充。不作逐字逐句的机械讲解”(1949),“学生须能读书,须能作文,故特设语文课以训练之。最终目的为:自能读书,不待老师讲;自能作文,不待老师改”(1961),“在课堂里教语文,最终目的在达到‘不需要教’,使学生养成这样一种能力:不待老师教,自己能阅读。……老师才真正起到了主导作用”(1962),“尝谓教师教各种学科,其最终目的在达到不复需教,而学生能自为研索,自求解决。故教师之为教,不在全盘授与,而在相机诱导”(1962),“教任何功课,最终目的都在于达到不需要教”(1977),“‘讲’都是为了达到用不着‘讲’,换个说法,‘教’都是为了达到用不着‘教’……”(1978)
  • 为了教学的阅读
  • 《西地平线上》一文收在苏教版高一语文的“我与自然”单元,从网上流传的案例来看,教师也多把它作为一篇普通的写景状物的散文来教,着重的是文章的写法,提炼出略嫌空泛的热爱祖国大好山河的思想。然而从《西地平线上的落日景象》到《西地平线上》,教材编选者的两次删减到底删去了什么.删减的根据在哪里?除了写景状物之外.是否还有其他的内容和解读?——对此,徐海莲和曹尉军两位老师在《慎改原文》中提出了自己的观点.而高建群先生的《(两地平线上)写作经过》更是一个必要的补充:那些景物是如何映人他的眼帘的.那些情绪是如何和景物勾连起来的.作家和西北这片土地的渊源和感情只有他本人才明白……而这番解释的可贵在于,那些乍读起来可能平淡无奇、为人忽略的东西,其实别有深意——“这不仅仅是一个游客的观感,这里面还有一个大兵的感情在内,还有对自己青春与激情岁月的怀恋。”
  • 图片
  • 永远的守望
  • 时光流逝七八十年,从一个悠远的边地小城到而今现代化的都市,有很多东西都已经发生了变化,包括人的感情,甚至对爱情的态度。
  • 见证语文教育研究足迹 构筑语文教育研究平台 展望语文教育研究前沿
  • 语言还是言语?语言学还是言语学?——从“言语教学论”的争议谈起
  • 李海林、李维鼎、韩雪屏等语言教育学者在世纪之交提出“言语教学论”,借用了语言学的一些术语和观点,为建构自己的语文教学理论服务。近日,蒋成璃撰文对此提出了颇为严厉的批评。对此,我试图也发表一些自己的看法:
  • 正确认识文本解读的价值——由“鲁提辖是英雄吗?”引发的思考
  • 2006年第11期《语文建设》刊载了卢派清老师《鲁提辖是英雄吗?》一文。文中谈到,在教学《鲁提辖拳打镇关西》时,教师设计了“鲁提辖是英雄吗?”的教学活动主题。在教学过程中,学生针对鲁提辖是不是英雄展开了激烈的争论,有些同学还提出了许多“逆反性”的观点,如:“鲁提辖缺少修养,目中无人,狂妄自大,惹是生非.胡作非为.知法犯法.草菅人命.是官府执法机构眼中的一个典型的‘土匪”’.“镇关西该不该死.应交由官府处置。鲁提辖无权处置.鲁提辖身为执法人员。知法犯法,草菅人命,这是一种藐视法律的行为……”对此.卢老师认为“这种学生全程参与.深入思索,大胆探究,积极发言.正是我们所提倡的”.而“在阅读教学中.教师的任务也正在于培养学生探究性阅读和创造性阅读的能力,引导学生进行多角度的、有创意的阅读”。笔者以为.卢老师对阅读教学的理解和操作出现了偏差.由于这种现象在目前中学语文教学中带有一定的普遍性.故不揣浅陋.借此来谈谈文本解读的价值问题.与卢老师商榷。
  • “走进文本”与“走过文本”
  • 随着课改的不断深入,“走进文本”已成为语文教师口中出现频率很高的一个词语。这多少让人有些振奋.可振奋之后又似乎夹带着一丝隐忧;
  • 迷失在google丛林里的语文教育
  • 当今,人类正处于信息急剧爆炸、信息高速传输的时代,也正处于一个痴迷于信息“复制”的时代,人的面孔可以复制——“换脸”.论文可以复制——抄袭……直至精神的复制——思想和个性的重复模仿。这个时代可简明地概括为“google时代”。过度的信息化与复制的结果.是导致人们对信息的依赖,最终使原创力萎缩,退化。《对google的过度迷恋》一文就针对此现象做了切中肯綮的批评:“对google的盲目迷恋之后,所表现的对信息的过度沉溺,这种沉溺正在伤害我们的情感与思维能力。真正塑造今日世界的不是信息,而是思考的能力。”
  • “想象与移情”单元样章(上)
  • 由上海教育出版社组织编写的国家新课程标准高中语文课本(试编本),经过近2年的艰苦工作,已接近尾声。从2006年第5期起,本刊陆续刊登该课本的试编样章,目的是促进我国的语文教材建设。我们欢迎各界人士提出批评,尤其期盼高中语文教师提供实地试教的反馈意见和建议。
  • 《世间最美的坟墓》课例评议
  • 第一次读《世间最美的坟墓》是在考卷上,有一年高考卷选了这篇文章,记得后面有一个正确答案是“朴素”的填空题,一个关于游踪之类的选择题.几个对语句理解的多项选择题。当时的感觉是有些题目很搞人,后来有统计说这些题得分率都很低。
  • 促进教师的教学反思
  • 教师在专业发展过程中,常常要通过对自己教学理念和教学实践的反思来清晰地理解自己的教学行为,并在此基础上自我更新和改进,从而达到专业发展的目的。教学反思是促进教师专业发展的有效途径之一。
  • 《兰亭集序》中的“之”
  • “《兰亭集序》被誉为‘天下第一行书’,全文28行,324字。这序,王羲之本是信手写来,宁体潇洒流畅,气象万千,历来为人们所称道。然而,这个书法作品中最为人们称道的是什么?”
  • 替换·比较
  • 同学们朗声吟诵裴多菲的爱情诗《我愿意是急流》,在回环往复的优美旋律中,同学们感受到裴多菲纯洁而坚贞、博大而无私的爱,心灵得到净化.情感得以升华。但同学们普遍有一种疑惑:诗人在描述心爱的人时用的意象是小鱼、小鸟、常春藤、火焰、夕阳,这些意象美好热情,欢畅明丽,与甜美的爱情协调一致;可是诗人在描述自己时反差檄大.用的意象是急流、荒林、废墟、草屋、云朵(破旗).这些意象给人一种苍凉感,有的萧瑟冷落,有的凋敝残败,与整首诗所表达的美好爱情不协调,为什么?即使是表达对爱情的奉献.也不一定非要用这些悲壮的意象不可啊?
  • “一口气”还是“一下子”
  • “我循着灯光找到一家小酒馆,进去叫了杯酒喝了起来。我觉得头脑变得非常清晰.突然明白了我该怎样思考问题才对路。于是立刻工作起来.在那儿一口气干了三个钟头.然后才慢慢地把车开回家。”(《文汇报》2006年12月10日《谁发明了第一台电子计算机?》)这里的“一口气”只是形容“我”不停顿、不问断地“干”,并不是三个钟头只喘了一口气。“一口气”这个词语明显地带有夸张的意味。所以,只有某件事无法一口气做成,才可以使用“一口气”.再如“一口气吃了五个包子”、“把那篇课文一口气背完”部具备这个特征。下面这个句子出自同一天的《文汇报》,其中的“一口气”用得有点滑稽:前不久记者在音乐厅门口遇到杭州赶来的王先生.因为连门口的最后一张“退票”都没有抢到,他一口气连买了5张下一场的票子。
  • 《召公谏厉王弭谤》备课参考
  • 一、背景 周厉王足两周的一个暴君,任用谀臣荣夷公搞所渭的“专利”政策,专事搜刮,甚至铹占了老百姓赖以生存的山林川泽,激起了“圉人”(指自由民)的愤怒.又以暴力压制舆论,鼓励告密:老百姓一度敢怒不敢言.于是召公劝谏厉王,阐明“防民之口,甚于防川”的道理,但周厉王仍然坚持用恐怖手段对付人民。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公元前841年.自由民终于举行了武装起义.这就是著名的“国人暴动”。厉王被放逐到彘地,朝政由召公和周公共同主持,史称“共和新政”。公元前841年也就成为我国纪年的开始,被称为共和元年。共和十四年(公元前828年)厉王死于彘地.召公滦厉王弭谤之事发生于公元前844年,即周厉王十四年(《史记》误为“三十四年”)。
  • 细读文本 挑战荒诞——《等待戈多》教读心得
  • 新课标明确指出:阅读文学作品的过程.是发现和建构作品意义的过程。作品的文学价值.是由读者在阅读鉴赏过程中得以实现的。我们必须直面课文《等待戈多》(高三年级),以赤诚和淳朴的心灵来寻找一种线索,将自己的阅读心得与文本的内在逻辑合二为一,从而达到细读所需要的主客体的和谐。
  • 慎改原文——与苏教版高中语文“必修一”编者商榷
  • 苏教版普通高中课程标准实验教科书“必修一”(2006年6月第2次印刷),共选用了21篇文章(含诗歌).根据编者的加注,这些文章当中,有13篇是编者对原文作了修改后入选教科书的。总体来说.修改后的文章,更科学,更规范,有利于教学中的具体操作。但笔者在教学中也发现,编者对如下几篇文章所作的修改不甚妥帖,特撰此文与编者商榷。
  • 为什么对斑羚围而不打?
  • 《斑羚飞渡》选人教材后,一直备受争议。据不完全统计.从2001年至今已有近二十篇文本解读的文章。其中持抨击态度且较具代表性的当属发表在《师道》2004年第10期董水龙的《〈斑羚飞渡〉不宜入选语文教材的三大理由》和发表在《学语文》2005年第×期张国生的《〈斑羚飞渡〉质疑》。
  • 《品质》教学设计
  • 一、梳理文章的内容与结构高尔斯华绥写过不少短篇小说,题材多样,内容广泛,风格也各不相同,描写的人物形形色色。《品质》(1911)是其中比较优秀的一篇。作者摆脱了向来充斥英国社会那种崇尚贵族绅士的阶级偏见,热情地歌颂了地位卑微的制鞋匠的高贵品质:对在工商业日益资本主义现代化的英国社会里小手工业者的悲惨命运.寄予了深切的同情。小说故事平淡,语言朴素,通篇无惊人之笔,然而就在平淡和朴素之中,蕴藏着强烈的感情.富有感染力。作者着重刻画格斯拉兄弟如何把所有的感情倾注在工作上,因而结局只简单几笔,就足以激动人心。格斯拉饿死前精工细作了最优质的靴子一节,表现了劳动者对自己技艺的深厚感情,体现了一个底层人民的高贵的尊严,尤为感人。
  • 《琵琶行》的文化意识分析
  • 《琵琶行》是中国诗歌史上的一枝奇葩,其高超的语言艺术使读者无不为之折服,也吸引着评论者对语言艺术给予了更多的关注,“读者但羡其风致”,反倒使诗歌的思想意义的分析显得不够深入,甚至,有的分析失之偏颇,似是而非。
  • 《三峡》“有时”补说
  • 上世纪80年代初期,笔者就读于一所师范专科学校。当古典文学老师给我们讲授郦道元《三峡》“至于夏水襄陵,沿溯阻绝。或王命急宣,有时朝发白帝.暮到江陵.其间千二百里,虽乘奔御风.不以疾也”一节时,一位同学举手问道:“老师.按常理,既是‘王命急宣’,自应立刻出发,郦道元为何还要加一‘有时’呢?这个‘有时’与本文‘文字简练’的特点是不是不那么相应?”
  • 也说“折枝”——与陆精康先生商讨
  • 《语文学习》2006年第3期发表了陆精康先生的一篇文章——《说“折枝”》。该文对《齐桓晋文之事》(选入高中语文课本第五册)中“挟泰山以超北海,语人日:‘我不能。’是诚不能也。为长者折枝,语人日:‘我不能。’是不为也,非不能也。故王之不王,非挟泰山以超北海之类也,王之不王,是折枝之类也”一段文字中的“折枝”进行了考辨训解。陆先生在文章中对“按摩肢体”、“弯腰作揖”、“折取树枝”三种解释逐一进行了排除否定,认为“古今注家解释”“似是而非,令人难以完全认同”,“细加推究,又各有破绽。从训诂角度分析.均有未能接榫合缝之处”。于是,陆先生自己说“获得了一种全新的认识”:“‘折枝’其实就是古人所行的跪拜之礼”,即“屈肢跪拜”。
  • 托尔斯泰墓为什么是“世间最美的坟墓”?
  • 奥地利作家茨威格的《世问最美的坟墓》是新教材高二第一学期的一篇课文。它是茨威格散文中的精品,也是语文教师普遍比较喜爱的课文。文章的标题中包含了最高级的评价“最美”,让人产生一种强烈的探究欲望:为什么托尔斯泰墓是最美的坟墓?
  • 《西地平线上》写作经过
  • 2001年初冬,全国第七次文代会上,《散文》月刊的主编刘雁女士找到我,要我为他们的刊物写点文字。我答应了。回到西安以后,我白天上班,晚上写作。连续写了三个晚上,写了三篇西部大写意风格的散文。一篇即收入高中语文课本的这篇《西地平线上》(它发表时叫“西地平线上的落日景象”),另两篇是《阿拉干的胡杨》和《额尔齐斯河流域的坟墓》。我是把八开稿纸翻过来,在背面写的,密密麻麻的蝇头小字,一行行地写下去。
  • 把整个的生命和修养用耳朵听出来——读余光中《听听那冷雨》
  • 这一篇的题目就很有讲究。雨在一般文章巾,是看的,或者主要是看的。而这里,作者却在文章一开头就提醒读者,我这个雨是听的:其次,听雨,就是听觉感受,怎么又听出个“冷”的感觉来?敏感的读者就要想想了,为什么不看雨呢?琦君、茅盾、余秋雨写雨不都是以看为主的吗?这是余光巾的选择,且看他怎么个听法,听出些什么名堂来。
  • 课堂氛围与文本的情感基调
  • 这足获得“全国xx教学大赛一等奖”的课堂教学实录,教授的课文是《罗布泊,消逝的仙湖》。
  • 课堂教学的收与放
  • 近日一连听了两堂公开课,开课的地点是一所薄弱校的高中部。两节课听下来,感触最深的是在课堂教学的收与放这一环节中两位教师不同的处理方式。
  • 对作文教学新理念的辩证解读
  • 新课程改革以后,一些切合作文教学规律的新理念逐渐被人们接受。但对这些新的理念,常常有许多不同的解读。其中有些相互对立,令人莫衷一是;有些则是一种极端化、表面化的理解,显然是对这些新理念的误读。因此,有必要通过讨论力求准确地把握这些新理念的内涵。
  • “君不见”岂可等闲用之?
  • “君不她”常见诸报端,可是误用的不少。如:(1)君不见《水浒传》上武二郎说潘金莲的话么——“篱笆扎得紧,野狗钻不进”,尽管潘金莲恼羞大骂,其实这是一条颠扑不破的真理。
  • 分析语段,巧作议论——高考议论文写作教学难点突破的思考与探索
  • 议论文写作主要考查学生的逻辑思维能力,历年高考议论文学生反映出的诸多问题有:文体意识不强,论据少而陈旧,以叙代议,论点与论据不统一……其中尤以“以叙代议”为最。常常是给我一个观点.我立刻一个例子、两个例子、三个例子,甚至四五个例子,于是,就得到某结论了。譬如,要提倡创新精神,马上就“A有创新精神,B有创新精神,C有创新精神,所以我们要有创新精神”。其实这充其量只是写成了证明文,而不是议论文。
  • 从一篇习作看作文的真实性
  • 先请看下面这篇作文:在路上高三(九)班张牧人在我走过那个路口的时候,他喊住了我:“小姑娘,要不要坐车?”
  • 做一个单纯的诗人恐亦难以为继
  • 通常我们接触诗歌,都是从读者的角度进行读、解、品,对作为客体的诗歌进行多方面的咂摸和体会,而如果我们试着从诗人创作诗歌的角度来感受诗歌,也许会进八个不同的天地。本期我们刊发的诗人郑愁予先生的《做个单纯的诗人恐亦难以为继》,就从诗人创作主体的角度出发,谈了对诗人气质和艺术表现、诗素和内容、诗情和诗才等涉及诗歌创作的几个问题的看法。文中所及诗歌的形成、诗人对题材选择的下意识重复等,对身处诗歌门外的我们,应有相当的启发。郑愁予先生被誉为最具古典气质的现代诗人,有两篇诗作入选教材。本刊曾就其中的《错误》组发专题(2006年第1期),此次刊发这篇文章,除深入对郑愁予先生的了解,更有提请广大教师重视对现代诗歌的教学和研究之意存焉。读者审之。
  • 层出不穷的“某女郎”
  • 最近某报记者问演员蒋雯丽:“现在很流行‘某女郎’.那你就是‘顾女郎’了?”蒋雯丽对此很是诧异:“我不明白‘某女郎’是什么意思.我也不懂什么是‘顾女郎’。”其实不管蒋雯丽对“某女郎”所指是否明白,传媒有时将一些女演员称为“某女郎”已是不争事实.似乎已成为一种独特时髦的娱乐现象。
  • 谈谈“可乐”的产生与发展
  • 在现代汉语中.“可乐”本来不是现成的词,但近年有独立运用的趋势。最初,只是“××可乐”饮料系列,如“可口可乐”、“百事可乐”等、,现在.“可乐”正从饮料市场突围,进军社会文化生活,形成“可乐××”现象。
  • 关注“原生态”
  • “原生态”一词在许多词典中均未有收录,我们姑且把这个词拆开来释义。“原”是最初的、本来的意思:“生态”指生物在一定的自然环境下生存和发展的状态.可见“原生态”是指一切在自然状况下保存的东西,它未受人为干扰,并且受人类活动的影响亦较少,
  • 慎用“不耻下问”
  • “不耻下问”是个成语,典出《论语·公冶长》:“子贡问日:‘孔文子何以谓之文也?’子日:‘敏而好学,不耻下问,是以谓之文也。”’这是大圣人孔子称赞一个叫孔圉的人的话。“不耻下问”就是不把向学问少、地位低的人请教看作是可耻、难为情的事,常用来形容一个人虚心好学的精神。就常情来说,聪明的人可能自恃聪明不肯刻苦学习,学问和地位高的人可能不愿放下架子向学问和地位不如自己的人学习。孔圉既聪明又好学,特别是能虚怀若谷,向不如自己的人求教.实在难能可贵,因而得到孔子的赞扬.
  • “无良”小解
  • “无良”是近年来常见的一个新词语,字面上我们一般理解为“没有良心的、没有良知的,无耻的”.不过在具体语境中还是存在一些差别的。
  • “审美疲劳”的由来与演化
  • “在一张床上睡了20年,的确有点审美疲劳”.这是2003年底冯小刚执导的贺岁片《手机》里费墨为自己的出轨行为所找的辩护理由。没料想“审美疲劳”这个词因为《手机》一片的走红而为人熟知.一年后竞跻身于“2004年主流报纸十大流行语(文化类)”,并且至今毫无衰减之势。
  • 也说“不以为然”的误用问题
  • 《语文学习》2006年第4期刊登了莫澜舟先生的《“不以为非”误成了“不以为然”》,的确,现在成语误用的现象时有发生,像莫先生这样认真指出来是很有必要的。莫先生指出,“不以为然”.指不能首肯,不认为对,它与“不以为非”构成一对反义词,这是非常正确的,但是.我们觉得他所举的两个例子欠妥。现抄录如下:
  • 从“裸考”想到的
  • 近年来.“裸×”类词语很流行,如“裸奔”、“裸聊”、“裸捐”、“裸价”等等;现在,我们又发现了“裸考”这个新词语。我们知道“裸奔”、“裸聊”里的“裸”,基本表示本义,即露出、没有遮掩,没穿衣服等意义。那么“裸考”是不是不穿衣服就去考试.或者没有准备就去考试呢?我们来看看下面的用例:
  • 赵长征《目既往还心亦吐纳——观察的技法片论》
  • 培养良好的观察能力对提高写作水平至关重要。但是,当下写作教学中所讲述的写作理论往往缺乏科学性、针对性和可操作性。观察是写作主体异常复杂的实践活动.它不仅仅意味着用眼睛看取、读取信息.而应是五官协调一致.视野立体全面.视点灵活不居。观察者与被观察的对象之间要有一种认知上的互动关系。如何操作才能真正做到观察后有所得?首先要学会比较。事物的特征往往是由多重因素决定的.通过比较才能够获得深刻的发现.从而在程度上而不仅仅在性质上更为深刻地认识写作对象。其次要学会抓住矛盾冲突。人物性格中真实的一面往往在尖锐的矛盾冲突中才能暴露出来.抓住了矛盾冲突.也就抓住了开掘人物内心世界的关键。再次。观察还必须与思维结合起来。观察始终离不开思维的参与。
  • 陈佑清《“师本课程”简论》
  • 所谓“师本课程”.主要是从更充分地体现课程对教师和学生的适应性的角度.沿着国家课程——地方课程——学校课程的思路.提出的一种新的课程层次或形态。教师以自己的课程理念为指导、基于自己对学生的了解.对他人编制课程的转化、改造、拓展以及自主独立开发的课程,均属师本课程的内容。师本课程与国家课程、地方课程、学校课程相比,离学生的距离最近.它能做到体现一个班级甚至一个个学生的具体需要。师本课程不但能比较彻底地解决课程对于学生的适应性问题.而且对教师的专业发展和教学质量的提高具有重要作用。提出师本课程的概念对改变教师的课程观念、突出教师的课程主题意识等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 蔡明忠《课堂教学中“倾听偏差”的分析与对策》
  • 由于主客观因素的影响,教师在课堂教学中出现了一些倾听偏差现象.影响了倾听的质量.第一,倾听的内容具有明显的选择性。如果学生发言或讨论的内容是教师所期望的,教师就会予以强调,否则,即使很好的教学素材.教师往往也不予关注.而是继续按预定思路组织教学。第二,倾听时只听不导。教师在课堂教学中只是充当一般的旁听者.或在参与学生的对话时缺少对学生的专业引领,最终导致对话的低效或无效。第三,倾听对象过于集中。教师在倾听学生发言时.常常将倾听的对象集中在某一小部分学生范围内而忽视其他学生的发言。造成这些现象的原冈是多方面的,既有受标准化考试的制约,又有受师道尊严的影响,也有对新课程理念的误解等。
  • 叶黎明、种海燕《从“生活贫乏说”看课堂写作教学内容》
  • “生活贫乏说”是一种在语文界颇有代表性的写作教学观,它基于这样一种假设:造成学生写作困难的最根本原因,是学生生活的贫乏。为了弥补该缺陷,教师在写作课上力图帮助学生寻找并获得可以写的生活内容,甚至出现了一些以“制造写作内容”为课堂教学内容的写作课。值得思考的是:“生活贫乏说”的假设是否成立?假定“生活贫乏说”基本成立.通过课堂教学“制造写作内容”是否合理有效?假如“制造写作内容”不够合理,那么,写作课究竟该教什么?第一,每一个学生都在“生活”中建构自己存在的意义.不存在“缺乏生活”的学生,“生活贫乏说”只在制度化生存背景和应试教育机制之下.学生生活因深度和广度展开不足而导致扁平化这一点上才是可接受的。第二.写作内容贫乏不仅仅是“生活贫乏”的问题.更是“认识贫乏”的问题.而“认识贫乏”所反映的是精神贫乏的严重问题。因此.“制造写作内容”不是解决写作内容缺乏的根本良策。第三,与过程指导相交融的策略性知识教学,应该是写作课“可教”的重要内容。
  • 究竟是谁不让学生读小说
  • 2007年第1期《语文学习》上吴非老师在《为什么不让学生读小说》一文中认为,阅读小说可以提高想象力和创造力。这一点笔者非常赞同,但是,把不让学生读小说的责任归于教师是不公平的.作出这样的结论也是不符合实际的。
  • 也说“曾皙”的“皙”
  • 2006年第12期《语文学习》刊有《“曾皙”乎?“曾皙”乎?》一文,认为人教版高一语文课本《子路、曾皙、冉有、公西华侍坐》文中“曾皙”的“皙”字用错了,“皙”字应从“日(按,应是日)”而不从“白”。但指责得并无道理。
  • 声音
  • “80后”基本是被港台文化洗脑的一代,他们只知有港台……他们很可笑。我认为“80后”基本不构成力量,基本是泡沫。他们基本上没有形成战斗力,我们“五、六、七”一出动就打垮他们。
  • 温故(于龙)
    为了教学的阅读(马莅骊)
    图片
    永远的守望(姚惠萍)
    见证语文教育研究足迹 构筑语文教育研究平台 展望语文教育研究前沿
    [论坛]
    语言还是言语?语言学还是言语学?——从“言语教学论”的争议谈起(徐默凡)
    正确认识文本解读的价值——由“鲁提辖是英雄吗?”引发的思考(王侠)
    “走进文本”与“走过文本”(王伟娟)
    迷失在google丛林里的语文教育(王木春)
    [教学]
    “想象与移情”单元样章(上)(倪文尖)
    《世间最美的坟墓》课例评议(王荣生)
    促进教师的教学反思(何元俭)
    《兰亭集序》中的“之”(吴国林)
    替换·比较(龚光正)
    “一口气”还是“一下子”(俞敦雨)
    《召公谏厉王弭谤》备课参考(陆精康)
    细读文本 挑战荒诞——《等待戈多》教读心得(刘晓洁)
    慎改原文——与苏教版高中语文“必修一”编者商榷
    为什么对斑羚围而不打?(倪岗)
    《品质》教学设计(姜广平)
    《琵琶行》的文化意识分析(管素莉 邓维策)
    《三峡》“有时”补说(宋桂奇)
    也说“折枝”——与陆精康先生商讨(赵泽福 魏华中)
    托尔斯泰墓为什么是“世间最美的坟墓”?(孙或)
    《西地平线上》写作经过(高建群)
    把整个的生命和修养用耳朵听出来——读余光中《听听那冷雨》(孙绍振)
    课堂氛围与文本的情感基调(吴恒祥)
    课堂教学的收与放(陈爱萍)
    对作文教学新理念的辩证解读(黄厚江)
    “君不见”岂可等闲用之?(孙云)
    分析语段,巧作议论——高考议论文写作教学难点突破的思考与探索(葛惠霞)
    从一篇习作看作文的真实性(张正耀)
    做一个单纯的诗人恐亦难以为继(郑愁予)
    层出不穷的“某女郎”(谢政伟)
    谈谈“可乐”的产生与发展(张丽丽)
    关注“原生态”(赵询思)
    慎用“不耻下问”(赵永成)
    “无良”小解(蒋宁)
    “审美疲劳”的由来与演化(蔡高梅)
    也说“不以为然”的误用问题(肖小乔)
    从“裸考”想到的(杨辉)
    赵长征《目既往还心亦吐纳——观察的技法片论》
    陈佑清《“师本课程”简论》
    蔡明忠《课堂教学中“倾听偏差”的分析与对策》
    叶黎明、种海燕《从“生活贫乏说”看课堂写作教学内容》
    究竟是谁不让学生读小说(梅其涛)
    也说“曾皙”的“皙”(陈新)
    声音
    《语文学习》封面

    主管单位:上海世纪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主办单位:上海教育出版社

    主  编:包南麟

    地  址:上海永福路123号

    邮政编码:200031

    电  话:021-64373598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1-8468

    国内统一刊号:cn 31-1070/h

    邮发代号:4-253

    单  价:6.00

    定  价:72.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