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温故
  • 在语文教育中,培养学生良好的语文习惯是一个核心话题。叶圣陶先生对此多有论述。他明。确指出,养成语文习惯是学生语文能力的标志,因而也是语文教育的基本内容。叶圣陶说:“阅读写作都是习惯方面的事情。仅仅心知其故,而习惯没有养成,还是不济事的。”(《国文教学的两个基本观念》,《叶圣陶教育文集》第三卷,人民教育出版社1994年版)这一认识在叶老语文教育思想中是一以贯之的。
  • “生源”的误用
  • 近年来,在教育系统。“生源”成了一个常用词。一所学校的生源好,招收的学生素质就高,教学省力,学生的升学率也高。这就会给学校带来声誉。可谓事半功倍。反之。生源差。招收的学生素质也就较低.不但教学费力。教学效果也往往不尽如人意.真是事倍功半。
  • 名著经典岂能“恶补”
  • 2007年福建省高考《考试说明》首次把文学名著以及文化经典著作列入考试范围。根据《考试说明》,围绕这些名著出的题并不是考诸如书的作者是谁这类的文学常识,而是考名著里的内容。公布《考试说明》时离高考只有几十天了,这对平时少读书只管做题的大多数高三学生来说,简直是要命!这下可真急坏了我们的家长、学生和老师。有什么应急措施吗?
  • 第二届“四方杯”全国优秀语文教师选拔大赛
  • 过程指导不可少
  • 每次到中学听课,总想多了解一些作文教学的新进展.结果往往出人意料——从听课的情况看,作文教学的投入产出比仍然相当低。
  • 图片新闻
  • 菁菁清华
  • 冲着“自强不息,厚德载物”八个字,清华大学就拥有了足够的力量促使我“跋山涉水”似的骑车去,也许就是有种想去的冲动吧!
  • 全国中学“鲁迅作品教育论坛”活动启事
  • 语言支援:语文教师的重要“作为”
  • 语文教学的根本目标要求教师将“教”聚焦于“语言支援” 语文教学一直担着许多“担子”.弄不好.可能种了他人的地。荒了自家的田.因此有必要牢记根本目标是培养学生“正确理解和运用祖国语言文字”的能力。以此“坐标”给教师的“作为”定位。“语言支援”似乎顺理成章。
  • 呼唤明确具体的语文课程内容
  • 一、语文课程内容不明确带来的问题 语文作为一门课程,必须有相应的课程内容,给教学一个“应该教学什么”的规定。但看一下教学大纲与课程标准,除了几条要求外,未给我们具体明确的陈述,既无内涵界定也无外延限制。
  • 我的课本诗
  • 对话与反思:《项链》教材设计及试教
  • (说明:以下设计部分为上海教育出版社国家课程标准高中实验课本(试编本)《项链》一课的初稿。其余部分为试教情况介绍,以及试教者与教材编撰者的对话与反思。)
  • 《祝福》课例综述与评议
  • 半个多世纪以来,《祝福》这篇课文一直是中学语文的经典。它较长的篇幅,时空跨度很大的叙述,丰富深刻的内涵,给教学带来相当难度的同时,也提供了广阔的空间。就像《祝福》是中国现代文学的名篇一样,《祝福》的教学也颇能反映当代语文教育的总体质量。尤其是这篇小说既有传统的风格,比如人物、情节与环境的突出,又具备现代叙事的特征,比如介入型的第一人称叙述者的存在。透过《祝福》的教学,也还能较好地观察目前小说教学的基本理念与水准。
  • 对“捉摸”的琢磨
  • 请看下面两个句子:(1)我时时徜徉在中国古典诗歌的天地里,体会最细微的感情,捉摸耐人寻味的思想,感受铿锵的节奏、婉转悠扬的韵律,领略言外不尽的神韵,更陶醉于诗人们对大自然叹为观止的描画。(黄药眠《祖国山川颂》,该文选入苏教版高中语文课本必修三,2006年12月出版。)
  • 苏教版“文本研习”板块教学的案例探讨
  • 苏教版普通高中语文课程标准实验教科书根据课程目标和学习材料的性质,以探究为核心,创设了三种各有侧重而又相互融通的呈现方式,形成教科书的一大鲜明的特色。这三种方式分别是:“文本研习”、“问题探究”和“活动体验”。
  • 写好你第一封最有效的自荐信
  • 一、教师激趣我采用如下导语,以明确“姓名话题作文”写作的意义:“名誉是你的一封最有效的自荐信,你一生的前途都得依赖着它。”这是英国哲学家莎尼兰尔说过的一句话。名誉往往能成为使人追求进步、勤奋上进的推动力,促进其进发出自身的创造力、生命力,创造出不平凡的业绩。
  • 尼采仅仅是疯子吗
  • 在教学鲁迅先生的杂文《拿来主义》时,师生共同研读文中句子:“尼采就自诩过他是太阳,光热无穷.只是给与,不想取得。然而尼采究竟不是太阳.他发了疯。”教者分析,鲁迅先生在文中是用尼采的事例来作一个类比推理。接着,教者试着让学生说说他们所了解的尼采。
  • 咀嚼“黄昏”兴味长
  • 教学杜甫七律《咏怀古迹》(其三),在引领学生抓住了尾联的“怨恨”这个诗眼后,我让学生自由鉴赏最能触动心灵的诗句。一个学生品析“独留青冢向黄昏”,引发了瞬间精彩。
  • “楚天”实多恨之乡——柳永《雨霖铃》“楚天”意象摭谈
  • 阅读诗歌时,我们常能发现,当一个物象进人诗文作品后.就不再是那个纯粹的自然物了,它已被诗人赋予了这样那样的情感内涵;由于民族习俗和前后作家的相互影响,一个民族长期以来又往往在一个物象上反复寄予了一种或多种寓意,从而使这个意象负载了深厚的文化内蕴。古典文学中的“楚天”意象便是这样一种由自然物象转变为特殊意象,并具有深厚艺术蕴涵的诗歌因子。
  • 《史记》备课小札
  • 此一恬。彼一恬《史记·刺客列传》云:“太子日:‘太傅之计,旷日弥久,心恬然,恐不能须臾。”’有两家教材均注:“恬然:忧闷,烦乱。恬,糊涂。”
  • “膑脚”、“断足”语焉不详
  • 人教版高中语文第六册《报任安书》一课两处言及战国时期著名军事家孙膑所受之刑:一处是“孙子膑脚,《兵法》修列”,一处是“乃如左丘无目,孙子断足,终不可用”。“膑脚”和“断足”尽管文字有别,但毫无疑问所指应是加于孙子的同一种刑罚。至于它是怎样的一种刑罚,课文注释交代得也不够明确,只是将“膑脚”解释为“膑刑”一带而过,“断足”更无一字注释,可是“孙子断足,终不可用”在《教师教学用书》中的译文是“孙子的腿断了,毕竟不能为世所用”。那么,孙膑到底是受了什么样的刑罚呢?
  • 新诗教札二则
  • 1.关于“新娘”读徐志摩的《再别康桥》,总感到徐志摩依恋的并非单纯的康桥风景,说他依恋康桥的学术氛围和思想政治方面的自由气氛,也很牵强。“新娘”,是这首诗的中心意象:
  • 《琵琶行》注商三则
  • 1.弦弦掩抑声声思,似诉平生不得志。句中“思”,人教版课本原注为:“思绪,名词。这里指愁思。”(高六册第137页,1995年6月第2版)现在则改注为:“悲,伤。”(高三册第25页,2004年6月第1版)苏教版课本却仍从旧说——注“弦弦掩抑声声思”为:“指拨弦阻抑,音调幽咽,声透情思。”(必修四第62页,2006年12月第3版)——将“思”视为名词、释作“情思”。
  • “承平气象,形容曲尽”——柳永《望海潮》艺术画面欣赏
  • 南宋谢处厚有一首诗:“谁把杭州曲子讴?荷花十里桂三秋。那知卉木无情物,牵动长江万里愁!”这里的“杭州曲子”指柳永《望海潮》词,“长江万里愁”则指“此词流播,金主(完颜)亮闻歌,
  • 让诗化的语言绽放在课堂——对《相信未来》诗歌语言的教学
  • 食指的诗.真实地记录了一代人的心路历程.为一代人填写了他们的精神履历。诗人以朴素、忧伤的笔调倾诉了一代人理想的追求,在诗人与诗歌普遍沉沦与堕落的年代,他的诗歌广泛而秘密地流传着,像一个传递着的火种照亮了所到之处:在诗歌的声誉已经败坏、人们的阅读感知能力已经被轰轰烈烈的政治运动钝化的时候.又是他最早把诗歌的尊严恢复.更新了人们对诗歌的感觉和认识。
  • 没有外物负担和没有心灵负担的境界——读陶渊明《饮酒》、《归园田居》和孟浩然的《过故人庄》
  • 要真正品出陶诗的纯真韵味来.有一点要明确:他的诗虽然属于抒情诗,但与一般抒情诗.与前面我们已经读过的抒情诗不太一样。一般的抒情诗所抒发的感情,往往是强烈的感情,也就是所谓激情。我们分析过的李白的《下江陵》、杜甫的《登高》,王之涣的《凉州词》都是把话说得很绝的(“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王昌龄的《出塞二首》(其一)也一样,“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
  • 敬畏生命——《斑羚飞渡》创作体会
  • 在我的印象中.语文教材一般都选择正面歌颂英雄或描绘大好河山的文章,《斑羚飞渡》肯定不属于这类作品,《斑羚飞渡》最大的看点就是残忍的猎手将一大群斑羚逼到插翅难逃的悬崖上.企图集体屠杀一网打尽,面临种族灭绝的危急时刻,老斑羚们用“飞渡”的办法,将年轻斑羚安全运送到对岸山梁,而自己却无一例外地坠崖身亡。
  • “家珍”岂能比“国王”
  • 2007年5月6日的《文汇报》上有一篇文章《感动世界的请求》,说的是1979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仁爱传教修女会会长特里萨,要求挪威国王取消为她举办的庆典宴会,将宴会的费用用于救济饥寒交迫的穷人。当评委会主席萨涅斯亲临机场迎接特里萨,向她宣布国王将在典礼宴会上接见她时,有这样一段对话:
  • 语文教育也要培养“无用”的人——语文公开课《秋水》听后感
  • 今天在浙江省某重点中学听了一堂公开课,课题是《秋水》一战国中期著名思想家庄周的作品,属于人教版普通高中教材中的必修篇目。上课教师应该说语文功底不错,表述很清晰.学生也配合,整堂课四平八稳,很有秩序感:查字典解决文言字词.合作讨论解决教师预设的四个比较问题。
  • 写作要激活深层的智性思维
  • 《语文学习》特别关注历年的高考作文,2006年7、8月合刊再次特设了“高考作文大家谈”一栏。孙绍振先生撰写的《感性命题和智性“潜在量”问题》一文,着重指出:贴近中学生的感性生活,可能但不一定就能写出好文章,若教师一味强调写作“跟学生的日常生活密切相关”。就会让机械反映论和原生主体表现论严重束缚我们的写作:写作还应该在原始生活和感情的基础上把潜在的智慧激活、把深层的理性挖掘。
  • 思想·语言·结构(节选)
  • 品评文章的思想、语言和结构,是课堂上最常见的教学环节,也是作为读者的我们理解文本的根据和惯性。汪曾祺的这篇文章却是从作者的角度,破解了自己“叙述的圈套”。从中我们至少可以获得两点收益:一,吸收创作的技法;二,观照文本两端的人对创作技法的不同理解。除此之外,文中大量生动的例证和汪氏独特的语言风格为文章增添了可读性,使之不仅仅成为一篇一家之言的理论文字,更给人以美文的享受。
  • 描写的奥秘
  • 描写是写作的基本功之一。也是初中作文训练和作文评价的重点内容。一篇记叙文,如果没有足够的描写,或不会描写,文章就缺少足够的表现力,考试的时候,会被扣去很多分,因此,许多语文教师在作文指导课上,总是反复提醒学生要注意描写。但是,长期以来,我国中小学作文教学,基本都是沿用“教师出题目,提要求——学生写作文——教师讲评”的教学模式,教师在课堂上对学生的作文写作过程普遍缺乏有效的指导,
  • 要教会学生“实事求是”地分析论据
  • “实事”.就是论者引述在文章中用来支持论点的客观材料,“求”就是研究、分析,“是”就是材料体现出来的与论者的观念、主张相一致的某种规律。使用事例性论据.必须作这种分析。否则.有分析也等于没分析,是无效分析。比如《语文学习》2007年第3期《分析语段,巧作议论》中有这样一段文字:
  • 摆脱作文教学困境的多元化思考——读黄厚江先生《对作文教学新理念的辩证解读》想到的
  • 读黄厚江先生的《对作文教学新理念的辩证解读》(《语文学习》2007年第3期),很受启发。对作文教学中存在的问题,黄先生的感觉是敏锐的;他的思考有着理性的高度,解决问题的热忱令人钦佩,解决问题的思路也是积极的。然而,当我们把黄先生的观点和事例结合起来分析的时候就会发现,在现实的作文教学中,我们还是一片茫然。
  • 作文:让真情流淌于笔尖
  • 宋代朱熹有这样的哲理诗句:“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而我在作文指导中也得出这么一条:问文哪得褒如许,为有内心真情流。在平时教学中,往往会听到学生这样的论调:“我实在没东西可写”;“坐了两个小时。我脑袋里还是一片空白”。为了完成老师布置的作文任务。于是乎,瞎编者有之。不知所云者有之,更有甚者,网上拉一篇、作文集上抄一篇.算是交差了。
  • “逍遥”果真“逍遥”吗
  • “逍遥”一词自向秀、郭象解释为自由自在义之后,几乎无人提出异议。《辞海》、《辞源》解释为“安闲自得貌”。《现代汉语词典》解释为“没什么约束,自由自在”。《古汉语常用字字典》解释为“自由自在,无拘无束”。“逍遥”难道只有“无拘无束、自由自在”这一个义项吗?笔者认为:“逍遥”有时不“逍遥”。
  • 观点
  • 《语文教学研究》2007年第6期陈爱平《尊重情感状态关注生命感悟——浅谈语文情感目标教学的预设与生成》;《外国中小学教育》2007年第8期王荣生《从德国两个州的课程标准看语文课程形态的筹划》;《天津师范大学学报(基础教育版)》2007年第2期(季刊)徐忠宪《语文阅读课堂与原形阅读理论》。
  • 高尚:教学的起点
  • 《语文学习》2007年7—8期上,曹振国老师的《有多少机会可以杀掉刘邦》记录了他教学《鸿门宴》的过程,看后让人感觉不寒而栗:不是为刘邦危机四伏的处境.而是为学生们种种可怕的策划。
  • 不应浪费的教材资源
  • 读2007年第4期刊登的范雅君老师的《(老王)中的一处细节》,勾起了我在该文备课和教学中的一些想法,也记下来.与更多的老师共同探讨。
  • 声音
  • 教师的“煽情”和主持人的“煽情”有质的不同。
  • 温故(范守纲)
    “生源”的误用(屠林明)
    名著经典岂能“恶补”(张子瑜)
    第二届“四方杯”全国优秀语文教师选拔大赛
    过程指导不可少(徐泽春)
    图片新闻
    菁菁清华(喻小津)
    全国中学“鲁迅作品教育论坛”活动启事
    [论坛]
    语言支援:语文教师的重要“作为”(李维鼎)
    呼唤明确具体的语文课程内容(陈家彦)
    我的课本诗(王玉强)
    [教学]
    对话与反思:《项链》教材设计及试教
    《祝福》课例综述与评议(张亚飞)
    对“捉摸”的琢磨(汪兆龙)
    苏教版“文本研习”板块教学的案例探讨(费颖)
    写好你第一封最有效的自荐信(许锡强)
    尼采仅仅是疯子吗(孙富中)
    咀嚼“黄昏”兴味长(朱文成)
    “楚天”实多恨之乡——柳永《雨霖铃》“楚天”意象摭谈(黄岳辉)
    《史记》备课小札(李华年)
    “膑脚”、“断足”语焉不详(孙云)
    新诗教札二则(曹伯高 钱吕明)
    《琵琶行》注商三则(宋桂奇)
    “承平气象,形容曲尽”——柳永《望海潮》艺术画面欣赏(陆精康)
    让诗化的语言绽放在课堂——对《相信未来》诗歌语言的教学(骆军英)
    没有外物负担和没有心灵负担的境界——读陶渊明《饮酒》、《归园田居》和孟浩然的《过故人庄》(孙绍振)
    敬畏生命——《斑羚飞渡》创作体会(沈石溪)
    “家珍”岂能比“国王”(俞敦雨)
    语文教育也要培养“无用”的人——语文公开课《秋水》听后感(朱文信)
    写作要激活深层的智性思维(许海连 韩高平)
    思想·语言·结构(节选)(汪曾祺)
    描写的奥秘(郑桂华)
    要教会学生“实事求是”地分析论据(徐江)
    摆脱作文教学困境的多元化思考——读黄厚江先生《对作文教学新理念的辩证解读》想到的(韩志柏)
    作文:让真情流淌于笔尖(辜爱兰)
    “逍遥”果真“逍遥”吗(刘献春)
    观点
    高尚:教学的起点(黄文杰 熊立权)
    不应浪费的教材资源(王大)
    声音
    《语文学习》封面

    主管单位:上海世纪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主办单位:上海教育出版社

    主  编:包南麟

    地  址:上海永福路123号

    邮政编码:200031

    电  话:021-64373598

    电子邮件:sephywxx@seph.com.cn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1-8468

    国内统一刊号:cn 31-1070/h

    邮发代号:4-253

    单  价:6.00

    定  价:72.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