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温故
  • 每学期作文次数至多两三次……我主张少做是做一次必将一种文做通。下次再做别一种文。如此便做一篇得一篇的好处。 ——梁启超
  • 把朦胧诗的价值告诉后来人
  • 编辑部日前收到一篇来稿,是从梁小斌的《我热爱祖国的秋天》出发谈对朦胧诗的一些认识。看完这篇来稿,我们觉得其中的一些观点具有代表性,有必要予以澄清,于是就将这篇来稿转给了徐敬亚和耿占春两位教授,请他们就诗歌教育、朦胧诗的观念等发表一点看法。此外,我们还组织了有关现代诗文本解读的文章和诗歌教学的课例。这组文章,是我们对诗歌教学内容展开探讨的引子,期待更多的读者参与讨论。
  • 说说“兴于诗”
  • 在写作越来越无用的时候,我真不愿写一些这样的文字.这是我几乎想拒绝写这篇文章的原因,也是想如此谈谈诗歌教育的原因。或许会有几句话使某个语文教师产生同感?或许一些孩子们得以在某个时刻感知语言令人愉悦的一丝秘密.而我的文字也是其中的一个微量元素?
  • 谈谈现代诗文本意义的教学
  • 现代诗的教法确实是一个令人苦恼而又极具挑战性的话题。现代诗歌教学如何突出诗歌教学的特点?是否与其他文类的文章教学方法无异?哪些环节是必须注意的?这是我们在教学中常遇到的问题。台湾新诗研究学者黄维棵认为“新诗教育第一要义大概就是不能把诗等同寻常文章来对待,作诗如作文,写诗读诗还有什么乐趣而言!”目前,内地、台湾和香港的诗歌界都开始关注现代诗歌教育。
  • 字幕与讲述相违
  • 电视上的讲座或谈话类节目,往往用字幕显示讲述者的言说,让观众在耳闻的同时还能目视,这当然很好;只是有时打出来的字与说出来的话不同,音近词异,那就欲益反损了。
  • 政治抒情诗的教学如何做到艺术性和人文性的兼顾
  • 诗歌是文学的明珠,可诗歌教学却历来是中学语文教学的一个难点。原本留香满口的诗歌在机械化的肢解下诗意全无。而政治抒情诗时代特征强烈,政治色彩鲜明,一不留神就会被上成思想教育课。
  • 万紫千红总是春——关于“课堂发言”的再探讨
  • 《语文学习》2007年第2期发表了《学生为何不愿发言》一文,接着,第5期又发表了《学生如何才愿意发言》一文。在此,我谈一点自身感悟。
  • 万物并育而不相害——《像山那样思考》教学实录
  • [课前互动] 师:我们是初次见面,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姓朱,“近朱者赤”的“朱”。“近朱者赤”是个成语,下面半句是——?
  • “专用”要慎用
  • 监考时,顺带注意一下考生的文具、用品,发现课桌上到处都是“考试专用橡皮”、“学生专用水笔”、“专用作图尺”等,再仔细看看,还有“中国航天员专用饮用水(农夫山泉)”、“中国极地考察队专用水(今麦郎)”……
  • 一次与“编者”的对话
  • 《项脊轩志》是一篇传统课文,人教版、苏教版新课标教科书选入时作了删节,而鲁人版新课标教科书及新编《大学语文》教材等选入时都没有删减。笔者在教学苏教版必修五课文《项脊轩志》时,在教完第4段后,通过PPT呈现了“殆有神护者”后面被编者删掉的一段原文:
  • 客逾庖悲亦来
  • 教学《项脊轩志》,讲到第二段“迨诸父异爨,内外多置小门墙,往往而是。东犬西吠,客逾庖而宴,鸡栖于厅。庭中始为篱,已为墙.凡再变矣”时,一生提出由于“诸父异爨”而引起的庭院变化,反映家庭的败落,揭示“悲”的表象。其余几句都好理解,唯独“客逾庖而宴”句不好理解,请老师详细说说。
  • 品味鲁迅先生的语言修改——《祝福》之教学尝试
  • 鲁迅先生对语言十分讲究。《祝福》最初发表于1924年3月出版的《东方杂志》。到1926年8月收入《彷徨》一书时,语言的修改有十几处之多。这些修改颇见匠心,有的改动,恐怕只有在真正理解全文的基础上才能悟出其妙。于是我想.在学习《祝福》时,让学生来品味鲁迅的语言修改。语文课应重视语言文字。语言文字,既是作者思想情感的载体,又是进入课文的桥梁:既是审美对象,又是学生的一种重要素养。
  • 《灯下漫笔(节选)》细读及其教学
  • 教鲁迅的作品,我们习惯于查资料把握时代背景.了解名家分析,因为鲁迅作品的解读是有一定难度的。带来的问题是,教师备课也好,师生课堂讨论也好,常常会脱离文本去探究一些深奥的东西.结果留在师生脑子里的是抽象的鲁迅,而不是真实的鲁迅,甚至会误解鲁迅,以致不喜欢读鲁迅的作品。
  • 《社戏》教学设计及教学后记
  • [教学目标] 1.初步了解小说的阅读方法; 2.品味语言,理解人物的性格和情感; 3.感受纯真童心和淳朴民风的美好。
  • 谈谈《秦晋殽之战》的节选及叙述艺术
  • 《左传》对战争的描写,备受后人称道。它一般不局限于对交战过程的记叙,而是深入揭示战争起因、酝酿过程及其后果。如《秦晋殽之战》一文,对战前双方的政治形势、将帅的谋略、战士的斗志及战后双方的矛盾转化.写得很详细、很生动,具有深刻的意义.耐人寻味。但是由于开头的一段文字过去被认为带有“神魂不灭论”的思想,是《左传》中的糟粕,一直未被选入教材,
  • 有效链接,文本互证
  • 语文教学,文本解读是必由之径.而“析有余而悟不足”则是课堂的常见弊端。语文贵“悟”,“悟性”是学生语文素养的重要体现.语文教学应该培养学生的“悟性”。教学中过于理性化的解说往往使学生兴味索然.而搭建好“脚手架”,尝试“有效链接、文本互证”的方式不失为促进学生自我感悟的一种文本解读策略.这种策略重在“以此文联彼文,以彼文解此文”.
  • 《卫风·氓》中的一处疑点
  • 《卫风·氓》:“三岁为妇,靡室劳矣,夙兴夜寐。靡有朝矣。”此句,人教版教材注释如下:“多年来做你的妻子。家里的劳苦活儿没有不干的。靡,无,没有。室劳,家务的劳苦活儿。”“早起晚睡,没有一天不是这样。夙兴,早起。夜寐,晚睡。朝,一朝(一日)。”教学中,学生提出疑问:“靡室劳矣”明明是否定句。翻译出来却是双重否定句,这不是十分矛盾吗?
  • 《竹影》中的“我”是谁?
  • 《竹影》是人教版语文七年级下册中的一篇文章,作者为丰子恺。执教此文时,有学生提出问题:文中的“我”就是丰子恺吗?问身边的同事,同事不确定地说:“应该指丰子恺吧。”上网查了一些课件和资料,发现很多资料对此没有涉及.始终以“我”相称。还有一些资料,很确切地以“我”就是“丰子恺”进行分析。例如有的教师在课件中这样提问:“从本文来看,丰子恺的成功除了自身的努力之外,还有哪些因素?请从课文中找出依据来加以说明。”
  • 花枪、酒葫芦、山神庙与解腕尖刀
  • 讲解《林教头风雪山神庙》一文时,发现上海市高中语文试用本教材删除了山神庙杀敌一段的部分语句,约百余字,虽然是短短一两句,而其产生的影响及后果却不小。笔者认为教材无此删除必要,且此举丧失了作品较多的艺术价值.弊远大于“利”。
  • 侯赢为什么要“北乡自刭”
  • 上完了《信陵君窃符救赵》(人教版高中语文第六册第16课),有同学向我提了一个问题:课文写道侯赢“北乡自刭”,侯赢好端端的为什么要自杀呢?他活着不是能帮信陵君出更多的主意吗?
  • 《折杨柳》与《梅花落》
  • 李白有两首久负盛名的闻笛诗:《春夜洛城闻笛》和《黄鹤楼闻笛》。诗人借悠远清丽的笛声,传达出内心的酸楚与伤感。这两首诗都写闻笛,但听到的笛曲不一样,其中蕴含的情趣也有很大的差别。
  • 读诗这回事
  • 我已经四十多岁了,可以不读诗了。但我觉得,人在十几岁的时候,则非读诗不可。理由很简单,诗是一种艺术,而和艺术打交道,有利于培养我们对美的敏感。如果一个人从小到大没有听过音乐,那该有多么遗憾呀。不仅遗憾,简直可以说是一种缺陷。从小听音乐的人和不听音乐的人是不一样的,听好音乐的人和听差音乐的人也是不一样的。
  • “以丑为美”的艺术奥秘——读闻一多《死水》
  • 这是一首很经典的抒情诗,但是,与一般的抒情诗有很根本的不同。一般的抒情诗歌大抵都是写美好的感情和美好的事物的;而这首诗恰恰相反。是写丑恶的事物。而且是从丑恶的事物中写出美来的。这是一首象征主义的诗。象征主义诗歌的特点是什么?不弄懂这一点.就不能算是在艺术上读懂了它。这个问题比较复杂,不是直接分析这首诗就能说清楚的。要从诗歌流派更迭的来龙去脉说起。
  • 《道士塔》练习一辩
  • 人民教育出版社中学语文室编的高中语文第三册2004年第1版和2007年第2版都选入了余秋雨的《道士塔》一文,课后第二题都是“结合课文内容,说说你对下面语句的理解”。其中第4个语句是:“我想纠正一个过去的说法。这几年的成果已经表明,敦煌在中国.敦煌学也在中国!”对这个语句的理解,与之配套的《教师教学用书》的分析是:“这话表明中华民族的屈辱已成为过去的历史.
  • 析江河《星星变奏曲》
  • 朦胧诗是新时期一个非常重要的文学现象。它是“文革”后期一群自我意识觉醒的青年.利用诗歌的形式对现实进行反思和追求诗歌独立审美价值的产物。江河是朦胧诗的代表诗人之一。原名于友泽,生于1949年,北京人,现居美国。1980年在《上海文学》发表处女作《星星变奏曲》,代表作品有政治抒情诗《纪念碑》和古代神话组诗《太阳和它的反光》等。
  • 《蒹葭》课堂教学的创意、修改和不足
  • 我将介绍的这位教师是以“读”串起对《蒹葭》的理解和赏析:学生预习课文,并自己合成小组,对课文作有创意的吟读,且须介绍本组这样做的理由。
  • 游走于理想与现实之间
  • 我喜欢读钱理群的书,特别喜欢他的《拒绝遗忘》。一次在书店的角落看到了他的《语文教育门外谈》,马上买了回来。书是2003年买的,里边的有些文章读过多遍,有的章节已是圈圈点点勾勾画画。我从来都是读书不求甚解的人.随心而读.很少这样的读法。其实,开始看时不过为写文章而寻章摘句。后来,渐渐被钱先生温厚、睿智的目光所吸引,也被钱先生对中学语文教育的忧思和希望所吸引,
  • 从表“极致”义的“一塌糊涂”说开去
  • 侯昌硕老师在《语文学习》(2007年第6期)发表了《“一塌糊涂”的新用法》,读后感觉颇有新意。同时又感到,侯老师提到的现象.还可以生发开来讨论,以广开思路。
  • 抒写内心的丰富——有感于一名初二孩子的作文
  • 一天,办公室一个同事对我说,她孩子写的文章很消极,她担心孩子有心理问题,于是叫我帮她看看她孩子的文章。看完以后,我给这个孩子写下了下面一段话。
  • 例说作文中的生活——对一篇高考优秀作文评点的再评点
  • 原文: 怀想天空 经常听人说农民工这不好,那不行,仿佛低素质成为了农民工的代名词。“三人成虎”的力量是可怕的。不知从何时起,对农民工的歧视成为了我心中的“定理”。可是,有一件事,却给这个“定理”彻底的毁灭。
  • 人教版高中课标实验教材语文必修中写作部分调整尝试
  • 高中新课程标准实施一年来的教学实验,使我感受颇多。本文拟对人教版高中语文必修教材中的写作部分谈谈自己的实验感受。高中语文必修由五个模块组成,五个模块中的“阅读鉴赏”共有20个单元,80多篇选文。写作也有5个单元,20个写作专题。然而在语文教师的眼里:
  • 写论说文首先要明确论点
  • 看了徐江老师的《要教会学生“实事求是”地分析论据》(《语文学习》2007.9),有几句话想说。
  • 理科班的“老夫子”
  • 在学校的活动场合或办公楼的走廊里,如果你看到一个长得圆圆胖胖的、眼睛小小的、脸上挂着汗、头上冒着气的男孩,十有八九就是他了——曹杨二中高一理科班的熊忻恺,昵称小熊或一个字——熊:
  • “不可方物”含义的演变
  • “不可方物”作为成语,在一般词典中很难找到,但是,近年书刊网络中却不时出现。至于它的意思,恐怕多数人只能根据上下文猜测,难以说出一个所以然.对其来源更不甚了然。请看以下数例:
  • 观点
  • 《课程·教材·教法》2008年第1期 马家安、余妍霞《让学生远离灰色童谣的对策》;《全球教育展望》2007年第12期 屠莉娅《从“他者”到“自我”:试谈语文课程的文化转型》;《语文教学通讯》2007年第12期B刊 董承理《“作文”不是真正的写作》;《中华读书报》2008年1月2日 穆涛《新散文片面观》。
  • 以写作为本位“走进文本”
  • 《语文学习》2007年第10期和第11期分别刊载了金志浩先生的《“走进文本”必须“关注写作”》和潘国胜先生的《也谈“走进文本”与“关注写作”》两篇文章,读后颇受启发。学生“读了大量文章,却写不出像样的文章”,原因固然很多,但笔者以为根本原因还是出在是以阅读教学为本位还是以写作教学为本位这个问题上。
  • 声音
  • 如果在语文教学中过分夸大人文主义教育,将会误导人们把语文课上成人文主义教育课,从而肢解语文教学的本质特征,异化语文。
  • 叩访地坛
  • 我是在一个黄昏走进地坛的。听说地坛,是因了史铁生的《我与地坛》。史铁生“在活到最狂妄的年龄上”,突然残废了双腿,他用双手把轮椅摇进地坛,也把自己摇进了一个“生”的高度。《我与地坛》写于1989年,回忆的是作家15年前的旧事。记得初读这篇文章,就很有些泪意,而今来到北京,自然也就想去实地读一读地坛。
  • 语文教材中知识分子形象谱系之建构——由胡觉照教授对《出师表》的争议批判引发的思考
  • 钱理群教授曾深深地感叹教育界与学术界好像两个各自运作的系统,互不搭界,彼此隔膜。确实如此,中国知识分子人格重塑的话题是近几年来学界反思、讨论的一个热点.但是把知识分子的问题引入语文教育来作系统研究至今还是一片空白。而知识分子与语文教育存在着一种天然的血缘关系,在许多方面存在着同构性.这就不得不让我们来思考语文教材中有关知识分子及其形象的问题。
  • 阅读教学“课堂复习”新探
  • 在1913年版的《教育百科全书》中,关于“复习”.孟禄指出其具有三种不同的意思:第一,作为重复以前学习活动的概念;第二,作为课堂讨论或背诵的概念;第三,指在一堂课的开始或结束时,教师提示学生回忆他们刚学过的内容,或者总结前面讨论的要点。(《培格曼最新国际教师百科全书》,第369页)
  • 给名人画像
  • 新课程理念排斥传统吗?
  • 近来参加了多次市里的教研活动.自己还开了课,也听了不少为新课标而设的公开课,总觉得有一句话出现的频率太高,而且越听越刺耳,就是:“这节课里有什么新课标的体现啊?好像和以前一样的,上着上着,一不小心就陷入老套路去了。”说这类话的人让人觉得他们的教学思想很“年轻”:但是他们对于“老套路”的含义却说不清道不明.而且明显有一种“唯新方好”的意思在里面。
  • 诗与生活
  • 据说荷尔德林的名言“诗意地栖居”已经被房产商用作房产广告了。如果是真的.这倒是件值得庆幸的事:试想在交通要津竖着的流光溢彩的巨大广告牌上,醒目地写着这几个大字,它的影响力所及之地,“诗意地生活”的概念将得到大大的普及。以我的看法,一个把“诗意”挂在嘴边的社会.在经济大潮的席卷下,还是存有保持人文气息的希望的。
  • [教学]
    温故(范守纲)
    把朦胧诗的价值告诉后来人(徐敬亚)
    说说“兴于诗”(耿占春)
    谈谈现代诗文本意义的教学(林喜杰)
    字幕与讲述相违(丁益)
    政治抒情诗的教学如何做到艺术性和人文性的兼顾(顾乐波)
    万紫千红总是春——关于“课堂发言”的再探讨(张军)
    万物并育而不相害——《像山那样思考》教学实录(朱昌元)
    “专用”要慎用(蒋长奇)
    一次与“编者”的对话(孙富中)
    客逾庖悲亦来(潘井亚)
    品味鲁迅先生的语言修改——《祝福》之教学尝试(毛荣富)
    《灯下漫笔(节选)》细读及其教学(沈坤林)
    《社戏》教学设计及教学后记(尹巧红)
    谈谈《秦晋殽之战》的节选及叙述艺术(李建生)
    有效链接,文本互证(时剑波)
    《卫风·氓》中的一处疑点(陆精康)
    《竹影》中的“我”是谁?(单君)
    花枪、酒葫芦、山神庙与解腕尖刀(司保峰)
    侯赢为什么要“北乡自刭”(蒋红卫)
    《折杨柳》与《梅花落》(张坤荣)
    读诗这回事(韩东)
    “以丑为美”的艺术奥秘——读闻一多《死水》(孙绍振)
    《道士塔》练习一辩(王友松)
    析江河《星星变奏曲》(西渡)
    《蒹葭》课堂教学的创意、修改和不足(罗玉英)
    游走于理想与现实之间(卢素玫)
    从表“极致”义的“一塌糊涂”说开去(肖贤彬)
    抒写内心的丰富——有感于一名初二孩子的作文(章国华 徐福君)
    例说作文中的生活——对一篇高考优秀作文评点的再评点(蔡宏振)
    人教版高中课标实验教材语文必修中写作部分调整尝试(曹玉兰)
    写论说文首先要明确论点(许国申)
    理科班的“老夫子”(王伟娟)
    “不可方物”含义的演变(陈林森)
    观点
    以写作为本位“走进文本”(林忠港)
    声音
    叩访地坛(陶晓跃)
    [论坛]
    语文教材中知识分子形象谱系之建构——由胡觉照教授对《出师表》的争议批判引发的思考(张毅)
    阅读教学“课堂复习”新探(季丰)
    给名人画像(王玉强)
    新课程理念排斥传统吗?(胡中夏)

    诗与生活
    《语文学习》封面

    主管单位:上海世纪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主办单位:上海教育出版社

    主  编:包南麟

    地  址:上海永福路123号

    邮政编码:200031

    电  话:021-64373598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1-8468

    国内统一刊号:cn 31-1070/h

    邮发代号:4-253

    单  价:6.00

    定  价:72.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