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温故
  • 1964年4月,《光明日报》、《人民日报》曾相继报道上海市育才中学“改进教学方法,减轻学生负担,使学生在德智体诸方面生动活泼地主动地得到发展”的经验。其经验概括为“紧扣教材、边讲边练、新旧联系、因材施教”16个字。1979年,该校继续进行教改试验,在“边讲边练”的基础上,又总结出“读读、议议、练练、讲讲,让学生成为学习的主人”的新经验(见1979年2月7日《光明日报》)。前后两期.前者重在“教”的改革,后者重在“学”的改革,影响深远,遍及全国。
  • “始作俑者”三误
  • “始作俑者”,语出《孟子·梁惠王上》:“仲尼曰:‘始作俑者,其无后乎!”’——孔子反对用俑(木制或陶制的偶人)殉葬,所以说:“第一个用俑殉葬的人。大概没有后嗣了吧!”对这一成语,后世多用其比喻义——《汉语大词典》释为:“比喻某种坏事或恶劣风气的肇始人。”由此可见:第一,“始作俑者”是一个十足的贬义词,不可褒用;第二,它只能用于“人”,而不能用于其他;第三,用于“人”时。也只能指“肇始人”。亦即“干某件坏事的第一人”(上海教育出版社《汉语成语词典》),而不是跟随“肇始人”做坏事的“一群人”。但令人遗憾的是,人们在运用这一成语时,却经常出错。其错误类型。有如下三种:
  • “有什么”与“教什么”——《藤野先生》教学内容的开发
  • 做教学设计是一个语文教师的基本功课.而做好教学设计的第一步就是读懂文章。教师以其昏昏,无法使人昭昭,这是常识。听课、评课的时候,我们也会听到“你没读懂”、“你教错了”之类的批评。
  • “删节版”语文教材之作者意图与编者意图
  • 任意翻阅一本中小学语文教材,我们都能发现课本中的选篇多数经过编写者的润色、修改,也就是说学生读到的作品是经过教材编写者处理后的作品。这种处理在教材中呈现为三种情形:一是长篇作品的节选,二是单独成篇作品的删节,三是单独成篇作品的改写与改编。本文所讨论的主要是第二、第三种情形,即编写者对于单独成篇作品的删减与改编。
  • 从话语意图看《致女儿的信》
  • 听一位教师上苏霍姆林斯基(以下简称“苏氏”)《致女儿的信》(人教版初中语文九年级上,2003年6月版):先是初步感知课文。然后分析上帝关于爱情的三次发现与什么是真正的爱情,最后组织学生讨论该不该早恋的问题。又翻看到一位教师的同题课文教学实录,教学内容相似,另外还包括要学生“将喜欢、欣赏的语句画出来”的教学环节。在讨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句子有什么作用时,上课教师深情地说:“爱情,是不用语言的,而且爱情就是这么简单。就是‘在金黄色的麦田前,时而望望红艳艳的朝霞,时而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 难以弥补的“遗憾”是谁造成的?——《恐龙无处不在》课例的意义
  • 在2007年11月底的宁波市义务段课程改革实验第二次展示研讨活动暨先进表彰大会上,听了几节公开课,其中有一节上的是人教版八年级上册的《恐龙无处不在》。对该课例的研讨引发了我的一些思考。面对《恐龙无处不在》这样一篇推理论证严密的科普文章,它的教学内容和教学方法应该怎样定位呢?从上课教师的课堂教学来看,他将教学内容主要定位在科普文的趣味性、行文思路、语言特色及落实“善于联系”地看问题的科学思维方法上。
  • “初程”是“开头的一段路程”吗?
  • 课前三分钟演讲的时候,一同学针对刚学的《扬州慢》一词,带领大家欣赏《“解鞍少驻初程”赏析》(《阅读与鉴赏》高中版,2007年5期)一文,内容主要是由“初程者,此行最初一段路程也”开始,从而得出出发之初就停下来.而旅程开头就安排这样的游览任务.可见扬州在作者心中的重要性,反映了扬州对作者的吸引力的结论。云云。
  • “堆积”是盛开,还是凋谢?
  • 在讲授李清照的词《声声慢》时,我采用抓住意象体味诗人情感的方法引导学生鉴赏。在读到“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时,我引导学生分析“黄花”的意象,学生对我的讲解提出了异议,从而引发了课堂上的一场小争论。
  • “不日”是“不久”吗?
  • 请看下面两个例子: (1)可是,没过多久,李準的老病——脑血栓发作,随即卧床,不日离开人世,终年72岁。那一年是2000年。(《文汇报》2007年10月12日)
  • 《三峡》五题
  • 《三峡》选自北魏著名地理学家、散文家郦道元的《水经注·江水》。人们普遍视其为描绘三峡奇异自然风貌的佳作,并冠以“三峡”的题目。但是,当我们把这段文字还原到《水经注》中来解读,就会发现多少有些悖逆了作者的本意,甚至有误读的倾向。下面就文字中一些已成定论的方面溯本求源,提出个人的看法。
  • 关于“一株是枣树,还有一株也是枣树”
  • 《秋夜》是鲁迅先生的散文诗集《野草》的第一篇。这篇文章的第一句话,也是第一段话: 例1.在我的后园。可以看见墙外有两株树,一株是枣树,还有一株也是枣树。
  • 仅仅有爱是不够的——人教版八年级上册第二单元主题新探
  • 人教版八年级上册第二单元一共有五篇文章,分别为:《阿长与(山海经)》、《背影》、《台阶》、《老王》、《信客》。编者作了如下单元提示:这个单元以爱为主题,几篇课文都是诉说对普通人,尤其是对弱者的关爱。让我们从课文中感悟到“爱”这种博大的感情,从而陶冶自己的情操。
  • 《山居秋暝》主题再探讨
  • 王维的五律《山居秋暝》堪称“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的典范。其艺术成就及艺术价值毋庸置疑。其诗旨也似乎早有定论。说是通过对山居秋暝之美景的描绘。反映了诗人高洁的情怀和洁身自好的品质,抒发了其渴望隐居的愿望。但细加斟酌,似乎有所不妥。
  • 旁人眼中的葛朗台——《守财奴》可以这样解读
  • 能够荣登“世界文学四大吝啬鬼”排行榜,便可见葛朗台的能耐了。他一生执著的是“看到金子,占有金子”.一生奉行的是“人生就是一件交易”。如何将这么一个执著狂、野心家、吝啬鬼淋漓尽致地呈现在学生面前呢?我决定选取“旁人眼中的葛朗台”这一视角来解读《守财奴》。
  • 《漫游者的夜歌》两个译本品读
  • 人教版高中语文课本第五册节选了钱钟书先生的一篇讲稿《谈中国诗》。在这篇文章里,钱先生认为:“中国诗跟西洋诗在内容上无甚差异。”为了论证这个观点,他引用了歌德的一首小诗《漫游者的夜歌》(Wanderers Nachtlied),并用中国五言绝句的形式翻译了一遍:
  • 帮助学生建立清晰的内心视象——《国殇》朗读指导的体会
  • 如何引导学生去感受文学作品中的形象?首先应帮助学生建立一个鲜明的内心视象。内心视象原本是表演艺术的专业用语,是说当演员用语言表达某一事物的同时,随着想象仿佛感到内心也清晰地看到他所要表达的一切事物的形象。在朗读指导中如果能帮助学生唤起内心视象,朗读的过程中,作品所描绘的情景便像放映电影似的一幕幕地展现在眼前。这时,课文的语言文字便鲜活生动起来了,朗读也便成了一项丰富有趣的语文活动。
  • 《祝福》备课札记
  • 一、《祝福》中提到的几部书 鲁迅先生的小说名篇《祝福》为了塑造鲁四老爷这个“讲理学的老监生”的形象,特意提到了儿部书。《祝福》中说:“我又无聊赖的到窗下的案头去一翻,只见一堆似乎未必完全的《康熙字典》,一部《近思录集注》和一部《四书衬》。”
  • 难以自圆其说的“愧怍”
  • 《老王》结尾有这样一句话,“那是一个幸运的人对一个不幸者的愧怍”,课后练习要求学生谈谈对这句话的理解。
  • 怎一个“醉”字了得——《故都的秋》解读
  • 对于《故都的秋》,传统教读多把“可是啊,北国的秋,却特别来得清,来得静,来得悲凉”作为文章的文眼来把握,进而从作者笔下的景和情是如何的“清”、“静”、“悲凉”来解读。特别是“悲凉”一词,更是围绕时代环境、作者思想、生平经历,大讲而特讲,似乎此“悲凉”玄之又玄,确是“一触摸就令人生伤怀的记忆”。下面我们先把这句话还原到作品中,从作品中作者的情感流程、作品的行文结构来谈谈对该文的审美解读。
  • 《小径分岔的花园》中的时间与自我
  • 阿根廷后现代主义作家豪尔赫·路易斯·博尔赫斯(1899—1986)的创作具有非常超前的试验性质。他强调文学的幻想和虚构性质,反对文学关注现实,甚至怀疑现实的真实性。借助虚构和幻想,他剥离了文学关注具象世界、现实社会的功能,直面生命、宇宙的抽象形式本身。这种文学创作方法和常规、习惯大相径庭,给他作品的阅读和理解带来了很大的障碍。《小径分岔的花园》(粤教版高中语文选修五)是博尔赫斯的代表作之一,本文借助对这篇小说的细读,为理解这样一位深奥玄妙的作家探讨一条路径。
  • 闲话“连中三元”
  • “连中三元”,《现代汉语词典》的解释是:“比喻在三次考试或比赛中连续得胜,或在一项比赛中三次取得成功。”这个词的语源可以追溯至宋代。
  • 叙事主题:探索一种可供操作的模式
  • 背景与主题: 最近,听了姚老师的公开课《蜀道难》。中国古诗词基本上可以作为一种隐喻来解读,《蜀道难》在内容上兴寄遥深,对于它的命意,论者殊多。对于这类古诗词,我们能不能寻找一个易于操作的教学模式?
  • 面对学生的发言……
  • 课堂上,面对教师的提问,学生若不发言。教师埋怨学生不踊跃。课堂气氛不活跃:而学生发言踊跃了,教师对学生的发言又该如何评价、作答呢?下面这些课堂片断或许可以给我们些许启发……
  • 合理:作文有效教学的必然诉求——于在春《凉秋》作文教学案例研习
  • 1940年底,上海。扬州中学沪校(抗战时期扬州中学移至上海),高二甲班。于在春老师继续进行“集体习作”实验第三次实践:命题“凉秋”。先做一篇语体文。再把完成后的这篇语体作品。共同翻译成文言文。在多次试验基础上,他整理成报告《集体习作实践记》和《集体习作实践再记》。
  • 理想的与实现的——“如何选择作文材料”教学实录与反思
  • 选材如何,是评价一篇作文——尤其是记叙文——的重要指标,因此,指导学生如何选材自然也是作文教学的重点之一。在初中作文教学中,不少教师并不单独教如何选材,而是任由学生自己摸索。也有的语文教师(包括我自己),通常采用这样两种教学模式来指导选材:一是知识引领式,即教师先介绍“什么是选材”、“选材的重要性”,再强调“材料要新颖、独特”等基本要求,做得再细一点的教师可能会加上“如何选材才新颖”等内容,然后让学生自己写作文。
  • 浅谈形声字形旁的分类
  • 按照字形结构、笔形变化、意义类型,形声字的形旁主要有下列几种。 (一)简单形旁由一个形旁组成,与复合形旁相对。例如:厂(厢)、口(吐)、气(氢)、页(领)、齿(龌)。
  • 对《论语》的不断重读——谈几种不同的《论语》注本
  • 孔子是我国最伟大的教育家,要知道他为什么伟大?就应该读他的著作了解他的思想。孔子一生“述而不作”,死后由他的弟子和再传弟子将他一生重要的谈话编成“语录体”的《论语》,这部书两千年来,人们不断地“重读”,有数不清的注本,我们要学习了解他,到底应该读哪一种本子呢?我个人读过的《论语》注本,迄今为止,只有四种,现在一一讲来,供读者参考。
  • 融入生命的邂逅
  • 近期《读书》杂志《红色经典在俄国的命运》一文中写道.在俄罗斯,“红色经典”是以奥斯特洛夫斯基、高尔基、法捷耶夫等人的作品为代表。然而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红色经典”的市场逐渐开始萎缩。随着西方大量通俗读物的涌入,“红色经典”处于几乎停止生产的状态。读至此。一种莫名的隐痛在我心中长久徘徊,挥之不去:
  • 网络阳光下的“晒客”
  • 现在国外挺流行“日光浴”的,老外觉得“日光浴”有利于身体健康,于是经常到一些沙滩海岸休假。在中国,海滩的“日光浴”还不怎么流行,网上的“日光浴”却流行开来了,这就是“晒客”一族。提及“晒客”,可以说大多数网民对这个网络新词并不陌生,自2006年年底以来,“晒客”就成为网上继闪客、博客、播客、换客之后的又一新兴群体。而“晒客”和“晒”这两个词也被收入教育部、国家语委的《中国语言生活状况报告(2006)》,成为汉语新词。
  • 《语文建设》2008年第1期韩雪屏《表象:语文课程的一个重要知识形式》
  • 在大多数情况下。人们习惯于把知识视为一系列概念和命题,事实上,知识还有另一种形式。那就是表象。表象是保存情景信息与形象信息的一种重要方式。在语文课程中,叙述描写类文章都是用一系列表象和统一的形象体系来表示客观事物的知觉特征的。
  • 《教学月刊(中学版)》2008年第1期刘真福《从新诗选篇看课本选文时代性迷失》
  • 中学语文教材坚守经典性原则,只青睐经过历史检验的素有盛誉的作品。而时代性意识淡漠,忽视时文新作。尽管教材不断改头换面、吐故纳新,但时文新作总难人选。中学语文教材只顾及经典性罔顾时代性已经不止一两个版本、一两代教材了。而且有时代性越来越淡薄的倾向。
  • 《中国教育学刊》2008年第2期洪松舟、卢正芝《提问:教师有效教学的基本能力》
  • 贯穿于教学活动的提问是教师有效教学的基本能力。也是对话教学的保证,但并非所有教学中的提问都是有效的。提问过程应该包括三个阶段:提出问题、获取答案、有效理答。而有效理答阶段常常被忽略。所谓理答,是指教师对学生回答的应答和反馈,是紧随学生的反应。
  • 《教育科学研究》2008年第2期马健生、臧洪菊《减负——高考改革的错误定位》
  • 将高考改革的目标定位于为学生“减负”。不仅是高考改革难以承受之重,也是高考改革之力所不能及。因为这里至少要解决两方面的问题:一是“高考”与“学生课业负担过重”两者之间是何关系?前者是不是造成后者的充分必要条件?二是将采取的“减负”方式是什么?这种方式是否有效?
  • 读也需得法
  • 《语文学习》2007年第11期刊载了赵洁老师的文章《(再别康桥)听课后记》,笔者读后感慨颇多。《再别康桥》是经典的现代诗歌,如何将它教好,历来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赵老师所听的那节课上得还是较有新意的,用赵老师的话说,“语文教学中‘读’的特点在这节课得到了系统体现”,“这节课甚至可以说是一种更为广阔的‘大语文观’的体现”。同样.这节课的教学效果也是显著的。“通过这节课,学生都经受了美的熏陶.学生的心灵都漾起了诗意的波纹.更有可能一些学生将会爱上诗歌!”
  • 声音
  • 一些语文教师在开展语文综合性学习时刻意求新。却没能把握好尺度,结果把语文综合性学习课上成了“音乐活动课”、“历史活动课”,让人毫无头绪。
  • 解开语文教改的死结
  • 语文高考内容因其与日常教学的低相关性,常常遭到批评和质疑。现有的语文高考命题方式能够准确地反映学生的语文素养吗?它与当前语文教改的关系究竟如何?如何使语文教学的评价机制更为客观、科学?本期组发的三篇文章是对以上问题的集中思考,欢迎广大读者踊跃参与讨论。
  • 《语文考试说明》该寿终正寝了!
  • 我觉得谈语文教学而不谈语文高考是不可能谈出什么名堂来的。语文高考对中学语文教学的影响和冲击是巨大的。语文高考是一个巨大的磁场,它使得有关语文教育的一切都发生了变形和变态。普通中学的语文教学被考试说明和高考严重束缚了手脚.教师和学生大部分精力和心血都花在应试训练上,均被搞得心力交瘁,几近瘫痪,而这样做在我看来根本没有什么意义。造成这种悲惨状况的原因当然是多方面的.但高考的内容和形式肯定是最直接的原因。
  • 在平衡中谋求发展与创新——关于语文高考命题的思考
  • 恢复高考制度30年来.高考作为社会公信力的一种象征,早已深入人心,引人关注。其中语文学科的考试更是万众瞩目。每年试卷一出,褒贬不一的评论往往不绝于耳,但就总体而言,人们对高考语文的命题指导思想、试卷结构、文本选择以及题型的设计等,具有相当的满意度。多年实践证明.上海作为全国教育发达地区之一.语文高考命题在科学与公正、稳定与改革、连贯与多样等诸多关系中,正寻求着一种恰当的平衡.并在平衡中谋求不断地发展与创新。
  • 漫话陈日亮
  • 陈日亮真是一本耐读的书。如果你认识陈日亮,了解他并被他吸引,当知此言不妄。
  • 拒绝“教参”——兼论我们需要怎样的“教学参考”
  • 不记得有多久不看所谓“教参”了,“教参”这个概念在我的意识中似乎早就渐行渐远,已经十分淡漠了。直到前不久有编辑约稿,希望谈谈关于对“教参”的看法,它才突然跳回我的思维中。但非常奇怪的是,冒到我脑袋里来的第一个念头。竟然就是“拒绝教参”。我吓了一跳,接着扪心自问,我是否偏激了?“教参”真的应该拒绝吗?不想深思熟虑之后,自己给出的答案竟然是肯定的。
  • 重拾失落的情愫
  • 作为语文教师.我们是否曾有过这样的尴尬:一边是教师被作品深深地感动,一边是学生与作品之间的隔膜:一边是教师满腔热情地投入,一边是学生冷冷地“隔岸观火”;一边是教师喋喋不休,一边是学生昏昏欲睡……于是我们禁不住感慨学生的“无情”、教学的“无趣”、教师的“无奈”。语文课本该是最有“情”最“美”的课,如何重拾失落的情愫,我们不妨在情境的创设、情感的体验和情趣的把握上动些脑筋。
  • 课文作者
  • 关于《中国制造》
  • 《中国制造》是我一九九八年创作的一部长篇小说,主要内容并不是写一九九八年发生的那场洪水灾害,而是写我国特定国情下的政治生态。小说描述的故事主线是新任市委书记高长河到平阳上任,碰上了政绩卓绝的离任老市委书记姜超林,两位“好人”之间发生的一场同志之间的战争。这场战争错综复杂,很难判断谁是谁非,甚至很难说清最初的成因:卷进这场战争的人很多,新市委书记一派,老市委书记一派,双方人马各有各的立场,各有各的行动。另外,还有一些见风使舵者,政坛变色龙、腐败官员等等夹杂其中。
  • 短讯
  • 寻找确定性的岛屿
  • 前几年,法国哲学家埃德加·莫兰的思想在华师大教科院很是火了一把.他那句著名的论断也一时间被师生们奉为圭臬:“认识是在一个不确定性的海洋里穿越一些确定性的岛屿的航行”。
  • 烟雨沈园
  • 又一次在烟雨中走进沈园。印象中,四月的沈园一直氤氲着湿气。丝丝小雨,细软细软地,漫天飘洒。像一个幽怨女子,沈园静静地沉默在江南的旧宅里,一身素衣,一顶冠饰,含蓄、典雅、静谧,散发着遥远的古香和淡淡的惆怅。
  • [教学]
    温故(范守纲)
    “始作俑者”三误(宋桂奇)
    “有什么”与“教什么”——《藤野先生》教学内容的开发(郑桂华)
    “删节版”语文教材之作者意图与编者意图(曹建召)
    从话语意图看《致女儿的信》(谢建丰)
    难以弥补的“遗憾”是谁造成的?——《恐龙无处不在》课例的意义(孙来昇)
    “初程”是“开头的一段路程”吗?(胡锦珠)
    “堆积”是盛开,还是凋谢?(周敏)
    “不日”是“不久”吗?(俞敦雨)
    《三峡》五题(张斗和)
    关于“一株是枣树,还有一株也是枣树”(刘晓然 刘亚明)
    仅仅有爱是不够的——人教版八年级上册第二单元主题新探(王君)
    《山居秋暝》主题再探讨(陈家武)
    旁人眼中的葛朗台——《守财奴》可以这样解读(潘胜朋)
    《漫游者的夜歌》两个译本品读(孙文辉)
    帮助学生建立清晰的内心视象——《国殇》朗读指导的体会(朱晓园)
    《祝福》备课札记(王明华)
    难以自圆其说的“愧怍”(汪昌友)
    怎一个“醉”字了得——《故都的秋》解读(陈中华)
    《小径分岔的花园》中的时间与自我(刘洪涛)
    闲话“连中三元”(陆精康)
    叙事主题:探索一种可供操作的模式(褚树荣)
    面对学生的发言……(石修银)
    合理:作文有效教学的必然诉求——于在春《凉秋》作文教学案例研习(袁爱国)
    理想的与实现的——“如何选择作文材料”教学实录与反思(涓涓)
    浅谈形声字形旁的分类(李学金)
    对《论语》的不断重读——谈几种不同的《论语》注本(商友敬)
    融入生命的邂逅(林清峰)
    网络阳光下的“晒客”(孙欢欢)
    《语文建设》2008年第1期韩雪屏《表象:语文课程的一个重要知识形式》
    《教学月刊(中学版)》2008年第1期刘真福《从新诗选篇看课本选文时代性迷失》
    《中国教育学刊》2008年第2期洪松舟、卢正芝《提问:教师有效教学的基本能力》
    《教育科学研究》2008年第2期马健生、臧洪菊《减负——高考改革的错误定位》
    读也需得法(宗华)
    声音
    [论坛]
    解开语文教改的死结(王尚文)
    《语文考试说明》该寿终正寝了!(王雷)
    在平衡中谋求发展与创新——关于语文高考命题的思考(霍敏)
    漫话陈日亮(吴非)
    拒绝“教参”——兼论我们需要怎样的“教学参考”(孙宗良)
    重拾失落的情愫(顾乐波)

    课文作者
    关于《中国制造》(周梅森)
    短讯
    寻找确定性的岛屿(周燕)
    烟雨沈园(王连侠)
    《语文学习》封面

    主管单位:上海世纪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主办单位:上海教育出版社

    主  编:包南麟

    地  址:上海永福路123号

    邮政编码:200031

    电  话:021-64373598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1-8468

    国内统一刊号:cn 31-1070/h

    邮发代号:4-253

    单  价:6.00

    定  价:72.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6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