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课文作者
  • 温故
  • 这是卢梭(1712-1778)的一句警世名言。它回响在世界现代教育史上二百余年,读来至今仍让人怦然心动。卢梭是法国著名启蒙思想家、教育家。他的教育哲理小说《爱弥儿》,集中阐述了“返归自然”的教育理论。这句话就出自这本书:“在人生的秩序中,童年有它的地位:应当把成人看作成人,把孩子看作孩子。”(《爱弥儿》上卷,商务印书馆1978年版,李中沤译)
  • 北大学生眼中的中学语文
  • 语文教学实效如何?最有发言权的自然应该是学生。刚刚走出中学校门、意气风发的北大学子,他们有着中学语文学习的集体记忆,又有着大学教育背景下对中学语文教学的个性反思。温儒敏教授组织的这次调查,为我们提供了一个看待语文教育现状的新角度,对当前课改也有着极大的参考价值。
  • 北京奥运新闻报道“衍名”标题欣赏
  • 借助比喻、双关、借代、谐音、拈连等辞格,将新闻报道所写人物的姓名巧作点化用于标题中.使人物的姓名“异化”为与文章主旨紧密相关的信息的载体.这就是衍名拟题法。北京2008年奥运会期间.众多媒体运用衍名法精心制作标题.产生了“题因名新.人因题美”的修辞效果。其类型大致有以下几种:一、取名式。拈取运动员之名巧拟人题。例如:
  • 夏家顺、荣维东《媒介语言:语文课程语言类型的新变化》
  • 随着科技的发展和大众传媒的普及.世界上越来越多的国家已经把“媒介语言”看作是继“口头语言”、“书面语言”之后的第三语言.将运用媒介进行浏览、发布的能力看作是继读、写、听、说后的第五种语文基本能力.并将其纳入语文教育中来。语文课程的语言形态.已经由过去的书面语言为主发展到近代以来的书面语言和口头语言并重.目前正向书面语言、
  • 丁文广《略论阅读测试材料的选择问题——从测试效度的视角》
  • 阅读测试的效度可分为三类:表面效度、内容效度、结构效度。表面效度主要涉及阅读材料的长度和难度。阅读材料的长度并不存在一个严格的字数标准.而且阅读材料的适宜长度并非时间和速度的简单乘积。阅读材料的难度既与阅读材料语言本身的可读性有关.
  • 阳利平《新课程背景下语文教师专业知识探析》
  • 语文教师专业知识是基于语文学科教育教学的需要.教师在实际教学情境中通过发现、修正与内化等复杂活动而能动地表现出来的、为达到有效教学所获得的、直接作用于语文教育过程的实用性知识。在新课程背景下.根据知识分类理论和我国语文教师知识的实际情况.语文教师的专业知识结构应该包括三个方面的内容:
  • 王立《语言期望与中小学生的语言成长》
  • 家长语言期望是指家长对孩子语言能力的要求和希望.一般表现为家长引导、培养甚至强迫孩子学习并使用本地方言以外的共同语或外语.以增强孩子的语言适用能力。它的形成是国家政策和市场需求同时牵引的结果.也是家长语言选择的结果。家长的语言期望促使他们为孩子营造学习和使用普通话的语言环境.成为孩子语言成长的外在支撑.
  • 《(卫风·氓)中的一处疑点》商榷
  • 《语文学习》2008年第2期所载陆精康《(卫风·氓)中的一处疑点》一文有云:“《〈卫风·氓》:‘三岁为妇.靡室劳矣,夙兴夜寐,靡有朝矣。’此句人教版教材注释如下:‘多年来做你的妻子.家里的劳苦活儿没有不干的。靡,无,没有。室劳,家里的劳苦活儿。“早起晚睡.没有一天不是这样。夙兴,早起。夜寐,晚睡。朝,一朝(一日)。’
  • “左图右史”何解?
  • 蔡伟胜老师《语文教材插图问题例析》(《语文学习》)2008年第9期)一文的开头这样写道:“插图往往是书籍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古代有‘左图右史’的说法,书籍的内容讲究图文并茂。”揣摩文意.这里的“左图右史”应该是指“左边画插图,右边写文章”,若果真如此,古代没有电脑,没有激光照排,古人一边要写文章.一边还要画画,岂不是很累?即便不是自己画,请一个画匠也需要不菲的润笔费吧?而且就我们现在能见到的古版书籍.也至多在边栏和版心位置稍作修饰。除了部分通俗读物.很少有蔡老师说的图文并茂的情况。
  • 声音
  • 文理分科导致人文情怀缺失:教育行政化使知识分子无心学问:阅读能力下降导致国民素质降低。 ——朱永新在深圳“国际人才高峰论坛”上炮轰我国现行教育中的三大“病症”.并建议:教育部立即组织专家进行取消高中与高考文理分科的论证;取消大学行政级别,修改高等教育法,建立大学职员制:要将阅读能力看作直接关系到国家和民族未来的大事。
  • 祝福2009
  • 此时.光阴的河流尚流淌在2008年的河床中。2008年.注定要以它的极度不平凡而载入史册.被人们铭记。在大悲大喜的背后,我们似乎感受到一种感天动地的力量.看到了坚强的民族精神和博大的爱国情怀。再过十几个小时,新年的钟声就要敲响了.在这辞旧迎新之际.本刊愿同广大读者一起,祝福新的一年,社会和谐稳定。人民幸福安康。
  • 回望新疆
  • “我在额尔齐斯河畔仰望星空。”一年之前,我把自己所有可以签名的网络工具统统改成了这句话,为了去新疆。一年之后,仍然可以想到那个夜晚,我们沿着河堤徜徉。生活在南方的人从来没有看过那样的河流。在小镇布尔津的白天,河水清澈澄蓝,那种蓝安静祥和,像在召唤某些东西,那种蓝色就这样缓缓地向北方流去——这是中国境内唯一一条流向北冰洋的长河。然而晚上又是另一种景况,当白日的小镇中所有明亮颜色都沉淀下来之后,你可以作这样的选择:远离喧嚣的夜市,沿着河堤,听夏虫和犬的叫声,抬起头仰望高纬度的星空,唱那些烙在生命中古旧的童谣。在郁郁葱葱的白桦林岸边,尽管看不见却可以清晰地感受到河水律动的脉搏,白日里蓝色的河水在疏朗的月光下变得更加宁谧而神圣。
  • “六旬出头的耄耋老人?”
  • 《大众电视》第438期(2008年4月上)刊载的《东方卫视》〈非常记忆〉:全中国人民的集体记忆》一文有这样一段话:
  • 汉语中数字误用例说
  • 非古籍出版物上数字使用的原则是:凡是可以使用阿拉伯数字且很得体的地方均应使用阿拉伯数字。但我们还是经常看到一些错误的数字用法.归纳一下主要有如下几种情况:
  • 讲授与提问的技巧
  • 讲授和提问都是传统的教学手段.也是教师的基本功。教师要把握讲授的时机.控制讲授的时间和节奏.掌握讲授的技巧,使课堂教学能够产生更好的效果。教师在寻求与学生互动的过程中不可避免要采取课堂提问的方式.掌握好提问的技巧也使学生主动并充分参与到课堂学习中.
  • 《相信未来》的颜色
  • 诗人食指被誉为朦胧诗的先驱,《相信未来》是其代表作。写于1968年。在讲授这首诗歌时.我引用了教参上的一些资料,告诉学生.江青说这首诗歌是“灰色的”。随后.我发表了自己的看法.我说这首诗歌是“绿色的”.因为它连续运用多个意象.表达诗人的苦难和坚定的信念.不仅传达了诗人自己的心声.也传达了那个时代人们对未来的美好期盼.充满了无尽的希望。
  • 一道题引发的讨论
  • 莫泊桑的《我的叔叔于勒》一课研习结束。 按照常规,我留给学生一道课堂练笔题,即课后第四题:想象一下.菲利普夫妇在船上发现一位百万富翁像于勒,他们会怎样?试写成200字的短文。
  • 指鹿为马 何谓典范——论教材中应用文的“失格”现象
  • 在教学《(傅雷家书)二则》(人教版九年级上册)时,一个学生问我:“老师,这篇文章的体裁既然是普通书信,为什么不用正确的书信格式?难道书信还可以这样写吗?”
  • 一篇文不对题的议论文
  • 议论性文章最要讲究表达的准确严密.而上海语文高三第一学期课本中的《今天我们如何阅读经典》一文,却有一个明显的逻辑问题,就是题文不合。
  • 《说“屏”》一处值得商榷的修改
  • 文章选入教材.从语言的规范性和阅读对象等方面考虑,编者不免要做些加工修改。叶圣陶先生有言,“加工之事,良非易为”,教科书编者必须“谙熟作者之思路。深味作者之意旨”,否则,极有可能“致使全篇失其调协一,甚至引发歧义,给阅读带来障碍。
  • 是“氾(fan)南”还是“氾(fen)南”
  • 人教版高中语文课本第一册《烛之武退秦师》有这样一句“晋军函陵,秦军汜南”,里面有一个生字“汜”.课本注音为:fan。但在很多资料上却读作fen,如《文言文全解(高中卷)》(人民日报出版社2000年版)、任志鸿主编《高中优秀教案(高一语文上)》(南方出版社2005年版)、《古文观止》(崇文书局2005年版)。让学生摸不着头脑,到底应该读什么呢?
  • 《逍遥游》中的几个注释辨正
  • 在人教版高中语文第四册庄子的《逍遥游》中。几个地方的注释有值得商榷之处,兹提出来讨论。
  • 对《论语·子夏问曰》课本注释的质疑
  • 子夏问曰:“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素以为绚兮’,何谓也?”子曰:“绘事后素。”曰:“礼后乎?”子曰:“起予者商也!始可与言《诗》已矣!”
  • 赵灭“代”续——苏洵《六国论》赵国灭亡时间考
  • 六国被秦国灭亡的教训是许多文史家关注的话题。仅“三苏”就每人写了一篇《六国论》。苏轼的《六国论》,针对六国久存而秦速亡的对比分析,突出强调了“士”的作用。苏辙的《六国论》则针对六国不免于灭亡的史实.指出他们相继灭亡的原因是不能团结一致,共同抗战,灭国是咎由自取。而老苏的《六国论》明显高出二子之作。苏洵不是就事论事,而是借题发挥。用一个“赂”字。
  • 《沁园春·长沙》中“粪土”辨释
  • 对《沁园春·长沙》“粪土当年万户侯”中的“粪土”一词.无论是人教版还是苏教版教材都这样注解:“粪土,把……看作粪土。”从这一注解中,我们不难发现,它只是讲明了“粪土”的用法,名词作动词,意动用法,但并没有解释出“粪土”的具体意义。而教材注者之所以未给出明确具体的意义,很明显,注者是将“粪土”理解为我们现在的常用义,即“粪便和泥土”,对这种理解笔者实在难以苟同,原因有四:
  • “维是勉之”该作何解?
  • 问:《史记·夏本纪》:“女平水土,维是勉之。”苏教版选修教材翻译为:“你去平治水土.要勉力把它干好啊!”对“维是勉之”有三种理解。一种认为教材翻译有误:“维是勉之”是“维之是勉”的原初形式,可翻译为“只是要好好勉力做这件事啊”。
  • 生活真实与艺术真实如何区分?
  • 问:如何区分学生作文中的生活真实与艺术真实?
  • 有些课你无法拷贝
  • 听完一堂精彩的课.常有许多教师激动地奔到开课教师那儿拷贝课件.希望能带回一份精彩.更希望在自己的课堂也能复制一份精彩。我也曾喜欢这样。可我越来越发现.有些精彩无法复制。唯有自我创造,方能显其神韵。以最近听到的三堂课为例。
  • 与中学生谈鲁迅
  • 我曾听一位中学生说.他们同学间流传有“三怕”.其一是怕周树人。这就是说,有些学生,将读鲁迅的著作视为畏途。这与我的人生阅历大不相同.颇觉难以理解。
  • 关于《套中人》的几个问题
  • 契诃夫的短篇小说《套中人》在中国可谓家喻户晓,对别里科夫这个人物形象,中国读者似乎也没有多大的异议。在这里,我只挑出几个小问题说一说,未必精确,但对于加深对这篇小说的感受和理解,我认为,也不是一点作用也没有。
  • 以自然为鉴的教学艺术
  • 夸美纽斯的《大教学论》是教育史上第一本系统阐述教学基本原则的著作,它的诞生标志着人类对教学的认识水平已经从肤浅的、互不联系的主观经验上升到了系统理论的深度和高度。“寻求并找出一种教学的方法,使教员因此可以少教,但是学生可以多学:使学校因此可以少些喧嚣、厌恶和无益的劳苦,多具些闲暇、快乐和竖实的进步”,这难道不是我们一直希望获得的教学理论吗?
  • 点燃写作的热情
  • “我不会写……我恨死作文了……” 真吓了一跳.教了那么多年的语文。我从未听到有哪位高中学生说“恨死作文”.即使写作上有不少困难的同学。也不会如是说。那一年,由于培养青年教师的需要,我被安排去教初中,接初一年级第二学期的课。初中毕竟是初中.少年还是娃娃。写的作文与高中生距离很大。简单,
  • 为写作教学提供有效的知识支援
  • 最近听了一节展示课.教的是老舍的散文《济南的冬天》。对这样一篇内容浅显的写景散文.执教者没有进行面面俱到微言大义的分析.而是将其作为指导写作的材料组织教学.应该说.这样的教材处理是大胆而合理的。执教者的教学思路也很清晰.他把教学步骤分为三个环节:一、小组交流讨论:作者怎样表达他对济南的热爱?哪些地方写得比较好.值得我们在写作中借鉴?
  • 《语文学习》向广大读者征集问题
  • 从本期开始,本刊开设了“解惑”栏目。为一线教师解答实际教学过程中遇到的各种问题。无论你在语文教学理论、课堂教学、考试辅导等方面有着大困惑.还是在语文知识、教材探究等备课备教方面产生了新问题,都欢迎来信咨询。
  • 好作文是教出来的
  • 最近,读了一篇文章《好作文是“教”出来的吗》(《语文教学通讯)2008年第1期)。文章指出,“作文自身需要的条件”有四个:一是“需要有丰富的词汇”;二是“需要有良好的语感.良好的遣词造句的能力”:三是“要有丰富的素材可供挑选”;四是“需要学生谋篇布局的能力”。作者认为,这四个条件中,只有“谋篇布局教师才能给予指导”,其他三个条件“是教师不能越俎代庖的”.据此指出:“无论什么样子的作文都是学生写出来的,教师的教——指导会起一定的作用.但不是决定性的因素。起决定作用的关键还在学生自己,也就是说好作文是学生写出来的。”
  • 征稿
  • “囧”字与“囧”文化——新时代的怪趣味
  • “这是什么字啊?”湖北某大学西门外的一家奶茶店.招牌上印着一个大大的“囧”字,南来北往的人不时停下脚步揣度一番。“竞争激烈,奶茶主要面向学生.肯定要时尚一点了。”奶茶店老板一开口.就知道他是典型的网络达人。要一杯这里卖得最好的“特色囧奶茶”.喝一口。领略一下咖啡和茶混合起来的奇怪口感。再看看喝的朋友的脸.早就拧巴起来,似乎真的成了一个“囧”字。这年头.难喝也能成为一种时尚了啊!
  • “雷”行天下
  • 以前,说起“雷”,我们知道的无非两种——天上的雷和地上的雷。 “雷电”、“雷雨”、“惊雷”、“电闪雷鸣”、“雷霆万钧”,这是前者。对此“雷”,《现代汉语词典》(商务印书馆)的解释是“云层放电时发出的响声”。
  • 图书出版界流行词“皮书”
  • 现今.世界各国都在定期出版自己国家或地方各领域的白皮书、绿皮书、蓝皮书等各色“皮书”。中国也不例外.如近些年出版的“经济蓝皮书”、“社会蓝皮书”、“农村绿皮书”、“人口绿皮书”、“世界经济黄皮书”、“国际形势黄皮书”、“语言生活绿皮书”。“皮书”一词适应社会需求应运而生,成为对此类书籍的概括词。成为图书出版领域的流行新词。
  • “当”说
  • “当”有两个读音。在“当权”、“理当”中读dang,在“妥当”、“当铺”中读dang,这一般不会错。但在“安步当车”、“当真”、“当作”、“当成”中容易被错读成dang,在“螳臂当车”、“以一当十”中容易被错读成dang。因此.有必要对“当”的音义关系进行一番追本穷源。
  • 2008年语文教育研究综述——语文课程诸层面研究
  • 2008年度语文教育研究综述.材料来源包括核心综合性教育类杂志37种.地方综合性教育类杂志15种.信息技术类相关杂志13种。语言和文学类相关杂志9种.师范院校和教育学院学报50余种.中学语文教育类杂志17种,小学语文教育类杂志11种.著作多部.时间跨度是2008年1月至2008年12月(下文中杂志出处只标期号)。综述力求在与往年的比较中凸显本年度的新气象、新进展.大致分为语文课程诸层面研究和语文课程诸学习领域研究这两个方面。本文是关于语文课程诸层面研究.
  • 作家眼中的高考作文题:高考作文命题要大气
  • 每年高考过后,高考作文题都会成为社会关注的热点。新课改实施以来,从全国一张卷到各地自主命题,从命题作文、材料作文、话题作文到新材料作文,高考作文题对我们的日常作文教学、对学生作文能力的养成。究竟发挥了怎样的作用?高考作文命题应如何完善?本刊特邀四位知名作家就此话题发表了理性的意见。
  • 高考作文当尽快走出思辨误区
  • 通览我国的高考作文试题:其基本命题模式均在一个话题的正反两个方面展开。早些年的命题模式大都是给一个正确的结论.让学生在行文中展开较有说服力的、生动的描述。这种只给一个固定答案的命题方案在后来的“究竟如何出题目”的命题实践中有了改观,将作文的命题权和结论交给了学生.这就出现了作文试题只描述一个故事或事件的现象。现在的作文试卷。表现为立意、结论的多义性和思想形态的宽容,这些,专家和语文教师们均很清楚,已经不需要我再罗嗦了。
  • 高考作文命题要与“高考”相匹配
  • 语文高考.是反映中学语文教育状况的最权威的考试。语文高考试题,特别是其中的作文题,理应能反映出中国语文的神韵。看历年高考作文题,虽不乏让人眼睛一亮的好题。但从整体情况看,其质量与高考的地位似乎不相称.命题中还存在一些问题。
  • 诗歌不能除外——我对近年高考命题作文的一点浅见
  • 一年一度的高考作文命题,从命题作文,到材料作文,又到话题作文、半命题作文,可以说在不断发展、进步和完善,这是值得称道的。然而.近年来不少省、市的高考作文命题,大都在题后附加了“诗歌除外”的条件。当然有时因题材限制,不选择诗歌是可以理解的。但长期将诗歌写作拒于高考门外.对学生中的诗歌爱好者来说是不公平的,对诗歌发展也是不利的.不能不说是一个问题,值得教育界的广泛重视。因此,我想就高考作文命题中的诗歌写作问题谈点想法。
  • 关于文本阅读“客观性”的再思考——兼与蒋成瑀先生商榷
  • 课程改革以来,在语文阅读教学中,学生对于课文的多元解读现象引起了广泛的注意。倾向性的意见是,多元解读要有“边界”.教师应该“有所作为”而不能放任:但“边界”并非是明确而固定的,教师的“作为”要有一定的弹性。近有《坚守阅读的客观性与真理性》一文(以下称《坚守》,《语文学习》2008年7—8期。除注明、出处的引文,均见此文)说.文本其实有“客观的-元意义”。就是“人人皆可接受的共同诠释.也是文本自身所呈现的客观的一元意义”,在阅读教学中,教师、学生必须坚守之。
  • 反学科知识与学校语文知识生产——以上教版高中《语文》教材为案例
  • 我们传统的语文教材一直以“文选型”为主.编写者的主要任务就是选择一篇篇文质兼美的文章。然后按要求分门别类组成单元。除了选文以外.编写者的编写意图主要通过一些助读文字体现出来。这些助读文字包括“单元导语”、“预习”、“思考与练习”、“知识短文”、“附录”等。“教学参考书”作为教材最主要的配套书.直接呈现编写者对教材选文的理解与阐释.
  • 来信摘登
  • 《语文学习》编辑部: 我是贵刊的忠实读者.喜欢贵刊的大气,特别喜欢其中那些新颖的观点。每期都爱不释手。但2008年第11期第73页的一个句子:
  • 从比喻到隐喻——隐喻理论与语文教学实践
  • “隐喻”(metaphor)和“比喻”有何区别? 要回答这个问题.必须先了解语言观的现代性转向。我们知道,传统的语言观有三个根本性假设:
  • 生活中未必,艺术上何必
  • 见仁见智,褒贬不一,在作文评价中是常见现象,不用大惊小怪。但一篇作文的优劣自有其客观根据,并不以个人的好恶为转移,这也是不争的事实。
  • 我是来欣赏的
  • 我是来听课的,听听看看同行怎样上课.即使是所谓“公开课”,本来也不过是大家在一起切磋切磋教学艺术,交流心得体会,何必非得比出个高低?
  • 课文作者
    温故(范守纲)
    北大学生眼中的中学语文(温儒敏)
    北京奥运新闻报道“衍名”标题欣赏(曹津源)
    夏家顺、荣维东《媒介语言:语文课程语言类型的新变化》
    丁文广《略论阅读测试材料的选择问题——从测试效度的视角》
    阳利平《新课程背景下语文教师专业知识探析》
    王立《语言期望与中小学生的语言成长》
    《(卫风·氓)中的一处疑点》商榷(水绍韩)
    “左图右史”何解?(郑义广)
    声音
    祝福2009
    回望新疆(杨蓉蓉)
    [教学]
    “六旬出头的耄耋老人?”(张善存)
    汉语中数字误用例说(薛秋影)
    讲授与提问的技巧(郑桂华)
    《相信未来》的颜色(谢莉)
    一道题引发的讨论(张斗和)
    指鹿为马 何谓典范——论教材中应用文的“失格”现象(陈旭升)
    一篇文不对题的议论文(俞敦雨)
    《说“屏”》一处值得商榷的修改(潘国胜)
    是“氾(fan)南”还是“氾(fen)南”(解伦锋)
    《逍遥游》中的几个注释辨正(莫如彪)
    对《论语·子夏问曰》课本注释的质疑(强光伦)
    赵灭“代”续——苏洵《六国论》赵国灭亡时间考(徐成辉)
    《沁园春·长沙》中“粪土”辨释(张际元)
    “维是勉之”该作何解?
    生活真实与艺术真实如何区分?
    有些课你无法拷贝(郭静娟)
    与中学生谈鲁迅(吴中杰)
    关于《套中人》的几个问题(王富仁)
    以自然为鉴的教学艺术(高晶)
    点燃写作的热情(于漪)
    为写作教学提供有效的知识支援(吕茂峰)
    《语文学习》向广大读者征集问题
    好作文是教出来的(姜楚华)
    征稿
    “囧”字与“囧”文化——新时代的怪趣味(许钟予)
    “雷”行天下(尹静波)
    图书出版界流行词“皮书”(王振顶)
    “当”说(乔舟)
    2008年语文教育研究综述——语文课程诸层面研究
    [论坛]
    作家眼中的高考作文题:高考作文命题要大气(叶永烈)
    高考作文当尽快走出思辨误区(梁小斌)
    高考作文命题要与“高考”相匹配(王连明)
    诗歌不能除外——我对近年高考命题作文的一点浅见(杨孟芳)
    关于文本阅读“客观性”的再思考——兼与蒋成瑀先生商榷(李维鼎)
    反学科知识与学校语文知识生产——以上教版高中《语文》教材为案例(曹建召)
    来信摘登(陈浩)
    从比喻到隐喻——隐喻理论与语文教学实践(徐默凡)
    生活中未必,艺术上何必(金志浩)
    我是来欣赏的(吴非)
    《语文学习》封面

    主管单位:上海世纪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主办单位:上海教育出版社

    主  编:包南麟

    地  址:上海永福路123号

    邮政编码:200031

    电  话:021-64373598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1-8468

    国内统一刊号:cn 31-1070/h

    邮发代号:4-253

    单  价:6.00

    定  价:72.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