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面对语文试卷,我们“说”什么
  • 语文课堂上.若教师提出一个问题或话题.引导学生思考、讨论、回答,高中三个年级的学生表现迥异:高一是“一石激起千重浪”,高二是“偶有黄鹂深树鸣”.高三则是“唯见江心秋月白”。
  • “不考语文”使不得
  • 上海六所重点高校自主招生考试把语文拒之门外.只考英语和数学。语数外曾经是提升学生基础知识和基本能力的铁三角.没想到著名高校竟然把基础中的基础弄丢了.他们的理由很简单:自主招生考试不是小高考.它只是针对个别学科而已。但舆论不依不饶.认为此举多少会跟“热爱和运用祖国语言文字”的文化传承责任相冲突。
  • 语文是一种情怀
  • 我一直认为理想的语文课堂就是要充满情怀.就如钱中文先生所言.有血性和良知。是真挚的.充满人性的品格。“情”与“怀”的结合.生发出最为恒久不变的魅力与光芒。它是人世的、多情的、敏感的、宽恕的,足以包举宇宙,涵纳万物,上极苍穹。下至大地,心系尘世,悲悯人间。精骛八极,神游万仞。穿越今古,直抵心灵。
  • 致《语文学习》的信
  • 我与《语文学习》有着深厚的情感。读小学时父亲常把她带回家.我认识了她.并通过她认识了“于漪们”.也开始向往由她描述的父亲特痴迷的世界。或许就从那一刻起,魂就为之所系。如今父去子在。阅读她,为她写稿,教授语文,不仅是子承父业.更是宿命安排.能不竭力为之?
  • 文学的灵犀
  • (一) 安徒生童话《皇帝的新衣》,讽刺愚蠢的皇帝上了骗子织匠的当,他的新衣其实是“一丝不挂”的。然而,早在一千五百年前中国的梁代就有此事了,可见《高僧传》。鸠摩罗什与盘头达多两位大师的辩论,其中讽刺的是“狂人”。
  • 也说“植杖”
  • 郑义广先生对杜广学先生的《〈“植杖”释义勘正的勘正〉》一文对“植杖”之“杖”的释义提出了质疑.以为“杖”应该作“犁杖”解。笔者以为,郑先生的这个理解也陷入了思维误区。查任何一种词典都可以知道.“植杖”的“植”的义项.与农事有关的只有一个解释:栽种。《说文解字》释“植”:“又倚也”,举的例子就是《论语》“植其杖而芸”。《汉典》释“植”字,有一义项:“立,树立”,
  • 从《为少年轻唱》说开去
  • 那天.我邻居家的男孩见到我时说:“我正在做语文功课,是你的那篇课文呢。”我便问他,是哪一篇,他告诉我,《为少年轻唱》。我听后很是惊讶.倒不是因为自己有文章入选教科书.而是因为我没想到语文教材的改革力度已经如此之大——在我看来.这不单单是选编文本的与时俱进。更重要的是我真实地感受到了语文教育界观念的变化。要知道,如果由我来编写语文教科书。我可能会对选收这样一篇文章犹豫再三。
  • 司马迁会让项羽位居“世家”之列吗
  • 《语文学习》2009年第2期发表了曹玉龙和李小菲两位先生合写的《(鸿门宴)的座次是谁安排的》一文。文章写道:“在司马迁笔下.项羽‘力拔山兮气盖世’,是无冕之王,是失败的真英雄,虽有些刚愎自用不善于用人,
  • 《基础教育参考》2010年3期黄金丽《中美两国高考作文差异研究》
  • 美国高考作文类型多样.既有SAT—I的作文类型.又有AP考试中的“文学与作文”和“语言与作文”类型.还有一些大学自行出题的开卷作文等类型.虽然美国各大学的作文题各不相同,但他们公布作文题的方式几乎千篇一律.大致分为两类:一类是每年都更新.基本上做到提前一年公布作文题:一类是数年不变.年年如此。
  • 《中学语文教学》2010年3期潘新和、郑秉成《从失真回归到仿真——写作教学内容辨正》
  • 写作教学最突出的矛盾是“失真”(伪写作)与“仿真”(真写作)的矛盾。长期以来的写作教学.实施的是伪写作.训练的是伪能力。这一状况源于应试教育。例如.写作应试教学把审题能力放在首位.这是一种奉命作文的“主题先行”的格局.既不涉及作者的表达意愿.也不涉及写作的传达功能.
  • 《课程·教材·教法》2010年第2期叶黎明《论写作知识呈现方式的变革》
  • 百年语文写作教材经历了三次改革浪潮。第一次改革以写作知识的“学科化”为中心:第二次改革以写作教材知识的“科学化”为中心:在第三次改革中.语文课程标准提出“不宜刻意追求语文知识的系统和完整”.在历史语境中把握该理念的内涵,写作教材“教学化”、“学材化”应该成为第三次教材改革的中心。前两次改革的聚焦点都在写作知识的内部架构上.
  • 《教育科学论坛》2010年第3期刘文娟《语文教科书中外国人物形象的课程社会学分析》
  • 目前.我国使用较为广泛的人教版和苏教版初中语文课标实验教科书中的外国人物形象均有“中国化”、“片面化”和“同质化”的倾向。“中国化”即教科书在外国人物形象选择上有明显的现代取向.却并未同时体现价值观的现代取向.崇尚个性、讲求竞争等西方思想观念特色的主题鲜有体现.这些人物形象更像是披着“外衣”的中国人。“片面化”表现在:
  • 朱自清为何“自责”——与代保民老师商榷
  • 代保民老师的课例(《语文学习》2009年第9期),尽管从教师创意的角度看已是非常优秀,但从文本内涵的解读来看,还是存在一些问题。
  • 声音
  • 是“教育部办学”,还是“教育家办学”? ——公众现在的说法就是“教育部办大学.教育局办中小学”。大学全部归教育部直接发号施令.大学的整个发展、规划、考绩、评价,全都是教育部说了算:中小学的校长由教育局委派.校长只要照章办事就可以了。这就是行政化.不管大学还是中小学.校长成了一个没有头脑、
  • 珍贵的“原生态”阅读
  • 很多年前.我的高中语文老师教我们读自居易的《花非花》: 花非花,雾非雾,夜半来,天明去。来如春梦不多时,去似朝云无觅处。 随着他低沉的示读声音.我脑海里渐渐地浮现出一个女子的身影,华丽、纤细、优雅,在夜半蒙蒙陇咙的雾气里,踏着花香而来,
  • 课文作者——简平
  • 缘缘堂结有缘人
  • 在桐乡开完会,向当地的朋友一打听,原来丰子恺先生的故居离市区竟然只有十多里路;到了那里,见两个门口都没有“售票处”,不敢贸然闯入,一问,竟然不要门票。
  • 张志公愿做飞机的跑道
  • 我很荣幸.能够在语文教育界“三老”的先后指导下工作近二十年。叶圣陶先生、吕叔湘先生先后指导我,教育我,我不敢称导师,只敢怀念、感恩。张志公先生指导我,教育我,还领导我,我称他为导师,感恩他的提携教导。
  • 语文教学必须重视媒介素养
  • 随着社会的不断演进.人所处的语文世界也在不断地发展变化.而语文世界的发展变化同时也在促成人的发展变化。语文教育真要“面向现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来”,就必须与时俱进:否则我们就会和“现代化”脱节.无法跟上“世界”的步伐.我们也就没有“未来”。规律是无情的,现实是严峻的。语文教学发展到现阶段.必须重视培养学生的媒介素养。刻不容缓!
  • 语文教师要善于听读——语文课堂齐读现象探微
  • 齐读课文.作为语文教学的一项内容是必要的,但仅止于此。是远远不够的。因为学生在诵读课文过程中出现的问题常常被齐读的合奏声淹没.使得教师错失甚至永远失去了发现和解决问题的时机。我甚至认为.学生的语文阅读能力不过关.可能与不少语文课堂教学长期普遍采用齐读方式有直接关系。
  • 仅“着”几字,尽得“风流”——“课眼”及其在教学中的运用
  • 一、“课眼”如何解? 1.含义理解 2009年第2期《语文学习》刊发了应慈军《阅读教学“课眼”的确定与运用》一文。该文从课堂教学内容出发重新定义“课眼”并运用于课堂教学实践。“课眼”及“课眼的运用”反映了当前阅读教学一种经济型的教学观:删繁就简,摈弃冗长。
  • 怎样读一首词——以小令为例
  • 一、认识诗与词的本质差异 古典诗词的教学和一般古文是不同的.最重要的差异有两点:散文的语法比较完整.一个句子之中每个词语之间有紧密的语法关系.诗词则不然,诗词的所谓句子.往往只是语气暂时停顿之处,不是一个结构完整的句子.省略主词受词既是常见.有时连动词也没有.而且词语和词语之间语法关系非常松散.看起来只是并列在那里.
  • 仍说“教是为了达到不需要教”
  • “遇到难题,也让学生探究吗?”课改以来,经常听到教师这样问。被问多了,只得再从头思考一下基本教育观念问题。
  • 由“命题后遗症”想到的
  • 每年期末.我都要接受全县期末质量验收试卷的命制任务,并特意要求,为了与中高考接轨,现代文阅读题一定要原创。凡命过题的教师都知道.一份试卷的重头戏之一就是现代文阅读.它直接决定了试卷的效度和区分度。为了高质量地完成任务。接下来的时间.我大量阅读一些时尚刊物,诸如《读者》、《散文选刊》、《意林》等等,在那些被冠以“心灵鸡汤”的美文中.寻觅“猎物”。
  • 语文课堂为何误区重重
  • 课堂是实现教学目标的主渠道.但语文课堂总是出现种种误区:“满堂灌”变成了“满堂问”:文本拓展却“脱离了文本”;自主、合作、探究式学习开始了,课堂上热热闹闹了,学生却收获寥寥;人文内容多了就滑向了“泛人文化”:搞“综合性”、“跨学科”学习,又“种了别人的田,荒了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吸收了“新理念”.又忘了自己的“老传统”;进行“赏识教育”,说“你真聪明”、
  • 提问与对话——《散步》课堂教学观察与研讨
  • 一、观课背景简述 1.观察的学校和班级。学校坐落在N市郊X镇,是一所全日制初级中学。学校的规模、教学质量在全镇居于中等偏上的水平。观察的班级是初一(2)班,这个班的学生在全年级中比较活跃,但考试成绩处于中等。
  • 品昧外交语言,感受士人文化——我这样教《烛之武退秦师》
  • 一、课例背景 随着新课程的推进.有一个观念已日益深入人心.那就是文言文教学应兼顾文字、文章、文化三个层面.做到三者的统一。然而要将这一理念真正落实到教学实践中.却困难重重。我曾尝试过三种教法。其一,奉行“书读百遍,其义自见”的原则.回归传统.以诵读指导贯穿整堂课,结果是“起于诵读.止于诵读”,学生对文字只略知一二,对文化亦如雾里看花。其二,奉行“不走寻常路”的原则.努力创新,以文本为起点,
  • 源头活水自常清——以《金岳霖先生》为例谈人物传记解读
  • 文本解读的深度和广度直接决定教学的有效程度。对《金岳霖先生》这样的人物传记,笔者认为应从传记文体的主要特点“真实”、“生动”、“概括”入手进行深入解读和欣赏.以获得丰富的课程教学资源,避免教学内容浮浅、重点偏离。
  • 把握住教学的“出”和“入”——《邂逅霍金》该教些什么
  • “教什么”和“怎么教”是语文教学中非常值得关注的两个问题。许多教师反对学习课文时盲目拓展,认为此举削弱了学生对文本的关注.造成“走过文本”而不是“走进文本”。我非常同意这种观点.并且认为对文本正确的解读方法应是“人乎其内”、“出乎其外”的循环往复。一味地“人乎其内”.会使学生的思维认知如井底之蛙。这样的“囿于文本”无法培养创新型的人才;
  • 课堂上的一次意外
  • 星期三上午的第一节课,新疆部高二(1)班的教室里来了一位不速之客,那是一只小鸟。 新疆部校园位于生态园区湿地边缘.明净的三蝉河如同碧绿的带子。柔柔地系着教学楼。下午同学们环校跑步的时候。常常看到鹭鸟,当它用修长的腿轻点水面,扇动优雅的翼翅翩然舞动的时候.天山学子们会久久地凝望。享受大自然这弥足珍贵的馈赠。
  • 在美的星空下
  • 20年前.我曾在泰戈尔的诗篇里沉醉;20年后的今天.我再在课堂上与学生们一起分享泰戈尔的诗篇,发现泰戈尔仍在那里,仍在对我们坦诚地极富感染力地微笑.仍在亲切和善地和我们一起细数春夜的繁星,采集秋晨的露滴,他说:
  • 《断章》解读取向刍议
  • 蓝棣之教授在为《现代派诗选》所作的前言里特意提及卞之琳的《断章》,说“读过之后,像是懂了,仔细一想。又像没有全懂,越往深处想,就越觉得含义太多”。进人中学语文课本之后,《断章》顺理成章地成了师生们实践多元解读的绝佳范本。人教版高中语文必修一设计的一个开放性练习,就是让大家讨论《断章》是一首情诗,还是一首哲理诗。颇有意思的是,
  • 从性格的二重性再看孔乙己
  • 性格是人的个性心理特征的重要方面,而人物性格的塑造理应成为文学创作的关键。德国著名美学家莱辛说:“一切与性格无关的东西,作家都可以置之不顾。对于作家来说,只有性格是神圣的.加强性格.鲜明地表现性格,是作家在表现人物特征的过程中最当着力用笔之处。”莱辛的这种论断.显然把人物性格的塑造放在了一个非常突出的位置上。说到底.小说、
  • 说说《孔乙己》中的“我”——从人物形象的角度谈《孔乙己》叙述者的选择
  • 读过《孔乙己》的人都知道,“孔乙己是站着喝酒而穿长衫的惟一的人”。作者通过独特的肖像描写.为我们在孔乙己一出场的时候,便勾勒出其独特而又尴尬的身份地位和社会角色。在鲁镇这个小世界中。他既不属于“短衣帮”也不属于“穿长衫”者.而又与“短衣帮”与“穿长衫”者有着一定的联系.这种独特的“边缘化”和“异类”身份是他悲剧命运的重要原因之一。
  • 《前方》的悲剧意识
  • 看图说话或者看图作文是小学生经常做的一种思维表达训练形式.北大教授曹文轩用这种近乎儿童的方式写了一篇哲理散文——《前方》,被收录在苏教版《普通高中课程标准实验教科书·语文》必修一中。由此,《前方》一文进入了广大中学语文教师和学生的视野.文章所表达的思想情感一度成为研究的重点。
  • “飞仙”、“长终”、“骤得”补商
  • 苏轼的《赤壁赋》中有“挟飞仙以遨游,抱明月而长终。知不可乎骤得,托遗响于悲风”几句。对这几句的理解,目前见到的解释、翻译及赏析,没有令人信服的。对句中的几个重要词语“飞仙”、“长终”、“骤得”,几种不同版本的高中语文课本或不注释.或注释错误。
  • 说“他盗”
  • 《鸿门宴》是中学语文教材中一篇传统而经典的课文,“课改”前是保留篇目,“课改”后各版本高中语文教材仍选用了这篇课文。该文中有这样的话:
  • 《短歌行》两则注释商补
  • 人教版语文教材必修二收录了曹操《短歌行》一文,该文将“契阔”中“契”的读音注为qiè,这则注释给我和周围的教师以及学生带来了不小的困惑。
  • “平分秋色”、“东山再起”是褒义成语吗
  • 《语文学习》2009年第10期刊出的《吸毒岂可“蔚然成风”》一文,在评析了几个因不明感情色彩而误用“蔚然成风”的例句后指出:“还有一些褒义成语.也常常被误用成贬义的,如‘平分秋色’、‘东山再起’、‘雨后春笋’……”我们认为,把“平分秋色”、“东山再起”视为“褒义成语”,是对“平分秋色”、“东山再起”感情色彩的误判。
  • 词牌“清平乐”的“乐”应怎样读
  • 问:备教辛弃疾的词作《清平乐·村居》(茅檐低小)时.我们拿不准词牌名“清平乐”中“乐”字的读音。一种理解是“因为清(静)平(和),所以(快)乐”或“清平的乐趣”。应读lè音:另有人说曾经听广播节目里读为yuè音.具体有什么依据也说不清楚。“清平乐”中的“乐”应怎样读?有什么理据?
  • 从发现到呈现——以《女娲造人》为例谈神话教学核心价值的确立和实施
  • 前些日子,备课组内开展同课异构活动.几位教师共同执教《女娲造人》,教学设计可谓巧妙灵活.异彩纷呈。几位教师均能紧扣神话的主要表现手法——想象。来开展教学.引导学生逐步进入文本,分析女娲的形象特点。或比较阅读.或联系拓展.或体验想象,让学生充分体会神话作品非凡的想象力。
  • 如何把生活带入课堂
  • 去听高一一位教师开学第一天的第一堂语文课。 这位教师送给学生的第一个见面礼是快乐的新年祝福。而后提的第一个问题是:寒假生活中最难忘的一个镜头是什么?要求思考一分钟,用最简洁的语言表述,和大家交流。
  • 一个民族,一个人,一本书
  • 一个人——孔子 人们常说,人人心中都有个孔子。但是,不仅人人心中有一个“不同的孔子”.中华民族心目中还有一个“共同的孔子”。孔子不是简单的历史人物,孔子是中华民族道德信仰的核心.是整个民族精神文化的象征.是我们这个民族道德文化的最后依据。中华大众所崇尚并践行的仁、义、礼、智、信、忠、恕等等,就是孔子提倡的。
  • “可堪称”、“能堪称”质疑
  • 平日读书看报,常常见到“可堪称”、“可以堪称”、“能堪称”、“能够堪称”一类叠床架屋的说法。例如: (1)南京可堪称为中国的“楹联之都”(《南京日报》2008年1月20日) (2)大批球员突然“长大”,24岁阿联还能堪称奇才?
  • 谈谈作文中的自我烘托
  • 有些学生写作文常常出现这种情况:写的材料明明是非常打动人心的.甚至自己在写的时候也是情难自已.可不知为什么.写出来的作文却没有什么感染力。这些学生对此既苦恼.又困惑无奈。为此我们不禁要问:作文中动人心魄的力量究竟从哪里来?答案肯定是多种多样的.需要具体作品具体分析。这里我想就一篇学生作文作些点拨.让我们来感受一下自我烘托的艺术魅力,或许对指导学生写作有所裨益。
  • 由一道作文题谈起
  • 期末考试.高二的作文题是2009年高考语文全国卷材料作文的改编版:“兔子是历届小动物运动会的短跑冠军.可是不会游泳。一次兔子被狼追到河边.差点被抓住。动物管理局为了小动物的全面发展.将小兔子送进游泳培训班.同班的还有小狗、小龟和小松鼠等。小狗、
  • 桃之夭夭,其叶蓁蓁——2009年江苏高考满分作文获得者叶蓁印象记
  • 初见叶蓁.觉得她颇有些与众不同:高高的个儿,齐耳的短发,齐齐的刘海,本是很淑女的外形.偏偏眼睛里透出一股子桀骜不驯。熟悉她的人也说:这个女孩很有个性,不大容易相处。但一段时间下来.我发现她的个性与桀骜反而成就了她作文的创新。她的作文选材和行文思路总能给人意外之感。我也更加固执地认为.学语文是要有些个性、有点灵气的,而叶蓁身上有这股子灵气。
  • “精气神”的来历和新用
  • 俗话说:“活要活出个精气神。”枝繁叶茂使树木显露无限生机.色艳香浓使花儿分外俏丽诱人.“精气神”则展现了一个人身心健康、积极向上的风采。稍加留意.我们会发现“精气神”已经成了当今时代的常用词。“精气神”是人们养生长寿离不开的话题:“要想延年益寿,就得调适精气神。…‘精气神”也是对他人的赞美用语:“瞧!这位老先生,那精气神连我们年轻人都比不上!”
  • 似应改为“深层价值的开发”
  • 上海高中《语文》一年级第一学期中梁衡先生《跨越百年的美丽》的结尾,提出了开发人生价值的问题: 她(居里夫人)让我们明白,人有多重价值,是需要多层开发的。有的人止于形,以售其貌;有的人止于勇,而呈其力;有的人止于心,而有其技;有的人达于理,而用其智。诸葛亮戎马一生,
  • 面对语文试卷,我们“说”什么(彭勇)
    “不考语文”使不得(唐运东)
    语文是一种情怀(钟义民)
    致《语文学习》的信(潘井亚)
    文学的灵犀(那秋生)
    也说“植杖”(王敬东)
    从《为少年轻唱》说开去(简平)
    司马迁会让项羽位居“世家”之列吗(陈恩雨 苏汤)
    《基础教育参考》2010年3期黄金丽《中美两国高考作文差异研究》(于龙)
    《中学语文教学》2010年3期潘新和、郑秉成《从失真回归到仿真——写作教学内容辨正》
    《课程·教材·教法》2010年第2期叶黎明《论写作知识呈现方式的变革》
    《教育科学论坛》2010年第3期刘文娟《语文教科书中外国人物形象的课程社会学分析》
    朱自清为何“自责”——与代保民老师商榷(吕茂峰)
    声音
    珍贵的“原生态”阅读(周燕)
    课文作者——简平
    缘缘堂结有缘人(高东生)
    [论坛]
    张志公愿做飞机的跑道(庄文中)
    语文教学必须重视媒介素养(王尚文)
    语文教师要善于听读——语文课堂齐读现象探微(陈寿江)
    仅“着”几字,尽得“风流”——“课眼”及其在教学中的运用(杨仕威)
    怎样读一首词——以小令为例(刘汉初)
    仍说“教是为了达到不需要教”(吴非)
    由“命题后遗症”想到的(张斗和)
    语文课堂为何误区重重(吕宪华)
    [教学]
    提问与对话——《散步》课堂教学观察与研讨(黄伟)
    品昧外交语言,感受士人文化——我这样教《烛之武退秦师》(顾乐波)
    源头活水自常清——以《金岳霖先生》为例谈人物传记解读(汤丽萍)
    把握住教学的“出”和“入”——《邂逅霍金》该教些什么(李文俊)
    课堂上的一次意外(蔡焕杰)
    在美的星空下(常文艳)
    《断章》解读取向刍议(孙文辉)
    从性格的二重性再看孔乙己(王林喜)
    说说《孔乙己》中的“我”——从人物形象的角度谈《孔乙己》叙述者的选择(刘思远)
    《前方》的悲剧意识(袁湛江)
    “飞仙”、“长终”、“骤得”补商(苗帮苓)
    说“他盗”(李纪镜)
    《短歌行》两则注释商补
    “平分秋色”、“东山再起”是褒义成语吗(李冲)
    词牌“清平乐”的“乐”应怎样读(彭国忠)
    从发现到呈现——以《女娲造人》为例谈神话教学核心价值的确立和实施(刘宏业)
    如何把生活带入课堂(郭静娟)
    一个民族,一个人,一本书(鲍鹏山)
    “可堪称”、“能堪称”质疑(陈永海)
    谈谈作文中的自我烘托(许弟明)
    由一道作文题谈起(王伟娟)
    桃之夭夭,其叶蓁蓁——2009年江苏高考满分作文获得者叶蓁印象记(王兆平)
    “精气神”的来历和新用(贺梦瑶)
    似应改为“深层价值的开发”(俞敦雨)
    《语文学习》封面

    主管单位:上海世纪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主办单位:上海教育出版社

    主  编:包南麟

    地  址:上海永福路123号

    邮政编码:200031

    电  话:021-64373598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1-8468

    国内统一刊号:cn 31-1070/h

    邮发代号:4-253

    单  价:6.00

    定  价:72.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