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什么是“真正的好课”
  • 走上讲台21年,经常上课听课,如今在思考一个最原始的问题:真正的好课是怎样出来的?深入思考一下,竞豁然开朗:真正的好课首先是真正的好老师。教师即课程。课是他发自内心想上的课,所着眼的目标是他发自内心想实现的,所选的内容是他发自内心认为学生现在、将来确实需要的,所用教学方法也是他发自内心认为切实有效的,真正的好课,应该是多数学生喜欢且确实让他们有所收获的。
  • 语文考试,想说爱你不容易
  • 考试的功能是什么?在教学中,它的作用应该是检测;在招生、招工、录用中,它的作用则是选拔。但在“一考定终身”的社会背景下,考试却与一个人的命运直接相关,这成了考试不能承受之重。
  • 大胸怀、大气魄——我们的追求
  • 在日复一日应对高考的过程中,许多语文教师都会或迷茫或痛苦地问自己一句:语文教学的价值究竟体现在哪里?”是啊。理想中的语文灵动蕴藉、斑斓多姿,是,D灵的家园、精神的圣地。
  • 学生究竟看重什么
  • 朱老师是从教四十余年的特级教师。我慕名而去,端坐在他的课堂听课。听着听着便有些倦怠。过去常听各种赛课,屡屡被吸引甚至被打动:教师漂亮的穿着,准确悦耳的普通话,绚烂的课件画面,犹如神算的字幕,还有热闹讨论的学生……但眼前却是:满头的银发,厚重的眼镜,浑厚的川普,简约苍劲的板书。寥寥可数的应答……没有精巧的设计,没有眼花缭乱的多媒体呈现,一个学期的课,总是大致相同的模式:一板一眼,一字一句,一篇一段。
  • 《语文学习》向广大读者征集问题
  • 本刊的“解惑”栏目,为一线教师解答实际教学过程中遇到的各种问题。无论你在语文教学理论、课堂教学、考试辅导等方面有着大困惑,还是在语文知识、教材探究等备课备教方面产生了新问题,都欢迎来信咨询。
  • 《“暮雨潇潇江上村”引义探疑》商榷
  • 读罢夏云陶《“暮雨潇潇江上村”引义探疑》(见《语文学习》2009年第12期),笔者深为其一字不肯放松的严谨治学精神所感动,然而,仔细品读该文中“‘暮雨潇潇江上村’是唐五代诗人李涉(曾任太学博士)《井栏砂宿遇夜客》中的一句”,其中“李涉是唐五代诗人”,令笔者深感困惑!
  • 声音
  • 这是一个教育家群起的时代。 ——教育家何在?大量存在于教师之中,特别是在广大中小学教师之中。但其中的多数还处于一种模糊状态,并未从教师中结晶析出,而是处于一种和广大教师水乳交融在一起的自然状态。我们可称之为潜在的教育家。过去我们把教育家看得很神秘甚至高不可攀,压抑了广大教师成为教育家的积极性和为此所作出的努力。
  • 第五届“四方杯”全国优秀语文教师选拔大赛拉开帷幕
  • 为了促进语文教育纵深发展,培养和推出一线语文教学教研名师,中国语文报刊协会、叶圣陶研究会,协同国内影响深远的五家语文教学期刊,已连续四届成功举办“‘四方杯’全国优秀语文教师选拔大赛”,第五届大赛将于2010年7月,在广东顺德举行。
  • 加上“公民”二字
  • 打着为写“编后”找灵感的幌子,在网上兜兜转转,浏览了很多人的博客:吴非贴出了病后的近照。林贤治回忆黄河。筱敏在说现代通讯传播技术对人类生活的重大影响,徐静蕾为了“杜拉拉”的票房高兴着……看得很过瘾,猛然想起还要写“编后”,已经差不多到半夜了。其实,我想到网上找的是关于“公民”的话题。
  • 课文作者
  • 风,从雪山吹来
  • 巴颜喀拉山的风挟着万年冰雪的圣洁、千米高山的王气,从北麓呼啸而下,穿过不起眼的卡日曲河谷,掠过苍凉的星宿海,扑向海拔4610米的措日尕则山顶上的牛头碑,把自己的生命注入经幡。蓝天之下,扎陵湖和鄂陵湖之间的这座写着藏汉文“黄河源头”字样的牛头碑和上面那猎猎舞动的经幡以一种融合了静与动内涵的姿态向我传达着某种神秘的信息,使我突然静默下来,把目光投向整个黄河源头最大的湖泊——鄂陵湖。
  • 长三角语文教育论坛“文学教学内容的确定”征文启事
  • 由沪,苏、浙、皖四省市教研室、地方高校和《语文学习》编辑部联合组织的“长三角语文教育论坛”推动长三角区域性的语文教育研究和教学实践的合作交流,服务长三角地方基础教育,提升长三角地区中学语文教育的整体水平。
  • 当前写作教学值得关注的几个问题
  • 写作即表达,表达即生命。 写作是为了什么?写作是为了表达。所谓表达,就是主体向客观世界敞开和传达自己的意志、思想与情感。即便单从中小学的以获取基本写作能力为主要目的的写作训练看,写作在本质上也不是对信息的纯粹加工与组合,也不是对外在世界的全息式反映,写作在本质上是向外界表达自我的心理与精神世界,而表达的方式与形式则直接与表达者的生命活动与生命形式相关。
  • 试把金针度与人——论古典诗歌教学中的文学性传授
  • 一、前言 今天对年轻学生推行古典诗歌教学有三难:第一是语言的隔阂,这不只是古今语言的差异问题,更是对语意的理解与感受不足的问题。第二是场域的隔阂,古人的文化氛围、生活形态,以至于宇宙观、价值观,对现今年轻的学生来说,通常是不可思议的事,因为不明白这些,就不能理解作者何以如此想如此写,这种困惑对诗的审美会带来不良的影响。
  • 但愿只是“习惯语”
  • 做老师的,常常会自觉或发觉他人有一些“口头禅”或“习惯语”。有趣的是,不同的“习惯语”往往能微妙地反映当事者的某种性格或心理,其产生的效果也往往因人而异。比如说常把“是不是”挂在嘴边的,差不多每句话的后缀都有“对不对”的,谦和者流露出的是一份民主与平等,强硬者则多了一份不容置疑。但无论怎样的效果,听的次数多了,也便基本没了效果。近来在观课评课时也常有些“习惯语”入耳,值得一议。
  • 黛玉的教学秘笈
  • 林黛玉的教学秘笈主要体现在“低位思想”上。 在《红楼梦》第48回“滥情人情误思游艺,慕雅女雅集苦吟诗”中,林黛玉的这种低位思想可谓得到了浓墨重彩的展现。譬如香菱讨教作诗之道,她笑称自己“不通”;香菱央求她出个诗题,她告诉香菱:“昨夜的月最好,我正要诌一首,竞未诌成,你竞作一首来。
  • 营造以“学的活动”为基点的课堂教学
  • “教学内容的选择与教学环节的展开”专题,已进行了五讲,从语文教学的基本立场,到探讨合宜的教学内容,到探讨有效的教学设计,我们到达了这个专题的终点。
  • 充分重视学生的“学”合理确定教学内容——《桥边的老人》磨课札记
  • 一、背景说明 2009年12月,浙江师范大学与浙江省丽水市教育局联合举办高中语文学科校本培训活动,围绕着高中语文“小说作品欣赏教学”展开。
  • 课堂教学要舍得“浪费”时间——《桥边的老人》磨课一得
  • 很庆幸有机会以一名执教者的身份参与了这次活动。在《桥边的老人》的磨课过程中,我能够聆听并接受众多专家指点,努力改善自己的教学观念与教学行为,可谓收获颇丰。其中。让我感受最深的一点是,语文课堂教学重在开展“学”的活动,一定要舍得“浪费”时间。
  • 《桥边的老人》两次执教的反思
  • 2009年12月15、16两日,笔者参加了浙江省丽水市校本培训语文学科活动,执教浙江省IA选修课程“外国小说欣赏”中的《桥边的老人》。上完课之后,笔者深刻地体会到传统教学模式(包括改良模式)在新课改中的尴尬,也充分感受到转变观念、更新知识之于提升教学成效的必要性。现将两次教学过程的设计整理出来,与同仁探讨。
  • “都”、“城”之异的探究
  • 《廉颇蔺相如列传》“完璧归赵”的教学刚进入质疑探究环节,就有学生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故事围绕“以城易璧”展开,但文巾有两处好像有意把“城”说成了“都”。一处是蔺相如拿着璧斜看着柱子准备击柱时,“秦王恐其破璧,乃辞谢,固请,召有司案图,指从此以往十五都予赵”。一处是蔺相如“归璧于赵”后在秦廷上说:“今以秦之强而先割十五都予赵,赵岂敢留璧而得罪于大王乎?”这两处所说“都”与其他地方所用的“城”究竟有什么不同?
  • “郎”字妙用
  • 学生很喜欢苏轼的《念奴娇·赤壁怀古》,背诵也极快,可该怎么讲解呢?仅有诵读,他们的理解一定是不到位的,而逐句逐点地讲解,会不会削减这首同的美感呢?很多时候,文字的美在自我阅读时是会跳出蒙眬的第一感的,学生只是说不出而已,而教师不得当的讲解方式会让学生的脑海中只剩下所谓的知识,却让这种模糊的美消解殆尽,思考再三,我和学生学习《念奴娇·赤壁怀古》,就从一个“郎”字开始。
  • “怎么说呢”
  • “怎么说呢”如今似乎成了南北通行的口头禅。 我与外界的交往很少,上述观感是从电视上获得的。电视采访,被采访者常有夹杂着这句口头禅答问的,出于运动员之口者尤为多见。是体育圈内影响到圈外呢,还是外面社会的用语进入体育圈。那可不得而知了。
  • 愫方留守的六种解读
  • 人教新课标版高中语文选修教材《中外戏剧名作欣赏》选用了曹禺先生的《北京人》,本文想谈谈剧中人愫方的留守问题。
  • 一份自辩状——对《(指南录)后序》的新解读
  • 重教《(指南录)后序》,尝试从新的角度对文本进行解读,我得出了全新的理解。“使来者读之,悲予志焉”是全文的关键,实际上,文天祥写这篇文章完全是为了自我辩解,向后人和历史剖白自己的心曲,留下一份证明材料,是一份自辩状。
  • “国子姓”是国君的同姓吗
  • 人教版高中语文第一册《勾践灭吴(节选)》中对“国子姓”的注释为:闺君的同姓。但联系文段内容来看,却觉得难以理解。首先,勾践被围会稽山,下令“凡我父兄昆弟及圈子姓,有能助寡人谋而退吴者,吾与之共知越困之政”。如果课文注释成立,那么勾践派遣文种(既不是勾践父兄昆弟也不与勾践同姓)出使吴圈求和,并最后“举国政属大夫种”(《史记·越王勾践世家第十一》),岂不是与勾践自己的号令相违背?其次文言文讲究词约意丰,在“父兄昆弟(肯定是国君同姓)”后面加上“国子姓(国君的同姓)”岂不是重复啰唆。
  • 《屈原列传》一文断句指瑕
  • 人教版高中《语文》第六册《屈原列传》中有一段评述的话写得十分优美,教材中是这样断句的:“其文约,其辞微,其志洁。其行廉。其称文小而其指极大,举类迩而见义远。其志洁,故其称物芳:其行廉,故死而不容。自疏濯淖污泥之中,蝉蜕于浊秽。以浮游尘埃之外,不获世之滋垢,嚼然泥而不滓者也。”
  • 如何理解“鼎铛玉石,金块珠砾”
  • 唐代杜牧的名篇《阿房宫赋》中有一句话:“鼎铛玉石,金块珠砾。”一般的教材和资料都把它理解为“把宝鼎看作铁锅,把美玉看作石头,把黄金看作土块,把珍珠看作石子”,这样解释的根据就是句子中的名词有“意动用法”,采用标准的表述格式就是:“以鼎为铛,以玉为石,以金为块,以珠为砾”。单独看这样的语法格式表述,似乎与句意对应,也可算自圆其说。
  • “后序”正解
  • 苏教版高中语文必修三收录了文天祥的名作《指南录后序》,课文的注释在介绍该文时是这样说的:“作者写这篇序之前,已经为诗集写了《自序》,故本篇称为‘后序’。”(配套教参也有类似表述。)虽然只是简单的三句话,笔者读后却疑窦丛生。
  • 由《送东阳马生序》一文看教材编选得失
  • 《送东阳马生序》系人教版教材八年级下册的课文。顾名思义,这是前辈(作者宋濂)勉励后学(东阳马生)的一篇赠序。人教版的教材只选取了前面的两个段落(“余幼时即嗜学……盖余之勤且艰若此。”),为了方便讨论,笔者将全文抄录如下:
  • 人教社选修教材《语言文字应用》指误
  • 《普通高中语文课程标准》把语言文字学习列为选修课程。一些专业出版社的《语言文字应用》教科书相继出版发行。人教版《语言文字应用》(陆俭明、沈阳主编,2007年4月第2版)教材共六个专题,各成系统,形式活泼,内容新颖,便于课堂教学,是较好的高中语文选修教材。
  • 让我们想象的翅膀飞起来
  • 华东师大版高中语文课本(试用本)高一年级第二学期中收录了我的小小说《走出沙漠》。这篇小小说创作于上世纪80年代,确切地讲是1987年。屈指算来已经20多年了。
  • 《我爱这土地》的解读和诵读
  • 我在此前发表的有关郭沫若《天上的市街》分析文章中.谈到了诵读与解读相辅相成的依存关系。尽管那篇以分析为主的文章,只稍稍谈及诵读问题.但这绝不意味着我对诗歌诵读方式的轻视。诵读既是感性把握诗歌的重要方式,也能把理性的解读重新整合进一个统一的艺术世界。这里,我将以艾青的诗歌《我爱这土地》为对象(上海初中语文教材中有“反复朗读这首诗”的要求).试着探讨一下解读与诵读相结合的策略。
  • “活动与教学品质的追求”高峰论坛暨“语文报”名师大讲堂隆重举行
  • 4月7-8日,由中国教育学会中学语文专业委员会语文“活动式”教学课题组主办、语文报社和安徽省中语会协办、安徽师大附中承办的“‘活动与教学品质的追求’高峰论坛暨‘语文报’名师大讲堂”在安徽芜湖举行。全国中语会理事长苏立康女士作“活动与教育生长”的报告,指出语文教学的高品质是学生在教师指导下的全面多样的主体活动过程。
  • 关于初中文言文有效教学的探究——以王丽波老师执教的《湖心亭看雪》为例
  • 2009年底,“国培计划——广西初中语文骨干教师培训”期间,围绕着“阅读教学有效性研究与实践——文言文如何教更有效”这一专题,学员观摩了培训班导师王丽波现场执教的《湖心亭看雪》。王老师以自己对课文的深刻感悟引导学生品读文本的功力受到很多学员的称赞,同时,也正是她的“讲授”引发了诸多质疑。现将这节课引发的思考及后续的研究呈现于此,以就教于专家、同行。
  • “一起去看花”写作指导课例
  • 尽管仍是春寒料峭,明媚的阳光一出,三月的暖阳终于战胜了冬的寒冷,校园内外便充满了春的气息。早晨从小区出来,一路的花开,步入校园。迎春花那明艳的黄、海棠那探出头来的花骨朵儿,就愉悦了我的心。春去春又回,这个春天到了,很快又会过去。每天待在教室苦学的学生知道吗?于是决定今天上作文课。课堂,就带到教室外面吧——一起去看花。
  • 新名词“知性”
  • 上班来到教研组办公室,一推门,同事朝我挤挤眼:“今天你打扮得很知性哦!”“知性”是个什么概念?这个新名词似乎成了衡量女性的高标准,大有“知性一出,谁与争锋”之势。关于“知性”。《现代西方哲学词典》是这样解释的:知性是指主体自我对感性对象进行思维,把特殊的、没有联系的感情对象加以综合,并且联结成为有规律的自然科学知识的一种先天的认识能力。“知性”,德文原文为Verstand,也常被译为“理智”或“悟性”。
  • 尊重,比太阳更有光辉
  • 按照习惯,我每周安排一节课,用来讲评练笔,也借此机会拓展开来,聊一聊生活,谈一谈写作。上周让学生读了爱因斯坦论教育的一组文章,科学巨人睿智深刻的思想震撼了学生。我告诉同学,人不能“趴”在现实中,写作应该表达人生的追求,要追求“大气”。什么叫“大气”?就是有少年意气,写慷慨文章,有一种人生的大尺度,因为尺度的大小决定行走的远近。
  • 2010年台湾地区大学学科能力测验国文科试题评析
  • 壹 总体分析 学科能力测验旨在测验学生的学科能力,所以大考中心在命题上也尽量依据其所订定的能力指标来命题。以下就本次学测的国文试题对照能力指标,分析其关系。
  • 2010年台湾地区大学学科能力测验国文科试题
  • 修辞考测举隅
  • 国家考试中心《考试说明》对语言运用题中修辞的考测有明确的要求:正确运用常见的修辞方法(比喻、比拟、借代、夸张、对偶、排比、设问、反问)。现代文阅读和古代诗歌阅读中,要求分析文本的表现手法,也会涉及修辞。
  • 2009年全国高考试卷中的几个语言问题
  • 2009年全国高考山东卷中有一道指错题:或许连作者都没想到,由于这一篇哀悼家鹤的纪念文章刻在石上,使得文本的命运与石头的命运牵连在一起,为后人留下了诸多难解之谜。
  • “囧”方唱罢“烎”又登场
  • 互联网的作脂真是不容小觑,它能使一个十分生僻的字在一夜之间火得烫手。“囧”字被捧红之后,“烎”字又粉墨登场了。在很多网络论坛、个人博客中都能看到“烎”的足迹。“烎”为何义?源于何处?它是如何在网络上迅速传播的呢?
  • “裸”,堂而皇之地走进新闻标题
  • “裸”的本义是不穿衣服。“裸”,以及采用“裸”的本义所构成的“裸X”(如裸体、裸露、裸奔、裸泳等),从感情色彩来讲,无疑都是中性词,不含贬义;可是从风格色彩来讲,由于受中国传统文化观念的影响,似乎都不雅(至少是不够雅)。因此过去在新闻标题中,很少用到“裸”和“裸X”。只有在报道西方国家的事物时,才会明明白白地出现“裸”的字样,比如某某足球场上的“裸奔”,某某露天游泳池里的“裸泳”。不过,在报道中国新闻时,则尽量回避“裸”。比如不称“裸体画”,而称“人体画”;不称“裸照门”,而称“艳照门”;北京民间,不称“半裸男”,而称“膀爷”。
  • 冒号三误
  • 冒号是一种常用标点符号,但在一些出版物中,常见误用的情况。 一误,乱停顿。例如:(1)毛泽东主席提倡的“三好”:“身体好,学习好,工作好”则把“身体好”作为“三好”之首。(《文史博览》2008年7月号)
  • “知书达理”还是“知书达礼”
  • 《现代汉语词典》(第5版)中加了“知书达理”这一词条。其解释是:“有知识,懂礼貌。指人有文化教养。也说知书识礼。”这里出现一“理”一“礼”,显然是编者有意加以区分。笔者认为这一做法欠妥。理由如下:
  • “长三角语文教育论坛”举行2010年年会预备会
  • 3月30日至31日,“长三角语文教育论坛”2010年年会预备会在徐州师范大学文学院举行。来自江苏省、浙江省、上海市、安徽省的语文教研员,华东师范大学、上海师范大学、杭州师范大学、安徽师范大学、苏州大学、扬州大学、徐州师范大学、淮阴师范学院、江南大学、南通大学等14所高校,上海洋泾高级中学、徐州一中、泰州中学、苏州十中、徐州高级中学、徐州开发区中学以及《语文学习》杂志的60余位专家、学者出席了会议。徐州师范大学副校长杨亦鸣教授到会祝贺并发表讲话。文学院院长陈洪教授在开幕式上致词。
  • 观点
  • 《课程·教材·教法》2010年第3期孙绍振《读者主体和文本主体的深度同化和调节》 多年来,造成语文教学文本阅读无效和低效的原因有两个:一是机械唯物论和狭隘社会功利论:二是后现代教育理论中离开文本主体的绝对的读者主体论。后者把读者主体推向极端,放纵自发性的所谓“多元解读”。
  • 什么是“真正的好课”(王绪卫)
    语文考试,想说爱你不容易(李兴旺)
    大胸怀、大气魄——我们的追求(白芳)
    学生究竟看重什么(王兴)
    《语文学习》向广大读者征集问题
    《“暮雨潇潇江上村”引义探疑》商榷(贾桂强)
    声音
    第五届“四方杯”全国优秀语文教师选拔大赛拉开帷幕
    加上“公民”二字(徐泽春)
    课文作者
    风,从雪山吹来(郭天彪)
    长三角语文教育论坛“文学教学内容的确定”征文启事
    [论坛]
    当前写作教学值得关注的几个问题(余党绪)
    试把金针度与人——论古典诗歌教学中的文学性传授(刘汉初)
    但愿只是“习惯语”(王伟娟)
    黛玉的教学秘笈(汲安庆)
    [教学]
    营造以“学的活动”为基点的课堂教学(王荣生)
    充分重视学生的“学”合理确定教学内容——《桥边的老人》磨课札记(郑丽丹)
    课堂教学要舍得“浪费”时间——《桥边的老人》磨课一得(钟雅娟)
    《桥边的老人》两次执教的反思(吴一舟)
    “都”、“城”之异的探究(冯为民)
    “郎”字妙用(郭静娟)
    “怎么说呢”(凌乙)
    愫方留守的六种解读(沈永生)
    一份自辩状——对《(指南录)后序》的新解读(张玉连)
    “国子姓”是国君的同姓吗(刘安)
    《屈原列传》一文断句指瑕(杨得理)
    如何理解“鼎铛玉石,金块珠砾”(聂剑平)
    “后序”正解(郑义广)
    由《送东阳马生序》一文看教材编选得失(何文刚)
    人教社选修教材《语言文字应用》指误(蔡伟胜)
    让我们想象的翅膀飞起来(沈宏)
    《我爱这土地》的解读和诵读(詹丹)
    “活动与教学品质的追求”高峰论坛暨“语文报”名师大讲堂隆重举行
    关于初中文言文有效教学的探究——以王丽波老师执教的《湖心亭看雪》为例(蒋玉萍)
    “一起去看花”写作指导课例(张兰芳)
    新名词“知性”(殷静)
    尊重,比太阳更有光辉(曹勇军)
    2010年台湾地区大学学科能力测验国文科试题评析(林明进)
    2010年台湾地区大学学科能力测验国文科试题
    修辞考测举隅(冯渊)
    2009年全国高考试卷中的几个语言问题(傅惠钧)
    “囧”方唱罢“烎”又登场(汪梅枝)
    “裸”,堂而皇之地走进新闻标题(姚敬业)
    冒号三误(左民)
    “知书达理”还是“知书达礼”(丁曰宏)
    “长三角语文教育论坛”举行2010年年会预备会(魏本亚)
    观点
    《语文学习》封面

    主管单位:上海世纪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主办单位:上海教育出版社

    主  编:包南麟

    地  址:上海永福路123号

    邮政编码:200031

    电  话:021-64373598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1-8468

    国内统一刊号:cn 31-1070/h

    邮发代号:4-253

    单  价:6.00

    定  价:72.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