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这是怎样的幸福?
  • 《语文学习》2011年第1期“编后”《教语文,你幸福吗》.让我不禁重新审视自己的语文教学之路.并问自己:我幸福吗?
  • 有感于语文“江湖”
  • 近日拜读一位语文特级教师的博客.看到博主的一条回复,其中有这样的话:“做一个大气的语文教师.就要见识一下广阔的语文江湖。”毋庸讳言,“江湖”确确实实存在着。既然有“江湖”.就有“江湖规则”。希望我们的。
  • 朗诵兮归来
  • 中国应该是有朗诵的传统的。奇怪的是.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们的学堂沉寂了,再听不到琅琅的读书声了。若问为什么不朗诵呢?回答是:没办法.因为考试是笔试.不考朗诵,只考默写。语文教学除了做习题,就是背诵,实际上也还不是背诵.是默写.因为光会背还没有用.要会写,字不能写锚,否则考试时拿不到分。
  • 农村中学新课改谈何容易
  • 新课改已推行十年,在农村中学中.新课改是“新姑娘”,教学中还是“老姑娘”吃香:一支粉笔、一本教参“包打天下”者比比皆是!为什么在一些农村中学新课改迟迟难于落实呢?
  • 倡议建立中国语文教育博物馆
  • 世界四大文明古国中,迄今,唯有中国尚能较为完好地保存其辉煌灿烂的五千年文化结晶——汉语言文字.这应该是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中最值得珍爱与研究的一大奇迹。
  • 写字须从正楷始(致罗易)
  • 罗易同志:您好。 我不善书,于书法不轻易置一辞。但因看过古今书家一些名作,多少也有点看法。浅见之一是凡学写字必须首先把正楷写好.打下扎实的基础。最不喜欢有些所谓书家一开头把字写怪写丑骗人。唐诗人卢仝诗险怪,金诗人元遗山评其诗有“真书不入时人眼,儿辈从教鬼画符”之句,正可以借来送赠此辈人。
  • 思想者,实践家——读洪宗礼《语文人生哲思录》
  • 洪宗礼70岁前。就曾对我说。真的老了.一身病,很多事恐难以为继。我不敢以违心之言虚与委蛇,私心也觉得,他以老病之躯继续拉大车。已是力不从心。但我了解洪宗礼,只要一息尚存,他就会继续守望在语文教育的大地上。不但我。很多朋友都知道:这个人是不会休息.也不会放弃的。近日看到他的《语文人生哲思录》,不禁再次感叹,其人之得道,进乎技矣。
  • 语文教学中如何整体把握文学人物性格——与《文学、人学与语文教学》一文商榷
  • 探讨文学与语文阅读教学的关系是一个难题.在文学研究领域和语文教学界都有不少争论.对一些基本问题也远没有达成共识。正因为此。当我们看到孙宗良、许爱春的《文学、人学与语文教学》(《语文学习》2010年第12期)一文时,
  • 对新课标几个教学理念的理解
  • 在新课改教学实践中.由于不少教师对新课标教学理念的理解有不小的分歧.给语文教学带来了一些问题。
  • 课堂有效提问六辨
  • 有效提问的研究包括“怎样提问”和“提怎样的问”两大核心。“怎样提问”主要涉及提问的技术层面,“提怎样的问”主要涉及内容层面。本文围绕这两大核心.从以下六个课堂提问的关键点来谈谈如何实现有效提问。
  • 一想到语文,我就高兴!——兼与徐群老师商榷
  • 《语文学习》2010年7—8期刊登了徐群老师的随笔《一想到语文,我就心痛》。看后,深深为徐老师一颗炽烈的“爱语文”之心所感动。是啊,在现实教学中,我们语文教师会有多少不自由,又会面对多少无奈与尴尬。诚可叹也!一时间,我心中涌起多少话想与徐老师当面交流!
  • 是谁关上了幸福的魔盒
  • 教育的减负.应该从提升课堂的幸福指数开始。课堂幸福了.学生的精神负担才会真正地卸下来。教师的精神状态才会得到更好的调整。但是.对今天的学生和教师来讲.课堂的幸福在很多时候成了可望而不可即的海市蜃楼。那么,到底是谁关上了幸福的魔盒?
  • 《语文学习》杂志封面摄影征稿启事
  • 老师.我们需要你的照片。 或许你刚刚走上讲台.唇上只有稚嫩的浅髭:或许你擦下的粉笔灰已经淹没了无数岁月,却抹不去你脸上的印痕;或许你笑起来很好看。像阳光下的一朵风铃;或许你笑起来不好看,你的抑郁和忧愁才代表我们,和我们这个时代。
  • 文本解读要坚守“信度”的度线
  • 尽管文本解读可以是多元的,但首先要关注的是“信度”.因为这是文本解读的一条“底线”。一旦缺失了“信度”、超越了“底线”,那么,文本解读得越细致、越深入,距离文本的“命意”也就越遥远。
  • 语文教师首先要成为“现代教师”
  • 于漪老师从事基础教育工作至今巳有61年。61年来,无论是课堂教学,还是其他教育活动。如报告、著文、审编教材等。她始终将“文化”视为译文教育的命脉。
  • 文学的渊源
  • 有的人 刘义庆的《世说新语》曰:“廉颇、蔺相如虽千栽上死人,凛凛恒如有生气;曹蜍、李志虽见在.厌厌如九泉下人。”
  • 索科洛夫的“梦”——以教学《一个人的遭遇(节选)》例说阅读教学“课眼”模式
  • 为演绎“阅读教学‘课眼’模式”.笔者在本地一所重点中学执教了苏联作家肖洛霍夫的《一个人的遭遇(节选)》。课堂里,我试图引领学生解决以下三个基本问题:(1)索科洛夫做了哪些梦?(2)索科洛夫为什么会做这些梦?(3)索科洛夫的“梦”像梦吗?“梦”在文中有什么作用?
  • 找准“科学作品”阅读的教学内容——以《大自然的语言》的教学为例
  •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关于“说明文”教学内容的选择已经固化为这样一些基本的教学内容:理清说明顺序,领会说明方法,学习和理解文中准确而生动的语言。
  • 开放型语文阅读课中教师的引领作用
  • 开放型语文阅读课是为了培养创造型的人才。阅读教学必须巧妙地组织学生展开讨论、思辨、质疑.鼓励学生大胆假设、多向分析、放心解答.真心肯定学生的自主学习的活动过程。这样。学生阅读的能动性才能充分发挥,鉴赏能力才能得到真正的训练和提高。
  • “率先”,还是“首先”?
  • 2009年12月9日.上海航空公司举行欢送仪式.欢送14年前从上海纺织行业转岗到航空公司的两位空嫂退休。上海《文汇报》和《解放日报》都在有关报道中写道:这两位“在18位空嫂中率先到了退休年龄”。
  • 苏教版高中语文课本古诗文注释补正(上)
  • 江苏省新编普通高中《语文》课本自2005年试用以来,经多次修订,日臻完善。综观这套课本。古诗文所占比例偏少,五册书总共才35篇,且多见于人民教育出版社编的《语文》教材,注释也大多因袭人教版。故凡人教版古诗文注释的缺漏、疏误,苏教版大致也是如此。
  • 从“配角”走向“主角”——小说阅读的另一种视角
  • 小说是语文教学内容的重要组成部分。而在大多数小说阅读文本中.似乎都约定俗成地存在着一个主角。主角往往承担着构成主要情节,凸显小说主题.表现人物形象.体现作者风格等重要任务,于是阅读教学的全部任务几乎都是围绕这个主角展开的.主角成为教参的主要被叙述者和课堂的主要被解读者。但是。
  • 为传统文化撑起诗意的伞——谈谈《听听那冷雨》中的“冷雨”
  • 《听听那冷雨》一类的文字是笔者一直不敢触碰的.因为担心自己一不小心就闪失了它原有的美丽。碰巧的是,在一次特级教师带徒活动中,笔者被安排与宁波效实中学的蒋祺老师同上《听听那冷雨》一文。
  • 《金岳霖先生》的深层解读
  • 苏教版高中语文(必修二)选录的《金岳霖先生》,是汪曾祺写于1987年的一篇回忆性散文,作家写此文时已经67岁。有人说:读汪曾祺的作品,就像在冬日温暖的阳光下.平静地听年迈的祖父在絮絮叨叨记忆中的那些陈年往事;也有人说:汪曾祺的作品“初读似水,再读似酒”。
  • 这个鬼子不寻常——也说《牲畜林》的喜剧因子
  • 读欧阳凯《〈牲畜林〉喜剧意蕴解析》(见《语文学习》2010年第12期)一文,顿觉眼前一亮。
  • 对三处细节描写的一点见解——读《记念刘和珍君》、《记梁任公先生的一次演讲》
  • 人教版高一语文第三单元是关于人物的,其中《记念刘和珍君》和《记梁任公先生的一次演讲》两篇课文中的三处细节描写,笔者的理解与流行的解读有所不同,提出来就教于方家。
  • “辛苦遭逢起一经,干戈寥落四周星”的再解读
  • 孙绍振教授的《名作细读》中有一篇《解读文天祥的〈过零丁洋〉》,该文对诗的首联“辛苦遭逢起一经.干戈寥落四周星”作了如下解读:
  • “留恋处”的“处”何意
  • 柳永的《雨霖铃》是一曲情调忧伤、意境凄切的千古离别之绝唱,词中“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兰舟催发”一句中的“处”作何解,值得讨论。
  • 关于“始皇”纪年
  • 2010年7月的《语文学习》载有《了解历史,尊重历史——课本译注商榷二则》一文。作者引录人教版九年级语文上册的《唐雎不辱使命》课本注,“秦灭韩亡魏:秦灭韩国在始皇十七年(前230),灭魏国在始皇二十二年(前225)。”认为“课文注释中的两个‘始皇’应改称秦王或秦王政”.
  • 缘何称“白丁”
  • 对《陋室铭》中“白丁”的注释,各种版本的语文教材大同小异,释为“白没有官职的人,平民。这里指没有学问的人”。
  • 《两小儿辩日》寓意商榷
  • 苏教版七年级下册语文第二单元诵读欣赏的第一篇是《两小儿辩日》,课本的简析说:“两个小孩儿论太阳离地远近.各自根据单方面的现象,得出了相反的结论。
  • 杜甫诗在写实中的象喻性——以《秋兴八首》前三首为例
  • 我所说的“象喻”.不是西方所说的狭义的“象征”或“寓托”,它是有中国特色的,是把你的精神、感情、志意都结合在里边的一种写作方法。从我们对外物认识的层次来说,有感知、感动和感发这三个层次。
  • 做一名语文教师的幸福——听课有感
  • 语文课到底教给学生什么呢?这是我常常想起的问题。
  • “忽悠”背后
  • 前两天,在大市优质课会课中,一位教师执教《虞美人》,受到许多与会教师的赞赏。可是,也有人说:“不就是会忽悠学生吗?一节课从头到尾都是在忽悠学生!”
  • 让公开课远离功利
  • 不知是何原因。最近两年。每听一次大型公开课或比赛课,心里似乎就有些憋闷。前天,又听了几节市级比赛课,实在有一种不吐不快之感。
  • 用“感激”唤醒“感动”
  • 那是一次普通的作文训练,题目是“感动”。记不起是哪一年了,应该是在高一年级。好像当时的人教版高中语文教材第一个写作单元就有这样一个题目,我也觉得这个题目很适合高一学生写作训练。
  • 飘然思不群——运用思维导图,激发作文构思
  • 一、案例背景 写作作为言语活动的书面表达形式.本质是思维与语言的互相转换。思维枯死.往往是学生写不好作文的致命点.思维能力是写作能力的基础。在作文辅导中培养学生创造性思维能力,有助于充分发挥学生更广泛、
  • “平淡”有理,“含蓄”无罪——从一篇考场作文谈起
  • 陈娜同学一直是一个我比较欣赏的学生,不在于她能得高分,而在于她的考场作文让我觉得美、真实、有生活气息,当然也是含蓄的。她在作文话题为“细节”的高一第一学期期中考试卷上写了一篇“非典型性”考场作文,却依然得到了典型性的好评与肯定.这不禁让我想谈谈关于考场作文“含蓄”的问题。
  • 一位以读写学生活的女孩
  • 吕佳骅。高中三年没有获得过一次作文竞赛省级以上最高奖项。但是,我仍要举荐她,因为,这是一位以读写学生活的学生.是践行作文生活化理念的典型代表。
  • 哥伦比亚高考现代文阅读题之述评
  • 高考语文卷命题经过多年实践,命题方式、试题类型渐趋稳定,在相对固定的结构中,不时有创新题型,也不时出现一些瑕疵,引发试题研究人员和一些教师的讨论。为了开阔视野,本刊推出“域外试题述评”系列文章,希望对各级各类命题有借鉴作用。
  • 影视语言的“穿越”现象
  • “穿越”本是网络用语,它的意思是某些话语超过了说话人所处的那个时代.也就是说用后来才有的语言去演绎以前的故事。这似乎是穿越了“时空隧道”,因此叫做“穿越”。
  • 话说“北漂”
  • 改革开放初“进京打工”中的部分人,在1990年代末悄然自称或被称为“北漂”。该词自1999年走进汉语书面语以来.其所指的人与事已越来越为人们所熟知。请看以下用例。
  • 语不惊人死不“羞”?
  • 2010年9月间,辽宁电视台多次反复播放电视连续剧《雷哥老范》的片头,字幕上竟出现“语不惊人死不羞”的语句。
  • “熟女”——成熟的淑女
  • 如果你觉得某个女人特别有“味道”.在形容她们这种“味道”时.可能用许多华美的辞藻都感觉言之不尽。其实,在当下你只需用一个词“熟女”,便可以很传神地表达了。“熟女”和“没女”、“剩女”一样,是目前媒体上流行的又一个新词.
  • 是“幻觉”还是“错觉”?
  • 仔细研读人教版八年级上册课文《落日的幻觉》,发现文中说明的自然现象应该是一种“错觉”,不能称之为“幻觉”。
  • 关于象征意义的生成机制
  • 《语文学习》2010年第9期发表了王从华、徐江两位老师的《从某教学比赛看集体性“应教的”与“实教的”之断裂》一文(下文简称《断裂》)。文章认为《我生命中的那蔟野菊花》一文中的“野菊花不具有顽强生存的生命意识的象征”.因为“渠坡上的野菊花没有提供顽强生存的生命意识形象。它本身不具有启示性”。具体地说,“渠坡,使人想到土厚,近水,通风,透光。无人侵扰。
  • 中学写作不重视议论文?——有感于潘新和教授的议论文重点观
  • 议论文与记叙文.它们在中学写作教学中的地位孰重孰轻。潘新和教授有高论:“语文教师必须明白。议论性写作是中学阶段最重要的教学目标,是必须培养的‘共能’”。(见潘新和《写作教学应以议论文为重点》,《语文学习》2010第10期。)在同一篇文章中,潘教授还说:“写说明、议论类文章应是对所有高中生的普遍性要求。”
  • 声音
  • 单纯将“虎妈”现象看作一次教育理念的探讨,未免流于表面。 ——一本由华裔母亲撰写的《虎妈战歌》,成为美国当下的热销书。该书讲述了耶鲁大学华裔法学教授蔡美儿.如何以“中国式”方法管教两个女儿并取得成功的故事。
  • 观点
  • 《课程·教材·教法》2011年第1期 周正逵《语文教材改革任重道远》 语文教材“多变”,是指语文教材的编写要受到各种因素的制约,选材内容、教学要求、教材分量、编排体例等都可能随着政治形势、教改形势、课业负担、编者意图等发生变化。
  • 建设“根据地”
  • 《圣经》里有一个故事,说以色列人的领袖参孙力大无比,他的敌人非利士人十分惧怕他。于是,他们买通了参孙的情人大利拉,请她帮忙找出参孙的弱点。大利拉天天用话逼问他.参孙终于把心里的秘密告诉了她:“若剃了我的头发。我的力气就离开我,我便软弱像别人一样。”结果参孙被大利拉出卖。
  • 登白帝城
  • 白帝城,建在奉节长江中的一座孤岛上,东依夔门,历代为兵家必争之地。此城由西汉末年据蜀的公孙述所建。公孙述自号白帝,于是命名此城为白帝城。公孙述死后,当地人在山上建白帝庙。公元222年8月,刘备在夷陵之战中被东吴大败,兵退夔门,忧伤成疾,
  • 板书设计
  • 板书是课堂教学内容的结晶。 教师的教学智慧在板书中, 教师的教育激情在板书中, 师生的精彩对话在板书中……
  • 这是怎样的幸福?(欧阳林)
    有感于语文“江湖”(王纬明)
    朗诵兮归来(李新)
    农村中学新课改谈何容易(陈永泉)
    倡议建立中国语文教育博物馆(李杏保 陈必祥 陈钟樑)
    写字须从正楷始(致罗易)(于漪)
    思想者,实践家——读洪宗礼《语文人生哲思录》(王栋生)
    语文教学中如何整体把握文学人物性格——与《文学、人学与语文教学》一文商榷(陈婷婷 殷其雷)
    对新课标几个教学理念的理解(莫如彪)
    课堂有效提问六辨(苟文彬)
    一想到语文,我就高兴!——兼与徐群老师商榷(连中国)
    是谁关上了幸福的魔盒(王秋珍)
    《语文学习》杂志封面摄影征稿启事
    文本解读要坚守“信度”的度线(崔国明)
    语文教师首先要成为“现代教师”(丁鸣[1] 陈红波[2])
    文学的渊源(那秋生)
    索科洛夫的“梦”——以教学《一个人的遭遇(节选)》例说阅读教学“课眼”模式(应慈军)
    找准“科学作品”阅读的教学内容——以《大自然的语言》的教学为例(陈忠文)
    开放型语文阅读课中教师的引领作用(陆建生)
    “率先”,还是“首先”?(屠林明)
    苏教版高中语文课本古诗文注释补正(上)(黄昊[1] 黄灵庚[2])
    从“配角”走向“主角”——小说阅读的另一种视角(谢澹)
    为传统文化撑起诗意的伞——谈谈《听听那冷雨》中的“冷雨”(吕家辉)
    《金岳霖先生》的深层解读(顾乐远)
    这个鬼子不寻常——也说《牲畜林》的喜剧因子(沈坤林)
    对三处细节描写的一点见解——读《记念刘和珍君》、《记梁任公先生的一次演讲》(尹奇岭)
    “辛苦遭逢起一经,干戈寥落四周星”的再解读(希锋)
    “留恋处”的“处”何意(陈千里)
    关于“始皇”纪年(李丽慧)
    缘何称“白丁”(尹长生)
    《两小儿辩日》寓意商榷(黄绍勇)
    杜甫诗在写实中的象喻性——以《秋兴八首》前三首为例(叶嘉莹)
    做一名语文教师的幸福——听课有感(郭静娟)
    “忽悠”背后(张兰芳)
    让公开课远离功利(徐金国)
    用“感激”唤醒“感动”(黄厚江)
    飘然思不群——运用思维导图,激发作文构思(张玉蓉)
    “平淡”有理,“含蓄”无罪——从一篇考场作文谈起(张洁慧)
    一位以读写学生活的女孩(赵长河)
    哥伦比亚高考现代文阅读题之述评(冯渊)
    影视语言的“穿越”现象(王爱民)
    话说“北漂”(王振顶)
    语不惊人死不“羞”?(蓝天照)
    “熟女”——成熟的淑女(张春雷)
    是“幻觉”还是“错觉”?(伍学明)
    关于象征意义的生成机制(吕茂峰)
    中学写作不重视议论文?——有感于潘新和教授的议论文重点观(余养健)
    声音
    观点
    建设“根据地”(周燕)
    登白帝城(张国生)
    板书设计
    《语文学习》封面

    主管单位:上海世纪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主办单位:上海教育出版社

    主  编:包南麟

    地  址:上海永福路123号

    邮政编码:200031

    电  话:021-64373598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1-8468

    国内统一刊号:cn 31-1070/h

    邮发代号:4-253

    单  价:6.00

    定  价:72.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