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天堂”的歌者——腾格尔自传《天唱》评论特辑——一本命运、性情、反思、超越之书
  • 著名歌唱家腾格尔自传《天唱——我的艺术生涯》2005年9月由作家出版社倾力推出.2005年9月4日下午.中国作家出版集团、作家出版社、中国作协创研部、《文艺报》、天堂文化化发展有限公司在北京建国饭店联合举办了研讨会,文学、音乐评论家40余人出席研讨会。研讨会由作家出版社总编辑侯秀芬主持,本刊摘发与会评论家们的发言,部分小标题为编者所加。
  • 天然的《天唱》
  • 如果说腾格尔那雄浑而苍凉的歌声有如天籁的话,那么他的《天唱——我的艺术生涯》,就是一本诠释天籁的书。我读了他的这本图文并茂的自传,收获良多,感触颇深。主要印象有这么三点:
  • 腾格尔:他的歌声里有音乐
  • 我跟腾格尔其实认识很早,他出道的时候正逢我从教职上又回到文学界。1989年我们算是第一次正式认识,那次他获得了文化部出国选拔赛的第一名,而且他演唱的是自己的创作歌曲,后来上大兴安岭晚会了。我记得人赛中他唱完后,毛宁、谷建芬曾对助手说,打听一下他哪来的,这人的歌声里有音乐。我记得很真切。本来就是唱歌,怎么叫有音乐、没音乐?搞音乐的人经常爱用这句话,说他的歌里有音乐,那是一种很高的褒奖。
  • 植根大地的歌者
  • 腾格尔的歌声有一种神秘的、打动人的灵魂的力量,有一种唤醒人的沉睡的情感记忆,勾起人的乡愁,诉说人的孤独、忧郁乃乍绝望的情绪,从而有让人的灵魂飘浮起来的魔力。他的歌声乍少让人有片刻回归精神家园的感觉。这不是靠嗓音就可以奏效的,而是从骨子单带出柬的一种丈化精神。有许多流行歌手是没法跟他比的,例如去年的刀郎很火了一阵子,中国的大街小巷都飘着他的歌声,他的沙哑的声调确也有迷人之处。应该说,刀郎的市音罩有种漂泊感,这适时地满足了城市里太多找不到自我的人的游魂心志。
  • 我们这代人的经验与梦想
  • 这个书很好玩儿,叫《天唱》。天唱不足人唱的,是天上来的,天上唱的歌,天唱还得人来办这个事儿。看到这个书以后觉得确实是一本非常有意思的书,有意思在哪儿呢?跟我的经验有暗合的地方。我生长在民族学院,后来叫民族大学,我发现他的文化跟我生活的文化其实是特别接近的。中华民族内部的多样性,文化的多样性,那是表现非常充分的地方,不同的少数民族之间的来件非常多。我看到这里由关于喝酒的段落以后,就觉得非常亲切,我成长的经验里面。
  • 寻求和确立我们自身的文化特性
  • 本来我以为这个书会写得更华丽,因为这里面有草原的元素,有流行音乐的元素,蒙古民族的元素,还有苍狼的元素,所有这些元素加在一起,如果放在搞文学的人的手里写的话,肯定不知道要搞出多大的阵势。从这个意义上看这本书,一开始有点不适应,但是慢慢地看上去,就觉得这样也好。这是一本质朴的书,是一部很老实的书,就是说一个人老老实实地谈自己的生活,谈自己对世界的感觉,谈自己的经历。很老实的书反而非常见性情,有的时候甚至我们能够感觉到一种醉意。我们见过不少名人出的书,但是我相信这本书真是腾格尔写的,因为字里行间我们能够感觉到性情。
  • 真实、真诚、平等的交流
  • 看了这本书以后很喜欢,但我不讲音乐,因为我不能算是歌迷。我喜欢的歌比我喜欢的小说还要少,中央电视台春节晚会里面我希望歌少一点,可想而知我不是歌迷。另一方面我也不想讲这本书有多少哲理含义,人生奋斗的含义,这本书因为是名人传记,我对这本书最好的印象就是它在名人传记里面能这么写,它对社会是非常有益的。我在看这书书的时候,拿白纸撕了一条条的夹住里面,但是后来发现夹得久多了,如果我夹的地方都说的话不如大家自己看一遍。我有兴趣的地方太多了,现在我把这些东西全部丢开,讲几个细节。
  • 克服分裂,腾格尔会成为伟大的艺术家
  • 腾格尔这个人是非常好的,音乐是很好的。前一段时间我读《狼图腾》写过一篇比较长的文章,刚才有位音乐评论家讲过我们这个时代的背景,严重的问题是中国人的人性、国民性雌化了。雌化的现象固然存在,但是我觉得中国现在是硬化了,冷化了,尤其是进入市场经济时代以后有一种功利主义、个人主义,或者是反教养的东西,这种价值流行起来了。与此相反,像腾格尔的歌是有一种能够唱得让石头飞起来的巨大力量,他会从一种情绪转化成一种内心的行为原则,会极人地影响我们。在这样一个特殊的社会转型期,艺术包括文学在内,对国民灵魂、情绪、精神的影响是极其巨大的。
  • 真事、真情、真心
  • 我想谈一下明星写作的问题。如今的明星写作已经成为一种潮流了,形成这样一个潮流主要原因在于明星写作具有巨大的市场效益,每个明星的追星族都是明星写作可以期待的读者群和发行量。正因为如此,出版商已经开始有意识地打造写作的明星,正因为明星写作有经济效益,所以现在开始打造的就是写作的明星。我觉得郭敬明就是一个写作明星,在很多次研讨会上我们部门有同志大声疾呼说要重视郭敬明的写作,注重郭敬明现象。最近我听到有一个说法,郭敬明就是一个写作挣钱的机器,这种说法可能有一点儿刻薄,但是很大程度上把他的本质说出来了。这样一个明星把别人的作品抄一遍都能发行100多万册。
  • 梦想置身于一个辉煌年代
  • 我最早现场听腾格尔的音乐是在2001年4月,北展的腾格尔个人演唱会,非常成功。后来又看过一个MTV,然后又听过他2003年的《敕勒川》,风吹草低见牛羊。腾格尔在我心目中是带有传奇色彩的,以至我从来就不忍心把他给现实化为形象和概念。我记得我现场听完腾格尔的演唱会曾说过,腾格尔作为一个蒙古族的歌手,他的歌声中透露出一种温柔,我觉得这个温柔是蒙古族人不常被人能够认识到或都体会到的一种天性,这就是为什么蒙古族在中原建立了一个强大的王朝,说明他们跟汉文化的交融已经达到了非常高的程度。在各民族当中蒙古族是一个非常有智慧、非常有文化底蕴的民族。
  • 让心底的音乐自然地流淌出来
  • 我的确很喜欢腾格尔的音乐,这本书看了以后感觉到很兴奋。前面有几位发言专门讲到名人传记的问题,我也讲讲传记方面的事,因为我不敢在音乐方面乱发言。名人写传记可能是一种时尚,有不少名人都写了传记;但是我觉得名人写传记可能有一点共性,我们读很多名人的传记觉得失望,因为名人传记可能在一定程度上满足了追星族的好奇或者是普通读者的窥视欲。
  • 一个横空出世的歌手
  • 我是陕西人,跟腾格尔的家乡一河之隔。我们那个地方也是民歌之乡,巅峰之作就是《走西口》。我是1961年出生,腾格尔是1960年,看他的书首先感兴趣的不是他的文字,而是他的照片。他的照片让我有一种特别亲切的感觉,仿佛我们很多年以前就认识,他就是我少年时代的朋友和同学,甚至自己有幻觉。我特别同意吴秉杰刚才提到的他个人读了这本书的感受,他确实传达也归纳了这本书里面反映出来的腾格尔做人的原则、情感的倾向以及他对这个社会人生、自然、历史的认识。
  • 腾格尔最好的东西是他的歌声
  • 很感谢腾格尔专门把我请到北京来开这个会。我不会评论,但我喜欢腾格尔的音乐。他的书我昨天看了,昨天我们开了研讨会了,但是研讨会比较小。音乐和选政协委员不一样,不需要考虑民族。我听腾格尔,也听勃拉姆斯,听德沃夏克。印象最深的是头两年我到草原上去,夏天开车走了好几个小时都看不到人,动弹的就是云彩,再就是山后的羊,羊像擘画一样挂着。
  • 一本有思想、有感情、有趣味的书
  • 昨天我跟儿子说,明天我要去开一个新的研讨会,他问谁的?我说腾格尔的,他说好啊。我儿于是80年代以后出生的,他们这代人我觉得挺有自己独立思想的,他是一个不追星,不崇拜任何人的人,我觉得80年代以后的年轻人都是这样的。后来我就说了一句,你喜欢腾格尔吗?他说挺好,就是到头的话。我说你喜欢他什么?他说真吧。刚才很多发言的老师都说到真了。我说了一句挺男人的,他说是。我从来没有带我儿子参加过任何研讨会,今天我把他带过来了。他远远地看了一下腾格尔,说挺真的,然后他就走了。
  • 天然,天真与天意
  • 我对腾格尔的认识起于“蒙牛”,买一箱牛奶的时候送了一张碟,我一放就是腾格尔的《天堂》。腾格尔的歌我以前听过,当时我就产生了一种非常有趣的联想,因为蒙牛的牛奶在北京卖得非常好,是非常自然的牛奶,配上腾格尔的歌声就更好了,不知道腾先生有没有收他们的广告费。
  • 乱花渐欲迷人眼——朱向前放谈当下长篇小说创作
  • 胡殷红:朱老师,作为一位著名文学评论家,您已经连续参加了第四、五、六届茅盾文学奖的读书班工作,并担任了本届评委,现在终评结束,我们今天是否就以本届“茅奖”26部入围作品为例。请您谈谈近几年的长篇情况,您认为本届作品与前风届相比水平如何?
  • 明白芦花最动人——浅议王秀杰的散文
  • 到目前为止,王秀杰出版的散文集共有四部;《鹤羽芦花》(1995年)、《生命与自然》(1999年)、《中华鹤迹》(2001年)和《与鸟同翔》(2005年)。我读过的评介性文章,都把王秀杰的这些作品称为散文。这是个广义散文(或说是大散文)的说法。于秀杰的这些散文,包括我们通常所说的散文(即狭义的散文、小散文),也包括了具有说明介绍性质的随笔杂谈和研究(特别是文艺研究)文章。这些存在着一定文体差异的文章被共同命名为散文,我想,丰要是因其文本的强烈的真实性和情感性。真实性是生活的真实、科学的真变和文史学上的历史本真、文本本真。而情感性或情绪化,是作者在这些真实的叙述里,总是显示出浓郁的、强烈的主观感情色彩,总是毫不掩饰地显示出自己的惊奇、惊喜、由衷喜爱、万分珍惜等等情感。
  • 心荡天籁——读王秀杰散文集《与鸟同翔》
  • 身处闹市,周遭的喧嚣和嘈杂是你无法回避的。这种不良的生态,导致像我这种难守安静的人,就越发地心浮气躁。这样的一副心境,又遇上今年入夏以来不爽的气候,人心就躁成一个马蜂窝。
  • 素心自此得 灼灼美文华——读王秀杰散文集《与鸟同翔》
  • 在眼下辽宁的女散文作家中,王秀杰属十那种广蓄迟发,愈写愈有神采,愈写愈练达的类型。她的散文平实耐读,亲和质朴而又温罄流畅,特别是她对于审美对象的感知能力和作为女作家的那种细腻的情感抒写,都是相当出色的。她的散文具有一种鲜明的文化意识,在个人的审美感知中,焕发着文化精神的力量。
  • 中国式青春与中国式青春剧
  • 青春是焦急的,那时我们还没有学会如何生活,就渴望着与现实做快意恩仇的了断;青春是残酷的,那时我们一无所有,却梦想着征服周围的一切;青春是无知的,那时我们还不懂得爱与恨,就已经学会了付出和伤害;青春是理想的,那时我们如此地沉醉于自我,一厢情愿去捍卫心中的价值……
  • 梦幻的外壳 成长的内核——由韩国偶像剧浅析青春剧叙事策略
  • 也许王朔早早就洞悉了青春的本质——“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并以此为题,讲述了一个动人心魄的青春故事。青春的内心时时躁动着激情与梦想,如同一团燃烧的火焰,却又不得不置身在现实牛活的海洋中,不管海水最终是否会熄灭火焰,在这个过稃中,我们都将无法避免地品尝海水入口的成涩味和海浪拍击的疼痛感觉,多年后才知道,原来这就是成长。也许每个人都走过这样的青春岁月。
  • 自由空间与审美话语——审美现代性视野中的私人文化活动
  • 我国当代大众文化生活的私人化趋向是从上世纪80年代以来才倍加引入注目的。改革开放前,私人及有关私人的一切都常常被习惯性地认为是政治上错误、道德上可耻的事情,在“狠斗‘私’字一闪念”的高压政治环境中,私人文化活动根本无法形成,当时的文化活动带有强烈的公共化、集体化和政治化特色,这种文化状况在80年代逐渐被改变。伴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国家与社会之间的关系得到了重新调整,人们拥有了一块较为独立的私人活动空间,其范围也在不断地拓展。从这个时候起,大众的文化活动逐渐疏离主流政治文化的临控,大批量地向私人空间转移,并与日常生活紧密地连在一起。如今无论是读书看报、休闲娱乐、家居装饰,还是穿衣戴帽、染发美甲,都不再是大是大非的政治问题,而是转变为私人文化活动中个体的自由决断。
  • 审美现代性诗学的三组悖论
  • “现代性足一种典型的矛盾现象”。作为现代性“星丛”构成因素之一的现代性诗学,同样也是一个充满着矛盾与张力的领域。在该领域当中,在一些最为根本性的问题上,往往会同时拥有两种或是多种相悖的价值判断、学术倾向,这样矛盾性、悖论性的状况,住某种程度上可以说较为鲜明地凸显了审美现代性的结构状况以及存在方式。一般来说,审美现代性诗学中存在三组典型的悖论。
  • 日常生活的意义化与身体写作
  • 上世纪80年代末以来,一股以身体写作为突出表征的世俗化潮流壅塞中国文坛,新时期文学对人性,精神的极度推崇被充斥文学场域的各种“欲望”焦虑所浸透,文学想象中的那个高扬着集体主义,理想主义色彩的“大我”,被还原为上学生活中平凡琐碎的个人体验。
  • 论殷璠“兴象”说产生的背景
  • “兴象”是盛唐文学理论家殷璠住《河岳英灵集》中首次提出的一个重要的文学理论范畴。由于文学理论范畴的提出是离不开社会及文学的大背景的,所以,本文从时代和诗风两个方面入手,探讨殷瑶“兴象”说产生的背景,以便能够在此基础上更准确地把握“兴象”说的理论内涵。
  • 虚拟现实技术、全息语言与艺术
  • 一、虚拟现实技术 1、虚拟现实 虚拟现实(Virtual Reality,简称VR)一词,于1989年由美国VPL Research Inc的董事长Jaron Lanier所创,用来描述计算机信息空间中栩栩如生、令人完全沉浸的模拟世界。此一概念源于1965年Sutherland教授所提出之“Ultimate Display”的想法,他希望通过计算机图形的显示,人们可以进入爱丽斯的梦游仙境,并感受到如同处于一个真实的环境。
  • 心灵深处的爱情之歌——谈贝多芬的声乐套曲《致远方的爱人》
  • 在世人的印象中,贝多芬总与那九部伟大的交响尔紧密联系,永远坚强自信,器宇轩昂,他是恐龙精神显赫的歌手,高唱的旋律中充满顽强的意志。即使是如此伟大的音乐家,他首先是人,而且是最富于人性的人。
  • 长笛吹奏
  • 长笛是有着干年发展史的乐器,而发展到目前运用现代工艺制作,功劳应属于德国长笛演奏家、乐器改革家、作曲家、被称为管乐史上最有贡献的管乐家“伯姆”。
  • 国外油画作品欣赏
  • 国外油画作品欣赏
  • [艺术视界]
    “天堂”的歌者——腾格尔自传《天唱》评论特辑——一本命运、性情、反思、超越之书(唐晓渡)
    天然的《天唱》(白烨)
    腾格尔:他的歌声里有音乐(金兆钧)
    植根大地的歌者(雷达)
    我们这代人的经验与梦想(张颐武)
    寻求和确立我们自身的文化特性(李敬泽)
    真实、真诚、平等的交流(吴秉杰)
    克服分裂,腾格尔会成为伟大的艺术家(李建军)
    真事、真情、真心(牛玉秋)
    梦想置身于一个辉煌年代(刘雪枫)
    让心底的音乐自然地流淌出来(贺绍俊)
    一个横空出世的歌手(阎晶明)
    腾格尔最好的东西是他的歌声(鲍尔吉·原野)
    一本有思想、有感情、有趣味的书(陈志音)
    天然,天真与天意(王干)
    [名家访淡录]
    乱花渐欲迷人眼——朱向前放谈当下长篇小说创作
    [王秀杰散文评论小辑]
    明白芦花最动人——浅议王秀杰的散文(王晓峰)
    心荡天籁——读王秀杰散文集《与鸟同翔》(马秋芬)
    素心自此得 灼灼美文华——读王秀杰散文集《与鸟同翔》(白长青)
    [“青春与青春叙事”(一)]
    中国式青春与中国式青春剧(王书洋)
    梦幻的外壳 成长的内核——由韩国偶像剧浅析青春剧叙事策略(赵莉)
    [“审美现代性视野中的当代文艺与文化”笔谈(下)]
    自由空间与审美话语——审美现代性视野中的私人文化活动(李红春)
    审美现代性诗学的三组悖论(杜吉刚)
    日常生活的意义化与身体写作(李自芬)
    论殷璠“兴象”说产生的背景(孙欣欣 韩晨旭)
    虚拟现实技术、全息语言与艺术(王立群 陈德陆)
    心灵深处的爱情之歌——谈贝多芬的声乐套曲《致远方的爱人》(周东恩)
    长笛吹奏(党忠心)

    国外油画作品欣赏
    国外油画作品欣赏
    《艺术广角》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