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我看近年散文
  • 新时期以来中国当代散文文体的革命、散文文体的改革开放,明显滞后于诗歌、小说、戏剧、绘画等其他文艺样式。但从1985年起,散文不再仅仅是反思伤痕、回忆痛苦、歌唱时代,有了变异的萌芽,即出现了新的、个性化的艺术散文。解放后散文中长期被蒙蔽、被深藏的“我”,鲜明地突现出来了。进入上世纪90年代,开始出现了新的风格、新的视角、新的语言、新的题材、新的写法。
  • 新时期影视的解构策略
  • 后现代思潮有各种划分的方式:一是指那些不是探讨理性和存在而是探讨语言的哲学;二是指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的思想,也就是贝尔所说的“后工业社会”的思想;三是主要指以解构主义为代表的思潮,它以怀疑、反叛和消解为其基本特征。
  • 赛博空间的艺术真实
  • 人类文学史可以说是媒介演进、载体延伸的传播史,文学存在方式的每一次变迁都与一定的媒介载体和传播技术的发展相联系。电子技术出现之前,人类的文学经历了“口头文学”和“书面文学”两个阶段,因特网的出现,把文学带入了又一重新异空间——“赛博空间”(Syberspace,又叫“计算机空间”或“网络空间”),使文学进入了“网络文学”阶段。这个世纪圣婴兼容了以往文艺的所有形态,为文学的存在样态实施了一次“格式化手术”。
  • 丰富鲜活与意义拆解——对《兄弟》“文革”叙事的一种分析
  • 阐释循环理论告诉我们,一部作品的整体与它的各个局部之间相互构成解释的背景。也就是说,我们对一部文学作品的理解是在作品的若干局部与它的整体之间做无数次的反复游移才完成的。眼下,余华的《兄弟》以“下部即将出版”的状态使我们无法窥其全豹。因此,我们对《兄弟》上部的解读就很可能是不得要领的甚至是南辕北辙的。
  • “存在之光”的重寻——余华《兄弟》的一种解读
  • 作为先锋作家的余华,是以深入存在的方式开拓他的小说之旅的。努力使历史语境中被遮蔽的存在显现出来,探寻历史存在中的人在“话语惯例”和权力关系中的精神景况和残酷的生存状态,是余华小说一以贯之的写作诉求。《兄弟》也不例外。正如米兰·昆德拉所指出的:小说是对于“存在”的“发现”和“询问”,以免“存在”的被遗忘。
  • 《兄弟》:余华的新面目
  • 在“图像”和“大众趣味”统治文化的时代,余华挟着他的《兄弟》卷土重来。他令人遥想那个让人目眩神迷的文学季节。大概谁也没料到,《许三观卖血记》重晕摔在人们面前之后,一路飙升的余华会突然失踪于小说擂台。他玩笑似的消隐了十年,让人们等得心焦甚至不耐烦了。
  • “人怎么这样狠毒啊”——关于余华《兄弟》(上部)的叙事形态
  • 我不喜欢《兄弟》(上部)。回想起来,阅读余华以前的那些小说——那些被评价很高,又拿到了国外的一些什么奖的小说,给我的阅读感觉都不是那么美好的。这次阅读也是如此。我觉得《兄弟》(上部)在叙述上没有这些日子的媒体、出版商和网上(也包括作者本人)传说的那么出色。《兄弟》(上部)和余华的其他小说一样,阅读以后让我情绪低沉、沮丧甚至是反胃恶心。
  • 余华的尺度和限度
  • 无论多么了不起的作家在处理人类经验的问题上也都有马失前蹄欲盖弥彰的不足和致命弱点。现在我想象余华是一个手拿软尺丈量中国人心灵腹地究竟有多深有多宽有多广的测量员。在那似乎永无尽头的丈量中,一个人的耐心、细致还有热情,以及一个人的洞察幽微了然生死的本领、目光还有智慧,都势必承受着巨大的人性考验和精神精密度的测量。问题是,有谁来测量测量者自身呢?作为一个写作者,我们最关心准来为自己勘测、定位和抉择。是神灵还是自己,是他者主宰,还是靠着个人的自律?
  • 人类文明进程的尴尬、悲哀与无奈——与迟子建谈长篇新作《额尔古纳河右岸》
  • 胡殷红:从《伪满洲国》到《额尔古纳河右岸》,你始终实践着“用小人物说大历史”这一创作理念。这两部作品的气息有相通之处,又有不同之处,能谈谈你的看法吗?
  • 危险的欲望化叙事
  • 在当下的作家里,大概不会有谁还会像古人那样把小说当作“小”说来看待。但我们所读到的一部分当下小说所表现出的作家的小说艺术观念与美学价值追求,却并不能表明当下的作家们真的把小说当作了“大”说。我如是判断的理由是,当下的小说创作不但没有了20世纪80年代中期至80年代末的“先锋文学”的那种锐意探索创新的追求,
  • 虚名浮利的散文
  • 本是文学中最能体现文雅俊逸之气的散文,现已被功名利禄的“文明碎片”剥蚀得遍体鳞伤,苦不堪言。超凡脱俗、出神入化的品格和魅力愈来愈少,智慧觉悟谈不上,甚至连激情和冲动都懒得勾兑。代之以琐碎絮叨,浅薄无聊,故作高深,附庸风雅,堆砌其中的脂粉气,裹藏于内的市侩气,不一而足。你不能不佩服作者的精明,市场看好什么,国际流行什么,形势要求什么,如此这般多元主张,全在他们的胸中,吐纳自由,呼吸顺畅,好不自在!
  • 韩国青春剧的流行元素
  • 近年来,韩国的青春偶像剧迅速发展。不仅在韩国国内,而且在日本、中国、新加坡以及整个亚洲都风靡一时,一些经典剧目还出口到了俄罗斯、埃及和阿拉伯半岛。
  • 青春剧需要青春叙事
  • 青春,是活力、激情、希望的代名词,是人生中最值得回忆的一个阶段。青春时光记录了成长的过程,铺设着成长的轨迹,经历了青春的少男少女能够记住这段时间里发生过的点滴并将其珍藏。年岁逐增,当人们从繁忙中安静下来,有时间打开封存了多年的记忆的“酒窖”时,青春,必会随着记忆这个“木塞”的开启而散发出诱人的醇香。
  • 从韩国青春偶像剧的超现实性看其叙事策略
  • 近年来,韩国电视剧以一种蓬勃之势在中国的传媒市场上开辟了一方不小的天地。《看了又看》、《人鱼小姐》等韩剧在央视的热播、以《蓝色生死恋》和《冬季恋歌》等为代表的韩国青春偶像剧在中国及亚洲所产生的轰动都成为韩国影视艺术魅力提升的有力证明。
  • “奔跑”与“回忆”——韩国“纯爱青春剧”的特色叙事
  • “纯爱青春剧”是以表现男女主人公爱情为主要叙事内容的“青春”题材电视剧。在中国乃至亚洲“纯爱青春剧”都早己不是一个新鲜的剧种,很多青春偶像剧都通过着力描写男女主人公凄美动人的爱情映射人生命运的坎坷,反映成长的彷徨,其中不乏上乘之作。如中国的《将爱情进行到底》,日本的《东京爱情故事》、《悠长假期》、《美丽人生》,都曾感动并影响了一代人。
  • 启事
  • 国外艺术作品 欣赏
  • 国外艺术作品 欣赏
  • 娱乐视角下的中国百年电影
  • 当今时代,被新新人类简略的称为“E时代”(所谓“E”就是英文“娱乐”,Entertainment)。虽然已经到了娱乐的时代,我们对于中国电影的认识方式却并未与时俱进,许多年来,一直停留在认识论的角度,而鲜见从娱乐论角度对中国国年电影进行探讨。本文正是要从娱乐的视角出发,对再年中国电影历史进行一次整理。
  • 试论电视情景喜剧的模式与题材选择
  • 情景喜剧的英文名称为sitcom,是场景相对固定,并以幽默语言为主要艺术表现手段的系列电视剧。
  • 影视画面造型中的光影,色彩和构图
  • 影视画面造型是创作者审美经验、审美意识的视觉形态化,是各种视觉造型因素如光影、色彩、构图等按照一定的意图组合成凝聚着审美情感的画面形象的艺术整体。
  • 试论舞蹈作品中编导和演员作用的异同
  • 一部舞蹈作品的完成,是舞蹈思维的结果。其特点概括为12个字:即“内在激情有形可见的动作流”。这12个字中,包括了三个组成部分:“内在激情”指的是作品的内容、内涵、意念等等。喜、怒、哀、乐都是一种情感的激荡,而且,舞蹈艺术本身就是一种长于抒情、拙于叙事的艺术,因此,
  • 创建中国古典舞基训体系
  • 中国古典舞自创立到现在,已经有50多年的历史,在这段历史时期内,经过了几代教师的不懈努力、探索和追求,培养出一大批像李恒达、官明军、沈培艺、山种、刘震、黄豆豆、武巍峰等优秀的舞蹈演员,产生了一些领先的区别于其他舞种的独特的高难技巧,中国古典舞也逐渐形成了独特的训练体系。
  • 《艺术广角》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