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媒介发展与文学的形态变迁——网络文学的文化起源与书写立场
  • 对于传播媒介影响文学的方式,首先我们可以从物质技术的层面加以理解,即媒介物质形式的变化对于文学的影响;其次我们可以从生存环境的角度理解,即文学面对不同技术支持系统形成的媒介环境,所产生的内在思维方式变化:再次我们可以从麦克卢汉“媒介即讯息”的角度理解,即媒介变化改变的不仅仅是物质手段或者工具,更重要的是文学面对的信息环境发生了质的变化,文学如何处理这些信息就成为文学如何组织、结构世界的重要逻辑依据;最后我们可以从文化的角度理解,因为不同的媒介代表着不同的文化形态,每一种文化形态都代表着文化的认知差异,正是这些媒介文化差异形成的文化认识路线对文学思想和情感写作构成内在的制约和引导。
  • 视觉政体与主体重塑——大众传媒时代的审美喧哗
  • 视觉政体(scopicregime)是马丁·杰(Martin Jay)的一种定义,概指在视觉中心主义传统上形成的一套以视觉性为标准的认知制度甚至价值秩序,一套用以建构从主体认知到社会控制的一系列文化规则的运作准则,形成了一个视觉性的实践与生产系统。①这一概念属于20世纪90年代后兴起的视觉文化研究范畴,以此为理论起点来探讨当下传媒社会中的热点问题是本文的初衷和目的。
  • 近观与自省
  • 《不悔录》(长篇小说,刘兆林著,上海文艺出版社2005年10月出版)给我的第一直觉是好读:轻松而多趣,幽默而机智。作者把这一领域里的众生相,把一个文人小圈子里的日常生活,会上会下,家长里短,权力欲望,饮食男女,写得活泼生动,声色兼备,或自嘲,或反讽,或揶揄,颇具妙趣横生之感。它让我想起东北小品或二人转里的某种趣味,但格调又显然不同,毕竟文雅得多。小说能写到这个成色,就很不容易。
  • 贴近现实的新开拓
  • 我国正在为建设全面小康的和谐社会而努力。“和谐社会”作为目标提出,针对的无疑是现实社会并不和谐,充满各种各样的矛盾和冲突。这些矛盾和冲突大量是人民内部问题,是需要用“团结——批评——团结”的办法来解决的。刘兆林的长篇小说《不悔录》的出版,是作者多年劳作的成果,也是作者贴近现实生活,反映当下属于人民内部矛盾、张扬以人民内部的办法来处理,以促进和谐社会建设的富于积极内涵并饶有艺术特色的小说。
  • 有勇气的力作
  • 刘兆林的长篇新作《不悔录》,以省级作协机关为场景,撩开罩在作家身上的神圣面纱,揭示其与所有单位同样不可避免的矛盾与无奈现状,读来让人在不露声色中惊心动魄。平心而论,这是需要绝大的勇气的。第一,从近处说,身在作协来写作协的种种行状,需要不畏闲言的勇气。第二,从远处说,以作家身份写作家人物,需要一种自审与自省的勇气。
  • 一部关于体制内文人的书
  • 在小说创作沉寂八年之后,作家刘兆林将厚厚的一本《不悔录》呈现给了读者。这本沉重的《不悔录》揭开了现行体制下作家们周围闪烁着神圣光芒的五彩帷幔,真诚地描述了文化众生的凡俗群相,同时也剖开了一个又一个作家呻吟着的灵魂。
  • 主体、现代性和经验的复杂性——论当下汉语诗歌中“底层经验”的言说方式
  • 近年来,文学创作界和理论界对“底层”写作表现了相当的关注。许多人就“底层”经验进入文学申说了不同的看法。对“底层”写作的聚焦,显然和当下社会转型、历史情境以及文学自身伸展脉络的变化有深刻的关联。譬如从文学社会学的层面,可以在表面整齐划一的现代化声浪中区分出被遮蔽、被压抑的景观,梳理出某种新的“话语”,藉此反思权力架构;也可以就题材的拓宽和相应美学机制的建构,探讨文学的“表现”能力。
  • 反思“个人化写作”——兼评《朦胧诗后先锋诗歌研究》
  • “个人化写作”是对90年代以来中国文学创作主流写作形态的一次命名,即使忽视女性写作以及90年代自身就是一个“个体化”的时代,新诗写作中的此类命名也无疑是一个热点现象。然而,正如文学史的研究总要期待一种于沉淀之后,才能看清潜藏于其问的脉络,对于笔者曾一度热衷的诗歌研究而言,尽管我曾在多篇文章中遵循将90年代作为一个诗歌“个人化写作”的时代,但在反复考察历史之后,我不由得在一种“断裂、延续、发展”的观念以及关乎诗歌自身的“功用与审美”的先天属性中,对90年代“个人化写作”的命名产生了一定程度的质疑——但是,
  • 诱惑至死——从《无极》看电影的诱惑策略
  • 当我们面对任何一个文本希冀对其图解之时,很显然,文本随即成为诱惑我们的对象,而图解则成为满足诱惑的行径之一,继而产生的则是一种图解的愉悦。在文本带给图解者愉悦的同时,文本亦得到升华,获得与其原初相比更深入,甚而是完全不同的印象。这一点在电影文本中彰显得更为直接。电影向来就被归入娱乐的、消遣的世界中,自其诞生那天起,电影工业就成为娱乐工业至为重要的一环。然而正如《当代电影分析》一书中提到的:“不论以何种形式表现的电影分析,必定具有省思与再观看的特性,而这两种特性正好与电影作为一种娱乐消费形态的不经思索与单次观看特性截然相反。’①“不经思索”与“单次观看”早已成为“快餐文化”的表征,在鲍德里亚构筑的“消费社会”中,我们也的确冒着“人们感到痛苦的不是他们用笑声代替了思考,而是他们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笑以及为什么不再思考’⑨的危险。与其“坐以待毙”,我们倒不如在探究隐秘中获得知识的愉悦。
  • 水墨动画的民族性问题
  • 一、水墨动画的民族性光辉 中国近代杰出的水墨画大师齐白石老人笔下的花鸟鱼虫,在银屏上栩栩如生地动起来,这就是水墨动画片的卓越成就。水墨动画在国内外都是史无前列的,所以,当1960年水墨动画片问世后,观众们不禁拍手叫绝,国内外影视界人士也都惊叹不已,视为动画电影上的一个创举。历来动画都是单线平涂,可中国的水墨动画,讲究笔情墨意,章法气韵,在创作和工艺上也复杂许多,是普通动画难以比拟的。
  • 选秀:被过度诠释的娱乐文本
  • 选秀,最初词义是为皇上选秀女。曾几何时,融合了“Show”这样的舶来意义之后,变成了大众传媒上甚嚣尘上的热门词语。这种学自英美、通过大众传媒直播的在民间选拔富于才艺或者具有特色的人物进入娱乐圈的做法,在前几年就崭露头角。但是,无疑2005年湖南卫视的“超级女声”节目的大获全胜才使它风生水起,包括中央到地方的大大小小电视台都意识到其中蕴含的大量的收视率以及丰厚的利润回报,纷纷各显神通上马此类节目。“忽如一夜春风来”一般,中央电视台的“梦想中国”、“挑战主持人”、“娱乐篮球”、青年歌手大奖赛,上海东方卫视的“加油!好男儿”,安徽卫视的“真维斯新秀”以及与光线传媒合作的“猫人主持选秀”,深圳卫视的“功夫之星”,浙江卫视的“彩铃大赛”,山东卫视的“城市之星”……一时间成为2006年中国电视的最大景观。
  • 偶像还是玩偶——审视网络游戏中的女性角色
  • 相对于文学、影视、广告等社会普及率较高的艺术门类而言,网络游戏不仅存在历史短,而且相对来说是一个比较单一的男性世界。在网络游戏领域中,不仅游戏的开发设计者几乎是清一色的男性,游戏玩家也绝大部分是男性,而且,早期网络游戏中的主角也是清一色的男性形象,直到1996年《古墓丽影》游戏的推出。在一个生产方和消费者全由男性构成的游戏世界中,忽然推出一款由女性形象担当唯一主角的游戏产品无疑是一次巨大的冒险;然而,《古墓丽影》在市场上取得了巨大成功,在其后推出的几乎每一款网络游戏似乎都少不了一到两个女主角。一时间,女性忽然间在由男性统治的虚拟的游戏世界中成了主角和注目的焦点。
  • 艺术与道德的临界
  • 当我提起笔打算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有人向我提出这样的问题:“艺术是否真的与道德存在一种必然的关联?”我想说,艺术作为一种审美意识形态的表现活动,它必然脱离不了美的范畴,而美与丑的存在与表现,恰恰是道德所要表述的内涵。
  • 艺坛杂感三题
  • 问题之王朔 我们的文坛“流氓”王朔先生,为了确认自我存在,便到处张嘴骂人,“我骂故我在”成为其自我解说的原因。艺术与文学虽然联系甚广,但王先生于2001年对美术界的“指点江山”未免显得有些无知。事情已有多年,美术界的权威人士大多懒得理睬,我作为一名美术界的后生,却愿意站出来谈淡我的感想。
  • 在舞剧《阿炳》中人物塑造的体会
  • 舞剧《阿炳》是一部以传奇性民族音乐艺术家阿炳的生平故事为底本,表现他一生的坎坷命运的悲剧。阿炳是我们大家都非常熟悉的名字,熟悉的程度甚至超出了他的学名华彦钧。其原因是因为他那首自编、自演,尽人皆知的二胡独奏曲《二泉映月》。虽然我不是以音乐为自己专业的演员,而且是一名朝鲜族人;但我很早就听过这首乐曲,并且一直迷恋这首乐曲。因为每当你听到这首乐曲的旋律,就会有一种欲罢不能的感觉。不仅我有这样的感受,世界著名音乐指挥大师小泽征尔的感受比我更深,甚至说,应该跪着听《二泉映月》这首乐曲。这不仅说明这首乐曲感人至深,而且也说明了一生身处逆境的阿炳对音乐那种追求精神同样也是感人至深的。
  • 构建审美实践活动理论的创新体系——评于永顺主编的《艺术美概论》
  • 人的和谐美好的生存离不开审美活动。马克思认为,共产主义社会就是“人的自由发展的社会”,也就是“每一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按照马克思的观点,这种人的自由发展就是“人也按照美的规律建造”;海德格尔认为人的和谐美好生存是对传统的人的单纯“技术栖居”的超越,而最终走向人的“诗意的栖居”;马尔库赛则更明确地指出人类的和谐美好生存是对资本主义工业文明中“单向度人”的克服,从而走向人的审美的生存。培养懂得“诗意的栖居”、“审美的生存”的一代新人是促进人的和谐美好的生存进而构建和谐社会的重要任务,也是广大美学、文艺工作者的责任之所在。当下,许多美学、文艺工作者们致力于此并取得了实绩,仅关于艺术美学理论阐释方面的著作和教材就已有几十种之多。
  • 今天你“断背”了吗——西方古典艺术中“同志”题材一瞥
  • 同性恋作为一种社会文化现象,在今日开放的社会中已获得一定程度的认可。尤其是2006年在奥斯卡上大放异彩的华裔导演李安执导的《断背山》的上映,更加速了其进程。像波普教父安迪·沃霍、画家吉尔伯特和乔治等一些具有相当地位的当代艺术家,都是著名的同性恋者,他们的作品含蓄而间接地表现了同性恋者的心态。而在古代的艺术中,同性恋的表现也不少见。因为同性恋行为往往招致道德家们的猛烈批判,因此从中世纪到现代的欧洲艺术中,同性恋行为很少以自己的真实面目出现。正如西方人所有的性道德观念一样,对于“同性恋行为”的定义,决定于欧洲人是犹太教还是基督教传统的继承者。
  • 浅谈当代壁画艺术对建筑环境的介入
  • 建筑的发展变化,体现了一定的生产力发展水平,体现了不同时代的社会思想意识以及民族文化特征。建筑是人们的劳动产品,它既要满足人们社会生活需要,又要满足人们一定的审美要求。壁画的特点和功能就是在对建筑空间整合装饰的同时,最大限度地满足人们的审美期待,提升建筑空间的审美价值。
  • 和谐性的理念——黄亚奇的水彩画艺术
  • 在世纪更替之际,中国各方面都在发生变化,工矿企业出现多种转产转型现象,在发展中必然淘汰了不少不相适应的旧工业。作为上层建筑的文艺创作当然离不开时代发展的印记,对上述现象也必然会有直接性的反映。
  • 创造:艺术之“道”——读许彦彪、王兴来山水画杂感
  • 许彦彪,职业画家,辽宁省美协会员。作品《辽东渔家》被编入《中国书画名家典藏》,2005年《金鷄高唱》入选中国书画报举办的“首届中国画金鷄奖”美展。
  • 退守心田 致虚守静——读王兴来山水画有感
  • 我们崇尚自然,敬重自然,以自然之法为我法,以我法为描绘再次自然之法,就是所谓“法非法也,非非法也,非法乃法也”。这一法则,贯穿于中国山水画的全部过程。
  • 《艺术广角》封面

    主办单位:辽宁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  编:傅汝新

    地  址:沈阳市和平区8经街74号

    邮政编码:110003

    电  话:024-22826015

    电子邮件:lnysgj@126.com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2-6258

    国内统一刊号:cn 21-1047/j

    邮发代号:8-45

    单  价:8.00

    定  价:48.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