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70后批评家
  • 张硕果 1978年生,安徽桐城人。2003年毕业于上海师范大学中文系,获文学硕士学位:2007年毕业于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获文学博士学位;2007—2009年在上海大学社会学系从事博士后研究工作。现执教于海南大学人文传播学院中文系。副教授,主要从事新中国电影史、中国现当代文学研究。曾在《电影艺术》、《文艺理论与批评》、《天涯》、《当代作家评论》等期刊发表论文20余篇。主要代表作有《解放初期上海电影发行放映初探》、《上海电影制片业的“社会主义”改造》等。另有散文作品被选入(21世纪中国文学大系:2002年散文》等选集。
  • 新时期以来文学评价制度研究述论
  • 新时期以来,关于文学评价制度的研究成为学术界的热点话题并取得了比较丰硕的成果。就宏观方面而言,研究者们主要从文艺政策、经济环境和新的文化生产机制等角度研究了它的现状及其路径,也提出了不少亟待解决的问题。
  • “80后”文学批评亟需结构性调适
  • 新世纪初横空出世的“80后”文学,转眼间已不再是什么新鲜事物,而“80后”的青少年作家也渐次步人成人行列。在严肃的文学批评界,有关“80后”文学的话题时常引起不大不小的风波;但稍稍留意就会发现,“80后”文学在批评界激起的多是纷争和意气,与知识生产所要求的客观分析和评价截然相对。这并非偶然,在一个文化转型的时代,文学研究和批评的范式本就处在更迭之际,不同批评立场和研究范式之间自然会产生诸多的冲突。
  • 当下艺术发展的趋势与价值取向——一条红线与四大弊端
  • 2010年10月22日至24日,“中国新时期艺术发展趋势与价值取向”理论研讨会在辽宁省大连市举行。这次研讨会由著名表演艺术家、中国剧协名誉主席、辽宁省老艺术家协会会长李默然倡议发起,由辽宁省老艺术家协会、辽宁省文艺理论家协会、辽宁省艺术研究所、大连市洁华艺术人才基金会、大连市艺术研究所、大连市文联创作研究室共同主办。
  • 坚守神圣的精神家园
  • 我是慕名而来,同时,也是师命难违——默然老师命令我来,给了我一个学习机会,所以我就匆匆忙忙地来了。默然老师刚才交待,叫我给大家汇报一点体会。我今天来此之前认真地补了课,学习了默然老师在辽宁老艺术家协会成立大会上的讲话。我是衷心地拥护、赞成默然老师“坚持三个一”的指导意见。所谓“三个一”,就是要坚持一面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旗帜,
  • 今日文艺之我见
  • 为更好地说明我的一些观点、一些见解,我先讲一讲我对文学艺术的几个基本观念。我这里不是背诵文艺学定义,而是我根据个人的理解、认识,特别是面对当前的文艺现象来阐述。我认为文学艺术是人类生存的一种基本活动,是人类的生命体验、生活情趣和自我实现的一个基本领域和主要渠道。我想这个概括是说,人们的生活离不开文学艺术。
  • 当“大众娱乐”汇入文化主流
  • 当今中国社会的文化氛围,以“文化消费”、“大众娱乐”为重要主题语,“收视率”、“票房市场”成为娱乐性文艺作品体现自身价值最直观的量化指标,这应该说是合乎时代潮流的。在这样的时代语境之下,“娱乐戏剧”、“商业戏剧”汇人文化主流,成为主流戏剧的组成部分,同样也可以说是合乎时代潮流的。
  • 新中国电影:文化政治与现代性经验——张硕果访谈录
  • 徐志伟:你的学术道路是从中国现当代文学研究起步的,但近年来却转向了电影研究,并取得了一系列研究成果。能否先谈谈你对电影的学术兴趣是怎样形成的?
  • 文化研究的“用”与“途”——乔焕江访谈录
  • 徐志伟:你的学术兴趣比较广泛,曾经做过神学美学研究、齐文化研究等等;但近年来却把主要精力放在了“文化研究”上,能否先谈谈你转向“文化研究”的动因?
  • “鲁奖”、“元艺术”与文学精神天空的未来——关于第五届鲁迅文学奖的对话
  • 一、文学是一种“元艺术” 童蕾:《茨菰》的作者苏童说短篇小说是“寂寞的写作”,他的解释是在当前短篇小说地位卑微,是“被忽略和遗忘的世界”,短篇小说一直得不到重视,大部分作家都不以短篇小说为主,因为“养不活自己”。您是怎样看待这样一个问题呢?短篇小说应该怎样走出“长篇为大”的窘境呢?
  • 《山楂树之恋》:苍白的精神自慰
  • 艾米小说《山楂树之恋》在被张艺谋改编成电影之后迅速成为2010年最热门的文化事件之一。这个被称为“史上最干净”的爱情故事得以疯传,是整个时代各种文化因素相互合力的作用。《山楂树之恋》从网络连载到成书出版,再到改编成电影的传播过程,展示出传媒时代文化传播的多种可能性,也使一个两情相悦的简单故事终于在市场化的链条中演变成一场足以粉饰历史、也足以扭曲爱情真相的大众狂欢。本文拟从文本题材及商业策略等方面透视《山楂树之恋》的文化内涵及其传递的文化征兆。
  • 面对大众的人文情怀——冯小刚电影美学风格论
  • 与张艺谋的“高大全”(高投入、大场面、全景式)电影美学诉求和陈凯歌的唯美主义风格迥异,冯小刚的电影美学风格是一种颇具讽刺幽默的民间喜剧式的走向。冯小刚电影不求全(只抽取当下生活一方不大的天地),不求大(偏重于为“小人物”、平常人立此存照),亦不求全(人物情感活动领域往往有限,徜徉于人情、道德等等层面)。他的电影,更逼近民间曲艺诸如鼓书相声的精神状态,故有“大鼓书电影”的称号。
  • 从贺岁片到商业大片——兼及冯小刚电影的转型
  • 一、贺岁片对大片模式的挑战 众所周知,商业大片在中国成为一个话题,是在加入WTO前后才有的事情;而贺岁片成为一个事实,也只有大约十年左右的时间。若从时间上看,(商业)大片的历史在中国大陆显然要稍晚于贺岁片;而从它们各自的发展轨迹来看,它们之间相对独特的运作及发展机制,形成了中国电影史发展上截然不同的两种模式。但这种情况在近两年有了很大的变化。
  • “我的电影只伺候中国观众”——电影大众与冯小刚电影研究
  • 随着世纪之交国内社会经济体制的改革,文化场域内各种文化力量的角逐发生了急剧变化,大众文化脱颖而出与主导文化、精英文化并驾称雄,电影市场本位取代了艺术本位,喜剧取代了悲剧成为主导性的文化范畴,民间喜剧性文化与大众消费文化“合谋”,自然而然地派生出一种消费享乐主义,冯小刚电影的成功无疑是这个转变最具有表征性的现象。他对叙事符号的重新编码,消解了传统的宏大叙事,完成了自己的意义创造。电影大众在这种话语的错位感中宣泄自己在现实社会中所承受的压力与焦虑,并在电影中获得某种自我表达和欲望满足的消费快感。
  • 女性意识的萌芽——论冯小刚影片中的女性形象建构
  • 在商业经济大潮下,男性电影文本中的女性形象多半沦为欲望的代码,跳不出性别刻板印象的束缚;然而,冯小刚近十年来创作的多部贺岁片,较真实地反映了现实中的女性形象,突破了传统的男权话语,展示了多元化的女性角色。尽管影片中的女性仍然未能完全逃脱“女人被讲述和被窥看”的模式,但我们欣喜地看到了女性谋求独立生活、生存和发展的巨大空间。
  • 先锋戏剧的“票房神话”与“市场传奇”
  • 新世纪中国先锋戏剧出现的“市场传奇”和“票房神话”,是市场经济背景下先锋戏剧家放低身段,拥抱市场,找准市场定位,借助市场主导的新的“艺术法则”推出符合观众消费需求的戏剧产品并高调运作所获得的回报,为先锋戏剧赢得了更大的发展空间。但基于现代性效益逻辑的这种新“艺术法则”在激活中国先锋戏剧市场潜能的同时,可能也会在无形中规训中国先锋戏剧家的本能的艺术“冲动”,窒息先锋戏剧艺术固有的自由品质和批判意识。如此。“先锋”终将异化成为市场的“通行证”,进而变异为“伪先锋”,最终化归世俗,丧失应有的生命活力。
  • 先锋和商业的对接与悖反
  • 1990年代后期以来的中国先锋戏剧,呈现出明显的商业化倾向,这是先锋戏剧外部文化生态与自身艺术品格交互影响的结果,有一定的合理性抑或必然性。先锋与商业的对接,为处于低谷与困境中的戏剧争得了些许生存的空间;但也因此造成种种悖论,泯灭了先锋戏剧自身的探索精神与反叛品格。
  • 新时期女性主义散文创作论
  • 一般而言,与诗歌、小说等相比,散文是最为简便易学、受人欢迎的一种文体;正是基于其写法的自由灵活和表达思想情感的便利随意,它尤其最受女性作者的青睐,新时期以来女性散文异乎寻常的蓬勃发展及其所取得的有目共睹的创作实绩,便是明证。整体上看,新时期以来的女性散文创作,主要由以下三个板块构成:一是专门的散文期刊和诸多其它综合性文学期刊上发表的散文作品;
  • 何其芳的古典情怀
  • 《回答》是何其芳写的一首政治抒情诗,全诗紧扣时代脉搏,语言豪迈,但诗的后面出人意料是这样几句话:
  • “被时代”的写作
  • “被时代”究竟是从哪天开始的,这其实是一个很难且又不必去解答的问题。 前些年,网络、报刊中高频率出现“被代表”。原来,常在台面上讲话或惯常作演讲的人,动辄就是“我代表群众”,或“我代表大多数”甚么的,甚至还有模特“代表13亿中国人民”之类。就这样,老百姓的利益,或者意愿,都已让人“代表”了,老百姓反而无法倾诉自己关于居所、关于教育、关于医疗、关于乱象的看法与见解。
  • 后现代批评的美国学派——文化批评随笔之七
  • 上世纪七十年代,德里达分别在巴黎和美国度过,因为他受聘担任美国耶鲁大学和霍普金斯大学的客座教授职务。在美国批评家中,他有众多的追随者。可以说,他对美国批评家的影响比他法国同胞中的任何一个后结构主义思想家的影响都要大,无论是罗兰·巴特还是福科,都无法和他相比。仅从批评文本的绝对数量看,这一点就很明显。
  • 马克思主义与后现代批评家——文化批评随笔之八
  • 这些批评家如弗里德里克·杰姆逊(FredericIameson)等,都是广义结构主义流派中的马克思主义者,他们认为共时性思想的主张必须设法与历史的理解折衷起来。杰姆逊赞同列维一斯特劳斯的做法,把阐释视为一种永恒的“语码互换”过程,一种可以意识着自身的操作,而从不止步于任何单一的确定性“真理”的修辞话动。杰姆逊论辨说,
  • 娱乐狂欢时代的“笑”
  • 毫无疑问,伴随市场经济的高速发展以及媒体文化的兴盛发达,当今中国文化已进入到一个以娱乐消费为主要特征的众神狂欢时代。传统文学艺术以悲剧、正剧为正宗,以崇高美学风格而见长,在命运多舛、惊心动魄、壮怀激烈的悲壮情境中凸显庄重严肃的艺术精神;当下消费文化则以喜剧、闹剧为主打,以滑稽美学风格而见长,在荒谬怪诞、戏谑调侃,幽默讥讽的笑声中获取轻松欢愉的审美享乐。
  • 家国如梦 人生如诗——对两位女性知识分子的人生读札
  • 齐邦媛的选择 齐邦媛对于我是一个陌生的名字。直到我读了她在晚年所撰写的回忆录《巨流河》,才知道原来她就是近代史上有名的爱国人士齐世英先生的女儿。她的父亲齐世英,出生于辽宁铁岭,早年留学德国学习哲学,回国后看到祖国积贫积弱,军阀割据,连年战乱,因此一心想救国救民。
  • 蒂凡尼的诱惑
  • 对于世间财富,君子还可以爱财有道,然而女人一定要离这些粪土远远的。原本爱做守财奴的都是男人,女人和财富中间没有什么天性的联系;然而有好事者把财富变成了珠宝、华服以及甜点,女人们就蜂拥而至了。套用心狠笔辣的张爱玲的一句话:一个女人爱慕虚荣就该死,为了这虚荣还败坏了道德,那么简直是杀了她还污了刀的。张爱玲的“红玫瑰”的结局,
  • 《萨德侯爵夫人》:玫瑰与蛇
  • 这又是一本使我振奋的书——最近让我振奋的书为什么尽是出自三岛由纪夫的笔下?三岛肯定不是上帝的子民,他不知何为驯服,甚至敬畏,他具有挑战气,像一头东奔西撞的牛亡牛,不拘一格,决意要把周围的空间撕裂成一片片,世界在他的治下因此显得很不规则。在真正的基督徒看来,他更像一个撒旦,尤其作为一个崇尚武士道精神的日本人,给这个预设的命名无形中增添了证据。
  • 茁壮的身体与民族想象——以许鸿飞的雕塑“胖女人”为个案
  • 夜深,朋友们喝了点酒,微醺之际,一起去“隐于市”的石磨坊,迅速地被许鸿飞的“胖女人”征服。其雕塑艺术呈现了“自然可爱”之美:自鲁迅弃医从文时起,“茁壮的身体”似乎就与看客冷漠的精神状态联姻了,“四肢发达,头脑简单”成了致命的语言武器;启蒙叙述助长了精神的单独飞扬,身体在现代性叙事中一度萎靡不振。
  • 贺兰山岩画美感的微观结构
  • 贺兰山岩画本质上是一种图像。对它的释读始于观看。实际上,我们能知觉到的贺兰山岩画的真实就是某种物体的形状,也即由一定的点、线、面要素组成的形式。如果说贺兰山岩石的表面是基础平面的话,那么,刻制在它上面的图形及其整体轮廓就是另一个面。所以,这里所说的“形式”,诚如俄国画家康定斯基所言:“就是一个面与另一个面之间的边线。”
  • 博纳尔绘画中的文性创作思维
  • 作为纳比派先锋的博纳尔,他的绘画是东西方艺术融合的典范,开启了新的绘画色彩路径。本文尝试以心性的视角来解读博纳尔的绘画艺术,引入“造意”的绘画精神,从博纳尔绘画艺术中强调主观情感的因素出发,阐述博纳尔绘画中体现的“文性”创作思维,综合性地探讨和分析博纳尔的绘画艺术。
  • 《疾非疾》摄影作品
  • 70后批评家
    新时期以来文学评价制度研究述论(任美衡)
    “80后”文学批评亟需结构性调适(乔焕江)
    当下艺术发展的趋势与价值取向——一条红线与四大弊端(李默然)
    坚守神圣的精神家园(仲呈祥)
    今日文艺之我见(彭定安)
    当“大众娱乐”汇入文化主流(王晓鹰)
    新中国电影:文化政治与现代性经验——张硕果访谈录(张硕果[1] 徐志伟[2])
    文化研究的“用”与“途”——乔焕江访谈录(乔焕江 徐志伟)
    “鲁奖”、“元艺术”与文学精神天空的未来——关于第五届鲁迅文学奖的对话(张丽军[1] 童蕾[2])
    《山楂树之恋》:苍白的精神自慰(袁莉)
    面对大众的人文情怀——冯小刚电影美学风格论(周思明)
    从贺岁片到商业大片——兼及冯小刚电影的转型(王冰冰)
    “我的电影只伺候中国观众”——电影大众与冯小刚电影研究(邹欣星)
    女性意识的萌芽——论冯小刚影片中的女性形象建构(查玮)
    先锋戏剧的“票房神话”与“市场传奇”(刘文辉)
    先锋和商业的对接与悖反(穆海亮)
    新时期女性主义散文创作论(金文野)
    何其芳的古典情怀(黄全彦)
    “被时代”的写作(胡长斌)
    后现代批评的美国学派——文化批评随笔之七(高海涛)
    马克思主义与后现代批评家——文化批评随笔之八(高海涛)
    娱乐狂欢时代的“笑”(宋伟)
    家国如梦 人生如诗——对两位女性知识分子的人生读札(朱航满)
    蒂凡尼的诱惑(萧潇)
    《萨德侯爵夫人》:玫瑰与蛇(李保平)
    茁壮的身体与民族想象——以许鸿飞的雕塑“胖女人”为个案(申霞艳)
    贺兰山岩画美感的微观结构(王毓红)
    博纳尔绘画中的文性创作思维(张立影)
    《疾非疾》摄影作品(蒋建兵)
    《艺术广角》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