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批评的动力
  • 相对上世纪80年代文学批评从西方理论吸取能量获得生机和活力而言,上世纪90年代直至今天的文学批评,越来越被各类理论和知识所裹挟,油彩满面但却日渐远离批评的真意。当通过学院体制传播、附着于强大的现代研究生培养制度之上的各种理论,在客观上为批评和批评家提供一条绿色通道时,需要正视的一个事实是:尽管如上的优势保障了批评和批评家的存在,但畸形的评价机制已使得越来越多的批评家及其批评实践变成一种纯粹知识的复制和生产行为,因而,在现代发达的传媒机制下,从文学批评中产生辐射社会的精神能量已变得越来越不可能。面对当下的批评实践,知识已无法像上世纪80年代给批评注入生机活力,批评和利益的合谋已严重侵蚀到批评生产并显示深重的危机,“批评的动力来自哪里”已变成批评者需要面对的一个基本问题。
  • 一种经验激发另一种经验的价值
  • 批评是一种理论和实践、理性和感性兼具的活动。批评者不仅要掌握批评对象的规则、技巧等形式方面的内容,还要对表现媒介有充分认知,更重要的是能对批评对象投入“灿烂的感性”,用自身的生命经验去和对象构成某种互文,才能激发“一个经验”的价值——如果我们认同艺术是“一个经验”的话,那么批评就是用一种经验激发另一种经验的价值。
  • 走出史诗与反史诗的阴影
  • 21世纪的文学和社会生活依旧关系紧密,都市、乡村、时尚、底层、情爱、家庭、官场、商场……大历史中的小时代,大时代中的小历史这些关键词,我们耳熟能详,然而没有一种东西可以给我们确定性。新世纪文学较之此前十年的下落倾向,有了明显的转型,向上走的趋势我们都看到了,但是它依然面对巨大的困境,渴望突围和提升,又不自觉地沉湎与迷惘。相对于十七年的宏大叙事、20世纪80年代的启蒙话语、20世纪90年代的世俗化表达,新世纪文学现在还很难简单命名,作家们面对时代的变形,或者选择了更为变形的方式,或者原画复现,
  • 论当下小说刨作中的史诗性倾向
  • 进入新世纪以来,中国小说创作的史诗化倾向非常明显。这首先表现在长篇小说的数量不断增长:据《2010年中国文学发展状况》统计,2010年的长篇小说产量为2000部左右,这在全世界也是较罕见的。而在大量鸿篇巨制的长篇小说生产的背后,有着非常复杂的文化逻辑。很多作家和学者认为,经过新时期以来漫长的积累和准备,中国的小说创作,是该出现史诗和大师的时候了。然而,对于目前的这种史诗化,争议也很大。有的学者认为,目前中国的文化环境,不是一个史诗的年代,且那些所谓的史诗作品,大多是苍白的应景之作和虚妄的表达,不具有真正的史诤陛。而有的学者则持相反意见,认为这些史诗性作品,还是非常成功的。在我看来,对这个问题似乎不能简单地一分为二地来看待。
  • 从匮乏到快感:青春电影中的欲望叙事
  • 2011年,国内几乎每个电影研讨会都会不自觉地把台湾电影作为一个讨论的热点。讨论台湾电影时,人们很难忽视一部大热的青春电影《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由青年作家九把刀执导,以下简称《那些年》),此片在台湾的票房四天破亿,制造了近十年来最快破亿的速度,最后票房高达4.1亿新台币。不仅如此,它的辐射力远扩香港与内地,在香港以六千多万港币的不可思议的票房成绩,正式超越了明星导演周星驰执导的《功夫》,成为香港史上最卖座的华语电影。而在内地,2012年1月6日上线,截止13日,斩获5000万人民币,一举超过了《海角七号》,成为内地影史上最卖座的台湾电影。一时之间,媒体、学者、观众争谈《那些年》。
  • 心理慰藉与现实映照
  • 2011年末至2012年初,5000万台币投资的台湾电影《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以下简称《那些年》)掀起观影热潮。在台湾、香港均取得令人瞩目的票房佳绩,而该片在大陆公映前,尽管网络上已有未删节版视频流传,但公映后还是取得了7683万人民币的票房。这样一部怀念青春、怀念初恋的电影所取得的惊人票房连导演九把刀都很惊讶,不停“谢票”。在内地电影人感叹这部台湾青春片的票房奇迹时,不知是否有人记起在《那些年》之前,大陆早已有导演在感怀青春,并感动了众多的70后、80后。2010年末,肖央导演的42分钟短片《老男孩》风靡网络,
  • 回到电影最本源的地方
  • 进入当地的生活,与之建立一种深刻的联系黎:咱们还是从你和沙青翻译的那篇文章——《一个探险者的足迹》开始?季:那是单万里要编一本书(《纪录电影文献》),然后我们去翻译的。黎:你觉得弗拉哈迪对你们的制作有影响吗?季:有影响。弗拉哈迪是到他所不了解的世界另一边,到比较遥远的地方去拍摄。
  • 贾樟柯电影的历史观与纪实风格变异
  • 贾樟柯近期电影开始有了一个历史的维度,这与他早期执着于揭示中国现实问题的影片有了明显的反差。由于有了一种“时间化”的叙事结构,影片无意中清晰地传递了作者的“历史观”。在这些近作中,第六代所推崇并擅长的纪实美学风格出现了变异。而这种纪实美学风格的变异与影片中的“历史观”的表述之间,有一种内在的联系。
  • 去艺术化:当代书法精神重建的可能
  • 20世纪中国社会文化发展可以视为对现代性的不断认同与追寻,在这个过程中,书法逐渐成为一个独立的艺术门类。20世纪末,随着中国现代化进程的加速,书法家逐渐职业化,艺术市场愈益发达,职业书法艺术出现了过度艺术化的现象。在学院化、西方化、市场化的多重语境中,职业书法家重视西方现代观念,有时盲从于艺术市场,形成了当代“作为艺术的书法”与传统“作为文化的书法”发展道路的分歧。职业书法的过度“艺术化”,使得书法家主体情感的宣泄受阻,传统文化精神支撑乏力,这种书法创作“去人性化”的状态成为当代中国书法的主要症结,并直接影响了学院书法专业教育。学院书法教育的课程设置多与艺术的专业化有关,造成书法与文学、历史等专业课程隔离,影响了书法文化发展的未来,造成了书法文化精神一定程度上的断裂。如果要重建当代中国书法的文化精神,我们应该通过适度的“去艺术化”,提倡心手达情的笔墨书写,再度“人性化”,发现书法之美与我们自身生活的关联,张扬书法家的主体意识与情感,实现书法创作的民族精神与文化认同,建构“作为文化的书法”,重建当代书法精神。
  • 生命观照与人格呈现
  • 20世纪以来的书法发展是有别于传统书法发展历程的:一方面是书法彻底摆脱了实用功能,退出了实用舞台,真正走向了表现,其生存语境的消失或减弱,参与群体的减少,使书法日益成为个人艺术行为或是个体艺术活动;另一方面是书法向纯艺术与独立学科的方向发展,当代书法追求艺术性,同时具有组织性、展览性与学科性特点。在这种背景下,当代书法创作在取得大发展的同时,也存在着许多问题,其中人文精神失落的问题尤为突出,即我们所说的当代书法精神的缺失。
  • 废墟之中,艺术何为——当代艺术转折时刻的价值思考
  • 当代艺术又到了一个转折的节点。文革之后的中国艺术可以分为两个时期:上世纪80年代的后文革时期;90年代至今的文化消费时期。而今,后者委身于市场逻辑的历史信条已经呈现出明显的颓败的征兆,由此关于艺术的价值的讨论又有了新的意义。
  • 三类男性形象与主流意识形态的重建
  • 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主旋律片、娱乐片(商业片)、探索片(艺术片)的划分呈现了改革开放以来主流意识形态的断裂:一方面以经济建设为中心,需要发家致富、“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个人奋斗等新的意识形态表述,另一方面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又需要小心维护旧有的意识形态窠臼。这种意识形态的“双轨制”使得主流价值观的建构经常陷入悖论,正如2000年因电视剧《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的热播而掀起的“保尔·柯察金和比尔·盖茨谁是英雄”的讨论。这种争论本身呈现了主流意识形态的双重面孔:一个是前苏联时期的无产阶级道德典范,是大公无私、为革命/集体/国家牺牲和奉献终生的共产主义战士,
  • 相声的讽刺功能与尉场性
  • 上世纪70年代末至80年代初,杨振华、金炳昶表演的相声《假大空》,姜昆、李文华表演的相声《如此照相》,王志涛、陈连仲表演的相声《特殊生活》等作品,通过演出、广播、电视,在广大群众中引起强烈共鸣,风靡全国,成为电台重播率最高的作品。这些作品充分发挥了相声的讽刺功能,以犀利的语言,将矛头直指文革期间“左”的形式主义做法,形象生动地讽刺了弄虚作假、欺上瞒下、迫害无辜的不良风气。
  • 对平凡生命的礼赞——赵奇绘画艺术研讨会发言摘要
  • 赵奇是一位卓有成就的艺术家和美术教育家。在创新中国画的实践中,他以独到的艺术语言、深沉的情感诉求、坚实的创作步履,为当代中国绘画开辟了新的道路。2012年4月至5月,“与你相遇”赵奇绘画作品展在辽宁博物馆展出,逾万名各界观众前来观看。展览结束之后,辽宁艺术界就赵奇的美术创作进行了座谈。座谈会由刘晓华主持。
  • 你好!蒙面人
  • 蒙面人,关于自我的虚构。向你述说我的日常生活,我的内心,我的灵魂的思考。这是我陆续虚构的几封信,还有你一封回信。第一封你好,蒙面人:我居住的小城很冷,两天前刚下过一场雪,更加冷了。好像,这才是真正的冬天。但多少有些不适应。有人说起在云南的艳遇了,同时,在云南,洪峰也被打了。如果他不是作家,我想没人关注。哈。有些恙,吃了几粒感冒胶囊。
  • 阅读的若干记忆
  • 多年前,大约是上世纪80年代末,我得到一个在职学习机会,在西北大学读了几年书。当年曾为准备论文,接连数日在学校图书馆埋头阅读,搜集林语堂、许地山、杨骚等现代文学人物的相关资料,这三位人物都出自福建漳州,我在该城出生、成长,三位前辈是我老乡。从远在西北的图书馆不同角落、不同书籍里找到他们的印记,发现各种记载之间的关联与异同,心里有一种愉悦。那时我觉得在图书架边走动,在阅读桌边琢磨,这种生活很适合我,我可以来干这个。
  • 批评的重建——解读批评制度
  • 近年来,对文艺批评反思和批判的声音不绝如缕。对文艺批评诸多乱象的指责和声讨,对文艺批评所依附的学术制度的批判,如何重建文艺批评的伦理与公信力,文艺批评者如何坚守理想与信仰,如何重寻真正的批评精神,等等,这些关涉文艺批评发展命脉的一系列重要问题,开始引发学界的深度思考。不同的专业媒体从各自不同的视角,开设专栏、组织文章,不少专家学者、文化名人参与进这一讨论之中,对文艺批评的批判可谓声势浩大。在各种不同的声音之中,由反思现状所引发的,对“批评制度”本身乃至“学术体制”整体的深刻批判,成为批判的主潮。批评制度和学术体制背后关于学术权力的纷争,学术与权力间的暖昧关系,学术利益的争夺与分配等,成为关注和言说的焦点。
  • 中俄名家画青州
  • 李翔作品选 李翔,1962年生于山东临沂,先后就读于解放军艺术学院、中央美术学院。现为总政宣传部艺术局副局长、解放军美术创作院常务副院长、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
  • 《艺术广角》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