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历史乱弹(之三)
  • 古都自有古都的韵味。在京都,不变的东山青翠和长流的鸭川清水,圣护院边上偶尔旁倚斜出的老梅,西田几多郎走出来的哲学小道树荫浓密,暗得让人怀古的寺门和静得听见几声木屐的深巷,总叫人忘掉时间却想起历史。京都总让人产生“不知有汉,无论魏晋”的感受,难怪当年王国维离开京都之后,还给老朋友内藤湖南写信说:“每想东山山色,如在目前,况重以友朋之乐,讲论之益。”
  • 历史的误解:时间和角色的双重错位——鱼玄机《赠邻女》别解
  • 在群星璀璨的唐代诗人中,有三颗神情潇散、不让须眉的女星,这就是三大著名女诗人李冶、薛涛和鱼玄机。时代的错位,使女诗人的社会地位尽入末流,也使她们的诗歌创作倍受局限,即使身逢封建盛世的唐朝也难幸免。李冶早年在吴越为道,因诗名鹊起,被代宗召入宫中,“无才多病分龙钟,不料虚名达九重”。
  • 聂夷中籍贯考辨
  • 聂夷中,晚唐著名诗人,曾任华阴县尉。其籍贯旧有二说:一为河南人,一为河东人。
  • 崇陶与晁补之绍圣以来的词风
  • 从接受理论的视角来看,宋代,尤其北宋是宋人接受陶潜的关键时期。《岁寒堂诗话》卷上谓:“陶渊明、柳子厚之诗,得东坡而后发明;子美之诗,得山谷而后发明。”宋人尊杜,乃北宋中期儒学复兴的产物;而陶诗之显,则北宋新旧党争所以致之。循着当日新旧党争从政见之争到意气倾轧的衍化,从一个侧面上说,宋人的价值取向随之发生了由尊杜而崇陶的变化。晁补之正是在这一背景下接受陶潜的。本文即从这一视角来考察晁氏绍圣以来的词风及其意义的。
  • 突破封建礼法的新追求——对《欢喜冤家》情爱观的现代解读
  • 本文通过具体作品的比较和解读,以杀奸类故事的两种情节模式为例,重点探讨《欢喜冤家》一书的情爱观,认为它在男女情爱方面比“三言”、“二拍”等作品表现出更多的宽容和开明,更为接近现代人的情爱理念。
  • “穹窒”即穹室
  • 《诗经·豳风·七月》:“穹窒熏鼠,塞向墐户。”又《东山》:“洒扫穹窒,我征聿至。”
  • 也说“冰矜”
  • 《世说新语》第十《规箴》:“郗太尉晚节好谈,既雅非所经,而甚矜之。后朝觐,以王丞相末年多可恨,每见,必欲苦相规诫。王公知其意,每引它言。临还镇,故命驾诣丞相。丞相翘须厉色,上坐便言:‘方当乖别,必欲言其所见。’意满口重,辞殊不流。王公摄其次曰:‘后面未期,亦欲尽所怀,愿公勿复谈。’郗遂大嗔,冰衿而出,不得一言。”
  • “赔”字究竟始用于何时?
  • 本文对“赔”字开始用于清代的说法提出异议。文章从文献版本的角度列举相关证据,并结合“赔”字在元、明书刊中使用的情况,提出“赔”字应始用于明宣德至嘉靖年间的看法。
  • “用其经济所长,辅之以学问”——小议清代扬州书院兴盛之由
  • 《武观》、《五子之歌》与《离骚》
  • 《墨子·非乐上》引《武观》曰:“启子淫溢康乐,野于饮食。将将锽锽,筅磬以方。湛浊于酒,渝食于野。万舞翼翼,章闻于天,天用弗式。”历代研究《楚辞》的学者如姚鼐、翁方纲、王引之、朱珩、梁章钜、胡绍煐、郭沫若、闻一多、姜亮夫、刘永济、蒋天枢等都据以论证《离骚》中涉及夏代历史的诗句所隐含的史实及句意,虽然结论见仁见智奠衷一是,但都是深思精研之所得。
  • 《黄帝八十一难经》的编纂
  • 《黄帝八十一难经》(以下简称《难经》)是中医学的经典著作。因其在学术上有着不可取代的地位,得以与《黄帝内经》并行二千年而不废。那么,《难经》是如何编纂成书的?它与汉代以前的医书有什么样的关系?本文讨论了以下几个问题。其一,认为《难经》应是《汉书·艺文志》著录之《扁鹊内经》和《扁鹊外经》中的一部分。《隋书·经籍志》著录之多种扁鹊的书以及《脉经》、《千金》等所引扁鹊书之内容,并是西汉前扁鹊之书而存于世者。其二,关于作者,文中认为,早期书籍的流传,多是单篇别行,并不题撰者,后之学者,知其学出于黄帝、扁鹊,遂有题名。考之《史记·扁鹊仓公传》所述,可以知其大概。所以,《难经》亦非秦越人所撰,乃是后人据《史记》所记越人行事遂题名而已。其三,《汉书·艺文志》著录扁鹊之书虽多,今存者仅《难经》与《脉经》等所引,其啄因主要是因为医经虽分七家,但内容多有重复之故。又后之学者认为黄帝之书为正经,传习者众而得以存。扁鹊的书中,也仅是因与《内经》有不同者而得以存。其四,就语言的形式而言,今《难经》已不是西汉时的面貌,医经多以问答的形式记述,《难经》亦不例外,此乃古时师徒相授,学者传训诂而已。
  • 张耒与《张耒集》
  • 唐宋古文运动所以在宋代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原因很多。除了欧、苏两位文坛盟主的领袖作用,一支群星争耀、人才辈出的诗文革新骨干队伍·也是必不可少的重要因素。张耒(字文潜)作为苏轼极力推举的杰出弟子之一,在黄庭坚、秦观、晁补之三人相继辞世后,独立苏门,完成了结束北宋文坛、影响南宋文学的历史任务。
  • 《麟溪集》辑者考辨
  • 书目文献出版社出版的《北京图书馆古籍珍本丛刊》(以下简称《丛刊》)第114册中收录了“据明成化十一年郑瑡、郑琥刻本景印”的《麟溪集》,集前署名为“明郑太和辑郑玺续辑”。查阅《北京图书馆古籍善本书目》和《中国古籍善本书目》,两书在著录《麟溪集》时也一律作“明郑太和辑”。其实,此集最初应为元代的郑文融(一名大和)所辑。
  • 《正字通》为张自烈所辑考
  • 《正字通》一书自康熙十年(1671)岭南廖百子(讳文英)授梓南康,署名及书前序言均大书廖文英撰。然时隔不久,即有人提出:“《正字通》一书,廖太守百子刻于南康,此张尔公之书也。”自此关于该书的作者,三百年来时有论证,大多论断为张自烈(字尔公)所辑。但时至今日,却一而再的有人认为“《正字通》著者是廖文英”,“《正字通》著作者应为廖文英”。
  • 晚清上海崇明黄超曾所辑日本汉诗集《同文集》
  • 近日,偶于冷摊购得江浦陈洙所刻《房山山房丛书》民国九年(1920)汇刊本,包括《读易杂记》一卷、《康熙朝品级考》一卷、《大正博览会参观记》一卷、《汉魏碑考》一卷、《拙存堂题跋》一卷、《石泉书屋题跋》一卷、《跋南雷文定》一卷、《玉井搴莲集》一卷、《岱游集》一卷、《同文集》一卷等十种。其中,《同文集》乃一部日本汉诗集,甚少为人所知,今勾稽有关文献稍作考索,聊供研究域外汉文学者参考。
  • 论佛经文学作品《智者大药》
  • 智者大药的故事,见之于初唐时期义净所翻译的佛经《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杂事》卷27、28(中华书局版《中华大藏经》第39册),整整两卷,共有一万七千余字,按照现代对小说的划分标准,完全算得上一篇中篇小说了。为了便于论述,我把这两卷经文,也就是这篇小说,取名为《智者大药》。大药是这篇小说的主人公,他出身于普通人家,后来成为古印度鞞提醯国国王多足食的亲信大臣。
  • 《渔洋山人精华录训纂》
  • 做好学问需要涵养性情。想买好书更需要平心静气,不能急躁。跟着时尚潮流往前挤,在拍卖会上比金钱决高下,即使买到好书,也没什么味道,甚至还多少有些煞风景。藏书的乐趣更多地存在于静谧的搜寻过程之中。在无人注意的乱书堆中寻觅好书,独具一种发现者的快乐,正是藏书人最大的享受。
  • 末代骈文作家李审言
  • 1931年5月19日,一位饱学宿儒,于寂寞中在江苏扬州兴化老宅溘然长逝,年七十有三。他就是当世选学耆宿、扬州学派最末一代的代表人物之一、以骈文名倾一时的李审言。若干年后,客居台湾的当代另一名骈文大家陈含光(名延铧)也相继与世长辞。他们的死,标志着那个有着特定含义的扬州学派在中国历史上的彻底消失,同时,也可以说是对中国近三百年来轰轰烈烈的学术史作了一个匆忙的终结。
  • 《五石斋文史札记》(二)
  • 就文奎堂取《四妇人集》,阅之,鱼玄机、薛涛、杨太后、孙蕙兰四家。嘉庆中,黄荛圃为云间沈氏所刻,椠本精妙。然索价六十,未免奇昂。
  • 从台湾出版的两部大陆学者的清诗专著谈起
  • 每日皆埋首其中的书房内,有两部插架的台湾版研究清代诗史的煌煌大著,因装帧华美且开本大于习见的32开版图书,而颇为显眼,令来人瞩目,初访者几乎都要问询一番。笔者则以同时拥有这两部大陆学人难觅的学术专著而洋洋自得。
  • 江南藏书之乡的碑传集——有关常熟藏书家研究的著作述评
  • 在中国藏书史上,常熟虞山一派藏书家的异军突起,当始于16世纪中叶前后,时系明代嘉靖年间(1522—1566)。在嘉靖以前的常熟历史上,虽然至少已有40余位史有其名的藏书家,但是他们在整个中国藏书史上的地位显得并不十分重要。
  • 一部清代文史研究必备的工具书——《清人别集总目》评介
  • 读今人所撰通论中国文章学术之书,大体前详后略,不免有虎头蛇尾之弊。心虚的不过缄默不言,含糊带过;那一等打肿脸充胖子的,还要摆出冠冕堂皇的理由,道是明清以后蹈袭陈言,殊少新创,故存而不论。明人姑且另说,至于清代文章则诚足以方驾前贤,学术更凌越百代而达到中国古代的顶峰。
  • 汉末三国时代的疾疫、社会与文学
  • “疫”是中国古代多种流行病的总称。由于史书的记载十分简略,目前仍然很难确知出现于各种古代典籍的“疫”、“疠”等等字样到底是指多少种以及什么样的疾病,但是可以知道,自汉末、三国、两晋直至南北朝,疾疫曾经十分流行,成为威胁人们生命的最重要因素之一。以建安二十二年的大疫为例,建安七子中的四子同时在疾疫中丧身,出征吴国的将军司马朗也于军中病卒。
  • 古代簪笔制度探微
  • 山东沂南汉墓出土的画像石中,刻画了几位官吏形象,其中一人双膝下跪,腰系小削(刀),两手捧举案牍,仿佛正在奏呈。而最引人注目的是,在这几位官吏的耳旁都不例外地斜插着一杆毛笔。这便是最早的簪笔模式,也是目前所能见到的最明确和最原始的有关簪笔的直观史料(见图一)。
  • 唐代婚俗“绕车三匝”漫议
  • “绕车三匝”,是唐代婚姻习俗中,新婿到女家迎亲(即“亲迎之礼”)时所履行的一项重要仪式。这项仪式发生在新妇登上迎亲车之后,新婿按惯例需骑马“绕车三匝”。关于这一仪式的文化内涵,史籍中未作具体说明,前人著述中多略而不谈。笔者不揣固陋,试加申述。
  • 乱离中的“玉女”——明末才女商景兰及其婚姻与家庭
  • 历史上的女性作家如今受到了越来越多的关注,各种研究也日益深入。但由于传统对于女性的忽视,相当多的女作家被湮没了。要真正了解古代妇女的实际情况,首先要做的也许就是对相关的材料进行一番清理,尽可能地恢复她们的生活场景,在此基础上再来看她们的创作,相信会有更深的认识。本文所描述的即是一位生活在明清鼎革之际的女性商景兰的生平与文学活动,希望这些简单的介绍可以提供一个实例,帮助我们更清楚地了解古代妇女生活的真实境况。
  • 胭脂小识
  • 胭脂,又作燕脂、燕支等,是中国古代妇女施于脸颊、以增颜色的一种化妆品,这是很多人都知道的,但是,其原料为何,可能就鲜有人知了。最近,我在阅读中国花卉资料时,偶得一些资料,聊缀于次。
  • 真的是“千古之谜”吗?——《鞠彦云墓志》、《段峻德墓志》考辨
  • 北魏碑刻众多,其中有两通墓志颇引人注目,它们是《鞠彦云墓志》与《段峻德墓志》,其拓本影印件均收入《北京图书馆藏中国历代石刻拓本汇编》第四册。现分录志文全文如下:
  • [文化论坛]
    历史乱弹(之三)(葛兆光)
    [文史新探]
    历史的误解:时间和角色的双重错位——鱼玄机《赠邻女》别解(姚玉光)
    聂夷中籍贯考辨(王茂福)
    崇陶与晁补之绍圣以来的词风(萧庆伟)
    突破封建礼法的新追求——对《欢喜冤家》情爱观的现代解读(苗怀明)
    “穹窒”即穹室(李海霞)
    也说“冰矜”(黄灵庚)
    “赔”字究竟始用于何时?(谭耀炬)

    “用其经济所长,辅之以学问”——小议清代扬州书院兴盛之由(杨本红)
    [文献天地]
    《武观》、《五子之歌》与《离骚》(贾海生)
    《黄帝八十一难经》的编纂(柳长华)
    张耒与《张耒集》(李逸安)
    《麟溪集》辑者考辨(桂宝丽)
    《正字通》为张自烈所辑考(喻剑庚)
    晚清上海崇明黄超曾所辑日本汉诗集《同文集》(潘建国)
    论佛经文学作品《智者大药》(赵杏根)
    《渔洋山人精华录训纂》(辛德勇)
    [学界纪事]
    末代骈文作家李审言(刘新风)
    《五石斋文史札记》(二)
    从台湾出版的两部大陆学者的清诗专著谈起(赵伯陶)
    江南藏书之乡的碑传集——有关常熟藏书家研究的著作述评
    一部清代文史研究必备的工具书——《清人别集总目》评介(蒋寅)
    [文化广角]
    汉末三国时代的疾疫、社会与文学(赵夏竹)
    古代簪笔制度探微(周晓薇)
    唐代婚俗“绕车三匝”漫议(段塔丽)
    乱离中的“玉女”——明末才女商景兰及其婚姻与家庭(石旻)
    胭脂小识(俞香顺)
    真的是“千古之谜”吗?——《鞠彦云墓志》、《段峻德墓志》考辨(庄学香)
    《中国典籍与文化》封面

    主管单位:国家教育部

    主办单位:全国高等院校古籍整理研究工作委员会

    主  编:安平秋

    地  址:北京大学校内哲学楼328号

    邮政编码:100871

    电  话:010-62751189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4-3241

    国内统一刊号:cn 11-2992/g2

    邮发代号:28-210

    单  价:15.00

    定  价:6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