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历史乱弹(之四)
  • 写字累了,便闲翻报纸,看到报上说某地要公祭炎帝陵,显然受到祭祀黄帝陵的刺激,有人在报纸上郑重其事地大声疾呼:都说是“炎黄子孙”,怎么可以厚此薄彼,并引经据典考证了炎、黄的分野与系谱,证实着他们各自作为“祖先”的资格。
  • 试析班固对屈原之批评
  • 班固对屈原及其作品的批评之辞有三个前提依据,即屈骚文本依据、前人评价依据及主体倾向依据,而这一切与儒学正统意识形态的地位确立是密不可分的;同时,班氏对屈骚存在既否定又肯定的矛盾倾向,这种矛盾倾向源于其立论的立场不同。
  • 汉籍数字化规范刍议
  • 社会信息化过程的加快,使汉籍数字化成为中国典籍研究发展基本趋势之一。目前,这一工作处于相对无序状态,制作者往往根据自己的条件和需要进行制作,缺乏合理的统一规范,这就有可能在将来因前瞻性思考不足而出现损失。笔者试图根据自己实际从事汉籍数字化工作的经验教训,并借助海内外其他经验教训,提出初步工作规范,以作为讨论的基础。
  • 试论古籍电子化的理想模式
  • 古籍电子化是一种新型古籍整理方式,与现代高新技术的密切联系性,决定了它与传统方式相比有许多不同的地方,进行过程中有许多传统方式不会遇到的困难。但也是与高新技术的联系性使电子化古籍用起来较传统古籍有许多优点,除了简单方便、省时省力、准确性高、传输快捷等外,还有不易漏检、能穷尽、能统计等传统古籍很难或者根本不可能有的优点。
  • 有关“选学”珍贵文献的发掘与利用
  • 我国古代文学研究的领域内称得上专门之学的,首推“选学”一目。《旧唐书·儒学上:曹宪传》日:“初,江淮间为《文选》学者,本之于宪,又有许淹、李善、公孙罗复相继以《文选》教授,由是其学大兴于代。”可见自唐代起,“选学”即趋兴旺发达。
  • 《史记》六朝残本考
  • 《史记》自问世以后,历代均有抄写翻刻,但因时代久远,在抄写翻刻过程中,多有衍误脱讹,以至使人产生了“今传《史记》是司马迁原书吗”的疑问。明、清及近代学者对《史记》诸本多有研究,但对西汉末至六朝时期的写本状况甚少涉及,而这一时期对《史记》版本形成至为重要,它能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史记》的原貌。本文以抄于六朝时期的两卷残本为根据,以相关典籍为佐证,揭示了六朝古本的特点,论证了其与今传本的关系,在一定程度上订正了今本《史记》的讹误。
  • 唐宋地志所记“四至八到”为道路里程考证
  • 唐宋时期是中国地志编纂的成熟阶段,不仅出现了许多总记全国州县地理的总志,还出现了大量的专记一州一县,甚至一镇历史和风土人情的地方史志。其中以宋代,尤其以南宋居多。现存唐宋地志中,除《舆地广记》、《舆地纪胜》、《方舆胜览》和《吴郡志》等少数地志外,其余地志均记及一州或一县至周围各州县之里程,或称日“八到”,或称日“四至八到”,或称日“地里”,或称日“道里”,或称日“境土”。如《元和郡县图志》记苏州“八到”云:
  • 洪皓《鄱阳集》及其版本浅探
  • 《鄱阳集》的作者洪皓是南宋一名杰出的爱国者和文学家,他字光弼,鄱阳(今江西乐平)人。出生于哲宗元祜三年(1088),“少有奇节,慷慨有经略四方志”(《宋史·洪皓传》)。徽宗政和五年(1115)中进士,先后出任海宁县主簿、摄令事、秀州司录等职。在海宁,他下令按财力纳绢,使富户纳绢增加,而贫弱人家则得到减免;在秀州,他清仓赈济灾民,又甘冒“违制”之罪,毅然截留路经此地的浙东纲米,“愿以一身易十万人命”(《宋史·洪皓传》),在金兵进犯、许多高官都望风而逃、避之惟恐不及之时接受徽猷阁待制、假礼部尚书为大金通问使的重任,出使金国。
  • 元朝史家编修汉文西夏史籍功过述略
  • 1205年,蒙古杰出首领铁木真以西夏收纳蒙古仇人为借口,发动了对西夏的第一次进攻。《元史》卷1《太祖纪》载:“岁乙丑,帝征西夏,拔力吉里寨,经落思城,大掠人民及其橐驼而还。”从此,拉开了蒙元帝国吞并西夏王朝的序幕。经过长达22年的征讨,1227年,蒙古大军第六次出征西夏。这次出征,给内忧外患交加的西夏王朝致命一击,西夏作为一个独立的封建王朝从此退出了中国的历史舞台。
  • 《唐诗神韵集》版本以及研究价值
  • 由以上两条记载可以知道王士稹顺治辛丑(1661)秋在扬州任上曾编有《唐诗神韵集》,是用于教授子辈启涑兄弟学诗的。后来经过流传,则至少产生了三种版本:
  • 谈《故训汇纂》对《经籍篓诂》资料的扩展
  • 《经籍纂诂》于清嘉庆年间编成之后,立即受到高度评价。郭璞曾说《尔雅》“诚九流之津涉,六艺之钤键”,①王引之则称《经籍篝诂》“握六艺之钤键,廓九流之潭奥”,②直接拿来跟训诂书的老祖宗相比。钱大昕更是说:“此书出而穷经之彦焯然有所遵循,绑壁虚造之辈不得滕其说以炫世,学术正而土习端,其必由是矣。”⑧誉之为当时的学术典范,甚至提到了“学术正”、“土习端”的高度。
  • 编辑部启事
  • 新书架
  • 更正
  • 《訄书详注》简介
  • 《江省图》
  • 我对风水既没有研究,更缺乏兴致,买书虽然很杂,却基本上不买风水书,这部《江省图》是惟一的例外。当年买这书有两个原因。一是学术上的原因。与大多数专讲相阴宅技术的堪舆书不同,本书侧重按区域讲述山脉走势,与西洋现代地理学中的地貌学、地形学更多一些相通的内容。二是书中有一则关于徐霞客的神话,引发了我的联想。
  • 也谈“在金石日坚”一语的出处
  • 《语文建设》1998年第9期刊登了蔡永贵先生《一则引文的出处》一文,读后深受启发。特别是蔡先生那一丝不苟、严谨认真,为求真理,不辞万难的精神,尤其值得我们学习。
  • 论北宋学者对汉唐经学的批评
  • 儒学的危机引发了北宋学者的文化忧患意识,他们出于维护儒学权威、阐扬儒学价值的目的,对经道关系、汉唐经学以及儒家经典进行了重新审视。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一是他们的尊儒、崇道、宗经等意识比汉唐儒者更为强烈;二是出于“卫道”的目的,对儒家经典进行了重新审视;三是在提倡经世务、重义理的同时,对汉唐经学进行了反思与批评。但是,北宋学者对儒家经典的新观察不是为了损害儒经的权威,而是为了强化经典与“圣人之道”对社会生活的支配作用,重建对经典、对儒学的信仰。他们虽然对汉唐传注之学有过激烈的批评,但并不否认传注对于理解儒家经典的重要性。北宋学者通过对传统经学的反思与批评,促进了经学变古和儒学革新,使儒家经学走出了汉学,构建了宋代经学的基本特征,为儒学文化注入了新的活力。
  • 宋咸熙与《经籍籑诂》
  • 宋咸熙是《经籍籑诂》编修中的一个重要人物,但其行事、著述,尤其是他与《经籍籑诂》的关系,迄今无人叙述,以至一代学人,几近湮没无闻。
  • “建”的文化学意义与建鼓的来历
  • 按照陈寅恪先生的说法,凡解释一字即是作一部文化史。①这不仅因为文字本身就是文化的表征,而且每一字都包含着一种文化背景,折射出某些民俗风尚,甚至牵连出某种社会观念。况且,字的形态、声读乃至意义都处于不断演化之中,从而使其文化内涵在演化中不断地获得扩充。以此观念来观照“建”字,或许可使我们在释字中体味出更多的“文化”意趣。
  • 南朝正史与佛典二题
  • 在《三国志曹冲华佗传与印度故事》一文中,陈寅恪先生阐明“以舟称象”及“断肠破腹”以疗疾的故事皆源自印度。①季羡林先生于随后完稿的《三国两晋南北朝正史与印度传说》中谓“又得一例证,非但见于《三国志》,而且见于《晋书》,《陈书》,《魏书》,《北齐书》,《周书》”,即“天竺佛典往往载世尊三十二大人相及八十种好,此本天竺固有信仰”,自《三国志》记魏明帝“天姿秀出,立发委地”。
  • “秋”“霜”中的李白
  • 李白是中国文学史最伟大的诗人之一,其浪漫主义的诗风豪放飘逸。但是,我们却忽视了诗人“伤感”的一面,秋天,霜露,成了李白抒写悲感的物象。
  • 平林欺乃声犹在——朱熹《武夷棹歌》的文化意蕴
  • 朱熹《武夷棹歌》除了有很高的文学价值外,还有着深刻的文化意蕴。《棹歌》是对武夷山水全景式的描写,涉及到武夷独特的山水美、动人的神话传说、融入大自然的先民文物。朱熹的《棹歌》及其和作、仿作,构成了武夷山有别于中国其他名山的“棹歌文化”。朱熹是武夷山的“形象”大使,他的《棹歌》是武夷山文化的代表作。朱熹及其《棹歌》对武夷山名列世界自然遗产和文化遗产名录有着独特的历史贡献和重要的历史地位。
  • 袁枚“一造三改”随园考述
  • 袁枚于乾隆十三年(1748)秋以三百两银子购得江宁(今江苏南京)小仓山随园(《随园诗话》卷五)。关于随园的旧主,袁枚于《随园诗话补遗》卷一记云:
  • 清宫演剧的宫廷文化意味
  • 清代宫内演剧之盛为历代所不及,戏剧成为宫内诸多娱乐文化的主体,是宫廷文化的主要部分之一。宫内演剧与民间演剧是有所不同的,作为宫廷文化的一部分,宫内演剧不可避免地带有宫廷文化的意味。这种宫廷文化意味,主要表现为内容上的封建意识、功能上的礼仪性质、表演上的尽善尽美和形式上的皇家气派。
  • 略论缪荃孙在金石学上的成就与贡献
  • 缪荃孙,字炎之,一字筱珊,晚年自号艺风老人。江苏江阴人。道光二十四年(1844)生。早年随侍其父缪焕章游宦四川,于同治六年(1867)考中四川乡试举人。光绪二年(1876)成进士,入翰林院。历官顺天乡试分校、国史馆纂修、总纂。后因遭人排挤,愤而辞官。自此以教读为业,先后主讲梁溪南菁书院、济南泺源书院、南京钟山书院、常州龙城书院。晚年曾东渡日本考察学务,归国后主持江南图书馆、京师图书馆馆务。
  • 所谓“腾龙宝刀”
  • 2000年11月的某报接连登载了中国文物交流中心监制的所谓“中华腾龙宝刀”的出售广告,且有名人摄影题字,并谓其1991号制品已入藏某大博物馆云云。但广告中的什么“财运亨通”,“宝刀不老”,“金龙宝刀祈平安”之类的词句,总是与“文物”、“博物馆”联系不起来。当然,用不用这类词句尚无关紧要,我只是疑惑此刀是否会如广告所说的那样“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更显珍贵”。
  • 《中国典籍与文化》封面

    主管单位:国家教育部

    主办单位:全国高等院校古籍整理研究工作委员会

    主  编:安平秋

    地  址:北京大学校内哲学楼328号

    邮政编码:100871

    电  话:010-62751189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4-3241

    国内统一刊号:cn 11-2992/g2

    邮发代号:28-210

    单  价:15.00

    定  价:6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