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古今书刻》浅说
  • 《古今书刻》是明周弘祖编写的一部书目,著录明代刊刻的图书和明及前朝的石刻。该书以省为单位,是我国第一部按地域著录出版物的专题书目,保存了大量珍贵的资料,在中国目录学史乃至出版史上都占有一席之地。
  • 《成都文类》中的《全宋诗》佚诗
  • 宋代扈仲荣等编纂的《成都文类》,为《全宋诗》《全宋诗订补》所采用,惜尚未尽,本文据此再补。
  • 日本抄本郭居敬《百香诗选》
  • 元代郭居敬除广为流传的《二十四孝诗》之外,尚著有《百香诗》一卷。《百香诗》在中国亡佚已久,却流传到日本,以抄本的形式存留了下来。日本京都龙谷大学图书馆收藏有《新编郭居敬百香诗选》抄本一种,是郭居敬《百香诗》存世的孤本。日本抄本《百香诗选》载录了郭居敬撰写的以《琴》、《棋》、《书》、《笔》、《画》等为题的咏物七言绝句一百零一首,均为元诗佚篇。
  • 《四部备要》本《饴山诗集》校勘失误
  • 以《饴山诗集》因园本重校《四部备要》本,发现《四部备要》本在校勘方面存在不明词义、擅自改字的问题,本文举例加以讨论。
  • 双红堂文库藏别本《牛头山》传奇考
  • 东京大学东洋文化研究所双红堂文库藏清抄本《牛头山》一册,书衣题李玉撰。而其内容与李玉之《牛头山》传奇(存丹徒严氏藏旧抄本)完全不同。今考此本实为另一种传奇,源出于明传奇《东窗记》与《精忠记》,与《精忠记》前半尤相吻合。《远山堂曲品》谓《阴报记》“前半与《精忠》同”,故疑此本为明青霞仙客《阴报记》的清初演出本。
  • 《四库全书总目》误引《经义考》订正
  • 《四库全书总目》在引用《经义考》时有误。本文对其有误之处进行了辨析,凡订正十二处。
  • 明代私家书目的传承与开拓
  • 明代是私家书目编纂的繁盛时期,不仅数量大大超过前代,而且有很多发明和创新,对于清代书目的编纂及近代目录学都有很大影响,具体表现在分类方法、著录内容、著录方式等诸多方面。
  • 中晚明女性诗歌总集编刊宗旨及选录标准的文化解读
  • 明代中晚期骤然兴起的女性诗文总集编刊热,是中国文学史上一个特异的现象。本文试图在对这一现象出现的背景、原因进行探析的同时,着重对该时期女性诗歌总集编刊宗旨、选录及分类标准呈现的新的特点作比较深入的解读,藉以究明这个时代以男性编刊者为主所体现的女性意识及其文化意义。
  • 论孔子思想体系的逻辑
  • 尽管孔子没有系统地表述过他的思想,一般学者还是认为他的思想是成体系的。但是困难在于,即使是相信孔子有系统思想的冯友兰先生,也只是抓住他的思想中的某些方面来进行论述,似乎也没有能够整理出一个“一以贯之”的体系来,流于散乱。这样就使得孔子的思想体系事实上只能停留在被质疑的状态下。本文就是试图要把孔子思想的各个主要方面,整合起来,努力找出一个有着内在逻辑的,相对完整的系统来。本文的研究是探索性的,欢迎方家批评指正。
  • 祭肜姓名辨证
  • 祭肜,后汉初之名臣,颍川郡颍阳县(今河南许昌)人。早孤,以至孝见称于乡里。其从兄祭遵,字弟孙,乃后汉开国元勋,曾从光武帝平河北,以功拜征虏将军,封颍阳侯。光武帝时,祭肜以从兄故拜为黄门侍郎。后汉初年,边疆不靖,尤以北患为烈,匈奴联合鲜卑、赤山、乌桓等北方少数民族,数度进攻塞内,成为中原统治者的心腹之患。时势造英雄,危急时刻,祭肜的才能显露出来。朝廷拜他为辽东太守,镇守东北边陲。他以寡兵敌众强虏,破赤山,摧鲜卑,挫乌桓,威声震于北方。自是匈奴势衰,边关无警。祭肜镇守辽东几三十年,显宗嘉其殊功,征为太仆,赐金、马、衣、被,委以重任。他死后,鲜卑、乌桓仍思之,朝贡不断,誓不为患。辽东官民亦感其泽被,为立祠奉祀,以铭盛德。《后汉书》卷二十有传。
  • 《鬼谷子》的历史地位与当代价值
  • 《鬼谷子》一书是先秦纵横家的理论著作,是对春秋以来行人游说、谏说经验技巧和此类文章写作经验与技巧的总结。它不仅在我国论说文发展史上占有重要地位,在我国古代心理学和人际关系、组织策划等学科的发展史上,也应占有重要的地位。从哲学的层面上看,书中充满了辩证思想,也表现出一定程度上的唯物主义因素。书中有很多讲交际和处世的理论,并非完全讲阴谋诡计。有些地方与儒、道、法等家的著作相通,儒法等着重讲目的、讲理想、讲理论,而此书则重视客观条件。《鬼谷子》一书也讲德,讲善,讲美,也并不排斥“道德、仁义、礼乐、忠信”,不以哪一家为敌而加以摒弃。它只是探索在当时的社会条件下达到一种目的的方法和途径。
  • 李邕《古诗四言》帖在古诗校对方面的价值
  • 唐代书法家、文学家李邕的《古诗四言》墨迹,不仅是书法方面的“间世至宝”,而且作为唐人的汉魏晋名家四言诗写本,在古诗的校对方面也具有重要的价值。本文将李氏墨迹与逯钦立氏《先秦汉魏晋南北朝诗》、严可均氏《全上古三代秦汉三国六朝文》中所收的相关作品对校,尤其是对历来聚讼纷纭的陶渊明《停云》李氏写本的校对价值做了重点的分析。
  • 两《唐书》本纪采摭《顺宗实录》之辨析
  • 本文从“文史互证”的角度,以“史学与经学的不同视野”为问题讨论的前提,具体探析两《唐书·顺宗本经》取材韩愈《顺宗实录》的不同考量因素。
  • 元代科举《诗经》试卷档案的价值
  • 元代刘贞编辑的《新刊类编历举三场文选诗义》是我国现存最早最完整的《诗经》科试的试卷汇编,是元代《诗经》考试的实录。它详细展示了元代《诗经》科试情况,能对元代科举制度具体实施的细节及元代科举档案进行补正和充实、对元史人物传记资料及其作品也能进行重要的补缺,为元史研究提供了第一手资料,具有很高的历史档案文献价值。
  • “瑴”、“kū”考辨
  • “瑴”与“kū”一笔之差,却是截然不同的两个字。
  • 《汉书》考校研究——以中华书局点校本为中心
  • 《汉书》版本很多,由于时代变迁,旧本多不易得,现今使用最多、流传最广、影响最大的,首推中华书局1962年整理出版的新标点本。它征收王先谦《补注》所引诸家旧说,同时吸收杨树达《汉书窥管》等新说,择善而从,析出注文(只收颜注,不收补注),分段标点、校理,对部分古字、异体字进行处理,做出了前所未有的成绩,被誉为集以前《汉书》各本之大成。这个眉目清楚、阅读便利的新版本,出版至今已超过40年,重印11次,印数达10余万册。它是人们学习和开展《汉书》研究工作最常用和最权威的本子,同时也是人们开展《汉书》考校研究的一个新起点。后出的各种整理本、注译本、选读本等多以之为底本,点校本事实上已成为后出各类《汉书》读物的源头之本。
  • 康雍乾三朝中央机构刻印书研究
  • 清中央机构刻书活动在皇帝的直接授意下进行,大多经过皇帝的审定和撰序。这些书从内容到形式无不渗透着统治者的思想意识和艺术情趣,在~定程度上反映了其政治需要和文化导向。清朝近300年间,以武英殿为中心的中央机构刻书总量已过千种,康、雍、乾三朝刊刻的总数计有500余种,占有清一代中央机构刊书总数的一半以上。仅乾隆一代,刻书约350余种,居清代诸帝之首。许多闻名于世的鸿篇巨制大多出自这三朝。本文选取这一时段的出版物作为研究对象,希望通过对这一历史阶段中央机构出版活动的分析,考察清中央机构刻书在当时历史背景下的政治意图;通过对具体刻书机构和代表性品种刻印过程的研究,纠正现行主要版本学著作和目录书中的错误记载;通过对刻书内容和刻书风格的归纳,总结清康、雍、乾三朝的文化政策与统治方略,探求清中央机构刻书对有清一代刻书风气和学术风气的影响。
  • 淮安运河村战国墓出土鼓车复原组装图
  • 淮安运河村战国墓出土鼓车复原示意图
  • 淮安运河村战国墓出土鼓车复原研究
  • 淮安运河村战国墓出土鼓车为迄今先秦考古中所仅见,是研究古代车制和建鼓的重要文物。其中的木质车舆构件保存较好,具有固定的形状和尺寸,是复原研究的重要资料。同时,该车还有一定数量的木雕板、骨雕饰件、漆绘饰件和青铜饰件,是一辆装饰精美的古代车舆。通过实测和研究,绘制了该车的构件图、组装图和透视复原示意图,并进而复原成车。据此可知该车具有轮小、轴短、舆长而装饰华丽的特征,填补了东周鼓车复原的空白。
  • 《举秀才》民谣的复原
  • 《举秀才》民谣即所谓《桓灵时童谣》,古来都相信是东汉民谣。本文指出流行文本只是晋代民谣,它是在东汉民谣的基础上改编的。文章从《举秀才》诗的异文、选举制度史及古代语音等角度,对诗的原貌进行了复原,揭示了这首民谣在流传过程中发生的各种变异。《举秀才》诗的历史演变启示我们,后世文献中记录的前世歌谣很难看成是产生时代的原貌,传世的所谓伊耆氏时代的《蜡辞》、原始狩猎时代的《弹歌》、帝尧时代的《击壤歌》等,都是靠不住的。
  • 略谈《挑耳图(勘书图)》的流传
  • 《抱朴子·备阙篇》云:挑耳则栋梁不如鹪鹩之羽。即今搔耳。意思是万物都各有用途,大才不能小用。(转引自《骨董琐记全篇》,北京出版社1998年6月版第65页)故知挑耳之名起源甚早。
  • 秦观陆游名字考释
  • 秦观名本自王观,“观”的意义与“观”、“看”有关,应读作guān,而不是“楼观”、“道观”的意思,不应读作guàn。秦观字少游,源自马少游,极可能与苏轼羡慕马少游态度的影响有关。秦观名和字与《列子》没有关系。陆游的“游”,从“水”部,与水有关,不可能得自秦少游的“游”。说陆游母亲因梦见秦观而生陆游,因此以秦观的名和字分别作陆游的字和名,纯系后人因两人名、字相同而附会成说,不足为凭。说陆游因仰慕秦观而以其名为己字,是解释通的,亦属巧合,但陆游的名绝对与秦观字少游无关。陆游字务观,取义可能来自《列子》中的“务内观”,也可能来自秦观的“观”,也有可能来自《孟子》,但都是动词“观看”、“游观”的意思,不是名词“楼观”、“游观”的“观”,应读作guān,而不应读作guàn。
  • 释“眼纱”话《金瓶》
  • 眼纱是古人外出时佩戴的一种可透视的织物,宋代就已出现,明清时期则比较流行。单纯作为一种生活用具,遮挡风沙和障蔽面目是眼纱的两个重要功能。而文学作品中的眼纱,则可能成为承载某种思想情感的意象。《金瓶梅》中出现18次之多的眼纱,既蕴涵着作者对于小说人物的主观评判,也是情节发展的线索和故事段落的标志。
  • 《五石斋文史札记》(二十三)
  • 六月十一日 星二 五月十二日 晴热 阅《荷锸丛谈》,于牧斋、梅村俱极丑诋,谓钱对客,服红紫。吴与人言,若梦呓,多不可解。余记明季事多翔确。惟言马、阮降而复叛为失实。
  • 《中国典籍与文化》封面
      2013年
    • 01

    主管单位:国家教育部

    主办单位:全国高等院校古籍整理研究工作委员会

    主  编:安平秋

    地  址:北京大学校内哲学楼328号

    邮政编码:100871

    电  话:010-62751189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4-3241

    国内统一刊号:cn 11-2992/g2

    邮发代号:28-210

    单  价:15.00

    定  价:6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