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何簋与《逸周书·度邑》篇
  • 新见《何簋》铭文“陵殷”一词,可与《逸周书·度邑》篇相合,再结合《何尊》、《天亡簋》及其他西周文献,可考定《度邑》确为周初文献,这给我们重新讨论《度邑》文本内容及相关问题提供了契机。
  • 汉晋拟人故事赋钩沉
  • 敦煌发现的《燕子赋》、曹植的《鹞雀赋》和连云港发现《神乌赋》这类俗赋,不仅具有情节性,基本上用代言体,而且也都用了拟人的手法。这类代言体俗赋,由《庄子·秋水》中的《夔炫相怜》、《坎井之蛙》类寓言而来,追溯其上源,则有《诗经·豳风》中的言禽诗《鸱鹗》。《史记·龟策列传》中的《宋元王与神龟》在构思与形式上、语言上已具拟人故事赋的特征;扬雄《都酒赋》、傅玄《鹰兔赋》、卞彬《虾蟆科斗赋》虽已残,但使我们看到这类俗赋从西汉至唐是一直存在的。
  • 别样的叙写:《建康实录》陶渊明事迹考辨
  • 唐人许嵩所撰《建康实录》有三处关于陶渊明的记载,涉及陶渊明辞官归隐的时间和原因,陶渊明去世的具体时间及其晚年得到陆子真举荐等重要问题。这些历史信息是非常重要的,本文试结合正史和地方志等方面的历史文献,逐一予以考辨。
  • 道教影响下的《江南上云乐》及其乐舞源流——兼伦与《老胡文康砰》的主题关系
  • 《乐府诗集》中,梁乐府《江南弄》七曲与《上云乐》七曲合称为《江南上云乐》·十四曲,《老胡文康辞》亦系于《上云乐》名下。三者表面上内容、风格迥异,却被编排成一个系列。事实上,它们的紧密联系在于主题皆为歌颂长生、游仙或飞升,共同来源于萧梁时道教发展的文化背景。唐代对三者加以续写,皆保留了道教文化的母题意味,使之具有文学史和思想史的双重研究价值。
  • 关于李益“五在兵间”的问题
  • 李益《从军诗序》称其“五在兵间”,然而其从军于何时何地?幕主是谁?却众说纷纭,新发现的崔郾所作《李益墓志》也未能彻底解决这一问题。本文认为“五在兵间”谓从崔宁于朔方、从樊泽于襄阳、从唐朝臣于都坊、从论惟明于廊坊、从张献甫于邻宁,而从刘济于幽州不在五次之列。并解释了一些相关的疑问。
  • 宋人丘溶生平、著述考——兼补《全宋诗》、《全宋文》
  • 丘濬,北宋中期人,是一位接近于神仙般的人物。本文在前人的基础上,对其生平、著述进行更为深入的考索,辑得其《观风感事诗》十四首及若干残旬,并尺牍六篇,均可补《全宋诗》、《全宋文》之阙遗,进而有利于更为全面客观地认识这一历史人物。
  • 试论朱熹对欧阳修《本末论》的继承与突破
  • 《本末论》是欧阳修《诗本义》中的一篇专论。该论在《诗经》阐释理论方面具有重要价值,对宋代《诗经》学的革新与发展产生了重要影响。但将“诗人之意”和“圣人之志”均当作“诗之本”统一起来,是《本末论》的局限所在。朱熹研究《诗经》,充分吸收了《本末论》的观点,并对其进行多方面的运用与发挥,融会贯通于自己的学术体系。同时,朱熹的《诗经》学观点在一定程度上突破了《本末论》的局限,进一步推动了对诗文原意的阐释。
  • 《思溪藏》刊行者王永从事迹略考
  • 《思溪藏》是末代湖州王永从在南宋初年刊成的一部藏经。关于刊行者王永从,以往学者曾有一些研究,但在不同程度上存在疏漏甚至错误。根据史料可知,王永从曾经参与花石纲营运,在《思溪藏》动工开板之后,因钦宗清算蔡京党人而被迫致仕。这一考证不仅补充了王永从的生平资料,还可以解决《思溪藏》刊刻题记与史料记载的矛盾之处。
  • 王士稹与《扬州司理王公政绩碑记》
  • 王士稹(1634—1711),字子真,一字贻上,号阮亭,别号渔洋山人。山东新城(今山东省桓台县)人。众所周知,王士稹幼时即能作诗,被目为神童。年仅二十四岁,他尚未踏上仕途,即“集诸名士于明湖,举秋柳社”,赋《秋柳》诗四首,四方唱和者甚众,名闻遐迩。其早期诗作即受到当时诗界耆宿钱谦益等推重。在清初诗坛上,他与江南著名诗人朱彝尊齐名,有“南朱北王”之称。终其一生,作诗标榜“神韵”的王士稹诗旨冲淡高远,自成流派,诗作甚富,影响甚大,“天下翕然宗之”,“五十馀年宇内学者宗仰如泰山北斗”,“宇内尊为诗坛圭臬”。
  • 乾隆魁首金德瑛及其《观剧绝句》在晚清的流播
  • 金德瑛是乾隆元年状元,曾作《观剧绝句》三十首,虽自称是游戏之作。主要强调其咏史价值,在流传中得到后世三十多位名人题跋和将近三百首的和作,这是一种重要的文化现象。现存《观剧绝甸》可知有两个版本,其一为乾隆刻本,其二为叶德辉观古堂刻本。《观剧绝句》的题跋、和作,与金德瑛德隆望尊的地位、人品学识及金德瑛后人的文化活动分不开,也体现了后世学人对康乾盛世文运昌隆的追怀。
  • 由《孔子家语·论礼》说《礼记·仲尼燕居》的一处衍文
  • 《礼记·仲尼燕居》相对《孔子家语·论礼》多出的“子产犹众人之母”句系错简所致,其原始位置应该是《家语·正论解》的子游问孔子关于子产之事章,这说明古本《礼记》材料中也应该有此章之内容。郑玄所见已是今本的样子,说明此章从《礼记》材料中亡失远在郑玄之前,辨伪学者习惯指《家语》此篇系王肃袭今本《礼记》而来,明显是站不住脚的。
  • 略谈宋刊《文选》递修残帙的版本鉴识与判定——以新近所见宋赣州本《文选》残帙为中心
  • 本文以近年来所见宋赣州本《文选》递修残帙为中心,略谈残叶的鉴定需注意的问题,以此为基础讨论了两宋《文选》刻本残帙的鉴识和判定所采取的方法及途径。
  • 《文选集注》编者案语发微
  • 《文选集注》自发现、印行以来,学界对其汇录的众家注已有较多研究,但对编者案语关注甚少。对编者案语的综合研究,一是有助于更为精准、全面地把握《文选集注》的编撰体例;二是可借此认知唐时众家《文选》注本的旧貌及其异文的流传与接受情况;三是发显编者“今案”在比勘研究《文选》多种精良珍稀版本中的重要校勘价值。
  • 《四库全书总目》“永乐大典本”与《文渊阁四库全书》考
  • 《文渊阁四库全书》并没有完整地全部过录386种从《永乐大典》中辑佚出之典籍。经过“校勘《永乐大典》纂修兼分校官”对这386种典籍的“参校补入”、“补遗正误”等编辑,它们中的绝大部分成为《文渊阁四库全书》中的精华而不可替代,四库馆臣“继绝存亡”之辑佚,功不可没。
  • 关于上图藏《仪礼注疏》批校本与《仪礼注疏详校》之关系
  • 本文披露了上海图书馆藏有清代著名学者卢文昭的《仪礼注疏》批校本。笔者经过仔细比对上图藏《仪礼注疏》批校本(以下简称“批校本”)与清乾隆六十年刻《仪礼注疏详校》(以下简称“《详校》”),发现二者存在不少差异,但笔者认为批校本与《详校》并非原本与定本之关系,批校本当为《仪礼注疏详校》之工作基础。批校本的校语也没有全部吸纳入《详校》(许多校语也无必要吸纳入《详校》)。《详校》之内容远较批校本丰富,在校勘上更加谨严。批校本充分展示了卢文稻四十余年批校一经的孜孜不倦精神,具有珍贵的文物价值。而《详校》作为卢文疆校勘和研究《仪礼》的最终成果,则代表了卢氏在这一领域的最高水平。
  • 姚觐元、姚慰祖父子生平与藏书活动考述
  • 清末湖州归安姚觐元与姚慰祖父子以刊刻《咫进斋丛书》和《晋石厂丛书》而闻名于世。他们的藏书亦多达数万卷,且不乏宋元刻本、稿本和名人精抄本。本文根据《姚氏家乘》、《咫进斋善本书目》、《弓斋日记》、《弓斋日记抄》等第一手材料,对姚氏父子的生平经历、藏书活动、藏书数量和质量等进行了考述,以揭示他们在中国藏书文化史上的地位和影响。
  • 古人名字辨正
  • 了解古人名字有三难:一是不少情况下名字在典籍中只是偶一提及,并无详细介绍,所以哪是名哪是字,难以判断;二是名字常有异文,哪是正字,哪是讹误,难以定夺。古籍注释和人名辞典遇此情况,往往诸说并存,以示无奈;三是有些名和字之间的关系难以索解。其实不少名字的是非还是可以弄清楚的,并非是无头悬案。
  • 唐宋的“印纸”与印信
  • 唐宋时期在很多场合使用“印纸”,作为官方取信凭证。一些研究认为这些印纸是“印刷之纸”,进而从史书中出现“印纸”一词的年代推测雕版印刷术的起源年代。本文逐一分析了唐宋时期各类“印纸”的具体内容和形态,指出它们都是钤盖了官印的纸,而非经过印刷的纸。“武则天印纸”的记载无法证明雕版印刷在初唐已经广泛应用。
  • 《儒林外史》有关科举事象之考释——乾隆十九年前的科考诗赋问题
  • 乾隆二十二年之前的明清时期,测验诗赋写作能力一般仅在制科、召试及庶吉士朝考等场合。乾隆十九年前成书的《儒林外史》在有关科举考试描写中三次提到诗赋,均出现于科试等基层考试中。本文证实了《外史》上述描写的历史真实性,并揭示出吴敬梓真实的文化心态的一个重要侧面。
  • 考法门寺出土的唐代鎏金银如意
  • 1987年陕西扶风法门寺塔地宫出土了大批珍贵的唐代文物。其中有如意二件引起了人们的注意。据《文物》1988年第10期《扶风法门寺塔地宫发掘简报》,标本FD5:304,鎏金银如意,钣金成形。顶端作云头状,正面鎏金,中间一佛,结跏趺坐于仰莲座上,坐佛两侧各有一供奉童子,面佛半跪于莲台之上。柄扁长,中空,下端较上端宽厚,如意长510毫米、云头宽161毫米、柄宽23—27毫米、厚2.5~7.5毫米,重762.5克。
  • 敦煌疑难名物词语考释五则
  • 其中“罢磨”颇难理解。与之并列的“梨楼”“桔槔”“缄(铁)铧”均为农用器具。“梨楼”当即“犁耧”,指耕田器和播种工具。《玉篇·牛部》:“犁,耕具也。”《集韵·侯韵》:“耧,种具。”
  • 《弇山堂别集》所载《平伪周榜》勘误——兼论其颁布时间
  • 《弇山堂别集》是研究明史的重要典籍,其《诏令杂考》所载《平伪周榜》是朱元璋政权为平定张士诚政权所颁布的原始文献。然而,中华书局标点本《弇山堂别集》(按:以下简称标点本)的校勘工作仅以光绪年间刊布的广雅书局本为底本,“通校”万历十八年的初刊本,并没有参照其他史籍进行对校。
  • 《四库提要》辨证三则
  • 提要是一种重要的学术研究体式,《四库全书总目》(以下简称《提要》)、《续修四库总目提要》、《四库全书总目提要补正》、《四库提要辨证》、《四库提要订误》等都具有很高的学术价值。然文献考证实难,其可补正者尚多。即便后出的《四库提要订误》亦时有误。如卷四订误《北郭集提要》三则,就有两则以不误为误。其一,《提要》称徐贲“洪武七年被荐至京”,《订误》据张习《北郭集后录》及徐贲《晋冀纪行诗》题记指出:“足见徐贲之受荐赴晋冀问俗,时在洪武九年之初,《提要》作‘七年’,误。”
  • 黄淬伯《诗经羲诂》的语义学成就
  • 黄淬伯(1899—1970),字粹白,江苏南通人,音韵学家,《诗经》学家;毕业于清华国学研究院,历任中央大学、南京大学等校教授。其《慧琳一切经音义反切考》和《唐代关中方言音系》是20世纪汉语音韵学研究中的精品。《诗经霰诂》(以下简称《蔌诂》)为先生遗著,手稿完成于1944年,现经整理、校订,由中华书局出版。该书汇聚了马瑞辰、陈奂等前贤的考据成果,为前人训诂之集成;又以音学贯通《诗》义,代表了近现代《诗经》语言研究的最高成就,是现代《诗经》学史上的里程碑。
  • 王国维先生印学、印事述略
  • 本文利用新版《王国维全集》的整理成果以及个人积年搜集的未刊资料,分别考述静安先生与印学相关的家世、古印印文考释、与印人之交游、自用之印信。对于静安学术的相关特质,也有所抉发。
  • 李庆著《日本汉学史》
  • 自古迄今,惊世骇俗之书甚多。今天我在此向大家推举的是李庆先生的著作《日本汉学史》。李庆先生是复旦大学兼金泽大学的教授,他花费了近二十余年的光阴著成了这部长达五卷2700余页的《日本汉文学史》。该书全帙五卷已于2010年由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
  • 书法欣赏——柏克莱加州大学东亚图书馆藏宋元善本
  • [文史新探]
    何簋与《逸周书·度邑》篇(杨栋)
    汉晋拟人故事赋钩沉(赵逵夫[1,2])
    别样的叙写:《建康实录》陶渊明事迹考辨(范子烨[1,2])
    道教影响下的《江南上云乐》及其乐舞源流——兼伦与《老胡文康砰》的主题关系(蔡丹君)
    关于李益“五在兵间”的问题(尹占华)
    宋人丘溶生平、著述考——兼补《全宋诗》、《全宋文》(周小山)
    试论朱熹对欧阳修《本末论》的继承与突破(付佳)
    《思溪藏》刊行者王永从事迹略考(华喆)
    王士稹与《扬州司理王公政绩碑记》(周晶)
    乾隆魁首金德瑛及其《观剧绝句》在晚清的流播(刘于锋)
    [文献天地]
    由《孔子家语·论礼》说《礼记·仲尼燕居》的一处衍文(宁镇疆)
    略谈宋刊《文选》递修残帙的版本鉴识与判定——以新近所见宋赣州本《文选》残帙为中心(刘明)
    《文选集注》编者案语发微(王翠红)
    《四库全书总目》“永乐大典本”与《文渊阁四库全书》考(罗琳 杨华)
    关于上图藏《仪礼注疏》批校本与《仪礼注疏详校》之关系(陈东辉)
    姚觐元、姚慰祖父子生平与藏书活动考述(赵红娟)
    [文化广角]
    古人名字辨正(杨琳)
    唐宋的“印纸”与印信(艾俊川)
    《儒林外史》有关科举事象之考释——乾隆十九年前的科考诗赋问题(井玉贵)
    [读书丛札]
    考法门寺出土的唐代鎏金银如意(曹旅宁)
    敦煌疑难名物词语考释五则(赵静莲)
    《弇山堂别集》所载《平伪周榜》勘误——兼论其颁布时间(杜洪涛)
    《四库提要》辨证三则(李圣华)
    黄淬伯《诗经羲诂》的语义学成就(范建华 徐燕)
    [学界纪事]
    王国维先生印学、印事述略(王亮)
    李庆著《日本汉学史》(中岛敏夫)

    书法欣赏——柏克莱加州大学东亚图书馆藏宋元善本
    《中国典籍与文化》封面
      2013年
    • 01

    主管单位:国家教育部

    主办单位:全国高等院校古籍整理研究工作委员会

    主  编:安平秋

    地  址:北京大学校内哲学楼328号

    邮政编码:100871

    电  话:010-62751189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4-3241

    国内统一刊号:cn 11-2992/g2

    邮发代号:28-210

    单  价:15.00

    定  价:6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