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农村市场结构与产权制度的深层问题
  • 从理论上讲,政府的干预仅应当基于市场的失灵。西方经济学所主张政府干预农业的理由——如果有理由的话——在我看来不外是:农产品的需求缺乏弹性,而供给方的生产周期较长,那么从简单的蛛网模型就可以推断,其价格波动将趋于发散,因而不太适宜纯粹的市场调节。但是,诸如期货市场等制度安排,已经可望在较大程度上矫正这种市场失灵。所以政府的用武之地实在是有限的。
  • 90年代人文期刊的启蒙努力
  • 在中国九十年代后期的期刊业明显的趋势是期刊发展由数量增长型向质量效益型转化,它一方面体现在公开刊物和内部刊物的压缩,另一方面是众多刊物竞相实施精品战略,把争创名牌期刊做为工作的中心,各类期刊八仙过海,着力创新,在内容、风格、印刷质量、经营战略上展开追逐。这种变化的原因是管理部门的决策导向和市场竞争机制双向决定的。
  • 理解伊斯兰的四大误区
  • 伊斯兰对美国人和美国社会不存在任何威胁,普通美国人对穆斯林的恐惧感来自他们自己对伊斯兰的无知和误解。人们对伊斯兰的错误认识可以归纳为四大误区。
  • 世界联邦的制度设计
  • 如果说20世纪人类社会最大的成果是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成为民主国家的话,那么21世纪人类社会最大的成就毫无疑问将是地球上的人类第一次会在平等与正义的前提下建立民主的联邦的政府。从而实现我们地球几千年世界大同的梦想。旨在建立一个稳定的、和平的、民主联邦的世界政府的种种努力,其价值基础在于人类关系中的人权和文明、民主的特征。因此,把法律、和平及秩序从国家范围扩展到国际事务的领域中,从而建立世界联邦就成为人类在新世纪必须解决的最重大任务。
  • 中国的教育急需人文精神——从塔利班想到的
  • “塔利班”意译即“学生”。带头干坏事的学生不止塔利班。红色高棉有过杀人如儿戏的学生兵;意大利有过搞绑架暗杀的红色旅;伊朗有以学生为先锋的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运动;中国也有过——红卫兵。
  • 谁为股民讲话
  • 作为股市的政策制定者、监管者,应时时事事想着人民,为中国人民谋利益,关心人民疾苦,急人民之所急,想人民之所想,但近一年的不少政策却是违背这一点的。其表现是:
  • 中国应于近期下调利率
  • 因为恐怖事件的影响,美联储已经将利率水平降低到40年来的最低点,其他西方国家在货币政策上也作出了相应的反应。有理由相信,在今后相当长的时间内,全球将处于一个低利率时期,避免通货膨胀将不会成为货币政策的目标。
  • 王造时的对内平等思想
  • 近年来,民族主义意识形态在中国思想界再次抬头,由于得到有势者(包括有政治势力者和有经济势力者)或明或暗的鼓励,颇有大红大紫的架势。以《中国可以说不》为代表的民族主义鼓吹者,要求中国在国际舞台上获得与超级大国美国平起平坐的地位,甚至取而代之的地位。单从要求对外平等这个角度来说,这种主张是可以得到理解和同情的。但是有识者早已指出,这种民族主义是狭隘民族主义、极端民族主义,也可以说是瘸了一条腿的民族主义。
  • 刘锋植的天安门系列
  • 第一次看锋植的作品,给我最深的印象是:这是一种用意性极强的绘画,属于一种另异、难以划类的风格。除了色彩之大胆、构图之狂狷、画面之具有一种尖锐的视觉冲击力以外,很明显,他的画还暗藏了许许多多有待去解读、有待去破译的思想潜词和艺术底蕴。
  • 冷眼观潮,危言警世——评张文木博士新著《中国新世纪安全战略》
  • 今日的世界是个危机四伏和难以驾御的世界吗?我们正在进入的新世纪是一个越来越危险的世纪吗?也许,许多人并不这样认为,但世界的一个现实与趋势却越来越肯定地在回答这样的大问题。过去的10多年历史告诉我们,冷战的终结并没有终结国际政治的基本规律,国家与国家之间的争权夺利,唯一超级大国的美国得意忘形,非政府跨国系统的不断扩大与在国际事务中的作用上升,全球化的加速却日益引起全球的不满,全球贫富差距不是缩小而是继续扩大,至于全球的国际关系并没有基本的、充分的民主可言,发展中国家期待的国际新秩序更未象预期中那样成型。
  • 不要问我点名有多难——假如我成为被告
  • 一桩走私大案,两个匿名歌星,引来多少猜测与议论。我们一再拿这件事做文章,并不是存心跟两个名人过不去,而是要维护公众的知情权。
  • 尴尬的“智慧”
  • 在众媒体的反复影射、暗示之下,“某歌星”的大名已经呼之欲出。所有按常理思维的人都以为此时的她一定有些不好意思,说话、做事理应低调,以免人们想起或说起她来。
  • 让我轻轻地告诉你
  • 就厦门远华走私集团与两名歌星的关系,我已经写过几篇文章。有朋友和读者仍不放过我,坚持追问这两名歌星到底姓甚名谁、家住何方。这可让我十分为难了。你问我,我问谁去呀?
  • 读者
  • 读者
  • 我为什么要去读书
  • 现在有不少人对我在中欧国际工商管理学院读MBA持有疑问:一大把年纪了,企业俅得也还不错,为什么还要去辛苦地读书呢?而我觉得学习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拿我自己来,很多像我这样做企业的管理者,一般都没有受到过系统的经营管理的培训,之所以走到目前,企业的发展还算得上比较成功的话,不能不说有运气的成分。随着未来的竞争越来越激烈,再加上中国即将加入WTO,我们所面临的竞争对手的水平越来越高,范围也越来越大。
  • 推荐书目
  • 书目
  • 《战略与管理》封面

    主办单位:中国战略与管理研究会

    社  长:奉朝英

    主  编:刘鹏辉

    地  址:北京海淀区三里河路21号甘家口大厦707室

    邮政编码:100037

    电  话:010-68314693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6-7582

    国内统一刊号:cn 11-3193/c

    邮发代号:2-946

    单  价:26.00

    定  价:156.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