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身体艺术——男性艺术家的身体观
  • 在现象学家梅洛·庞蒂看来.身体是主体联结世界、进而理解世界和自我的本源:在弗洛伊德看来.身体作为欲望的主体和对象.具有建构秩序井然的道德世界的功能:而在福柯的观念中.身体则是权力斗争的场所.规训的对象。其实.哲学家们对身体能量的重视.与艺术家们的艺术创作形成了一种互动的文化现象。
  • 张洹作品
  • 夕阳为什么让我们如此美丽
  • 如同被黑暗掩盖着的夜晚里有无数的影子正在无休止地厮杀,时而像情欲膨胀的气球一触即破。这是一幕幕浪漫与恐怖、华丽与黑暗场景的伸延。这场景的虚拟是我在1998年至2000年期间系列作品的主题——《有关目击者的梦境记录》NO.1-NO.15。此一创作阶段记录了我对隐私,性以及暴力背后的涵义的一种理解。
  • 邓箭今集评
  • 邓箭今是中国新写实油的中坚人物。邓箭今的画面人物有着鲜明的主观性,他的各类人物常瞪着一双压迫观众的神经质的眼睛,他的没有构图中心或多中心的画面则具有形式上的爆炸力。——彭德《十二信徒西游序》1995年。
  • 与快乐主义的搏斗和反讽——关于陈文令雕塑的自我主题
  • 陈文令雕塑的视觉风格主要是一种世俗主义的美学特征。他主要表现人处于某种狂喜或者快乐时的自我状态。这成为他早期雕塑语言最初的自我形式,这种自我主题后来被引入到一种更社会性的语境,成为一种对快乐主义的反讽。
  • 尘世的寓
  • 陈文令的作品源于生活,近似于生活。他所创造的世界以寓言的形式存在.平行于我们的现实世界。 从《红色记忆》到《幸福生活》.再到现在的《浪漫旅程》、《英勇奋斗》,在这些作品中始终能够看到陈文令个人经验的影子。《红色记忆》中那个瘦弱的小男孩带有艺术家对童年的回忆,《幸福生活》中那些夸张的形象则来源于他对于故乡福建城市改造的记忆,如今的《浪漫旅程》、《英勇奋斗》则更是他个人神话和寓言的建构。
  • 猪背或马上
  • 第一次看陈文令的作品,我马上联想到中国福建、两广一带的宗祠装饰彩塑,活泼繁复,有浓浓的海味,有漂浮的咸腥。 陈文令的作品并不极端.它们虽然有些许的怪异.但仍然属于“侧身生活”的一类。如果说李占洋的作品是直面人生的.那么陈文令的作品就是“曲线救国”的。陈文令把他眼中的世界.包装成一个神话.让一些貌似极不正经的角色.道貌岸然地陈述人间的美好和罪恶。这是神话的力量.神话让你在惊心动魄的温暖中.感悟道德的底线.感伤人世的情怀.感动感慨感激感叹。
  • 绝对的张方白
  • 张方白画室所在的建筑物肯定不能够让人觉得有魅力。它最使人想起飞机库:用砖砌成的建筑物。以马口铁罩顶。以一对宽得足够使大象都能通过的大门挡道。画室的容量.对于来自欧洲的人而言.足够使任何宗教集会都充满妒忌之心。
  • 对身体的再解构——《中国艺术》编辑部与画家薛继业的一次访谈
  • 在策划“身体艺术——男性艺术家的身体观”这一专题时,本刊编辑部与艺术家薛继业进行一次网络访谈,探讨了艺术家在创作中所表现出的对于身体的执著关注以及作品中审美取向的无意流露和刻意表达。下面是方谈纪要。
  • 枪炮与玫瑰——谈马堡中有关身体的油画作品
  • 读马堡中这批有关身体的油画作品,总能使我想起美国那个名为“枪炮与玫瑰”的摇滚乐队。这不仅因为马堡中这批有关身体的油画作品在语言感觉上始终透着某种金属般的质感,更因为他对画面的组织结构——他将各种战争武器与女性形象并置在一起,完全就像是“枪炮”和“玫瑰”的视觉组合。我甚至觉得马堡中这批有关身体的油画作品都可以作为“枪炮与玫瑰”乐队的招贴画,尽管这并非马堡中的原意,但它们之间所演绎出的那种异曲同工的妙趣的确有些让我惊讶,以至于使我再次理解了“人的感觉是可以相通的”那样一个命题。
  • 陌生情境——谈刘军的绘画
  • 马克思说过人是社会的动物,的确如此,离开了社会,人恐怕很难生存。社会是人与人之羊组成的一种关系,亦是人创造出来的一个生存条件。某种意义上说,社会的进步也是人的进步。所以,人类历史的发展始终是把社会关系的改善作为第一要义,像古希腊文腊诞生之初就开始强调人与人之间的契约,而中国古代更是以礼来规范人生等等,这些无不围绕着社会关系的融洽这个命题。
  • 水、瞬间的波光
  • 《水》这个主题是我近几年来一直创作的题材,我喜欢水作为自然界元素之一所具有的独特魅力。它是成物之源,代表着生命与希望。它的灵动、飘渺、敏感,以及对光线的演绎都深深吸引着我。它的流动性和印象派对光的演绎有异曲同工之处,都有时空的因素在左右着这种瞬间的美,我喜欢水将光线升华得更绚烂、更丰富,有如一种钻石般夺目的美。
  • 肉体的旅程——我看徐文涛的绘画
  • 1996年7月5日,世界上第一头由成年羊体细胞经过无性繁殖生成的克隆羊多莉在距爱丁堡市10公里的罗斯林村诞生。1999年,画家徐文涛在湖北武汉昙华林一隅的画室,开始创作名为《同一形态的复本》的系列绘画作品。
  • 出境与入境
  • 雷子人的画总有清新、率性之感,画中的人物就像邻家的女孩或男孩、亲切、感性,好做梦,体现了当下青年人在日常生活中所挥发,耗散的一种诗意,飘忽的梦境与幻觉,作为他童年记忆的延续,早已成为他一尘不染的精神家园。这个家园似乎可居可游,他随时可以遁入,也随时可以逸出。
  • 《风尘》中的疑惑
  • 远山依然平静如故,发生在画中的一切让我无法回到故事的源头。我只觉得惨白的面具可以有一种触摸感,却如同女子的抚慰或探询,看上去有些多余。
  • 国外人体艺术一瞥
  • 川帮 川军 川军——一方水土一方人
  • 在北京艺术家扎堆的望京地区,流行着一句笑话,听不懂四川话,就不要搞当代艺术。这笑话不但因为望京本来就有一大批川箱艺术家形成的“川帮”,更因为川籍的艺术家在今天重要的国内外中国当代艺术的展览和有关出版中,无不占有三分之一甚至半壁河山的“量化指数”,不知不觉中,“川帮”已然是蔚为壮观的川军军团,而川军军团的人马,又大多出自于四川美术学院。
  • 在纸上行走
  • 2006年6月12日-6月19日,由宁波美术馆主办,三尚艺术和典藏艺术协办,陈琦主持的“在纸上行走——曹力纸上作品展”在宁波美术馆正式拉开帷幕。
  • 艺术视线
  • 上海视平线面廊10月28日-11月8日举办“记忆的碎片——王岩油画作品展”,北京3818库画廊9月16日-10月14日举办“意象的空间-刘大明个展”,鲜艳的红领巾飘荡在前胸——概说张发志作品,“意象武装——中德艺术家国际巡回展”6月在北京三尚艺术馆举办,7月移师上海美术馆,11月-12月在德国汉堡和柏林举办,我们仨。
  • 幻像中的图像
  • 《都市五月》系列作品已成为藏刨作的主题同时也是我在现代都市生活中的一种感受.幻像中的都市人物已经成为我剖作中的图像符号。 我从小生活在小城镶.没有车水马龙的喧哗,只有清新的空气和横贯城镇的清澈见底的河流一旦进人繁些的大都市没有了小城镇中那种宁静和悠闲川流不息行色匆匆的人群前不见头后不见尾的车辆还有那建筑工地上没日没夜的施工和轰鸣的机器以及午夜诬在闪烁的霓虹灯光让人震耳欲聋.目不暇接都市的繁华和浮躁成为现代人每日生活中必修的课题。
  • 美丽的诱惑
  • 每次走进水果蔬菜超市,看到琳琅满目的水果,总有这样一种感觉,现在的水果蔬菜的颜色越来越漂亮,越来越鲜艳,漂亮的让人感觉是塑料的或者是蜡制的,仿佛是用来观赏而不是食用的,真假很难分辨,让人不敢相信那是真正的水是,这样的水果在食用时味道却远不及小时候吃的味道那么“纯正”,没有天然的水果味道,失却了自然天成的水果成份。
  • 域外传真
  • 米凯·凯利的创新是技术上的精巧创举,但是在高古轩(Gagosian)画廊举办的名为“时光已逝”的展览中,其作品形式的幽默,主题的痛苦和设计的巧妙是等同的。沉浸在这个多媒体的,内容狂妄嚣张的展览中,让人感到兴奋和不安。他作于2004年-2005年的28个作品都有持续几分钟的视频,审视了中学戏剧中的片断,呼唤那个让年轻一代认识了宗教的力量以及力量的宗教的时期。
  • 画家丁立人
  • 人类为生存而奋斗了漫长的3000年,如今,已进入文明昌盛的时代。但回顾往昔,我们会怀着无限的敬意审视远古的艺术,并且惊异地发现,我们古老的艺术,在粗犷中蕴含了多少深沉的内涵,丁立人就是这样,他在艺术道路上虽几经曲折最后毫不犹豫地汲取了民族艺术的精髓,往返于原始精神之中,他的艺术自然充满生机。
  • 画家袁庆禄
  • 在现实与理想之间我一直用特有的艺术方式阐述和维护着自己心中的那片净土.固守着属于自己的那个精神家园。单纯,质朴.和谐、真挚是我永恒的追求。
  • 画家丁比凡
  • 在绘画过程中,少不了一个“比”字,比较是重要的,同古人比,今人比,周围的人比,同父辈、祖辈、同辈比、同国人比,同外国人比……比好像是人的本能。比较没有坏处,它可使自己在这个领域中找到确定的位置。
  • 画家刘玉兰
  • 刘玉兰所选取的生活的瞬间都是平淡无奇的,然而却有一种莫名的情绪从她的画面上慢慢地渗透出来,漫染出来,是那种既没来由又无从排道的感伤,是女孩儿家才下眉头,却上心头的愁绪。但是画家是冷静的,她控制着这种情绪,仅仅让它们暗含在不露声色中,只不意会,不可言传,观音不由得要去猜想那些心情故事的来龙去脉了。
  • 画家李水歌
  • 水歌的画素雅、静笃,在枯枝败叶中饱含着生机。最难能可贵的是,她的画有很纯的传统意味但又不失现代感。说她的画传统,是因为她在现代的表现中蕴含着几分懦雅,几分超逸;说她的画现代,是因为她在经典的样式里透着很强的现代精神。
  • 画家任思娴
  • 在“橱窗”这个独特而又十分自在的天地里,任思娴充分展现出她的才气,娴熟的笔墨渲染有度,浓渡得体,笔涩墨滑,得心应手,画面引入构成,与表现之题材更加贴切,使画面愈加富有现代感,任思娴以她女性独到的感觉和视角,赋予画面以灵秀,让我们原本熟视无睹习以为常的商业橱窗里毫无生气的模特为之一动,注入生机,成为活灵活现的全新角色,作为当下生活的映照,又有了全新的诠释。
  • 画家姚有多
  • 姚有多,1937年生于浙江省慈溪市,1952年任上海美术出版社专业画家,1954年考入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系,师从叶浅予、蒋兆和、李可染、李苦禅诸先生,1959年毕业后留校任教,曾任中央美术学院教授、中国画系系主任;第八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画艺委会主任。
  • 画家梁建平
  • 梁建平从佛教中吸取了精神性的东西,对众生的关注和爱融入了他的作品,在语言层面上,他的作品属于抽象表现。越是抽象的东西,越需要精神的支持。他的视觉语言不是纯粹的形式建构,而是有精神内涵在里面。
  • 当代绘画艺术的一次盛宴——2006“中国当代绘画交流展”及专场拍卖会
  • 进入90年代以后,随着市场经济的不断发展和电子时代的来临,文化多元化的观念日益深入人心,中国当代艺术进入到了一个不断实验、蝉变、发展的新境地。在世界各主要艺术展览上,在中外文化交流的各项活动中,吸引着世人的目光。
  • 2006“中国当代绘画交流展”专场拍卖价格表
  • 印象——2006“中国当代绘画交流展”及专场拍卖会
  • 静思与独白
  • 静思与独白——郝丽油画感言,描绘女人世界的诗篇,柔弱是一种力量,有梦的印痕。
  • 醒着的“梦游者”解析林剑峰的艺术
  • 在一次课堂上,我被墙上几幅充满“鬼气”的油画所震撼,那人兽同体、人妖变幻、离奇、怪诞、诡谲而充满野性的画面,不是寻常的思维和审美感情所能理解,真不知作者是怎么想出来的,画出来的,不了解作品的主人林剑峰其人,的确难有答案。
  • 惊鸿瑰异不是梦——读林剑峰的作品
  • “花自飘零水自流,惊鸿沉影恨应休”,“白花绝伟,容因剧之,根本不如拱,瑰异不类常者”。惊鸿瑰异的场景对于我们普通人来说就像一个遥远的梦,可遇而不可求,而能够把这种意境用艺术的形式表现出来则更令人惊奇,林剑峰的艺术就是这样的,惊鸿瑰异但又不是梦。
  • 艺术的融合之旅——当代意象油画随笔
  • 历史上,任何一种流派,主义的出现,都是因为有新的思想,活力注入使它有别于传统。声浩大影响深远的西方印象派,之所以能聒噪一时,最根本的是它打破了学院派“唯题材论”的僵化教条。也正是由于博大的中国精神的注入,使意象油画的存活并未完全依附中国本土文化传统,又未固守在以西方为中心的模式中,而是在东西文化相互碰撞、融合下,经过几代中国画家共同摸索,寻觅到的一种具有中国民族特色的油画。所以也只有在中国的这片土壤上,才会孕育出这朵奇异之花。
  • 游走在现实与梦幻之间
  • 传媒大王默多克说:“‘造星术’的关键是这个人本身就是一块能敲击出火星的金钢石。”在我眼里世健兄就是这样的一块能敲击出火星的金钢石,来自青城山的世键,初看文弱书生模样,不像是当过兵的军人,经过一段时间的工作接触,他身上所隐含的品质才渐渐显露出来,做事干净利落,不拖泥带水,执著而雷厉风行,做人谦恭而随和。诚信、正直而有原则,具有国人所共识的许多传统美德,最让人感动的是世健的勤奋,书法,读书,作画,工作以及交友不停地转动,竟毫不见其倦意。
  • 我希望能够表达“真实”
  • 这美丽的城市,不属于我们,正如这美丽的梦想并不真实。
  • 依存身心的清风
  • 傅榆翔的画有着无尽的辽阔的苍茫感,万物沉寂而各得其所,那是对生命自由的渴望与追求,他以艺术肯定对人间的“怜悯”,把生命价值置于艺术价值之上,换言之,他的艺术“价值”是在传达对生命的态度对人间的期许,亦即人是酒脱飘逸的,生命是自由自在的,但是在飘逸、自由间仍旧带着由焦虑与不安转化而来的无奈和感伤,而这些矛盾的因素现在已化为“凄迷的诗质”,隐藏在他浪漫抒情的艺术风格中。
  • [学术思考]
    身体艺术——男性艺术家的身体观(邹跃进)
    [品评与赏析]
    张洹作品
    夕阳为什么让我们如此美丽(邓箭今)
    邓箭今集评
    与快乐主义的搏斗和反讽——关于陈文令雕塑的自我主题(朱其)
    尘世的寓(李明)
    猪背或马上(黄燎原)
    绝对的张方白(Lennart Utterstrom)
    对身体的再解构——《中国艺术》编辑部与画家薛继业的一次访谈
    枪炮与玫瑰——谈马堡中有关身体的油画作品(杨卫)
    陌生情境——谈刘军的绘画(杨卫)
    水、瞬间的波光(何汶玦)
    肉体的旅程——我看徐文涛的绘画(龚剑)
    出境与入境(顾振清)
    《风尘》中的疑惑(雷子人)
    [视觉前沿]
    国外人体艺术一瞥
    川帮 川军 川军——一方水土一方人(冯斌)
    [艺坛视线]
    在纸上行走(曹力)
    艺术视线
    [体验]
    幻像中的图像(金晖)
    美丽的诱惑(李大俊)
    [域外传真]
    域外传真
    [当代艺术家]
    画家丁立人
    画家袁庆禄
    画家丁比凡
    画家刘玉兰
    画家李水歌
    画家任思娴
    画家姚有多
    画家梁建平
    [艺术与市场]
    当代绘画艺术的一次盛宴——2006“中国当代绘画交流展”及专场拍卖会

    2006“中国当代绘画交流展”专场拍卖价格表
    印象——2006“中国当代绘画交流展”及专场拍卖会
    静思与独白(贾方舟)
    醒着的“梦游者”解析林剑峰的艺术(陶咏白)
    惊鸿瑰异不是梦——读林剑峰的作品(郝立勋)
    艺术的融合之旅——当代意象油画随笔(李海旺)
    游走在现实与梦幻之间
    我希望能够表达“真实”(许琦)
    依存身心的清风(傅榆翔)
    《中国艺术》封面
      2010年
    • 01

    主管单位:中国出版集团

    主办单位:中国美术出版总社

    主  编:徐永林

    地  址:北京市东城区北总布胡同32号

    邮政编码:100735

    电  话:010-85117705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3-0433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697/j

    邮发代号:82-886

    单  价:28.00

    定  价:14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