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声音
  • 国资动向
  • 产权动向
  • 挂牌项目
  • 玻除中国经济冷热疗法的迷雾
  • 既然是政府主导经济。就不可避免产生政治周期。所谓政治周期。基本上与许多地方领导层换届相对应。五年规划期、党代会等都会成为新一轮经济增长的强大推动力。凡是新一届领导政绩需求超过市场需求的时期和地方.必然产生经济过热现象。
  • 国有行政事业性资产管理难在何处——广东省国有行政事业性资产调查
  • 时下.关于国有行政事业性资产的有效利用和监督管理.正成为深化国资改革的一个焦点。日前.新华社记者就广东行政事业性国有资产作了调研.其中.所涉及到的问题和矛盾正是当前国资改革中遇到的瓶颈.如何加强这方面的监督管理。提高行政事业性资产的效用.显得十分重要。
  • 当前国资改革面临的几个问题
  • 中国改革25年的成功.只能说是阶段性的成功.切不可掉以轻心.因为改革刚刚进入高风险区域.面对着诸多新的关隘.需要保持足够的清醒和理智.才能一一过关。
  • 上海市机械成套集团加快发展现代生产性服务业
  • 上海市机械设备成套(集团)有限公司系国内大型服务贸易企业集团,是经上海市委、市政府批准由上海市机械设备成套局改制,由上海电气(集团)总公司、上海工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上海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共同投资组建。作为国内著名的成套类企业,集团拥有国家甲级成套工程总承包、甲级工程咨询、国际国内招标、进出口代理和外经权等20余种资质。业务范围包括专业成套、工程承包、招标投标、进出口贸易、设备租赁、工程监理、汽车营销、工程咨询等领域。集团曾为国家和上海市重大技术改造、重点建设工程组织实施过上万个成套项目,提供了数百亿元成套设备,多次荣获上海市重点实事立功竞赛优秀公司、全国设备成套系统先进单位称号,并跻身于国内流通企业综合实力百强行列。集团重组以来,努力探索企业在经济发展中的功能与作用,形成了良好的发展态势,为创建一流的现代生产性服务企业奠定了基础。
  • 上海市政协委员呼吁:加快产权流动基础设施建设
  • 国企产权改革一定要进行到底,但是必须完善法律法规.加强有效监管。现在的问题在于。我国产权改革的广度、深度与产权的基础设施建设进度不对称。
  • 产权基础设施亟待夯实五大体系
  • 中国已经成功地构筑了物质层面的基础设施.如高速公路.现代通讯.水电设施等,但还没有建立市场制度层面.目前迫切需要的产权基础设施。
  • 外资机构看好中国产权交易市场
  • 9月下旬,意太利Natexis Cape SGR公司正式入驻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成为该所的会员。作为一家投资管理机构,Natexis Cape SGR主要从事其旗下的企业在金融、策略、工业技术与管理等方面的管理与发展工作。这样,上海联交所的外资会员及分支机构增加到了近20家。
  • 不良资产处置要走出“门槛”过高的误区
  • 要鼓励我国地方政府和民间企业参与不良资产处置,就应降低这一行业的准入“门槛”。地方政府和地方企业才是不良资产最有效率的处置者。最近,海南省、重庆市政府成立了资产管理公司,替银行处置不良资产,这是非常好的思路,或许将来还会成为处置不良资产的主渠道。
  • 运用市场机制处置不实资产
  • 不实资产处置是一项涉及面广,政策性强的工作.必须运用市场机制.规范运作.进而提高处置收益和效率。
  • 用经营眼光处置不良资产
  • 对不良资产范围要有全面认识。一般而言,国有不良资产主要分为两部分,一是金融不良资产,它的界定主要依据银行贷款的五级分类标准,把后三类定位为不良资产,目前这一点比较明确。另一点是工商企业不良资产,目前对其的界定尚无明确统一的说法。工商企业的不良资产至少包括三种情况。一是国企中盈利水平较差或不产生现金流的资产,特别是一些需要核销的不实资产。比如前几年,当时上海市国资办核销了300多亿不实资产,回收率只有0.7%。
  • 立法滞后拖累不良金融资产处置
  • 不良金融资产处置进展缓慢.固然有金融市场发展不成熟不完善的原因.但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我国有关金融不良资产管理立法的欠缺以及我国法律体系中存在对于债权人权益保护力度较弱等问题。
  • 不良资产处置要转换观念——访德勤咨询(上海)有限公司董事徐志刚
  • 当前,我国国有不良资产在出售及处置中仍存在很大的障碍,技术与经验可以通过学习来提高,但观念碰撞所产生的问题,值得我们思考。本刊记者专访了德勤咨询(上海)有限公司董事徐志刚先生,请他谈谈目前在不良资产处置过程中所遇到的一些问题。
  • 如何规避不良资产处置中的法律风险
  • 由于我国不良资产种类繁多,涉及法律关系复杂,因此,处置时面临着巨大的法律风险。这种法律风险主要是指在不良资产处置中,由于工作疏忽或渎职,将法律上应当主张的权利予以放弃,或者由于处置方案违反国家有关法律规定,导致资产处置出现法律障碍或漏洞,而给国家造成新的国有资产的损失。因此,如何有效规避这种法律风险,成为人们不容回避的问题。
  • 拉美国企转制之路
  • 一种正在广为流传的观点是。当一个国家的人均GDP超过1000美元之后.可能会出现两种前途:一种是进入“黄金发展期”.即保持一段较长时间的经济持续快速增长和实现国民经济整体素质的明显提高.顺利实现工业化和现代化另一种是出现所谓的“拉美现象”,即面对各种矛盾凸现.处理不当.结果走向贫富悬殊.失业激增.分配两极化,社会矛盾激化.导致经济社会发展长期徘徊不前.甚至引发社会动荡和倒退。显然.中国正站在这样的十字路口上来自国家统计局的数据表明:2003年中国人均GDP首次突破了1000美元。拉美国家的改革主要是贸易自由化、国有企业私有化.劳工制度市场化.社会保障制度私人化、税收制度中性化.金融自由化以及区域经济一体化。可见.这些改革与我国推行的对外开放,对内搞活是非常相似的.尤其是拉美的国有企业改制早于我国.它的某些思路和做法.我国目前的国有企业改制恰恰也在采用.“前车”在前.我们不能不将它作为镜鉴!对中国发展过程中可能出现的拉美化之忧正在中国的企业界学术界和高层官员中迅速扩散。这种担忧像冲击波一样一次1次强烈地冲击着国人.让他们破天荒地将目光聚焦在那块陌生,遥远的大陆上。站在十字路口上的中国.是否会重蹈拉美等国的覆辙这是很多人都关心的一个问题。“特别报道”本期隆重推出“拉美国企转制之路”介绍拉美国家国有企业改制的成败得失.以期引起深层次的思索和探讨。
  • 赢得效率却失去了公正?
  • 拉美国企改革,明显地改善了拉美国家政府的财政状况.在短期内对拉美国家宏观经济的改善具有积极意义,但其对社会公正产生的某些影响也是显而易见的.某些方面甚至带来了大的震荡,值得我们深刻反思。
  • 拉美各国国企改制的做法
  • 智利灵活多样。智利对企业股权的转让采取了灵活多样的形式,主要有以下几种方式。
  • CVRD改制:终结国家作为企业家的时代——巴西特大型国企多西河谷公司改制案例剖析
  • 巴西多西河谷公司(CVRD)是巴西特大型国企,它的改制引起了巨大的争议.甚至连巴西前总统萨尔内和佛朗哥也加入了反对CVRD私有化的行列,其原因是CVRD并非亏损国企,年均总收入达55亿美元,多年来为巴西的税收和就业做出了巨大贡献。但改制实效证明,CVRD的改制取得了公正与效率有机结合的良好成果,成为世界范围内巴西企业最具代表性的象征。
  • 上海天光化工厂
  • 钢铁行业究竟出了什么问题
  • 目前我国钢铁行业投资方面存在的问题.不是简单的“过热”,而是产业如何升级。我国钢铁行业整体并没有过热。当前急需要解决的是结构调整。提高钢铁行业增长的质量和效益,促进钢铁行业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
  • 宝钢增发积极回应市场
  • 宝钢高层积极回应市场上流通股东的利益诉求.在短时期内就使市场对增发方案的认同度迅速提升。这一点经验应为今后国有大型企业推进整体上市计划所借鉴。
  • 房产信托走向何方
  • 房产信托融资的火热势头会有所减退,但由于房产信托产品一般具有较综合的担保措施,因此违约现象不会涌现。
  • 俄罗斯、匈牙利国有资产管理体制之鉴
  • 长期以来。我国比较重视发达市场经济国家的理论、法律、制度及经验.而对那些从计划经济体制转向市场经济的国家在体制转轨中经验教训的研究却十分欠缺。而恰恰是这些转轨国家的实践对中国来说更具借鉴意义。
  • 让“公开”成为监督公平交易的坐标
  • 在充分研究现在产权改革的现状之后,有识之士都清楚地看到.在目前情况下.尽量提高公开程度.是最可行也是最行之有效的办法。在“三公”原则中.公开应该走在最前面。
  • 好的市场经济是一只难熟的苹果
  • 为了推动经济改革,我们必须打破既得利益阶层的垄断,减少他们的政治影响力,建立真正竞争性的市场,“从资本家手中拯救资本主义”。
  • [资讯]
    声音(施菡)
    国资动向
    产权动向
    挂牌项目
    [宏观经济]
    玻除中国经济冷热疗法的迷雾(刘福垣)
    [国资经纬]
    国有行政事业性资产管理难在何处——广东省国有行政事业性资产调查(王攀)
    当前国资改革面临的几个问题(刘纪鹏)

    上海市机械成套集团加快发展现代生产性服务业
    [产权市场]
    上海市政协委员呼吁:加快产权流动基础设施建设(吴复民)
    产权基础设施亟待夯实五大体系(费金林)
    外资机构看好中国产权交易市场(施征)
    [不良资产重治]
    不良资产处置要走出“门槛”过高的误区(梁栋)
    运用市场机制处置不实资产(祝世寅)
    用经营眼光处置不良资产(施德容)
    立法滞后拖累不良金融资产处置(李曙光)
    不良资产处置要转换观念——访德勤咨询(上海)有限公司董事徐志刚(施征)
    如何规避不良资产处置中的法律风险(李经)
    [特别报道]
    拉美国企转制之路(吴国平)
    赢得效率却失去了公正?(吴国平)
    拉美各国国企改制的做法(裴青)
    CVRD改制:终结国家作为企业家的时代——巴西特大型国企多西河谷公司改制案例剖析(周志伟)
    上海天光化工厂
    [产业纵深]
    钢铁行业究竟出了什么问题(陆满平)
    [财经广场]
    宝钢增发积极回应市场(李荣)
    房产信托走向何方(尚晓阳)
    [论坛]
    俄罗斯、匈牙利国有资产管理体制之鉴(周放生)
    让“公开”成为监督公平交易的坐标(张大为)
    好的市场经济是一只难熟的苹果(章玉贵)
    《上海国资》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