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孔子之精神境界论
  • 孔子已经形成了一套相当系统的关于精神境界的思想:按人格境界,把人分为小人、君子和圣人三等;按心理范畴,把人分为智者、勇者和仁者三类。于是就有了九种境界:小人之智者(小智),小人之甬者(小勇),小人之仁者(小德);君子之智者(大智),君子之勇者(大勇),君子之仁者(大德);圣人之智者(圣智),圣人之勇者(圣勇),圣人之仁者(圣德)。
  • “全德之名”和仁圣关系--关于“仁”在孔子学说中的地位的思考
  • 仁作为儒学体系的核心概念,其所以高于其他诸德,在于它是作为一种基本的原则和精神而贯注于诸德之中并统摄诸德的,此即所谓“全德之名”。“全德之名”的理论价值还在于,它把仁从伦理道德的范畴系列中提升了出来,突出了仁的哲学意义。在孔子的学说中,圣是指在仁德的君主,而不是在仁之上的另一个更高的道德境界。对于普通人来说,圣是高不可攀的虚位概念,而仁却是简易平实、切实可行的,这一区别决定了道德人格的最高目标只能是仁而不是圣。
  • 保民而王:一个充满温情的王政话题
  • 孟子的“保民而王”论,蕴涵了丰富的血缘情谊及与此相关的价值理念。对孟子这一思想的认知和把握,必须从语源学、孟子思想的内倾特征、历史文化语境、具体的王政措施等层面着眼。准此,笔者对它作出了不同于传统理解的另一种诠释。
  • 试论荀子对告子人性论的继承与扬弃
  • 本文认为,孟子人性论中的道德属性与自然属性均一体性地来源于天命,它们之间具有一种包容关系,其中的两个连接纽带“情”与“理”也一体性地处于道德属性与自然属性之中。告子在与孟子的争论中则打破了这种一体性,他以情为纽带衔接人的道德属性与自然属性,这使告子陷入了两难境地。葛子则发展了告子的“生之谓性”的含义,并以“知”“虑”为关键点连接起人的道德属性与自然属性,从而消除了告子的困境。这样,荀子关于仁义内外的思想既继承了告子的思想又扬弃了告子的思想。
  • 程朱理学的体用一源说
  • 体用一源说乃程朱理学的宗旨与核心。程颐提出“体用一源,显微无间”这一命题,解释理和象、理和事的关系,认为现象乃本体自身的显现,本体又同现象融为一体,不相分离,以此宣扬万事万物皆依理而存在的理本论。朱熹依此原则讨论理事关系,并解释《太极图说》,认为从太极到万物化生的过程,乃太极之理自身的逻辑展开或现实化,从而提出了理在事上、理在事先和理本身末说,完成了建立理学派本体论的任务。其本体和现象非一非二,不即不离的理论思维,对以后哲学的发展起了重大影响。
  • 朱子“去恶全善”思想的本体论与工夫论
  • 朱子不仅把人性本善看成是儒家精神血脉的根本,而且还以气质的清浊及其对人性的遮蔽来解释“恶”的来源,从而为“去恶全善”提供了本体论和工夫论的根据。朱子主张“人心”每听命于“道心”,实质就是工具理性必须服从于价值理性“去恶全善”的过程也就是“人心”觉醒为“道心”,让价值理性的光辉照彻生命的过程。在朱子看来“善”为人或人类本有的心性真实,“恶”则是此心性真实在实现过程中受到阻碍的结果。但,心性本有真实的“善”只是潜在的本体论的“善”,要使之变为现实的经验的“善”仍是十分艰难困苦的,所以一旦进入经验事实的层面,他就对道德理想能否真正实现充满了忧忠,并反复强调本体论必须落实为相应的工夫论,才能完成道德生命实现的人类文化主题。
  • 明儒王龙溪的一念工夫论
  • “念”是王龙溪思想中一个非常重要的观念,基于“本念”与“欲念”、“正念”是“邪念”的区分,龙浮晚年反复强调的一念工夫具有丰富的思想内涵。当“念”作为本念与正念时,一念之微的工夫便基本上相当于心体立根的先天正心之学,这时作为良知心体直接发动之端倪与萌芽的“一念之微”,龙溪又称之为“几”,一念工夫于是相应展开为“知几”、“庶几”与“审几”的工夫;当“念”作为欲念与邪念时,一念这微的工夫便相当于后天的诚意工夫。但由于“念”构成意的最小单位和瞬时状态,较之一般意义上的诚意工夫,用力于一念之微的诚意工夫又更为深邃绵密。因此,作为一体两套的完整的致良知工夫论,龙溪的一念工夫不仅在自己的思想系统内统合了用力于良知心体的先天正心工夫和用力于经验意识的后天诚意工夫,更使王阳明以诚意为中心的致良知工夫论得到了进一步的深化。
  • 传统宇宙观的崩溃与王国维早年的思想危机
  • 中国传统的宇宙观是由性、命、理三个核心概念组成的有机意义世界。王国维在重新审视这些命题时发现,这一宇宙观全然成了问题。性并不能导致价值的内在超越,理不能确定行为的善恶,命不能规范个人的行动。其实,这正是近代中国普遍王权崩溃而导致意义世界整体瓦解的写照。王国维的思想危机在于感受到这一瓦解,并试图重建个人的意义系统。
  • 从“凝古”走向“正古”--试论中国古典学的发展方向
  • 此“疑古”、“信古”之“古”,主要指北宋庆历以前传统古典学而言的。传统古典学至宋代而始疑,至近代而大疑,形成“疑古”思潮。20世纪初王国维提出“二重证据法”以对传世文献作重新判断,是一次重要的古典学重建活动。而李学勤先生提出“走出疑古时代”,则标志着它已经成为时代的主旋律。但是,“走出疑古时代”,并不意味着走向“释古”。冯友兰先生对其“释古”的解释,前后有很大的不同,而最终倒向了“疑古”。中国古典学的正确发展方向,应该是从“疑古”走向“正古”。“正古”即“修正”传统古典学。它一方面肯定传统古典学基本上可靠,只需“修正”;另一方面承认传统古典学也有缺陷,所以需要“修正”。具体言之,它大致可以归结为“四正”,即“反正”、“纠正”、“补正”和“判正”。
  • 儒学二重性:既是哲学又是道德宗教
  • 儒学是孔子在继承殷周文化基础上所创立的人文道德学说,以探讨人生哲理、政治道德为主要内容。但是,儒学一开始就包含神秘色彩,孔子既讲“天”、“天命”,又言“敬鬼神而远之”、“不语怪、力、乱、神”,具有思想上的二重性、矛盾性。孔子死后,社会统治阶级自鲁哀公、汉高祖开始修建孔庙、神化孔子。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之后,崇拜、祭祀孔子成为定制,历代统治阶级都通过神化孔子,推行教化、普及伦理纲常。久而久之,深入民心,使平民百姓以宗教感情顶礼膜拜孔子,使儒学事实上演化成为道德宗教。全面而论,儒学仍具有思想上的二重性:既是哲学,又是道德宗教。
  • 儒学宗教论的两种进路--以宗三、任继愈为例
  • 在儒学宗教论中,由于学术动机和目的不同,也由于理论范式、思想进路、认定方式和方法的不同,人们对儒学或儒家何以为教,或者说是何种意义上的宗教,存在一些认识差异,有的甚至截然对立。这种差异和对立,概括起来可分为儒学“普通宗教”(或一般宗教)论和“特殊宗教”论两种。任继愈认为儒学是普通或一般意义上的宗教;牟宗三则认为儒学是一种特殊的宗教。无论是儒学一般宗教论还是特殊宗教论,其中都不乏合理的、值得肯定的思想内容,但又都失之一偏。
  • 《论语》“侍坐”章考释辨析
  • 关于宁武的“愚”--《论语》斟疑之三兼答瑞士胜雅律先生
  • “矜而不争”考辨
  • 阳明学研究在浙江--阳明学研究课题暨《中华文化研究集刑》编务会概述
  • 哲学思考的现代关怀--读《孔繁哲学文集》
  • 传统形上智慧的思与辨:序《回归直的存在--王船山哲学的阐释》
  • 经学与传统社会互动关系的新诠释——读张涛《经学与汉代社会》
  • 深层探索 锐意创新--读徐振贵《孔尚任评传》
  • 《孔子研究》封面

    主管单位:中国孔子基金会

    主办单位:中国孔子基金会

    社  长:张树骅

    主  编:梁国典

    地  址:山东济南市舜耕路46号

    邮政编码:250002

    电  话:0531-82732510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2-2627

    国内统一刊号:cn 37-1037/c

    邮发代号:24-76

    单  价:10.00

    定  价:6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