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儒学“配虑”冰哲学的伦理倾向——对儒学现代性应用的一种尝试
  • 儒学在当代的首要任务是要确立基于“自觉伦理意识”之上的“和谐的人际关系”。2500年前创立儒学的孔子把“仁”视为了处理人际关系的根本。他把“仁”解释为“爱人”。这也可理解为对他人的善意的关心和照顾。孔子以为,通过“想”可以达到人际关系的和谐。儒学的重要伦理德目“礼”与“义”,也由含有“配虑”思想的“仁”派生。如同孔子,此后的孔门后学都以为人人皆具有关心和考虑他人的“配虑”之心,并试图以扩充此心来形成理想的社会共同体。但是,“配虑”他人之前首先要考虑的是对个体生命自身的“配虑”。韩国朝鲜时代的著名学者李混特别重视“敬”,主张个体生命应对生活抱有虔诚而真挚的心。
  • 中国传统社会文化差等——平等结构的特质及其消极影响
  • 任何社会的文化都会表现出差异与同一矛盾并存的结构特征。,中国传统社会文化的差异-同一矛盾并存结构,表现为人格差等-经济平等的互补融合,这种社会文化结构容易造成社会发展资源的巨大内耗。
  • 孔子对民族“内方外圆”理想人格的塑造
  • 解读《论语》,会明显地发现孔子把人的属性分为内在品质和外在表象两个方面,他看重前者而漠视后者,提出“患立不患位”的价值取向。孔子一方面要求人们确立正直的心性,塑造出“匹夫不可夺志”的内在刚强;另一方面也要求人们确立“无可无不可”的生活态度,以可进可退、与时相宜的方式去处世。孔子由此设定了一种内方外圆、外柔内刚的理想人格,创导了“和而不同”的人生哲学,这对民族性格的塑造有着深远的影响。
  • 血脉传承与扬名显亲——论《颜氏家训》的齐家之道
  • 在中国传统文化体系中,《颜氏家训》是一部流传广、影响深的家训名著。此书通过血脉传承和扬名显亲两个基点,把传统的家族意识转化为保持家族存续与繁荣的具体规范,为世俗社会确立了具有普遍意义的行为准则。《颜氏家训》的齐家之道,无论是对治家原则的把握,还是对家庭人伦关系的关注,其思想宗旨皆在于通过确保家庭的和谐与秩序达到家道的长远;而有关修身立名、传业扬名的训诫,则集中体现了家族意识中更为积极的价值取向。这种思想宗旨和价值取向在后世的家训及蒙学读物中不断得到发扬光大,其基本精神在世俗民间产生了广泛而深远的影响,对理解儒家世俗伦理的思想理念具有重要的文化价值。
  • 论古代蒙养书《名贤集》体现的传统社会生活理念
  • 中国社会思想史的研究落点在民间社会。《名贤集》作为宋明以降被广泛采用的蒙学教材,其社会生活理念是中国社会思想史研究的一项内容。《名贤集》受儒家思想影响极深。以积极入世情怀强调人在现实世界的努力,要求人在行事处世时多行善事,淡泊名利,用志专心,且善于应变以适应社会环境。追求社会关系之和谐是《名贤集》思考的重要主题,其中诸多理念在当今中国社会中仍然存在。
  • 康有为孔教会会长任职考
  • 本文考证了民国后康有为出任孔教会会长一事。依据本文的考证,康有为三次被举为孔教会会长,其中有两次就任。康有为辞去会长则有四次。同时,对康有为晚年出任万国道德会会长一事也作了简要的考证。
  • 孔颖达的《诗序》观
  • 《诗序》观是孔颖达《诗》学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主要包括《诗序》的作者和价值两个方面。他在《毛诗正义》中有8处说《诗序》的作者是子夏,但又有2处言及毛公和他人,这种矛盾不是《毛诗正义》作者的群体性造成的,而是因为他疏郑笺时自觉遵从郑玄“小序是子夏、毛公合作”之说。从全局来看,他按照“举重可以包轻”等原则,将《诗序》的作者最终归于子夏,其目的是为提高子夏的地位,将尊序推向极致,以充分发挥《诗序》的作用,建构《诗》学的理论体系,树立经典的权威,服务于时代大一统诗教的需要。
  • 《诗经·郑风》编连结构与孔子思想深意之阐释
  • 孔子编选《诗经·郑风》作为教本传授弟子,不会是随意杂录。首先他对诗的内容是认同的,其次在题材选择与编排顺序上也是煞费苦心的,其中倾注了孔子对妇女、婚恋、家庭、社会教化的深刻思考,目的是借助诗的思想内容实现自己的修身(君子淑女)、齐家(妻贤母良)、治国(纳俗于礼、由俗观德)、平天下(实现礼仪教化、道德教化、政治教化从而实现其社会教化)的思想。通过研究《诗经·郑风》选编的内容及编连结构,并结合上海博物馆藏战国竹简《孔子诗论》中的相关内容,我们可以深刻理解孔子对《诗经·郑风》二十一首的选编、排序以及所蕴藏的思想深意。
  • 《周易》蛊卦与中国古代蛊信仰风俗
  • 巫蛊信仰是一种在我国起源很早且流传久远的民间信仰,在历史上产生了很大的影响,至今在一些少数民族地区仍有信仰者。《周易》蛊卦就体现了这种信仰。先儒释《周易》蛊卦之“蛊”为“事”,为“败坏”,或“败极而有事”,均不符合蛊卦之本义。
  • 子夏与《归藏》关系初探——兼及帛书《易经》卦序的来源
  • 孔子弟子子夏了解、掌握《归藏》,在晚年居魏讲学时向弟子传授过《归藏》。战国晚期之初,入魏襄王冢的易学书籍中有《归藏》,应来自于子夏所传习者。帛书《易经》的卦序,表明它应属于《归藏》系统,而其来源也有可能与子夏有关。这些说明,从春秋末至西汉初,在儒家易学的传承中,一直有《归藏》的内容,子夏在其中起了重要的作用。
  • 百年误读还是千年争论——也谈“克己复礼”的释义及其它
  • 近来有人发表文章,称百年来人们对孔子“克己复礼”的诠释一直存在误读,认为其真实意思是“克制自己的欲望,践履礼的规范”,所以“孔子不是周礼的维护者而是周礼的颠覆者和叛逆者”。实际上,“克己复礼”有千年争论而无百年误读,其意思是克制自己使(自己的言行举止)恢复到(周)礼的规定。它不是一个单纯的政治学概念,而是一个既包含伦理学又包含政治学的概念。礼与仁的关系不是简单的仁高于礼的关系,不论是仁还是礼,它们的基础都是宗法制。孔子超越了周礼而没有背叛周礼。
  • 《论语·颜渊》“子贡问政”章文本辨析与训释商兑
  • 《论语·颜渊》“子贡问政”章,传世及出土之《论语》各版本的文字歧异比较严重。尽管数处异文以通行本为优,然各本“民信之矣”中的“之”字当为“已”字之误,只有易“之”为“已”,方可令全章豁然顺畅且前后照应。前修时贤围绕“子贡问政”章“足食”、“足兵”和“去食”、“去兵”的含义,“足食”、“足兵”与“民信”的关系,以及“自古皆有死,民无信不立”的意蕴所阐发的见解,各有得失。这些见解对于我们准确地理解和把握孔子答子贡问政的本意。是一种有益的借鉴。
  • 《论语·先进》“小子”解
  • 《论语·先进》:“季氏富于周公,而求也为之聚敛而附益之。子曰:‘非吾徒也,小子鸣鼓而攻之可也。’”郑玄说小子就是孔子的门人。此训两千年来无人知其大谬。周代国君的嗣子称为“世子”或“太子”;太子继位为君王,若尚未除丧,则只能自称“予小子”。大夫之子,则不能自称曰“余小子”。《礼记·曲礼下》:“天子未除丧,曰‘余小子’。”又:“君大夫之子,不敢自称曰‘余小子’。”如《尚书》中“小子”均系君主自称或尊称地位极高的人。
  • 谈季羡林先生的序跋
  • 季羡林先生应邀为别人写的序言和跋多达240余篇,逾60万字。这些序跋独具特色,内容广泛,论述深刻。他所写的序言和跋,既有广度,又有深度,不仅给读者以知识和启发,还给科研人员以指导或启示。季先生写的序言,不只限于学术,还有关于学习、做人、立志、勤奋以及道德修养等方面的问题。
  • 本刊稿约
  • 《孔子研究》封面

    主管单位:中国孔子基金会

    主办单位:中国孔子基金会

    社  长:张树骅

    主  编:梁国典

    地  址:山东济南市舜耕路46号

    邮政编码:250002

    电  话:0531-82732510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2-2627

    国内统一刊号:cn 37-1037/c

    邮发代号:24-76

    单  价:10.00

    定  价:6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